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59章 为质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为质

我醒来时,已是第二天。

刚刚起榻,房门外便传来孔秀的声音,“阁下,我有事找你。”

“进来吧。”

孔秀走到我面前,他迟疑一会,低声说道:“阁下,还请放出结界。”

我放出了结界。

孔秀说道:“阁下,这一阵子,你有没有觉得天帝有点反常?”

我怔了怔,说道:“你想说什么?”

孔秀在房中踱了几步后,“阁下,你不觉得天帝把你强行送到魔界,这行为非常不妥吗?”

他揉搓着眉心好几下,又说道:“阁下留在天界的时间很少,可能不知道这阵子天界有了一个传言。”

我问道:“什么传言?”

孔秀压低了声音,“有人说,上一次天帝匆匆把天帝位传给炎越,是因为他得到了一样能够助他成神的神器,所以,明明对天君有诸多不满,可一向把权位看得极重的天帝却还是把他的位置传了出去。也所以,一向强横,三界独尊的天帝,去年会不顾尊严地让阁下你跑到魔界来议和,现在更是因为炎越魔帝一句话,他就把阁下送到魔界为质。”

顿了顿,孔秀又道:“传言中,天帝对那神器的研究已经快要成功了。”

我蹙起了眉。

见我不信,孔秀认真问道:“听说以前的巫族大尊是死在阁下手中,那巫族大尊是有一件神器的,他死后阁下见到那神器没有?”

巫族大尊的神器?

这时我也记起来了,我心下一惊,想道,如界那样的神器。不管换成什么人,那是一定会随身携带,放置紧密的,可上次我涅槃时,巫族大尊化为灰烬,那灰里什么也没有啊。

见我沉思,孔秀盯着我继续解释道:“巫族大尊的神器是不是不见了?那传言里说。巫族大尊手中那个命名为界的神器。其实早在落到了天帝手中,并且被天帝做为引子,祭了他手中的那只神器。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天帝只用了区区百数年,便把那只神器研究得差不多了。”

界?引子?

突然间,我想起一事,炎越成了魔帝后。马上就吸收了魔界这一界的界灵之力,如果天帝在吸收了天界的界灵之力的基础上。再吸引巫族大尊手中那个界的界灵之力,那他的实力,确实离成神不远!

想到这里,我在房中转悠起来。

看到我脸色凝重起来。孔秀低声说道:“幸好我们反应快速,及时跟在阁下身边。阁下,天帝如果靠不住。那天界就只能由阁下来守护了!”

孔秀看着我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阁下。这一百年中,我与朋争等人,一定会竭尽全力卫护阁下的安全!”

我转头看着孔秀。

对上他的目光,我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小心。”

孔秀又道:“如果天帝在这一百年内飞升到了神界,天界无主必然大乱,到时阁下必须回去主持大局。所以我在前来魔界时,也留下了一些耳线在天界。现在到了这里,我们也要经营些人脉,免得事发突然,想回去却不能。”

我点了点头,有点羞愧了,孔秀做的事,比我这个少帝做的更多。

孔秀跟我说了很多话,他告诉我,在天界中,相信这个流言的人很多,本来很早就有人提议,要把这些事告诉我这个少帝,可我成天不见踪影,他们找无可找。

孔秀还说,只希望我到了魔界为质的事,天界除了天帝还有别的人知道。只要消息泄露出去,便是最愚钝之人也会知道天帝有问题了。

孔秀又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在我在魔界为质的这段时间里,要维护住我的名声以及人身安全。

孔秀离开后不久,朋争等人也找到我,他们的话大同小异,总之,我本是魔界的克星,是天界对付魔界的一柄利器,现在天帝令我为质,是置我的安危和天界前途于不顾,所以,他们觉得当务之急,是保护好我的人身安全。

几百个妖修来来去去,心意拳拳,这时刻,我真是说不出的惭愧难受。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虚弱疲惫的症状与日俱增,到了后面半个月,已到了半数时间卧床休息的地步。

不过我没有想到,炎越魔帝随口一句让我休息一个月的话,居然还大有文章,因为一个月堪堪过去,我疲惫虚弱的状态马上大好。

一个月过去,我接到了炎越魔帝的旨意,说是魔帝在宫中摆宴,要为我们这些天界来客接风洗尘。

我们赴宴的这一天,是一个大好晴天。魔帝城的上空,那原本稍厚的红雾,现在浅得几乎不见,大片大片的黑崖花开得招摇,空气中都带了甜香。

我带着众妖修,一众人收拾妥当准备赴宴。还没有走出府门,便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喧哗声。

这喧哗声如响亮,如此肆无忌惮!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却是一个妖修急步走了过来,他向我低头禀道:“阁下!外面挤满了魔族,他们说是听到凤凰到魔界为质,心生欢喜,特来围观。”

堪堪一句话,那羞辱那恶意,便沉沉入耳!

