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77章 妖境相见

第一百七十七章 妖境相见

炎越魔帝回头含笑看来时,魔后先是呆了一呆,转眼她眉开眼笑,扑了过去抱着魔帝的手臂一边摇晃一边高兴地说道:“陛下没变,我也没变,这景色当然也是老样子了。”

炎越魔帝显然很喜欢她这句话,当下薄唇略弯,一张苍白的脸明亮起来。

……

随着太子登基的日期日渐临近,我也忙碌起来,太子忙着登基的各项事宜,我则要代替他接见各地大能。

不过,太子知道我身怀有孕,不能过度操劳,总是一到时辰便派人提醒我去休息。

在忙了五天后,我也想喘口气了,便在傍晚时分,一个人踩着云出了天帝城。

百无聊赖的在天帝城上空转了一会后,我想了想,撕开一张传送符,出现在了妖境。

我再次出现在欧亚的坟墓前。

这时正是凡间的五六月份,处处树木青翠,欧亚的坟墓,显然长期有人打量,远不像别的坟墓那样草木丛生。

我在墓碑前坐下,一边拿出一爵酒,慢慢地倒在坟前,一边说道:“欧亚,我要当天后了。”

我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那声音便淡了下去。我摆出三碟果子,轻声说道:“不管是你还是我,怕是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我也会有今天。”

说到这里,我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我沉默得太久,眼看太阳渐渐西沉,才清醒过来,转头看着眼前修葺一新,并因沾了我的仙气,而有着凡人无法看到的凛然神光的坟墓。我又说道:“欧亚,太子对我很好,他说,我们还有千年万年,可以慢慢相处,慢慢相爱……”

说到这里,我轻笑起来。“千年万年啊……真是太长太长了。我真没有那个信心活那么的久……”

在残阳盛开于天际时,我慢慢站起,随手挥了挥。我把那三碟仙果收入储物袋。这东西毕竟不是凡间之物,一个不慎,便会添了杀孽因果。

我转身离去。

刚刚走出几步,我习惯性的朝林家堡看去。这一回头,我却看到了林家堡上空那冲天的血气!

有魔族妖物出现在林家堡!

我脸一沉。那个地方,对于我来说,是有特别含义的,也因为我对它的重视。这些年来,林家堡成了无人敢居住的凤凰旧宅,妖境的每一任皇帝。都会派专人来打扫它,照顾它。

而且。对我来说,妖境是我的第二个故乡,它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魏国更让我看重。

我脚步一跨,转眼便出现在林家堡的前方。

我抬起头,朝着城堡中看去。

我看到了站在城堡二楼,正朝着远处指指点点的炎越魔帝和他的魔后!

就在我发现他们的那一刻,两人也转头朝我看来。

这一对上,三人都给怔住了。

我万万没有想到,炎越魔帝会出现在林家堡,一时之间脸色大变。

不过转眼,思潮翻涌的我对上了他身侧的魔后,对着那个笑得一脸甜蜜欢乐的小女人,我慢慢垂下眸,收起了所有不该有的情绪。

炎越魔帝还在看着我。

我把目光从魔后身上移开的那一瞬,衣袖一振,整个人便换了一袭红色的霓裳,墨发更是高高挽起,属于天后的威仪于瞬息之间,便在我的身上清楚呈现。

我唇角浮起一个完美的笑容后,脚步一跃,轻飘飘地出现在两人面前。

看到我出现,魔后眉眼弯弯地笑道:“魏枝,没有想到在这里也遇上了你,真好。”

这个女人,永远笑得那么纯净快乐,我看着她,心里想道,难怪炎越说不喜欢后来的我,说我自第二次血脉激化后便面目全非。也是,这样纯粹的快乐和天真,我哪里还能拥有?

我想,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爱着魔后了。

我冲着一脸喜悦的魔后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去,对上了魔帝的目光。

魔帝的目光暗涩不明,我永远都看不明白。于是相视一眼后,我微微一笑,说道:“没有想到陛下大驾光临妖境,魏枝不胜荣幸……”凡人界属于天界辖下,我是天界副主,也算是主人。

不等我把话说完,魔帝便开口了,他说道:“魏枝,你跟我来一下。”声音一落,他已出现在林家堡的树林里。

我先是一怔,转眼见到魔后也给怔住,便冲她点了点头,再脚步一提,出现在魔帝身后。

炎越魔帝并没有停下的意思,看到我过来,他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我跟在他身后,和他一道走过树林,走上了不远处的官道。

