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60章 他到底是谁?

第一百六十章 他到底是谁?

这一场宴会,表面上是给我们接风洗尘,真正的意味是什么,大伙都心知肚明。

济济五千个席位,我和众妖修占了五百,剩下的四千五百个,都是魔族权贵。

我自入席后,魔宫的上空便人为地黑暗起来,唯一亮起的血红色魔灯,端端正正照在我头顶,把四千五百个魔族权贵的目光,都引到了我身上。

这些目光,尽是恶意和侵略般的火热。

不过,传闻中,相比于炎热,魔族更喜欢阴暗,所以在他们的绝大多数星球中,都设置了日与夜。这入夜熄光,也算不得是对我挑衅。所以,我与众妖修连置疑的话都不能说。

我垂着眸,不动声色地端起面前的酒樽,小小地抿了一口。

这时,一个魔族权贵说话了,他大赖赖地说道:“还是咱魔帝了得,出世一百余年,便逼得天帝自动把美人儿送到咱魔界来了!”

这权贵一言吐出,四下笑声大作。

于哄闹声中,另一个魔族权贵朝着我恶意地呲着两颗白晃晃的尖牙,戛声叫道:“美人儿算什么?关健是这美人还是一只凤凰!”

这人的话一出,又是一阵叫哄声四起。

一个长相俊秀,却面目浮肿色相外露的青年魔族站了起来,只见他朝着阴暗中的主位处晃了晃酒樽,一饮而尽后大赖赖地说了起来,“陛下,凤凰阁下这么一位美人儿,真放在那里旷上一百年也怪可惜的。要不,你把她嫁给我吧,属下保准会好好疼爱她!”

这个青年魔族的话。像是打开了一把锁,整个宴所都热闹起来。好几十个声音乱七八糟地响起,“就是就是,这样一个美人儿放着多可惜?干脆把她嫁人算了。”“一年嫁一次,一百年后咱魔界的大贵族都是她的夫家。”“哈哈哈哈,我倒觉得一次只嫁一个太少了……”

这时,黑暗的主位处。传来“叮——”的一声酒盅重放的声音!

只是一个声音。四下越来越无礼的叫嚣陡然一静,所有魔族都低下了头。

见到自家陛下不中意这个话题,这些魔族权贵安静了。而这时,一阵鼓乐声起,却是几十个美丽的魔族少女,穿着露出玉腰的半截短裙。一边舞蹈着一边向我们奉上了灵酒灵果。

魔族的灵果灵酒,绝大多数对我们这些修士无用。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是一些最简单的,不会对修为起任何作用的普通酒果。

魔族权贵们又开始热闹起来。

他们说说笑笑一阵后,一个青年魔族咦了一声。说道:“凤凰阁下,可是这些酒果不合你的心意?”

我看了那青年魔族一眼,目光看向摆在我面前的七种酒类和水果。

这些酒类和水果。每一样都晶莹剔透,可爱得紧。可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通通散发着一种魔酒的味道。

这种魔酒,便是上次让我轻易就醉了的!

这让我如何敢放心食用?

我瞟了那个开口的青年魔族,暗暗想道:这人只有五十来岁,体内魔力也只有数千年,不应该是那个人!

因这青年魔族一句话,越来越多的目光重新聚集到了我身上。

这些魔族每每一对上我,便会变得痴怔。也是,我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还是端坐行走间的风仪,都与魔界的女子完全不同,这些人特别上心也是正常。

对上这许多双追着不放的目光,我微微一笑,淡淡说道:“我不喜饮酒。”

另一个魔族少年马上笑了起来,他哇哇叫道:“凤凰阁下不是不喜欢饮酒,是防着我们这些狼吧?”

这话一出,又是笑声一片。

在他们的笑声中,我垂眸浅笑,引得又是一大片痴怔的目光后,我静静地说道:“对于你们,我不用防。”

四下大静!

便是几个老成持重的魔族权贵,这时也转头向我看来。

安静中,我微微一笑,右手五指翻飞,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的指尖冒出金光黑色的凤凰炎,然后那凤凰炎顺着一种玄妙的轨迹,在我周身走了一个遍。

我稳坐在这种让魔族们畏惧的火焰中,目光如水地扫视过四周后,开口说道:“这是一个符阵,名字叫硫炎,是我最近新创的。”

话音一落,我右手一抓,一个魔族小卒便落在了手里。

然后,我抓着这个魔族小卒的手,不管不顾地朝我身上按去!

