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76章 相处

第一百七十六章 相处

此时此刻的我,不可谓不威严。

凤威天生便有慑人之力,太子高高在上惯了,猛然对上,一时给僵了。

他青着脸僵在那里,一副不下了台的模样。而我也自知不能惯着他,便抿着唇挺直腰背的坐在鸾车中,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太子苦涩地说道:“是我不对。”说到这里,他轻声又道:“孤送你回紫华宫吧。”

把我送回后,太子的鸾车便冲天而去。

转眼又是一天过去了。

第三天,我心思沉沉,便来到了朝阳城。

彼时正是凌晨,一大两小三个太阳正同时升起,我站在一株巨大的梧桐树上,眯着眼睛望着那太阳出神。

就在这时,一阵轻碎的脚步声传来。

我低头望去。

这一望,只见那太阳出来的山峰上,一个白衣俊美的青年,正负着手缓步而来,他步如流云,风姿清奇,让人一望,便有种冰雪般的皎澈。

那是林炎越!

我的心突突的一跳,不由自主地跳下梧桐树,不由自主的朝着那人一步步走去。

不一会功夫,我们在一大片的桃花丛里相遇,越是靠近,这人越显得俊美冰冷,神秘皎澈。

就在我张了张嘴,正准备唤出炎越这两个字时,那白衣俊美的青年转过头来了。

看到我,白衣青年扬唇一笑。

他不是林炎越,他是太子!

看着太子那身我熟悉的装扮,看着那原本与炎越只有五分相似,却因为他刻意的装扮变成了七分的俊美面孔,我嘴张了张。低声唤道:“殿下……”

太子脚步加快。

他来到我面前,低头朝我看了一会,他轻轻地说道:“阿枝,孤在你的眼中看到了喜悦。你喜欢孤这样打扮吗?”

我的话哽在咽中,一时之间,都不知如何回答了。

太子也不需要我回答,他苦笑了一下。转头摘下一根桃树枝。低声说道:“前两天孤得罪了阿枝,心下总是惶惶。孤想着,得跟阿枝说一声抱歉。可是孤要怎么去道歉。阿枝才会高兴呢?于是孤想了想,在知道阿枝会来朝阳城后,便赶来了。”

他转过头,眼眶微红地看着我。“孤与炎越也是兄弟。阿枝,你且把孤当成他的替身。只要你陪在孤的身侧,孤什么也不会计较,也永远不会生你的气,你说好不好?”

我猛然抬起头来。

看到太子那泛红的眼眶。看到他眼中的泪意,我抿了抿唇,最后还是颤声唤道:“殿下……”

太子笑了笑。他打断我的话,低声又道:“阿枝。你不用说抱歉。谁让孤晚来了一步,等到这么晚之后,才知道自己早就喜欢着你?”他又说道:“阿枝,对孤来说,你能嫁给孤,能让孤光明正大的站在你的身侧,便已宿愿得偿,再无怨悔了。”过了一会,他又说道:“孤这一生,阿枝这一生,还有很长很长。所以孤不想争这一时半刻。孤等上十年,百年,千年,总能等到阿枝的一心一意!”

我再也忍不住的红了眼。

慢慢伸出手,我朝着太子放在腿侧的手握去。就在我的手与他的手相握时,太子猛然用力,紧紧把我的手包在其中。

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我走上一步,轻轻偎在了他的怀中。

太子的手一直在颤,一直在颤,过了一会,他双臂抬起,慢慢搂上我的腰,然后双臂渐紧,越来越紧。

感觉到他的激动,我流泪了。我低着头,低声说道:“我会忘记他的。”

太子轻声回道:“好,孤等着那一天。”

我抽噎了一下,又说道:“你要是想要孩子,可以纳一个侧妃。”

不等我说完,太子马上打断道:“不,孤只要你!”他的声音有点高,也有点愤怒,他强调道:“阿枝,以后这样的话就不必再说了。”

我连忙点了点头。想了想,我再次说道:“那,我们收养一个你兄弟的孩子,这样好不好?”

太子挺高兴了,他连忙说道:“孤也是这样想的。”

我与太子在朝阳城玩了几天后,便回到了天帝宫。

因感到我的抗拒,太子承诺暂时不会碰我。而因为他的这个承诺,我与他相处时,也自在多了。

可惜,现在天界并不安稳,我们也没有太多时间用来玩乐。当天回到天帝宫,我便忙着继续琢磨周天防魔大阵的改进一事,而太子,则不停的召见群臣和大能们,不停的与他们一起商议防范魔界攻击之策。

商议来商议去,众人都觉得,当务之急还是加固所有薄弱的结界。于是三天之后,太子宣布,鼓励当地修士联合起来加固结界,并承诺凡是对加固结界上面做出成绩的个人和集体,都可以得到来自天帝秘宝的奖励。

