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82章 小炎越

第一百八十二章 小炎越

我微微一笑,回道:“确实有点奇怪。”

魔后啃着指甲,转过头恨恨地说道:“他不来找我,我就绝不回魔界,绝对不回!”

倒真像个小女孩一样。

我嘴角扯了扯,慢慢站起,低声说道:“陛下,魏枝想四处看看,就此告辞了。”

“你们这种人总是来去匆匆的。”魔后埋怨地看着我,说道:“陛下是这样,你也是这样,总是说不了两句便要离去。”

我笑了笑,低声道:“魏枝走了。”说罢,我转身离去。

就在走出一步时,我身了一僵。回过头看了魔后一眼,我无声无息地朝她打出一个法诀。

这个法诀,是镜像诀,平素里不会显现,一旦遇以触发条件,便会把魔后身上发生的事全部呈现在我面前。而那触发条件,我设定的便是“炎越魔帝。”

我想见炎越魔帝一面,不,不是我,是我的前世,我的前世想见他一面,哪怕隔得远远的也好,只要能见一面。

我转过身,朝着前方的山脉飞去。

这荒茫的大陆上,到处都是巨大的恐龙,以及一个个力大无穷的土著。

我有意避开,便无人能发现我的气息。漫无目的的在大陆上走了许久,众妖修还没有过来,我已等到了魔后的那一句“陛下”

是炎越魔帝,是他出现了!

我嗖地一声。脚底白光闪动,转眼已出现在寨子旁。

我刚刚落地,便听到那个冰冷熟悉的声音传来。“你被人种下了镜像术知不知道?”

魔后惊咦一声,她还没有叫出声来,炎越魔帝已然转过头,朝着我的方向叫道:“何方朋友?既然来了,那就出来见见吧。”

我脸有点红。

虽然羞愧,我还是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两人面前。

一看到是我,魔后先是疑惑地眨了眨眼。转眼她明白过来,不由指着我的鼻子怒道:“魏枝。原来是你在我身上做了手脚。果然我以前讨厌你是对的!”

我朝魔后低头行了一礼,也不回话,只是转头看向炎越魔帝。

我瞬也不瞬地看着他。

对上我的目光,一脸淡漠的炎越魔帝目光凝了凝。

在这种无声的凝视中。我唇动了动,生生把一句“师尊”咽下后,我苦苦压抑着想要落泪的冲动,低声说道:“抱歉。”

说罢,我身子一晃,就在炎越魔帝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了魔后,一只手还抵在她的丹田上。

我这个动作,完全出乎魔后和魔帝的意料之外。魔帝怔楞时,魔后已吓得像个凡人似的尖叫起来。

我扣着魔后,也不直视炎越魔帝。只是唇角浮起一个笑容,声音清冷地说道:“抱歉了陛下,魏枝想要你一滴鲜血!”

因修真之士,可以用鲜血弄出无数种对对方不利的法术,我又解释道:“陛下可以放心,魏枝绝对不会用这滴鲜血做出对陛下不利之事。”

炎越魔帝一直看着我。这时。他开口说道:“可以。”

声音一落,他便伸出修长白皙的右手。一股无形的刀风过后,他右手的中指弹出了一滴金色的血珠。

看到那血珠,我的眼中露出一抹欢喜之色,衣袖一甩,我把那滴鲜血收回后,把魔后朝着魔帝怀中一送,我远远飘开,头也不回地说道:“多谢了!”声音没落,我人已消失在他们面前。

直到我一个遁术出现在千里之外时,我才停下脚步。

我低下头,慢慢拿出那个木雕小人后,我把那滴鲜血融入了小人的胸口。

几乎是鲜血一入小人之胸,它便张嘴朝我温柔地唤道:“阿枝,你怎么了?眼睛这么红,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我还没有回答,我的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低沉的男子声音,“那是什么?”

是炎越,是炎越魔帝!他追上来了!

我手忙脚乱地把小人收了起来。

就在我做这些动作时,炎越魔帝的声音已从我的身侧传来,他说道:“魏枝?”

我缓缓回过头去。

我微笑的,雍容地看着这个男人,淡淡说道:“怎么?陛下不放心?魏枝虽然鲁莽了些,说过的话还是算数的。陛下如何果不放心,我可以立心魔誓!”

炎越魔帝却只是看着我。

他一言不发地看着我,半晌后,他开口道:“你的举止有异,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一怔,奇道:“我举止有异?”