这魔族小卒的手堪堪碰上我的**于外的肌肤,便是一声凄厉地惨叫,在众魔族权贵瞪大的双眼中,只见他那只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

魔族小卒抱着手痛得在地上打滚嚎叫时,众魔族权贵看着那魔族小卒那变成白骨的左手,明白过来。

我竟是在自己身上设置了符阵,而这种符阵,是不管修为,直接针对魔族们的肉身起腐蚀作用的!当然,这种腐蚀,隔了一层衣裳都没有效果,纯粹是防狼的。

如此这般,我这只凤凰便是长得最美最让他们心动,那也毫无意味了。

一时之间,众魔族权贵都是脸上变色,好几个更是不高兴的嚷嚷起来。这些人一边叫一边频频看向主位上,一直不曾吭声的炎越魔帝,过了好一会,炎越魔帝也不曾发话,这令得众魔族权贵失望起来。他们这下明白了,对于我这种行为,炎越魔帝并不想干涉。

宴会还在持续,不过众人都有点意兴索然,又过了半个时辰,炎越魔帝离了席。

他一离去,我更安静了。再过一刻钟,终于听到了散席的命令声传来。

我们直接回了质子府。

对的,现在我们所住的府第,所有魔族都唤它质子府。

一入质子府,我便进了自己的房间。站在房间中,我打出一个水镜,对着水镜中的自己发了一阵呆后,我脱下了衣裳。

我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我低头看着水雾中我的小腹,那里一片平坦。白馥滑腻一如往昔。可它里面却孕育了一个孩子。

我伸手抚上了我的小腹。

那个硫炎符阵,不过是最简单的初级符阵,可我堪堪使出。便虚弱得半天提不起元力。

这样的我,又如何能在魔族这种群狼环伺的地方生存一百年?

可是,它毕竟是我的骨血,是我这辈子能拥有的唯一骨血!

我低头望着自己平坦的小肚子。良久良久,我叹息出声。

就在这时。我悚然一惊,迅速地喝道:“谁?”

几乎是我的喝声刚刚落下,一阵粉红色的薄雾弥漫而来,这雾来得迅速异常。转眼便笼罩了整个房间。

是真有人!

我大惊,打出一个法诀,想要穿上衣裳。

可我这法诀才做到一半。一阵虚弱便袭了来,接着。我发现自己连根手指都移不动了。

粉红色的薄雾越发浓厚了。

我全身僵直不能动弹,双眼却是能看的,在我愤恨的目光中,粉红色的雾气里,一个身着黑衣的高大男人出现了。

是那个混蛋!一定是那个混蛋!

我瞪大了眼,一眨不眨地看去,只想能在这一次,把这个人看清了,记住了。

可我明明睁大了眼,明明那男人已一步一步走来,我却什么也看不清。

是了,是了,他用了乱灵术,我看到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就在我瞪着愤恨的眼,狠狠地瞪向来人时,男人已走到了我身后。

我眼珠子一转,冷笑起来,“阁下可能不知道,魏枝我呢,刚在魔宫中给自己施了一个硫炎符阵。这硫炎符阵可是你们魔族的克星,你们一沾便会血肉腐蚀的!”说到这里,我还得意的娇笑了两声。

我背后的男人哧笑出声。

然后,在我瞪大的目光中,他信手打碎水镜,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子贴上我的背。

他伸出一只大手罩上了我的左乳。

我无法低头,却也知道他的手便是沾了我的肌肤,也完好无缺!

怎么可能?那硫炎魔阵怎么可能对他不起作用?难道说,我那耗尽心神创造出的符阵,其实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好?

一时之间,我给呆了傻了。

身后的男人,大手罩在我左乳上,慢慢揉捻着,他的动作虽然缓慢,可这般被他搂着,我却分明听到他微微急乱的呼吸。

男人低下头,从我的背上一路吻下,在那么一刻,我竟有一种被珍惜的错觉。

怎么可能?

我摇了摇头,暗暗哧笑自己的错觉。

这时,那人低沉着声音开了口,“你想打掉我的儿子?”

我差点冷笑出声。

你是谁?他凭什么摆出这么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不过他到底是谁?竟是一眼便看出我刚才有打胎的想法?

就在这时,我吃痛出声,却是左乳被那人整个地扣在手心,慢慢收紧了。

我咬唇示弱,“你弄痛我了。”

身后的男人没有吭声。

这时,我听到身后传来西西索索的衣裳落地声,不由涨红了脸,再顾不得愤恨,急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刚刚喝出这么一句满含怒火的话,我心思一转,便放低声音,语气娇软地继续说道:“你看,我连你的孩子都怀上了,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感觉到这人的手自顾自地抬起了我的臀,我越发语气娇媚了,“郎君,你就告诉人家嘛。”

男人的动作顿住了。

过了一会,他的声音冰冷地传来,“你知道了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

快过年了,网速奇慢,上传真是太费劲了。我昨晚折腾一个半小时还没有成功后,抗不住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