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58章 怀孕

第一百五十八章 怀孕

最后,我终是去了凡人界。

我先是去了魏国,如今母亲和弟弟还没有转世,我算了算后,也就离开了。

然后我去了妖境。

妖境,夜晚里,我站在欧亚的坟前,望着这座建筑得气派的坟头,我把凡人界的美酒给他倒了几盅,嘀咕起来,“当年你说我太寂寞,哪怕记得痛苦也好,至少活得有点人气,我听了你的话,寻回了记忆。”

说到这里,我陡然沉默起来。

我抬起头来,侧过头,让风吹干眼中的湿润,沙哑地说道:“可我现在后悔了。我后悔寻回记忆了。”

我低声说道:“你看,我这么一个自私又张扬的人,以前他那个名义上的妃子,都容忍不了,哪怕冒天下之大韪也要杀了。现在,我却要眼睁睁看着他夫妻和乐,一家团圆,这滋味,可着实不好受啊。”

说到这里,我苦笑起来,“我还不能恨,我还没有资格恨。当年我做得那么过份,他便是恨我入骨也是应该的。何必他现在只是找到了他真正心爱的人,只是拥有了幸福,你说,我凭什么去恨他?”

我低声说道:“不能恨,又忍不住会恨,欧亚,要是早知道寻回记忆会是这么苦,我宁愿像以前那般,失了心魂一样过个千年万年,那时的我虽然心无所依,可至少不会这般痛苦。”

我低下头,把脸挨着冰冷的石块,流下了泪,“欧亚,我真的好痛,你知道么?”

我离开妖境后。便回了天界。

我试着给凤凰城布置周天防魔大阵。

这周天防魔大阵,是我研究了一百年,直到最近才成功的作品,它综合了我传承记忆中最厉害的九种阵法,一旦布置成功,能在瞬间汽化低阶魔物,也能抵抗魔物们对修士身体和天界土地的污蚀。

它是我最得意的作品。没有之一。

布置周天防魔大阵很不容易。我一个人站在凤凰城外的虚空,双手连挥间,引动四方宇宙中的无尽灵力。把阵法一点一点雕琢出来。

据我估计,布成这样一个阵,少说也要十年,不过修士的时间本来就无穷无尽。要是能用一千余年把天界打造得固若金汤,那我也可没有后顾之忧了。

我不知日月的站在虚空外。一点一点雕刻阵法,我的四周,充斥着独属于凤凰的灵力场,最中心处温度高到了极点。直燃灼得空气化成一颗颗晶石,围着我飞舞。

就在我把全部心神都放在阵法雕琢中时,这一天。化身凤凰的我突然身子一晃,从虚空中摔了下去!

那一瞬间。我突然疲惫至极,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体内吸取着我的灵力和精力,再也无法维持凤凰庞大的身躯了。

摔到半空,我化成人形,摇摇晃晃地稳住身形,重新飞到凤凰城外时,我记起一事,给僵住了。

我这一呆,便呆了良久,直到传音符中传来孔秀的说话声,“阁下?阁下?”

我回过神来,拭去额头上冒出的冷汗,低声说道:“我在。”

孔秀说道:“阁下,天帝要见你。”

我说道:“好。”

进入天帝宫时,我刚刚落地,便听到一个大臣的声音传来,“凤凰阁下来了?咦,阁下怎么了,脸色如此不好?”

我摇了摇头,微笑道:“无事。”

向前飞了一会,我一眼看到站在花园中的木老,想了想,我降落在木老面前。

我还没有开口,木老转头看到我,便皱起了眉头,他上前一步扣住了我的腕脉。

过了一会,木老一脸凝重地说道:“阁下,你,有孕了?”

我迅速地打出一个结界,让来往的人再也无法看到我们后,我涩声问道:“当真是孕?”

木老点头,严肃地说道:“不错。”他皱着眉,很是不解地说道:“阁下,不知孩子的父亲是谁?”见我看他,木老解释道:“阁下是凤凰,像你这种神物,血脉强大至极,一般的人根本无法让阁下怀孕。”

在木老地询问中,我却沉默了。

我无法告诉木老,我堂堂凤凰,竟然不知道占了自己身子,还让自己怀上孩子的男人是谁。

见我不想开口,木老长叹一声。

见他要走,我连忙说道:“这件事,还望木老不要对他人说起。”

木老叹了一口气,他说道:“记录中,凤凰的孕期足足有一百年,而且这一百年中,阁下会相当虚弱。如今魔物虎视眈眈,天下人都在仰望阁下,这事很难隐瞒。”

我连忙说道:“我想流掉这个孩子。”

木老这下回过头来,他看着我一会,摇了摇头。

我连忙问道:“木老这是什么意思?”