众妖修都变了脸色。

我垂下眸想了想,向众妖修说了一声,转身回了房。我原本喜欢红色,一袭火焰般的霓裳,把我这个人的七分傲气变成了十二分,像我今天,原本也是穿的红色霓裳。

回到房间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把红色霓裳变成了白色纱衣。

如冰如雪,简洁飘逸的白裳白服,把我雪白的肌肤衬出冰玉般的清澈和沁骨的冷。

然后,我换了一个妆容。

我原本长相极尽世间繁华,气质雍容高贵到了极点。如今我的妆容,着重把我上扬的眉锋变得绵细。同时描上眼线,衬得我金色的眼眸少了倨傲,多了一种冰冷和脆弱。再加上我这阵子身子不适后的虚弱,便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柔软。

疏冷脆弱,便是我想给魔族众人的印象。

打扮妥当后,我走出了房间。

众妖修正在议论纷纷,这一转头看到我。一个个都直了眼。一直走出上百步。见到众人还在盯着我失神,我蹙了蹙眉,向孔秀问道:“他们为什么这样盯着我?”

孔秀也时不时地朝我看上一眼。有点失神,见我问起,他过了一会才低声回道:“阁下往昔容光太盛,众人一见便自形惭秽。一直不敢直视……今次,却不一样……”

孔秀这话一出。我不由一怔,心下里,竟有点不知道自己这样换了妆扮,是对还是不对了。

我率着众妖修跨出了府门。

府门外。堵了几百个高阶魔族,这些魔族正在指指点点。

我跨出了房门。

看到我,魔族们都是一呆。

魔族们这一次呆得有点久。我在众妖修的簇拥下,脚步不停地上了车。他们才反应过来。

飞车驶了一阵,孔秀在后面低声说道:“那些魔族都跟来了。”

我嗯了一声,没有回话。

不一会,飞车便入了魔宫,把挤挤攘攘的魔族众人,丢在身后。

此时还没有到开宴的时间,一个高阶魔族领着我们入了宴,把我们安置好后,络络有魔族方面的权贵抵达。

我在右侧的贵位上坐了一会,感到有点不舒服,便向孔秀等人低声说道:“我去喘喘气。”我自怀孕后,总是容易呼吸困难,人多的地方特别明显。

提步走到离宴席不过三百步处的花园中,我扶着一根树,朝着前方大片大片的黑崖花大口呼吸起来。

这时,一块手帕伸到我面前,一个低沉熟悉的声音传来,“用这个,会舒服一些。”

是炎越魔帝的声音!

我僵住了。

直过了好一会,我才慢慢转头,也不理会那块递到我面前的手帕,我垂眸微笑,“不必了,我……”

这时,炎越魔帝带着一点冷漠的命令声传来,“你不要?”

这语气颇有点不善。

我呆了呆,伸手接过了手帕。

我接过手帕后,高大的黑暗魔树下,这个身着帝王冠冕,俊美冷漠的男人还在盯着我。

无可奈何,我只得拿起手帕捂住了嘴。

哪知这一捂,手帕中马上传来一种说不出的清气,清气入肺,我整个人都是一阵清爽。

我惊了一下,暗暗称奇,要知道,我从怀孕后,一直都拜托众妖修帮我收集种种奇珍,可从来没有一样东西,能够帮我缓解这孕后的不适。没有想到魔帝随随便便一块手帕,就解了我呼吸困难的难题。

想到这里,我低声说道:“多谢陛下。”

炎越魔帝垂着眸,疏影的树叶阴影中,他苍白俊美的脸遥远而疏离,他瞟了我一眼,淡淡说道:“不过一块手帕而已。”

他朝我打量一眼,突然又道:“真是时移世易,不过区区数月,凤凰阁下便不喜欢着红裳了。”

我眨了眨眼,抬眸看了炎越魔帝一眼,心中想道,他这话什么意思?怎么一副我换了衣裳便不高兴的样子?

不过,我自是不会因为他这个敌人的话便改变想法,当下疏淡一笑,说道:“正是时移世易了,魏枝上次前来,还是一界主使,现在却只是一个质子了。”所以,已不再适合红裳的凌厉高调。

我这句话明明很平常,可话音一落,炎越魔帝便抿起了薄唇,他冷着脸,衣袖一甩,大步走了出去。

这本书计划六十万字,现在已写到五十万字了,接近尾声了。

这是我第一次用第一人称写文,说实在的,颇有不适。明明以前习惯的行文,却因第一人称,不得不像个新人一样一再措词,还总是感觉不满意。呵呵,下一本小说看来要写回第三人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