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61章 平心静气的谈话

第一百六十一章 平心静气的谈话

我顿了顿。

这人刚才还让我感到温柔,这一会又冷冰冰的,还真是反复无常。

他反复无常,我那潜藏的愤恨也冒了出来。

此时我赤身被捉,随时都可能被羞辱,原本应该继续说几句软话的,可话到了嘴边,却抵不住心头火燃烧。我咬着唇沉默起来。

这时,背后的人那温热的大手,慢慢分开了我的双腿。

我这般被他从背后架着,姿势狼狈脆弱,又感觉到他不紧不慢的猥戏动作,心中怒到了极点。

我这人倔的时候是真倔,现在心下生恨,便彻底打消了与这人周旋的打算。便垂下眸咬着唇,任由他施为。

不过这一次,却与上两次不同,这人从背后捉着我,虽是变幻了好几个动作,那动作却自始至终,都给我一种温柔克制的错觉。

凌晨时,这人拔出他的硬物,抽身后退,就在他衣裳一整的同时,我的身上也是一暖,却是被他披上了一件法衣。

这件法衣,本相是银白色的内甲,披在我身上后,变成了一件淡金色的披风。

几乎是法衣一上身,我便全身一暖,这暖流如此明显,直让我自怀孕以来一直蔫搭搭的灵息也活泼起来。

那人伸出右手,他自背后摩挲着我的颈,见我兀自闭着眼一动不动,他开口说道:“这是仙甲,你以后可当亵衣穿。”

我紧闭双眼,理也懒得理他。

那人轻叹一声。

他微微凑近过来,在我颈后印上一吻后,低声说道:“别与自己身子过不去。”见我一动不动,他声音一冷。又道:“若不听话,以后我见一次干你一次!”说罢,他动作轻缓地帮我把披风拢紧,转身离去。

那人离去后,那粉红色薄雾又过了一会才消退。

我也能够动弹了。

我刚一得到自由,便接连打出五六个法诀,回溯术。映灵术。镜术……

我甚至还弄了一点体液,想追溯到那人。

可再一次徒劳无功。

就在我气得坐在榻上,心中百转千折。一时想着怎么打掉胎儿,一时想着非要找出那人时,楚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他说:“凤凰阁下。陛下令你即刻入宫。”

炎越魔帝要见我?

我连忙站了起来,说道:“我马上就来。”

我在楚工和孔秀两人的护送下进入魔帝宫。

和昨天一样。今天的我,依然是一袭白衣,妆容楚楚,一改魔族众人心中的凤凰形像。

这一次我一路走来。魔宫四周都安静得很,连个守卫也没有。

走过大片大片的黑崖花,楚工领我来到一个高大的穹形建筑前。说道:“陛下在里面,请!”

我点了点头。提步入了内。

走过几个房间,我一眼便看到了那个站在幽穹的建筑当中,负着双手仰望头顶的男人。

那人一袭血色长袍,白发披垂,身形尊贵清冷,可不正是炎越魔帝?

陡然看到他,我脚步一沉。

炎越魔帝背对着我,我仰望着他,一时之间,竟是不想打破这种平静。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够好了,他就站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可以让我看到,可以让我无所顾及地望着。

与在天界时相比,炎越瘦了一些,透过暗淡的光线看着他的脸,我想道:与第一次来魔界时见到的他相比,炎越的气色好了一些。

光是看着他,我便眼中发涩,这个人,占据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席,如今虽然相互视为仇敌,可在我心中,这一生如果能像现在这样,总是能遥遥望到,便已欢喜无限。

所以,沦落到魔界为质,我内心深处并无不愿!

所以,我脱下了我的红裳,换上了如今这袭白衣,纵使这样做的理由有许多,可最重要的一点,却是他不喜欢身着红裳时的我,我总有那么一点隐密的渴望,总希望这样换了妆扮后,他会多看一眼。

如此便够了,足够了。

他已有了妻,有了儿女,我并无意参与到他的家庭中去,我也无意打扰他的幸福。

当然,我也知道,其实我内心是愤恨的,要不是有着愤恨,我被那陌生人欺凌了,怎么会如此平静?归根究底,我只是觉得,他有了妻儿,他有了幸福,那我也不应该再为他守着。

就在我痴痴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发呆时,炎越魔帝动了动。

我迅速地低下头,装作若无其事那般,走到一侧给自己斟了一盅酒。

炎越魔帝转过了头,他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走到一侧,炎越魔帝语气温缓地说道:“可会下棋?”

