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65章 离开

第一百六十五章 离开

午元离去后,我一直站在窗前,动也没动一下。

没有人知道,自从那日自魔宫出来后,我再也无法入睡。

因为,每次一合眼,我便听到一个魔卫的声音,“陛下,魔后闹着要去厌魂洲看花,说是现在正是花开得正艳的时候……”

我的睡梦中,炎越魔帝那温柔得让我心脏紧缩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响起,“让她等等,朕忙完后陪她前去。”

……

我早就知道他们夫妇恩爱,早就明白炎越喜欢的原来是这样的女子,可说一千道一万,真正让我明明白白地看到他们的恩爱,还是那一天,那一句对话……

你看,这世间的事多么可笑,曾经对我温柔过的男人,把他全部的温柔给了他的妻,而我这个旧人,却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的活在回忆里。

我想,我不能再念着他了,因为,我不能让自己变得那么可笑,不能让自己变得可悲。

中午时,青涣回来了,他直接用了传送阵,一道白光闪过后,我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沃灵洲。

指着沃灵洲里,那位于大海中的岛屿,青涣说道:“那个岛屿,便是魔界唯一一处充斥着天界灵力的地方,也不知是哪位大能在上面设了一个时间法阵,陛下说,阁下可以在里面修练一年。”

我低头行礼,“多谢陛下。”

青涣冷笑一声,说道:“凤凰阁下如果真的感谢,还是下次见到陛下后,亲自跟他说去吧。”

岛屿并不远,半天后。我们便赶到了。

岛屿中设了一个杀阵,青涣领着我走过杀阵便停了步,他看着我一步一步朝岛屿中走去,一直脸带冷笑。

我走出十几步后,脚步一停,转过头来。

隔着一层浓雾,我看着青涣。望着他的眼。我低声说道:“青涣,你们陛下,是不是很爱魔后?”

在这种时候。我居然问出这样的话,实在有点可笑。

于是,青涣笑了,他露出一口白晃晃的牙齿。朝着我哧声笑道:“魏枝,这种事你还需要问我吗?”

我脸色一白。

抿着唇。我倔强地看着青涣一会,坚持说道:“你只需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青涣冷笑出声,回我道:“皇帝陛下当然喜欢他的皇后了,那可是他千挑万选出来的女人。是最合他心意的。”

青涣还待再说什么,见我脸白如纸,便冷笑两声住了嘴。

我转过了头。看着前方,我声音轻细地说道:“这样啊?这样我就明白了。”说到这里。我再不迟疑,转过身大步朝着岛屿的中央走去。

目送着我的背影,青涣皱起了眉头。

一直到出了岛屿,青涣还皱着眉,过了一会,青涣向着左右魔卫说道:“也不知怎么的,我这心里有点不踏实。”

一个魔卫笑了起来,说道:“阁下不必过虑,女人都是这样的。”

青涣却依旧皱着眉。

过了一会,青涣似是想明白了,他自失的一笑,不再纠结此事,向两人问道:“陛下呢?”

“陛下说不必管他,他还说行宫就按魔宫的规格做。”说到这里,一魔卫笑道:“想不到沃灵洲这等不毛之地,居然也能有这样的机会。等陛下的行宫一建成,这里一定会迅速繁荣起来。”

岛屿中央的时间法阵,位于一个楼阁中。

这里毕竟属于魔界,灵气放在天界诸洲而言,只能算是下等。不过我看了一下,在发现外面一年,这里是五十年后,一颗心便放松下来。

我没有忙着修练。

也不知是不是失眠的缘故,这几个月里,我的脑海中频频出现一些幻像。

幻像中,我看到另一个长相平凡,性格冷情的自己,一日一日地站在一个山头,等着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出现的身影。

这幻像像是画卷,一副又一副,有的能连在一起,有的却莫名其妙。

不知怎么的,它让我想到在三生石上看到的,我想,这幻像只怕不是幻像,而是我前世的记忆在苏醒。

只是不知道它的触发条件是什么?难道是两世的求而不得?

想到这里,我苦笑起来。

我想道,我现在连幻像都出来了,这么心不静,冒然修练,很可能走火入魔,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让自己平静下来,如果能踏踏实实地睡上几天再修练,就会更安全。

我睡在楼阁的地板上,以手为枕,仰望着头顶努力地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我一连努力三天,却还是无法入睡。

而第四天,我刚有了一点睡意,才迷迷糊糊的合上眼时,突然发现四周的景色变了。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大片大片的黑崖花,黑崖花的中间,站着一对神仙眷属,我抬头时,一眼便看到那个男的,正温柔深情地低下头,吻上了那个女子。

这两人,却是炎越魔帝和魔后!

