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81章 与魔后交谈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与魔后交谈

我呆呆地看着魔后,都不知道如何说话了。

过了一会,我低声说道:“所以,你与陛下生气,就回娘家住了?”

魔后睁大双眼,奇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垂下眸来。

朝着旁边的黑崖花山坡一指,我开口说道:“陛下,旁边说说话吧。”

我与魔后两人走得黑崖花丛,在一处草地上坐下后,我从储物袋里拿出十几样水果,以及一些魔族也能食用的凡间美食。

示意魔后坐下,我给自己斟了一盅酒,慢慢抿了起来。

是我跟她说,要与她说说话,可魔后坐下了,我却又是长久的沉默。

对于魔后与炎越魔帝的相处,我一直都很想很想知道,我也无数次想向魔后询问。

可每一次,话到了嘴边,我就咽下去了。

我问不出口。

这个女人,让我又恨又妒,让我无数次想要杀死,却又总在梦中羡慕。

对她,我无法低下颜面,像个乞求怜悯的女人一样乞求着她的同情。

我甚至无法说起有关炎越的事,我不想我一说话,便让人从声音中听出我对那人的在意,我也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哭出来,害怕她察觉到我的怨恨和悲苦。

我剩下的只有骄傲,我不能,也不想让一个我怨恨的人同情我可怜我,我堂堂凤凰,无法承受她出于怜悯和施恩,向我说出怜悯的话。

我始终记得我的骄傲,不管面对什么,我都会骄傲的昂首而过。

魔后见我低着头,她扁了扁嘴。声音中带着泪意地说道:“你不是要与我说话吗?”

我头一仰把盅中酒一饮而尽,却是不答。

魔后哼了一声,又道:“你可真是奇怪。”

她将下颌放在膝盖上,扁着嘴扯起一株黑崖花,胡乱扯下几个花瓣,魔后闷闷地说道:“我绝不原谅他!”她恨恨地又说道:“他敢这样对我,我这次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他!”

我垂眸听了一会。轻声问道:“太子殿下呢?他有没有来看你?”

魔后哼了一声。说道:“那个小子?他才不会过来呢。”见我诧异,魔后大赖赖地说道:“你不知道啊?魔族的子女向来亲情淡薄,我与太子平素见了面。也不会特别亲近。”

我蹙起了眉。

在我寻思着记忆中太子的言行时,魔后又道:“不过他对你倒是印象深刻,那会他见过你后,天天都挂在嘴里念。成天想着找什么借口来见你。那天要不是他闹着要到天界来找你,陛下也不会把他派出去。”

我低声问道:“那公主殿下呢?”我问起了那个只闻其名。却从来没有见过的公主。

“我女儿?”魔后漫不经心地说道:“她自小冷冰冰的,总把自己关起来谁也不理。”

说了几句话后,魔后又恢复了活泼,她转过头看向我。双眼亮晶晶地说道:“还是说说你吧,你的名声好大啊,我在魔界老是听到有人说你。上次在凡人界才呆那么一阵,就看到好些妖境的人把你名字刻在那里日日跪拜的。你这么厉害。一定有很多故事可以说。”

这个女子,刚才还对我气呼呼的,还有着恨恼,这说不了两句话,又大赖赖地浑似忘记了所有的不快。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我扬了扬唇,低声说道:“我嫁人了,嫁的天帝。”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句话是摆明我的已嫁身份,是向她显示我的骄傲?还是告诉自己要坚定立场?

在我迷惘时,魔后脆脆地说道:“我知道啊,我那会一回到魔界,便听到很多人都在说你嫁天帝的事。嘻嘻,说起来凤凰阁下挺受人喜欢的,那阵子魔族青年进论武池的特别多,他们都是喜欢你,哽着一口气不得出就打架了呢。”

我微微一笑,说道:“魔界可以容下天界任何人,却断断容不下一只凤凰。”凤凰是魔族的克星,随时随地一股凤炎吐出,便可以烈焰千里伏尸无数,正常的生灵,谁也不愿身边有这么一个可怕的存在。

魔后虽然单纯,也知道这个魔界人人知道的道理,她嘿嘿一笑不再说话。

我们在这里有一盅没一盅地喝着酒,不管是酒的清香,还是各类珍奇果实的奇香,飘溢而出间,已吸引了不少寨子里的人注意。

因此,不知不觉中,已有一帮子半大孩子出了寨,他们蹲在我们周围,一个个流着口水望来。

看到这情景,我向魔后说道:“有你的亲人吗?叫过来给他们一点。”我拿出的这些果子,放在凡人那里,就是可遇不可求的长寿果,洗髓汁。

魔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啦。我是孤儿,在这里没有亲人的。”魔后拿起一个红果,朝着嘴里一扔后,嚼巴嚼巴咽了下去,含含糊糊地说道:“要不是陛下说这个寨子就是我的家,我才不知道他们是谁呢。”

这话一出,我有点怔楞。堂堂魔后,连自己的家自己的亲人自己的身世,还要丈夫告知?

