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62章 心淡

第一百六十二章 心淡

说出这句话后,殿中再度安静下来。

我低着头,一口一口抿着酒,不知为什么,心里竟满淌淌的都是快乐。

那一百余年里,我虽自在,心却是空的,不知道世间的欢喜和快乐是什么滋味。

找到记忆后,我整个人都因疼痛而拘挛,我一日一日地站在朝阳城里,望着那一滩血迹,想着他也许就是从这里入魔,从此地入的魔界。

不管是那一百年,还是找回记忆后的那段日子,都不如现在快乐。

他还在,我还能看到他,我想,这就够了,足够了。

安静中,外面传来了一个脚步声。

一个魔卫进来了,他走到炎越魔帝身后,低声说道:“陛下,魔后闹着要去厌魂洲看花,说是现在正是花开得正艳的时候……”

不等他说完,炎越魔帝便温柔地说道:“让她等等,朕忙完后陪她前去。”

炎越魔帝这话一出,我连忙站了起来,浅笑着说道:“陛下,那魏枝告退了。”

说罢,我朝着他行了一礼,转身便想离去。

炎越魔帝叫住了我,他道:“别忙。”挥手示意那魔卫退下后,炎越魔帝拿过一个玉盒,温和地说道:“里面有一块仙灵玉,佩在身上可以抵抗魔界灵气侵蚀。”说罢,他把那玉盒放在了我手中。

我垂眸行礼,“多谢陛下。”我又说道:“陛下如果无事,魏枝告退了。”

炎越魔帝说道:“凤凰阁下脸色不好,莫非身体不适?”

我摇头,说道:“魏枝很好,多谢陛下牵挂。”说到这里。我又向他行礼请求离去。

炎越魔帝这下点了点头,然后他负着手看着我离去。

我直走了好一会,都能感觉到炎越魔帝投在我身上的目光。

可那目光,再也不会让我感到分毫的快乐。

我苦笑了一下,想道,我也真是愚蠢,明知道他们伉俪情深。却还总存着不合时宜的渴望。

我这时整个人虚软到了极点。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魔皇宫。

当我经过前殿的小花园时,远远便听到了魔后的银铃般的笑声,我转过头。看着那个笑容甜美的女子,正像个孩子一样在花园中钻来钻去。

我想道:我心已苍老,怕是永远也做不到如她这样的快乐纯粹。

转眼我笑了笑,收回目光。大步出了魔皇宫。

自魔皇宫回来后,我的孕期症状再一次加重。整整二个月,我都躺在榻上休养。

躺了二个月,总算恢复一些后,孔秀找到了我。

看到我苍白的脸和唇。以及站在厢房中越发消瘦的身形,孔秀抿紧了唇。

走到我身前,孔秀深施一礼。说道:“阁下可好些了。”

“好些了。”

我低声回了一句,见到孔秀的目光落到角落处的一个玉盒上。我顺手把玉盒拿起递给他,说道:“这是炎越魔帝所赐之物,我不想用,你拿去吧。”

孔秀顺手接过,他把玉盒扔入储物袋里,说道:“阁下,天界来消息了。”

我抬头看向他。

孔秀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抿着唇说道:“我们初到魔界,根基不稳,根本没有办法得到天界消息。现在知道的这个消息,还是云宝说的。”

我连忙说道:“什么消息?”

孔秀说道:“说是阁下到魔界为质的消息,已经在天界传播开来,天界的宿老大能们为此十分愤慨,他们到处找天帝理论此事,可天帝一直不见踪影。”

顿了顿,孔秀沉声说道:“据传,天帝已闭了死关,只怕这几十上百年他都不会出关。”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朋争压低的声音传了来,“阁下在么?”

我道:“你进来吧。”

“是。”

朋争进来时,脸色非常不好,他大步走到我面前,沉声说道:“阁下,我刚得到消息,魔界的弱水洲结界松动,有大量低阶魔物涌入天界。”一句话说得我与孔秀都腾地站起后,朋争盯着我,说道:“虽然他们都说,弱水洲之事,是一些不服管教的散魔所为,可我们几百人商议过后,却觉得是魔帝的阴谋。他一方面扣押阁下,一方面却让低阶魔物趁势侵占天界领土!”

朋争说道:“大伙都在外面,阁下要不要把他们叫过来问一问?”

我挥了挥手,低声说道:“不必了。”

是不必了,这个质子府,可是有大量的魔族的。

在孔秀朋争两人的注视下,我闭着眼睛苍白着脸坐了一会,低声开口道:“想办法请到魔医。”

两人一怔,孔秀心思灵动,他马上反应过来,“阁下,你要堕胎?”