陡然见到这两人,我先是心脏一阵紧缩,转眼间,我暗中叫道:不好!

出现幻觉了!我只怕要走火入魔了!

就在我艰难地转过身,急急地摸向自己的储物袋时,我的身后,传来魔后甜美的说话声,“凤凰阁下,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幻像可真真实!

我苦笑了一下,用力地咬了一下舌尖,越发着急地摸向储物袋。

这时,炎越魔帝的声音传了来,“魏枝,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本来很镇定的!

我也习惯了忍耐!

可这一刻,也许是多日的煎熬,也许是知道身处幻像,我再也无法忍耐,再也无法克制。腾地一声转过头去后,我朝着那个朝我冷冷望来的男人,哑着声音愤怒地说道:“你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林炎越,我倒要问问你,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嗖的伸手指向魔后,嘶声叫道:“这个女人没胸没屁股的又长得丑,她有什么好?啊。她有什么好的?”我叫到这里。再也无法自抑的哭了出来,一边哭,我一边跪在地上。双手抱着头,我哽咽道:“我哪一样比不上她了,为什么你要她却不要我?”

我这一嘶叫,像是破开了一个闸门。一时之间,无法的痛苦和委屈。无法形容的绝望和悲伤,一股脑儿地涌了上来,我双手紧紧地抱着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整个人都呼吸不过来了。

就在我绝望的缩成一团,哭得像个孩子时,炎越魔帝蹲了下来。

他静静地看着我。看了好一会,他低声问我。“魏枝,你后悔过吗?”

我泣不成声的点头,我哑着声音回道:“是,我后悔了,我后悔了。”

幻像中,这个男人平静得不可思议,也是,他都是幻像了,当然平静了。

炎越魔帝一声不吭地看着我啕啕大哭,直过了一会,他才继续问道:“你后悔什么?”

我双手捂着脸,泣不成声,“我好后悔,当初就不应该寻回记忆。”

炎越魔帝一下子沉默起来。

这时,我抬起了头。

我红着一双眼,恶狠狠地瞪向魔后。

那个甜美可爱,眼神犹带天真的女子,可能没有见过,这世上,还会有一个人那么恨她,会有一双眼睛,装载了那么可怕的怨毒,一时之间,竟骇得迅速地向后退了好几步。

我的目光,从那个苍白着脸,被我吓得瑟瑟发抖的女子身上收回。

我继续垂着头,木呆呆地看着炎越魔帝一会,我低声说道:“林炎越。”

炎越魔帝看着我,自是没有吭声。

我垂着眸,低声说道:“林炎越,我爱了你两辈子,追逐了你上万年,可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喜欢的原来是这样的女子。如果早知道你永远也不会爱上我,我又何必变成现在这样?”

我一脸疲惫地说道:“上一世,我以为是自己长得不好,性格也不好,所以你不要我了,我费尽心思,终于让自己重新来过,这一世,我终于变美了,一开始爱上你时,我性格也是很好的,可是为什么你还是不爱我?”

我绝望地看着他,喃喃说道:“你看,我爱着你,便是当初涅槃后一时忘记过,可那百余年里,无论我走到哪里,所有见过人的都说,我的心空了,你看,这就是爱了。而你呢?便是我当初伤害过你,对不起你,可你也不应该一落入魔界,便忙着成亲生子。林炎越,这就是不爱吧?所以,你总能轻易地忘记我,总能迅速地开始新的生活。”

我转头看向魔后,瞬也不瞬的,呆呆怔怔地朝着魔后看了一会,我轻声说道:“为什么你从来不告诉我,你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子呢?如果早知道,我就不会那么愚蠢固执了。”

我终于掏出了储物袋。

把那破界符握在手中后,我抬起头来,朝着幻像中的这一对伉俪深深地望了一眼,我含着泪低声说道:“林炎越,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遇到你!”声音一落,我捏破了破界符!

青涣带着几个魔卫刚刚准备离开,这时刻,青涣迅速地转过头来。

看着岛屿中心升起的那道白光,青涣脸色一白,他急急说道:“不好!”声音一落,他朝着岛屿急冲而来。

不一会功夫,青涣便来到了时间法阵里,看着那一片空空如也的地方,青涣连打了几个法诀后,脸色彻底难看起来。

他打出一个符信,朝着里面声音艰涩地说道:“陛下,大事不好了。”

符信中,隐隐传来魔后的笑声,过了一会,炎越魔帝的声音才传了来,“发生什么事了?”

青涣沉声说道:“魏枝不见了。”

符信中安静了好一会,炎越魔帝冰冷的声音才传来,“不见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昨天又没有更新,不得不向大伙道歉,主要是临近过年。接下来的更新,我一定保持稳定,过完年,我会加上几更补偿大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