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80章 魔后的家乡

第一百八十章 魔后的家乡

属于神的记忆太过震荡神魂,我闭关一年,头痛得欲生欲死,恢复的记忆,都是成神以前的。

我记起来了,我前一世痴恋的师尊,便是林炎越的前世。

几乎是这个认知一浮出脑海,我便狂笑起来。

我笑得前仰后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真是痴傻啊,怪不得前世的我也说我是“痴子”了。两世痴恋,万年追逐,到头来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

我不停的大笑,不停的流泪,恍惚中,前生今世的对同一个人的痴愚,一起浮出心头,恍惚中,那纵是轮回转世,纵是沧海桑田也无法变化的,对一个人反复生出的心动,也浮出心头。

恍惚中,我竟有了一些喜悦,不,喜悦的不是现在的我,是前世我留下的那丝残念,前一世,我寻了他数万年,走遍了亿万星辰,可直到身殒转世,都不曾再见他一面,所以,知道这一世竟然还能见到他,我的神魂深处,是喜悦和欢乐无边的。

他与我已然成敌那又怎样?他娶了妻从来最爱的不是我那又怎样?至少他还是活生生的,至少我想见他时,不需要跨越亿万光年,不需要走遍无尽星空,不需要永生永世的遥望。

他还活着,还能让我偶尔看到,便是一百年看一眼,一千年看一眼,也是值得的。

我那神魂深处,此时欢喜无限,她是那么庆幸,要不是当时果断的选择死亡,重新转世,又怎么会与他再次相遇?

无穷无尽的喜悦和满足,从灵魂深处炸了出来。像是那烟花,在那一瞬间,极尽生命的妍丽。

欢喜过后,我从地上坐起,从储物袋里拿出凤凰木和我血脉激化时焚化而出的木晶,开始雕刻起来。

我雕刻的是,是一个白发红袍。俊美夺目的青年。他虽只有人小腿高,却宛如有着生命一样的眉目灵动,生机无限。

这已不是雕像。而是傀儡术了,遗自前世的傀儡术,寥寥几刀,便道尽生命奥妙。这个小人要不是双足都固定在一块树根上,只怕已如正常生灵一样能走能笑了。

而它。正是炎越魔帝。

我唇角含笑,暗暗想道:等找到炎越魔帝,就向他讨一滴血滴上,以后。我便是与他再无相见之日,也不会有遗撼了。

我微笑着,双手打出一个又一个玄奥的符诀。随着那符诀流入小人的体内,小人的眉目越来越生动。

当第九个符诀投入它体内不久。小人开口了,他温柔地朝我而笑,温柔地向我唤道:“魏枝。”

小小的林炎越抬头看着我,眉目温柔地说道:“魏枝,我好想你。”

我微笑着,快乐的,满足地应道:“我也想你。”略顿了顿,我声音一变,说道:“师尊,我是枝女,我好想你。”

我说这话时,笑得灿烂无比,整个人因为满足而晕生双颊,那因寂寞惯了,已清冷无比的声音也带上了几分小女孩般的痴缠。

小人转头打量着我,过了一会,他绽开一朵笑颜,低沉地说道:“是枝女啊?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留在这里?为师离开的时候不是说过吗?你天才超绝,为师已没有什么好教的,你可以出师了。”

听到小人的话,我又欢乐起来,我流着泪一遍又一遍地叫道:“师尊,师尊,枝女不要出师,枝女只想留在你身边……”

我闭关一年后,终于出了关。

把结界打开时,我一眼便看到神清气爽的孔秀朋争等人。

对上我,他们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直过了一会,孔秀才开口说道:“阁下?”

我说道:“怎么了?”

孔秀连忙说道:“没事,只是阁下好似比一年前飘渺威严甚多,我们有点不敢认了。”朋争在后面笑道:“阁下这一年定然有大收获,不然的话,不会威压如此可怕。”

听到他们的话,我明白过来,定然是我融合了前世的记忆后,整个人也有了前世一二分风采。

我连忙收起威压,朝着众妖修笑道:“行了,还是说说我闭关这一年发生的大小事吧。”

孔秀说道:“这一年里,天帝到朝阳城来了三次,他是为了寻找阁下而来,我们被阁下的结界庇护,并不曾被天帝发现。”

我点了点头,问道:“魔界呢?魔界这一年可有攻击?”

