误长生

第157章 魔帝的条件

第一百五十七章 魔帝的条件

我在魔帝出手的那一瞬,马上收起了凤威。饶是如此,那么一触既退时,我还是惊惧地发现,炎越魔帝的功力,竟高得我无法触及,甚至,他比天帝给我的感觉还要可畏!

想到魔帝,我不由又想到那个强上了我两次的家伙,不由对摩族的实力发寒!

因着这种不安,我飞回自己的座位,抬头看向武士们敬畏的眼神时,心中没有半点得意。

论武池里,义武也清醒了过来,他脸色青白交加了一会,最后右手朝胸前一按,对着我说道:“义武无礼,还请阁下见谅。”话音一落,也不等我开口,义武便跳回了台上,安静地坐回了原处。

这时,论武台中也空了,见到武士们都不再下台,我站了起来,朝着魔帝微笑道:“魏枝还有事,先告退了。”说罢,我身子一转,带着孔秀朝外走去。

我有身后,是魔后那甜蜜天真又快乐的声音,“陛下,凤凰阁下真是名不虚传!”转眼,她又天真地说道:“凤凰阁下身边的那位男修好生俊美,陛下,他们是一对吗?”

炎越没有回答,倒是我的身后,孔秀听到这话后,也不知怎么想的,他回过头冲着魔后咧着白牙高兴的笑了笑。

我们踏出论武池时,孔秀有点愤怒的声音传来,“这些魔族武士太肆无忌惮了,竟然如此羞辱阁下!”转眼他又说道:“阁下在天界时,从来无人敢评头品足,到了这里,却人人盯着阁下的脸和身材说事。真是让人听了恼火。”

我微笑道:“要让人尊敬,是需要实力的。”

我这话一出。不管是孔秀还是我自己,都想到了目前天界的处境,不由沉默起来。

其实客观来说,天界的人才储备和综合实力,是魔界远远及不上的。可谁让魔界之人,天生就是天界的克星呢?一个高级魔族到了天界,如果没有及时击杀。他可以使得一群天界修士成魔。

回到府中后。我想了又想,最后还是决定直接找到炎越魔帝,跟他说起和谈之事。

下定决心后。我让人注意魔帝的动静,在知道他回宫之后,我便出了门。

街道上,到处还是狂欢着的男男女女。

我压了压纱帽。看着这些欢乐的人,一时之间。竟有了一点羡慕。

来到宫门外时,已到了傍晚时分。我望着天空中西倾的太阳,暗暗想道:离完全天黑还有二个时辰,只要在那时回府便可以了。

见我到来。一个总管上得前来,他先是朝我打量一会,然后行了一礼。说道:“凤凰阁下这是?”

我微笑道:“我想求见陛下!”

总管又看了我一眼,说道:“稍侯。”说罢。他打了一个符信出去。

不一会,符信的那头,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什么事?”

总管毕恭毕敬地应道:“是凤凰阁下,她求见陛下。”

那一头,魔后似乎犹豫了一会,然后她声音轻快地说道:“你让她进来吧。”

“是。”

总管一边领着我向前走,一边说道:“陛下诸事繁忙,阁下有什么话,对娘娘说也一样。”

我微笑颌首。

我们步下生风。不一会,总管便把我领到了一个花园中。

这花园很美,大片大片的黑崖花盛着,层层叠叠地堆到天尽头。那么美,又那么的让人感到孤独绝望。

我看到这番景色,不由痴了。

这时,身后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凤凰阁下?”

我回过头去。

披着湿?淋淋的长发,打扮得像个小女孩一样的魔后,俏生生的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我,对上我的目光时,她弯眸笑了笑,可爱得紧。

我垂下眸,微微一笑后,右手在胸前一按,唤道:“见过魔后。”

魔后甜甜一笑,她跑了过来,走到我面前,魔后仰着头朝我打量一会后,她颇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以前老听人提起阁下的大名,我一直好奇着呢。”

说到这里,她手一伸,牵住了我的手。

魔后的手温而软,可被她牵住的那一刻,我却是一僵。

魔后牵着我的手,朝着前方漫天花海中的石桌旁走去,她一边走,一边欢快地说道:“凤凰阁下,我叫你魏枝好不好?”