我微微一笑,应道:“略懂而已。”走到他的对面坐下。

摆在我面前的,只是凡间最普通的黑白棋,炎越魔帝拿黑子,我拿白子。

炎越魔帝不紧不慢地下着,我低着头,专注地应对他的劫杀。

不过下了十几步,我的情形便不好了。这个人一反以前的平和,步步为营,手段既狠且戾,杀得我连连退避。

我这人有时候挺固执,这输相一出,便认真起来。就在我盯着棋局,额头都冒起了冷汗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漫不经心地拂乱了棋局。

“哗啦啦”的脆响中,炎越魔帝淡漠的声音传了来,“你比以前更不堪了!”

我比以前更不堪了?

陡然的,我想起今晨从自己房中走出的那个男人,想起怀孕后越见虚弱的身体,想起如今的天界,竟是脸色雪白。

我白着脸,怔怔地看着被拂乱的棋面一会后,勉强笑道:“陛下英明礼神武,魏枝自是不如。”

殿中安静起来。

对面的人不吭声,我也低着头没有看他。

我不能看他,我怕我一抬头便会失态,我怕我眼中的相思,会让他发现,原来我早已恢复了记忆,我更怕他嘲笑,他过得那么幸福,我这个始作佣者,却还活在过去的记忆里。

殿中安静了好一会。

也不知过了多久,炎越魔帝淡漠的声音传来,“说说这些年的事吧。”

这些年的事?

我先是一怔,转眼连忙开了口,“这些年里,天帝不太理事。”

刚说到这里,我马上意识到不妥,便改口道:“天界的那些人挺想你的,他们……”我苦笑起来,说道:“他们挺恨我的。”我闭了闭眼,低声又道:“那次,我离开朝阳……离开朝阳城后,路上遇到了天帝,他当场便封我为少帝。过了几个月后,天帝向天界宣布,说是以前的天君因情劫一关不曾渡过,堕落成魔……”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我很想问炎越魔帝,天帝说的这番话,是不是真的?

可我终究不敢问出。

沉默一会,见炎越魔帝无意解释后,我嚅了嚅,继续说道:“天帝公布这件事后,天界的那些人,都挺恨我的。”

我支吾了一会,岔开了这个话题,“其实我这个少帝,做得挺不称职的,这百数年来,我大多数时间都在凡人界,我把我母亲弟弟他们送去转了生,又在妖境住了几年。”

说到这里,我终是忍不住问道:“你呢,你这些年,过得可好?”

炎越魔帝这次回答我了,他的声音平缓温和,“我过得好不好,你难道看不出来?”

我微笑着,轻声说道:“是……我看出来了……那个,我很高兴。真的,我特别高兴,你这人性子清冷,我原本还担心过,可见到魔后和太子后,我便知道我的担心多余了。真的,我挺高兴的,我太高兴了……”

我语无伦次的,说到后来,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炎越魔帝笑了一下,他轻声的,温缓地说道:“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还记得我性子清冷?”

我又犯错觉了,直感到他这一笑,带着几分嘲讽,也似乎他的话里含了刺。

不过这些当然是错觉。

我垂着眸,憨憨一笑,说道:“魏枝自从当了这个少帝后,每日都有人在耳边提起陛下您,提得久了,你的性格为人也就知道一二了。”

炎越魔帝听我这样一说,又笑了。

他给我斟了一盅酒,示意我喝下后,淡淡说道:“昨晚的事,我很抱歉。”

昨晚的事?

他说昨晚的事?

我的心格登一下,一直以来,那个被自己否定再否定的猜测,不由浮上了心头。

不知不觉中,我抬起头来,睁大眼看向炎越魔帝。

炎越魔帝正在给他自己斟酒,他苍白俊美的脸高华而尊贵,那从骨子里带来的傲气扑面而来,我看着这样的他,立马苦笑起来:怎么可能是他?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就在我如此想来时,炎越魔帝淡淡的声音传来,“魔界不比天界,众人散漫跋扈已成习惯,我虽是魔帝,可有些事也不好多管。”

我楞楞的听着,心下已明白过来,原来他说的昨晚的事,是指昨晚宴席上众魔族对我无礼的事。

想到这里,我也说不出是失望还是难过,很快的,我便收起心神,微笑着回道:“陛下客气了,那算不得什么。”我又说道:“多谢陛下提醒,魏枝还要在魔界叮一百年,是要习惯魔族的行事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