木老说道:“你一生只有这一次怀孕的机会,一旦流掉,便再也不会有子嗣!阁下身负传承凤凰一族的使命,怎能说出这般轻忽不负责的话?”对上我沉默的脸,木老又说道:“再则,阁下便是流产,也会虚弱数十年。”

在我楞神之际,木老踏出我的结界走了。

我来时,他是朝宫外走去,可现在木老却返回宫中。我看着他,知道木老这是向天帝禀明我怀孕一事。

我想了想,还是没有阻止木老。

果不其然,木老进去一次后,天帝便拒绝了我的求见。

三天后,天帝来了符信,他问了我是不是在魔界受的孕,在我回答是后,他沉默了。

我因身体虚弱疲惫,便在天帝城找了院落住下。我才住下不到一个月,天帝突然降旨,让我立刻前往魔界。

因天帝语气很急,我心下想着可能事情有变,只怕是魔帝非战不可,便传令让孔秀朋争等人急急赶来后,打开魔界通道进入魔界。

就在我们踏上魔界的大地时,我终于等来了天帝对我们这一次出使的具体旨意。天帝说,他已发出符信,同意了魔帝提出的条件,这一次让我前往魔界,是令我在魔界为质一百年!

彼时,我们刚刚站在魔界的大地上,透过浓雾,我们刚刚看到魔界前来迎接的使者!

见我僵立,孔秀冷着脸恨声说道:“以前都不曾发现,天帝行事如此荒唐!”

我身后的这些妖修愤怒无比,我却在苦笑。

我想,天帝做出这个决定,一点也不荒唐。我不管是堕落还是产子,这几十百来年中,都对天界毫无益处,这样一来,还不如把我送到魔界为质。再则,不管我甘不甘愿,我都是魔界的克星,魔族中人,永远也不会相信我放心我,所以,他也无需担心我会叛变到魔界来。

这时,浓雾中走出了十几个人。

看到这些人,我身子一僵,孔秀等人则是瞳孔微缩。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可不正是元宝和楚南?便是他们身后的那些高阶魔族,也统统是昔日天君城的天才!

没有想到,迎接我的是故人。

元宝木着一张娃娃脸,他和楚南一左一右地走了过来。

朝我们打量了一眼后,元宝没有开口,倒是楚南含笑问道:“阁下脸色虚白灵力浮动,莫非是受伤了?”不等我回答,楚南打开符信,向符信那头禀道:“回禀陛下,凤凰阁下似是受伤了,她脸色虚白,还元灵外泄频频出汗。”

符信中,过了一会才传来炎越魔帝的声音,“带她直接来魔帝城。”转眼,他又说道:“锁灵链不必戴上!”

“锁灵链?”不等楚南开口,孔秀便惊声问道。

瞟了孔秀一眼,楚南收起符信,拿出一条细碎的黑色链条在我们面前晃了晃,说道:“不错。魔界众人以为,凤凰阁下造诣深不可测,随时随地都能给魔界造成浩劫。既是为质,那就当有锁去灵力的诚意。”

我抬眸看着楚南,第一次开口了,“行了,走吧。”

因为得了魔帝的命令,楚南也不多话,他开启了传送符阵。

一道白光闪过后,我们便出现在了魔帝城的上空。

魔帝城中,虽然是红色雾气飘浮,黑崖花处处。

望着这座美丽而又陌生的城池,孔秀等人与我一样的安静。

这一次,却与上一次完全不一样。上一次,我们是使者,我们心存傲气,这一次,我们却是送上门为质,平白地矮了一截。

我所住的质子府,正是上次住过的院落。

来到院落外时,我抬头看了看,见那院落门匾上空空如也,并没有写着质子府三个大字,我不由松了一口气。

我们进入院落不到一刻钟,魔帝便来旨了,魔帝说,念我们路途辛劳,便允许我们休息一月,有什么事,一月后再说。

再接着,便是一连串的赏赐抬进了府,这些赏赐中,先是护卫,如元宝楚南还有一些我在天君城的旧识,都在魔帝的一道圣旨中,变成了我这个府的护卫。

再然后,便是各种各样的水果美食,以及珍贵的食物和造型精美的器物等。

只是二三个时辰,这不大的院落便变得婢仆成群,豪奢无比。

对于这些,孔秀等人且惊且疑,我倒是毫无所谓。我自怀了孕后,这几个月里,真是一日虚弱过一日,如今到了地方,也没心思与人周旋,便挑了一个房间布置一番后,倒在榻上昏昏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