太子这个命令一出,整个天界都热闹了,伴随着这热闹的,是历界天帝收藏了数万年的宝库打开,一样样宝物被清空。

不得不说,太子的这个举措十分的有效,无数隐藏在民间的奇才大能,因宝物而心动,一个个结界薄弱处,被加固了又加固。

魔界。

几十个高阶魔族齐刷刷向魔帝跪下,一个魔将一脸羞愧地说道:“陛下,臣很惭愧。没有想到那些天界修士反应这么快,那些结界,臣实在无法打破。”

主座上。

炎越魔帝木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听着众臣的汇报。

这时,站在后列的良少走上前来,他低头禀道:“据我等安插在天界的耳目报知,天界太子因巩固结界有功,如今在修士中名声大振。”顿了顿,良少说道:“经过鉴天门鉴定,天界太子将于下月十八正式就天帝位。凤凰魏枝为天后。”

几乎是良少最后一句话一出,大殿中便再无声息传来。众魔族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喘一声,他们看着地板,看着那黑色的冰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他们逼近。魔族们冻得直打哆嗦:陛下的功力,真是深不可测。

就在魔族们忍受不了这种直逼灵魂的寒威时,那已经延伸到众人小腿的冰霜同时消失。

众魔族松了一口气。

这时,炎越魔帝的声音淡淡地传来。“如此说来。新的天帝地位已固?”

良少抬起头来,恰好这时,他的眼角瞟到了已跑到殿门处的魔后。迅速地收回目光。良少大声回道:“是!天界太子行事果敢,又有凤凰相助,修士们已然归心。据臣所知,天界的匠师。纷纷在凤凰雕塑之侧为天界太子树像,他们都说。新的天帝天后,不但伉俪情深,也会为天界天创前所未有的盛世!”

良少的话音一落,大殿中再次鸦雀无声。

这一次。明明没有冰霜袭来,可每一个魔族都感觉到了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也不知沉寂了多久,炎越魔帝终于开口了。他微笑道:“哦?”

炎越魔帝慢慢站起,他站在高高的皇位上。俯视着这些因他不悦而哆嗦不已的将领们,过了一会,炎越魔帝徐徐说道:“朕都知道了,退下吧。”

“是。”

魔帝一声令下,众臣依次退出,良少退在最后,在他走出大殿时,一抬眼,便看到那个孤零零坐在皇位上,整张面孔都掩映在阴影里的帝王。

然后,他一眼瞟到小心翼翼地朝着帝王走去的魔后,迅速的,良少垂下眸,转身大步离去。

魔后小心翼翼地来到炎越魔帝的身前。

她仰望着正在抬头看着殿顶,孤寂无比的帝王,唇抿了抿后,小心唤道:“陛下?”

魔帝慢慢转过头来。他朝着魔后看了一眼,伸手揉了揉眉心,淡淡问道:“有事?”

“没,没事。”魔后先是陪着笑,转眼她绽开一朵笑容,双眼亮晶晶地说道:“陛下,再过几天是我的生辰了,你说过要带我去玩儿的,你的话现在还算不算数?”

魔帝看向她。

他静静地看了魔后一会,轻叹一声,说道:“是朕不是,这么大的事,朕差点忘记了。”

他站了起来,微笑道:“趁好朕今日有空,现在就兑现那个承诺吧。”

魔后喜笑颜开。

她跑到炎越魔帝面前,伸手牵着他的手,笑眯眯地说道:“那陛下准备带我去哪里玩?”

炎越魔帝温柔地看着她,轻声说道:“去你最喜欢的地方。”

魔后的双眼,瞬时亮到了极点。

对着这样的魔后,炎越魔帝一脸宠溺,他含笑着撕开一张传送符,一道白色光圈闪过后,再过转眼,两人已出现在一片山青水秀的地方。

站在官道上,魔后奇道:“这是哪里?”

炎越魔帝笑道:“这是我们定情的地方,你忘了?”声音一落,他已带着魔后挪移到了一个城堡里。

这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城堡。不过,因为一直有人维护,里面的一切都如旧时一样。

炎越魔帝牵着魔后的手,一步一步顺着那黄金楼梯向上走去,他含着笑,温柔地说道:“没有想到百年过去了,这妖境这林家城堡,还与咱们以前在的时候一样。”

他走到二楼停了下来,站在阳台上,看着下面的树木葱郁,炎越魔帝含笑问道:“你以前最喜欢站在这里,现在过来看看景色依旧否?”

昨天又失信了。哎,我总是无法保持更新时就后悔,应该在上午精神好时养成码字的习惯,免得到了下午或晚上出了情况时,又得爽约。

算了,废话就不多说了,还是直接补偿。这样吧,从今天开始,连续七天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