我恭敬地说道:“好。”

魔后笑了,她道:“你跟我说话不用那么恭敬。”她吐了吐舌头,悄声说道:“我跟你说哦,其实在修行上,我一直没什么天赋,要不是陛下一直用仙药给我养着,说不定我再过个几十年就老死了。”

她指着前方,清脆地说道:“魏枝,你喜不喜欢黑崖花?你们天界有没有黑崖花?嘻嘻,你不说我也知道,天界是没有这花的,这花啊,只有魔界才有。它漂亮吧?我可真是喜欢极了。”

牵着我在石桌上坐下,魔后一脸天真地捧着脸,问道:“魏枝,你跟我说说天界吧。陛下是从天界出来的,我一直想知道他以前生活的地方是个什么样,他以前过得快不快乐,可青涣他们什么也不告诉我,真是气死人了!”

我张嘴时,发现声音有点哑,连忙用灵气过了一遍咽喉,我才低声说道:“天界的花是五颜六色的。”沉默了一会,我继续说道:“魔帝陛下他,在天界时没有这么快乐。”

我这话一出,魔后立马眉开眼笑了。

看着她一脸的喜意和羞涩,我垂下了眸,直觉得魔后塞在我手中的酒樽,竟是冰冷得沁了骨。

这时,后方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人唤道:“陛下驾到——”

魔后立马高兴地站了起来,她欢叫道:“是炎越,是炎越回来了。”声音一落,她已如乳燕一样,扑向了那个大步而来的男人怀抱。

炎越魔帝接魔后,把她轻轻放在地上后,理了理她的头发,夫妻俩头挨着头低语了几句后,魔后高高兴兴地朝我挥了挥手,离去,而魔帝则大步走了过来。

走到我面前,炎越魔帝一扫刚才面对魔后时的万般温柔,淡漠地说道:“凤凰阁下前来,可有要事?”

他显然并不想与我长谈,站在那里冷漠地盯着我。

我抬头看向他,徐徐说道:“陛下,魏枝前来,是想与你商谈和谈一事。”

我这话一出,魔帝笑了,他淡淡说道:“凤凰阁下来到魔界还不足半月,很多地方都没有见过呢。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和谈?”

我微笑了一下,轻声叹道:“虽是时间不久,可毕竟身离故土,不找陛下问一问,终究心下不安。”

“哦?”炎越这才在魔后刚才坐过的位置上坐下,他给自己和我都倒了一盅灵酒,说道:“那你说说吧。”

我看向他,认真地说道:“此番我们冒昧前来,正是想与陛下商量议和一事。”

不等炎越魔帝冷笑出声,我接着说道:“陛下虽然英明,可接手魔界不过百余年,这个时候如果与天界相争,最终的结果只是两败俱伤。我前来时,天帝有旨,说是想与魔帝陛下签定一个千年之期。一切恩怨,不妨千年之后再来解过。魔帝陛下以为这想法如何?”

我不会谈判,面对这人一头雪白的长发和他那冰冷的目光,又心中难受,便干脆开门见山地把意思说出。

我说出这话时,炎越抬起了头。

他定定地看向我。

他看向我时,我却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低着头眉目微敛。

炎越魔帝看了我一会后,淡淡说道:“千年之期?你们的天界还是的一惯的自私冷酷,他这是想把问题推给下一任天帝么?”

这话我无法回答,便勉强一笑。

这时,炎越魔帝端起了酒盅,他慢慢抿着酒,说道:“天帝的要求,也不是不可考虑。”

我刷地一声抬起了头。

在我急切的目光中,炎越魔帝泛着红光的眸底里,露出一抹戾气,他盯着我,缓缓说道:“这样吧,你可以转告天帝,一则千年太久,朕等不了那么久,不过一百年还是可以给的。二,朕要你这个天界少帝留在魔界为质!”

我涨红了脸!

我们抱这么大的诚意前来,就只求个百年和谈?

修士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这一百年,不过是普通修士闭一次关而已!

而且,不过区区百年,他还留我为质,简直是欺人太甚!

见我愤怒,炎越魔帝眸光冰冷,他淡淡说道:“你们也可以不同意!”说罢,他把酒盅一放,衣袖一甩,大步离去。

我回去后,跟众修士把这事说了一遍。

当下,众修士也怒了。最后还是一个老臣拍板,“我们便未必怕了魔界,既然谈不拢,不如大伙先回了天界,见了天帝后再说!”

这意见我也同意。

当下一行人便向魔帝请辞。

魔帝干干脆脆地放了行,接下来,我们在炎小魔等人的护送下,回到了来时的地方,从通道回了天界。

一回天界,我们一行人便第一时间见了天帝,把在魔界看到的听到的,事无巨细地跟天帝汇报了一遍后,我已精疲力尽。

从天帝城飞出后,我先是习惯性的来到天君城,望着那如今已是陌生的城池,我呆在天空中,一时之间,竟不知往何处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