自百年前我涅槃时,那场灵雨重点照顾了妖境,这时的妖境,早就男女均等,灵气充足,血脉净化,可谓是处处生机勃勃。反映在官道上,便是来往车流不断,人群如织。

不过,我也罢,魔帝也罢,自人群中穿过,当然是无一人可以看到。

魔帝负着手,这般静静地走在官道上,我看着他的背影,几次准备张嘴询问,可每次嘴一张,却不免想道:以往,我做梦都想着能回到当初,回到他还是林炎越时,我总是想着,要是早知道后来会那么艰难,在妖境的那些日子,我一定会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我一定要没日没夜地笑着,乐着,一定要把一天的时间当成一年来珍惜。

我想着我们这一世,注定了形同陌路,现在好不容易有同走一段路的机会,又何必早早就把话说完了,然后挥手告别?

就这样,他在前面走着,我半垂着眸,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也罢,我也罢,都如以前出行那样。

我们这一走,也不知走了多久,当我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和他,已经出现在魏国的青碧山上。

这时,炎越魔帝止步了。

他回过头来看着我。

他从怀中掏出一物,把那物递了过来,炎越魔帝的声音非常轻,“给你的。”

我怔怔地接过。

这东西却是一个手镯。我低头看着这手镯,它的材料非金非玉,也不是我所识得的任何材料,明明黑漆漆的东西,看久了却仿佛能看到星辰运转,万物轮回,充满着一种无法言喻的玄奥。

我马上明白过来,这东西非常珍贵,于是我连忙说道:“这东西太过贵重,我不能收。”

炎越魔帝一直在看着我,闻言,他唇勾了勾,微笑道:“你能收。”他道:“那一年,朕中了牵机盅,要不是你把那盅吸入自己体内,朕早就化成飞灰了。魏枝,朕欠了你一个人情,这东西你可以收下。”

我怔怔地看着他。

对上他泛着血色的深不可测的眼,我怔怔地想道:是了,是了,他是在与我清算,是想与我再无牵扯。

我垂了垂眸,慢慢的低头,紧紧把手镯握在掌心,我哑声说道:“好,我收下。多谢陛下。”

炎越魔帝的唇角微勾,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我在他的目光下,低头把那手镯戴在了手上。

就在手镯戴上的那一瞬,一股无法形容的温热渗向我的四肢百骸,只是一个转眼,我便全身暖洋洋的,原本因为怀孕导致的虚弱,竟是一下子去了个七七八八!

我惊骇莫名。

这是什么东西?想我孕后虚弱,那是因为体内的蛋在吸收营养,凤凰何等神物,它所需要的灵气是何等之多?我八万余年的灵力,也被它吸去十之八九,可这小小一个手镯,竟能把我被吸去的灵力精元补回大半!

这简直是神器一般的珍贵至极!

感觉着手镯中源源不断的灵元,我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怎么如此神奇?”

炎越魔帝没有回答我。

我看了他一眼,见这个男人背对着我,唇抿了抿,小声说道:“它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我堪堪说到这里,炎越魔帝那冰冷的声音便传了来,“你的意思,是朕这个堂堂魔帝的性命,还比不上一个死物?”

我止了声。

我低着头,想道:我现在与他是敌人了,我的强大,对整个魔界都是噩梦。他身为魔帝,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送我这么一样宝物?

就在我几次欲言又止中,炎越魔帝淡淡的声音传了来,“陪朕走走。”说罢,他提步朝魏都走去。

我跟在了他身后。

和刚才一样,他走得缓步,我亦步亦趋。

而炎越魔帝,似乎并不是想在哪里停留,他围着魏都转了一圈后,又顺着官道朝着领近的城池走去。

他负着手走在前面,我也安安静静地跟在后面,这一路上,他没有开口,我也一直没有说话。

日起日落,月转星移,转眼间,我们已这般走了三天了。

三天了!

马上就是太子的登基大典,我不能再在外面停留了。

在第十八次犹豫后,我终是低声开了口,“陛下,你把魔后丢在妖境,要不要紧?”

我这话一出,炎越魔帝停下了脚步。

他回过头来。

他的眼,有点红。

我抬头对上,不过转眼,那双眼便变成了琉璃般的血红色,美得让人心惊,诡异得让人心惊。

对上我躲闪的目光,魔帝唇角勾了勾,他负着手,微笑着回道:“她是朕的女人,不需要凤凰阁下操心!”

在我唇一抿,腾地转身准备离开时,炎越魔帝说道:“魏枝,你想知道让你怀孕的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