我点了点头,徐徐说道:“堕胎后虽有几十年的不适,可那种不适,我有办法推后,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我的身体恢复过来。”

我下了决定,这两人却迟疑了,过了一会,朋争犹豫地说道:“可是阁下,你只能有这个孩子的……”

我摇了摇头,果断地说道:“已顾不得那么多了。”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声音传来,“凤凰阁下可在?陛下有找。”

我站了起来,朝着孔秀朋争两人点了点头,示意他们按我的安排去行事后,转过身换了一袭黑色的裳裙,提步出了门。

我来到魔帝宫时,宫中非常热闹,一问却是魔后招待各位女眷。

她们寻欢作乐的地方就在旁边的花园里,我也无心理会,跟在魔卫身后进入了魔帝侧宫。

炎越魔帝身着一袭淡青色的便衣,正在那里翻阅卷册,看到我到来,他楞了楞。

炎越魔帝的目光,在我身上的黑色衣裳上定了定后,又转到了我脸上。很快的,他收回目光,庄严地说道:“魏枝,这次朕把你叫过来,是想向你解释弱水洲一事,那是魔界的一些散魔所为,朕已派人去处理了。”

他站得笔直,说得也很认真。

要是以往,他做出这个姿势,我必是百分百信他的。

可我现在却不信了。

我与他分别毕竟有一百余年,我是恋旧,却不应该忘记,他其实心性早变。

我抬起头,警惕地端详了一会炎越魔帝后,我说道:“陛下便是处理了,那些散落到了天界的魔物,难道还能召回?”

一句话说得炎越魔帝抿紧了唇后,我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不过陛下的诚意,魏枝领受了。”嘴里说着领受,我心里却已打定了主意再不信他。

低下头,我朝着魔帝施了一礼,说道:“陛上如果无事,魏枝告退。”说罢,我转身离去。

刚刚走出一步,炎越魔帝的声音从我背后传了来,“你不信我?”

他的声音阴戾,我却平静得很,我头也不回地回道:“陛下的话,魏枝自是信的。”

说罢,我又道:“陛下,魏枝告退了。”

炎越魔帝轻喝道:“且慢!”叫住我后,他慢步走到我身后。

站在我身后,这个男人放缓声音,温和的,略带责怪地问道:“朕给你的玉呢?为什么不带?”

我垂眸,回道:“还请陛下见谅,那玉魏枝信手放的,也不知弄到哪里去了。”

我这话音一落,殿中的空气立马阴寒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炎越魔帝命令道:“那就找到它!”他又解释道:“那东西对你有很大好处。”

我敷衍道:“是,魏枝回去后马上着人寻找。”

我这话一出,殿中又是一阵安静。

我们这里安静着,外面却是欢声笑语,听着那一阵阵欢笑声,我抬起头,低声说道:“陛下,其实我早点记起来了。”

我这话无头无尾,炎越魔帝却是应该能听懂。

在殿中渐转温暖的时候,我笑了笑,又说道:“我想我一直欠陛下一句对不起。”

我转过头,抬头直视着炎越魔帝,认真地说道:“当初的事,是魏枝对不起陛下,陛下为了救治魏枝身负重伤,魏枝犯了大错,陛下,对不起!”

认认真真朝他行了一礼道了对不起后,我又说道:“当初的错已经铸成,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不过陛下能够过得好,魏枝也算安心了。魏枝在这里谨祝魔帝陛下与魔后娘娘恩爱一世,祝愿陛下这一生快乐如意!”

说到这里,我缓缓直起腰身,严肃地说道:“当年魏枝很是给陛下添了一些麻烦,现在知道自己过往种种实是愚蠢不知进退,魏枝羞愧于心,以后会谨记本份。”

说到这里,我缓缓退去。

炎越魔帝一直眯着一双眼,看着我面无表情地一步步退去。

他看着我转身,看着我经过魔后她们玩闹的花园。

自魔帝宫回到质子府后,我便宣布闭关。也许是我心心念念的原故,那传承记忆又闪现了一点,而这正是我急需的。它似乎是我前世搜集的关于凤凰孕子的常识中的一角。

我这次闭关,便是准备按照那传承所教的,把朝着我丹田挤来的蛋挤到小腹后侧的一个角落,然后,用一种时间滞停术把它封藏起来。

这种方法,通常是一些传说中的妖神应对危急情况的方法。它的好处是,我可以在不取出蛋的情况下恢复精力。坏处则是一百年后再发作时,我将比现在虚弱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