“不错。”炎越魔后蹙着眉,认真说道:“你刚才看我的眼神,仿佛几千年没有见过一样,还有,你要那一滴血时,表情语气也甚是怪异,仿佛换了一个人。”

原来如此。

我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微笑道:“陛下多虑了。”

说到这里,我转身便走。

我跨出三步后,情不自禁地回过头,可后面哪里还有炎越魔帝的身影?也是,他也只是兴致来了随口一问,得不到答案自是回到魔后身边去了。

得了魔帝的鲜血后,我感到自己整个人都沉静了下来,仿佛,以往的张惶不安,空洞沧凉已然不见。

随意找了一个山洞停留下来后,我开始每日用一滴自己的心头血滋养木雕小人。

我一边养着小人,一边等着众妖修的消息,不时修练一下,倒也过得充实无比。

在我的心头血滋养了七天后,木雕小人已经会笑会生气了。这一日阳光甚好,我所坐的地方正是一大片黑崖花丛。小炎越听我用花瓣吹了一曲后。点评道:“思虑太多空灵不足。”

我笑了笑。

转过头,我看着坐在我脸侧的小人,不由一脸温柔。我眷恋地看着他,说道:“不要紧,有你相伴,一千年一万年后,我总会忧思尽去逍遥无比。”

我的话令得小人有点开心,他薄唇弯了弯,低声说道:“我自是会一直伴着你。”

也许是这句话我等了太久。等了前世今生,等了几万年。几乎是他这句话一出,我已泪流满面。

我转过头,低低地说道:“好。你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小炎越哼了一声,道:“我自己说过的话。自是不会忘记。”

我声音有点哑,“那你不许嫌我的长相……我以前长得不美,怕你不喜欢,这一世已经改了。”

他道:“好。”

我又说道:“你也不许嫌弃我性格不好……我以前性子清冷高傲,现在的性格也越来越像前世,你不许说我性格大变,说我面目全非。”

他低声又道:“好,我不嫌弃。”

我满足地闭上了双眼,一直到沉入睡梦之乡。唇角还是翘起的。

孔秀等人在小世界里耗了半年,居然还真找到了那绝林木。

宝物得手,我们也可以离开了。于是我侦测到缝隙存在后。便带着众人离开了小世界。

一回到古元洲,朋争便哇哇叫道:“也不知我们离开了多久。”

很快的,我们便知道自己离开天界多久了,却原来,这个小世界上的时间流速是天界的一半,所以。我们在小世界只呆了半年,于天界而言已是一年了。

我与天帝。已有两年多不曾见面了。

就在我犹豫着不敢着时,这一天,我收到了天帝通过孔秀传来的音信,他道:“魏枝,我们谈谈吧。”

我回答道:“好。”

天帝显然知道我无脸见众人的心理,我们相见的地方选在了凡人界的魏国。

我赶到时,天帝不知在青碧山站了多久,我自太阳的方向飞不,一眼看到那个站在青碧山上的高大挺拔身影,暗暗想道:果然继承了天帝之位就会得到天界的界灵之力,他现在的修为比起以前,可高深太多了。

天帝是太子时,其修为远逊于我,可现在看他,却分明已与我是伯仲之间。

我在天帝的身后落定。

看着这个男人的身影,我低声的,惭愧地唤道:“陛下……”

天帝回过头来。

他微笑地看着我。

见我一直低着头,天帝过了好一会后,哑声说道:“魏枝,朕不怪你……一切都是那魔帝逼你的,那些妖修又是你的手下,你为他们妥协也是情理当中的事。你放心,没有人会怪你。”

我虽知道他这话是安慰,可一直不安的心还是舒坦了些。我不好意思的笑笑,低声说道:“是我不好,让你丢了那么大的脸。”想到他独自一人站在那高高的封禅台上,在众人诧异议论的目光中左等我不到,右等我不到的情形,我涨红了脸,低声又道:“陛下,你罚我吧。”

天帝摇头。

他大步朝我走来,走到我面前握住我的手,天帝低声说道:“傻阿枝,朕说了不怪你就是不怪你。”他轻轻把我拥入怀中,喃喃又道:“朕只是怨你,居然就这么把朕丢下两年,让朕一个人呆在那偌大的宫殿里想你。”

他的话说得我心头一软,原本因他的靠近而绷紧的身体也柔软下来。

这时,天帝又道:“阿枝,这一年里你是离开了天界吧?”

我恩了一声,奇道:“你怎么知道?”

天帝说道:“因为出大事了!”

我猛然抬头,才发现天帝一脸憔悴,他哑着声音向我说道:“魔帝联合众魔族亲自出手,用逆天神器打开了十条通往天界的通道……最关健的是,那十条通道我们无法关闭!”

天帝退后一步,朝着我深深一揖,说道:“魏枝,所有的人都在等你回去主持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