朋争回道:“不曾有此类消息。

这时,朋争又说道:“这一年来我们主要是在阁下设置的结界里修练,对外面的事关注并不多。”

我点了点头,说道:“行了,出去吧。”

离开朝阳城后,我率着众人朝着古元洲的方向走去。

古元洲在天界诸洲中非常不起眼,甚至,因为这个洲的边际处,总会出现一些危险度极高的黑暗缝隙,而进了缝隙的修士再也不曾出现在天界过,以及可以令得高阶修士肉体尽消的九天罡风,这里甚至是荒凉的。

众妖修大为不解,孔秀第一个问道:“阁下,我们到这里干什么?”

我头也不回地说道:“古元洲直通一个小世界,那个小世界里,有一些东西对你们极有好处。”

众妖修奇了,他们相互看了一眼,一时心中尽是疑惑。说起来,我现在还是一个一百多岁的小年轻,在他们看来,我虽从来言不乱发,可毕竟年岁太小,我嘴里所说的极有好处,也不知是个什么玩意。

我熟门熟路,进入古元洲后,一连打出几个符诀,又搜寻了三天,便寻到了我要找的小世界。

这种小世界,不管是出现还是消失都是突然的,每年都有无数修士想找到它出行的规律,可真正能找到的那是绝无仅有。

所以,当我带着众妖修从结界缝隙处进入时,孔秀等人久久合不拢嘴。

我们站在高高的山峰上。

孔秀等人还是第一次进入这种小世界,他们四下张望着,过了一会,朋争指着一只飞行的恐龙,奇道:“这是凡人世界吧?怎么会有这么巨大的野兽?”

我没有回话,因这个小世界与别的小世界一样,不能动用灵力,便带着众人朝山下走去。

走了大半天,终于看到一些古老的寨子,朋争兴奋起来,他大叫道:“有人!阁下,那里有凡人!”

我恩了一声,说道:“这个小世界,我称它为无灵之地,这无灵之地生长着一种绝灵木。绝灵木是种十分奇特的植物,用特别的手法炼制,可以形成领域。”

“领域?”孔秀朋争等人狂喜地叫了起来,朋争更是哇哇乐道:“领域?就是那种对自己空间的绝对主宰的领域?哇哇哇,这可是了不得的东西,阁下阁下,那绝灵木长在哪里?你快指出来!“

众妖修这时兴奋不已,一个个欢呼个不停,我等他们稍为安静后,说道:“绝灵木具体长在哪里我也不知,我也是无意中知道,这个小世界生有那种奇木。”

孔秀连忙说道:“那我们去找,阁下,不如我们分开走,找到的人发符信通知对方。”

我点了点头,道:“也行。”

在亢奋的欢叫中,众妖修一哄而散。因为这个地方不能动用灵力,而论肉体,凤凰之躯无坚可摧,所以众人也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笑了笑后,提步朝前方的那个村寨走去。

我一走近村寨,便赫然发现,被村寨的堡垒遮挡住的西边山坡,竟是一满坡的黑崖花。此时正是无灵之地的春天,漫天遍野的黑崖花在春光中摇曳,风姿绰约,美不胜收!

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黑崖花,我吃了一惊。

就在我朝着那些黑崖花出神时,一个声音从我身后传来,“魏枝?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声音娇脆甘甜,可不正是魔后的声音?

我错愕地转过头去。

与我以往无数次与魔后见面不同,这一次见到魔后,她看我的眼神中隐隐带上了敌意。

抬着头双眼泛红地看着我,魔后质问道:“魏枝,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的声音一落,村寨的岗哨处传来一个少年的叫声,“木丫姐姐,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魔后抬头回了一句,“没事,你不用管。”她又转过头看向我,警惕地问道:“魏枝,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看着她,说道:“那你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魔后昂着头说道:“这是我的家乡。”

我瞪大了双眼。

呆呆地看了一眼魔后后,我苦笑着想道:没有想到,魔后竟然是小世界里出来的。转眼我又想道:这里既然是魔后的家乡,只怕那绝灵木也早被采收一空了。

就在我如此想来时,魔后有点尖亢的声音叫道:“魏枝,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回答道:“只是无意中进入。”过了一会,我又说道:“陛下,你似乎并不喜欢见到我?”

我这话其实有点无聊,我与她的丈夫以前有过牵扯,她不待见我实在正常。只是多次见面,这个姑娘总有点没心没肺,我还是第一次从她身上感到敌意。

听到我这么一说,魔后的眼眶立马一红,她忍着泪水说道:“我为什么要喜欢你?都是你,你害得陛下把我丢在那什么妖境,要不是我用了魔后一生只能使用三次的救命令牌让他们把我接了回去,我早就被那些修士捉住侮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