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64章 同行

第一百六十四章 同行

看着在血池中翻滚,对着炎越魔帝尖叫大骂的散魔们,我有了一点惭愧。

这时,炎越魔帝转过头来,他负着手,表情高深莫测地看着我,等着我开口。

我低下头,喃喃说道:“对不起。”

炎越这个人,一直光明磊落,便是坏,也坏得堂堂正正,我和众妖修,纯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见我一脸羞惭,炎越魔帝收回了目光。他转过头看向远方,说道:“自此往南,可以前往天界的沃灵洲,那里有一个时间法阵,可以助你恢复精力。”

说到这里,他问我道:“去不去?”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神色冷淡,可是那一双泛红的眼眸中,有了一种我无从得知的情绪。

我低声说道:“去。”

炎越魔帝唇角一勾,他衣袖一甩,说道:“走吧。”

自弱水洲往南,已经接近魔界的边域。不管是天界还是魔界,都是地域广大地形复杂,到了边域地带,更是混乱不堪,其间的人横行霸道,浑然不知世间还有主。

这一路,都是由炎越魔帝做主,骑着魔马缓缓而行。

这是一百余年来,第一次我的身边只有他,他的身边也只有我。

……若是换做几个月前,我定然会为这种独处而欣喜,而强忍激动。

可自那天看到炎越魔帝对魔后的温柔后,我已无法感到欣喜和激动了。

记得以前还是凡人时,便从书上看到一句话,说是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想,以前我还可以自欺欺人地说,说不定他也一直记着我。可现在,我真地必须割舍得。

我想,说不定炎越魔帝也是这样想的,他与魔后伉俪情深,也在希望我能够学会放下。

想到这里。也不知怎么的。我眼眶中有了点涩意,转过头,让风吹干后。我打出一个法诀,变出一辆马车后,闪到了马车中。

一入马车,一把车帘拉下。我便抱着双膝,低着头把脸贴在膝盖上。

我还来不及悲伤。突然的,马车车帘被人从外面拉了起来。

我一抬头,便对上了炎越魔帝望来的眼。

陡然与他四目相对,我连忙解释道:“我有点不舒服。想坐马车了。”说到这里,我低声下气地说道:“陛下,可以把车帘放下么?”

炎越魔帝放下了车帘。

就在车帘隔开他和我的视线。我暗暗松了一口气时,炎越魔帝的声音传了来。他说道:“前面是皇天城。”

皇天城?

我静了静,慢慢掀开车帘看向出现在视野中的高大城墙,低声说道:“皇天城?这名字很像天界的城。”

炎越魔帝没有说话。

我忍不住又向他的背影看去。

再一次飞快地收回视线,我拉下了车帘。

我们很快进入了皇天城。

皇天城与天界的城池十分相似,里面的魔族来来往往,叫卖声和笑闹声响成一片。

我望着这熟悉的景色,一时之间,竟有了一点恍惚。

这时,炎越魔帝的声音传来,“这里的酒不错,要尝尝么?”

我抬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前面的酒楼,微笑道:“好。”说罢,我跳下马车,顺手收了它后,便跟在炎越魔帝的身后,朝着酒楼走去。

酒楼坐了半满,炎越魔帝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在他点餐时,我一直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直到随手拈起的灵果入了肚,我才被其中蕴含的灵力给惊了下。

转过头,我看着眼前碟子上的手指大的蓝莹莹果实,不由问道:“这是什么果?”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灵果,只是一粒,便能令得我体内涌过一阵暖流。

这般效果惊人的天才地宝,这酒楼竟随随便便地摆出来,也太让人惊异了吧?

见我问起,炎越魔帝抬头瞟来,他淡淡说道:“它叫珑果。吃吧,这种果子放久了灵气会走失。”

我恩了一声,低着头,一粒一粒的把珑果拈到嘴里,慢慢咽下。

珑果共有九粒,在第九粒入肚后,一股暖流从我丹田涌出,开始周游全身。我连忙闭目打坐,成功炼化这九粒珑果后,我发现自己大亏的灵力,竟是补了至少十分之一!

珑果效果如此惊人,我连忙招来小二,说道:“还有珑果吗?再给上两碟来。”

小二是个十五六岁的魔族少年,肤色微黑眼神灵动,听到我的要求后,他瞪大一双圆溜的眼,说道:“珑果?什么珑果?”

我一怔,说道:“刚才你不是上了一碟吗?”我看向那已经空出来的碟子,正准备详说,那小二突然捂着肚子,连声告罪,“客倌稍侯,小人先离开一下。”他匆匆忙忙地跑了开去。

我无奈的目送他离去,转过头来,一眼看到自斟自酌,表情漠然的炎越魔帝,飞快地转过了目光。

炎越魔帝浅浅地抿了一口酒,突然说道:“魏枝,你体内怎么回事?”