我蹙起了眉,直觉得这有违常理。

这时,魔后欢喜地叫道:“呀,这种最好吃了。魏枝你还有没有?有的话全部拿出来给我。”

我低头看了一眼那红色晶果,说道:“还有。”说罢,我把储物袋里的红果全部拿出来,堆在了魔后面前。

魔后果然欢喜得见眉不见眼,她吃完一粒红果,还把沾了果汁的手指一并放到嘴里舔了起来。

我只看一眼,便转过了头。

在凡人时,我受的是闺秀教育,讲究成了习惯,成了凤凰或者前世,我都是高高在上的人,自有一番礼仪要在意。所以,魔后这天真率直的动作,我看了却有点犯堵,干脆眼不见为净。

只是这个时候,我的心中不免在想道:炎越魔帝生下来就是帝子,一直高高在上,却没有想到,他真爱一个人的时候,连这些也可以包容。

这时刻的我,不免有些怅然,如果魔后是与我出身差不多的,我还没有这么怅惘。就是因为她在某些细节方面与我天差地远,才让我想道:一百年过去了,炎越已经完全变了,他爱的人,他爱人的习惯,他喜欢的东西,都不再是我熟悉的。

他与我,已经彼此陌生了。

……说起来,只要炎越魔帝不出现,占据我思维的,都是今生的我。所以我胡思乱想时,并没有前世记忆出来胡乱参与。

魔后把堆得小山一样的红果吃了个一干二净后,抚着肚皮晒起太阳来。

她的一举一动,有种率直的可爱,而且她忘性非常之大,眼神总是纯澈无暇,仿佛痛苦的事,烦恼的事,在她那里总是难以持久。

想到这里,我开口问道:“陛下,你现在还生你夫君的气吗?”

魔后正抚着肚皮一脸的心满意足,听到我的话后,她楞了楞,转眼,魔后哼了一声,说道:“反正啦,他如果不先找到我向我道歉,我是不会回魔界的。哼,为这事我都与良少打了赌,才不要输给他呢!”

原来如此!

我有点想笑。

魔后转过头来,她看着我,说道:“虽然你给了这么多好吃的给我,可我还是不喜欢你!”魔后扁着嘴,恨声说道:“就因为你,我上次受了那么大的罪,我会一直恼着你,你别指望我轻易原谅!”

这话说得很可爱,我忍不住笑了笑,说道:“这可真是遗撼。”一边说着遗撼,我一边从储物袋里拿东西。

玉果,蓝晶果,冰魂果,秀果,火云果,我每次衣袖一甩,便是一座小山样的珍果出现在魔后面前。这些珍果,都生长在凡人界极端险峻的环境,本身没有灵气,魔族人也可食用,却美味到了极致。

涅槃过后的一百余年,我不知自己需要什么,整日的游荡在天界和凡人界里,相比起天界,我在凡人界消磨的时间更多。以我的修为,凡人界何处不可去?所以不知不觉中,我已收藏了这么多珍果奇物。

魔后没有想到我会来这一手,她瞪大一双滚圆的眼,每看到一种珍果山出现,她就咽一下口水。

当一连十二种珍奇果实,在她面前一字排开成十二座小山时,魔后的眼睛已经看不过来了,她从左看到右,又从右看到左,频频的咽着口水。

就在魔后忍不住伸出手抓向蓝光莹莹,漂亮得不可思议的蓝晶果时,我衣袖一甩把它们遮住了。

含笑看着魔后,我挑起眉头,问道:“陛下现在,可还恼我了,再不原谅我了?”

魔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面前的十二座小山,最后她咽了咽口水,艰难地说道:“好吧,我原谅你了。”我一笑收手,魔后则是迫不及待地打开储物袋,把它们全部收了回去。

魔后一边喜滋滋地欣赏着这些瑰丽无比,香味扑鼻的水果,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其实我很久以前就恼过你,可有一件事挺奇怪的。我恼别人呢,好歹还能恼上一阵,会记得那人得罪过我。可你就不一样,我每次明明记住了要讨厌你,可要不了多久就会忘记,事后回忆,我就怎么想都想不起来,自己那时候到底是为什么在恼你。”魔后转过头来,双眼水灵灵地看着我,笑道:“魏枝,你说这事儿奇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