他看向我,说道:“你怀孕了?”

我脸色刷地一白。

不过转眼,我反应了过来,便垂着眸静静地说道:“恩,是有孕了。”

对着我这个回答,炎越魔帝的表现很平常,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我忍不住抬起头,对上脸色如常的魔帝,我暗暗想道:原来我在他心中,真的什么也不是了。

这个事实,让我再一次心如刀割,我忍不住拿起酒盅,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炎越魔帝再次开口道:“孩子是谁的?”

他依然是神色如常,说这句话的语气,也随和得像是在说家常。

我垂着眸,慢慢把酒盅按在几上,过了一会。我轻声说道:“这个陛下不必知道。”

也许是我难受了太久,也许是我忍耐了太长时间,我说出这句毫不客气的话后,唇一抿,忍不住又开口说道:“陛下事务繁忙,实不必亲自带着魏枝前往沃灵洲。”

我这是在赶他了。

这般与他走在一起,太痛苦太难熬了。我终是一个任性的人。我害怕下一刻自己忍到了极限,会受不住向他责问,向他哭诉。

我本是连尊严都没有。仅剩的,也只有骨子里的那点傲气,要是连那点傲气都被剥夺,以后的漫漫长日。我怎么来度过?

几乎是我那话一出,炎越魔帝便冷了起来。

过了一会。他突然打开一个符信,说道:“过来一人。”

一个时辰后,青涣带着几个魔卫瞬移过来,炎越魔帝走到他们面前。低声交待了几句后,转身大步离去。

炎越魔帝一走,我整个人像是失去了支撑一样。软软地坐在榻上。

我目送着那个走在人群中的高大身影离去,青涣则是一屁股坐在了炎越魔帝的位置上。

朝着我看了一会后。青涣哧地讥笑一声,却没有说话。

接下来,我们在皇天城里停留了足足五天。

这五天里,每到晚上,青涣便从酒楼端来一碟珑果给我,我连吃五天体内的灵力恢复二成后,珑果对我便再无效果。

也因为珑果对我不起作用了,我也懒得去问过小二这种果子的事。

第六天,我们还是宿在皇天城。

可能是现在的我不足为惧,也可能是我了无生趣的态度让青涣等人放松了警惕,这一个晚上,青涣得了一个符信后,把我交给几个魔卫便匆匆离去。

而我睡到半晚时,听到了一个轻微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来得很快,转眼间,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便从外面传来,“阁下?阁下?”

我惊了下,翻身坐起,低声问道:“谁?”

我的声音堪堪落下,一个人影便从窗口跳了进来,来到我榻前,那人向我单膝跪下,说道:“鲸修午元见过凤凰阁下。”

午元?他不是在凤凰城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连忙下榻,低声问道:你怎么来的?”转眼我又说道:“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午元迅速答道:“自从阁下来到魔界为质后,天界的众人就在寻思着怎么与阁下联系。皇天城对修士身体的影响最小,早有三个月前,便有十个修士到了这里,我们原本想着找到机会就前往魔帝城,却没有想到天运昭昭,阁下竟与魔帝出现在这附近。我们侯了几日,总算侯到阁下身边防卫松散。”

跪在地上的午元,仰头看我的目光,虔诚而专注,并且欢喜无限。

我低头盯视他片刻后,突然伸手扣住了他的腕脉。

腕脉是一个人的要害,午元一动不动地仰望着我,任由我扣住他的要害。

我又盯了他一眼,低下头,展开凤凰灵目,朝着午元体内望去。

不一会功夫,我放开他,说道:“你不错。”说罢,我拿出一个储物袋,这里面有一百个周天防魔大阵符,我在午元的体内打了一个禁制后,把储物袋交给他,命令道:“这里面有一些对天界至关重要的东西,你把它交给诸位长老。”

午元收起储物袋,应道:“是。”

我说道:“我在你体内种下了禁制,如有违背,你会神魂俱灭!”

午元说道:“阁下尽管放心。”说罢,他转身从窗口跳了出去。

快到凌晨时,午元再次前来,他告诉我,已把周天防魔大阵符交给了可靠的人,同时午元交给我一个十分珍异,甚至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仙符,叫做破界符,这种破界会一旦撕开,会在方圆万里自行搜索前往异世界的通道。午元说,在传说中,沃灵洲连接着三个小世界,他还说,我去了小世界后,他们能通过另一个与破界符相应的定位符找到我,并把我接回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