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83章 再度出使魔界

第一百八十三章 再度出使魔界

我和天帝来到那几个号称天坑的无底黑洞时,才明白天帝所说的“十条通道无法关闭”是什么意思。

这由无边法力持着无上神器开出来的黑洞,只可容二人进入,却极深极幽暗,而且洞口的周边,流动着一种神秘的,能让所有法术都失去作用的罡风。

我抵达时,黑洞两侧站满了修士,看到失踪两年的凤凰驾到,众修士振奋起来。

在他们期待的目光中,我来到了黑洞边,朝着那看不到底的幽暗洞口看了一眼后,我围着那罡风流动的洞口转了几圈,双手一挥,便是几个法术使了出去。

在众人屏息期待中,我的法术如泥牛入海,和众人一样无声无息便被罡风湮灭了。

众人脸色一变。

我凝神观察一会,转向天帝说道:“陛下,这种罡风不是三界之物,似乎来自无边宇宙。具体是什么,我要看了那神器才能知道一二。”

可那神器在魔帝手中,我又怎么能够看到?因此我这话一出,四下哗声一片。

天帝的脸色很不好。

他沉声说道:“这十个无法关闭的通道放在这里,就是魔帝对我们最直白的威胁!虽然直到现在,还不曾有魔物从通道出现,可这剑加于颈,实是让人寝食难安啊。”

十个通道,位于完全不同的十大洲,还无法关闭,只能派人日夜守着。别说天帝寝食难安,连我看了也触目惊心,直觉得背心发凉。

在共同的惧怕下。众大臣也无意与我清算,天帝也不回天帝城了,他就带着众人守在最大的那个通道旁边。

现在,这十个通道旁,已经布下了我制作的周天防魔大阵符,可这种符阵虽然能防住低级魔物,对于中阶和高阶的魔族。那是毫无作用的,再说。这周天防魔大阵一直耗灵甚巨,想那魔帝只有拖上个几年不来进攻,光这符阵的耗灵,就把天界拖跨了。

说到周天防魔大阵。我就有点惭愧,想我两年前心心念念改进它的缺陷,可两年过去了,我却因为前世记忆的强势介入,完全把它抛在了脑后。

我抬起头,对上众人投来的期待目光,不由低下了头。

跟天帝说了一声后,我钻入了架在天空的仙宫中,然后。我没日没夜的研究起周天防魔大阵来。

我这一研究,便是整整半年。

就在半年过去,我已明显有了眉目时。这一天,仙宫中钟声大作,却是天帝召集大能和大臣们开会。

因这种连响九声的钟声表示着紧急,我也放下手头的工作,来到了聚会处。

我抵达时,所有人都到齐了。看到我进来,一个个都回过头。目光闪烁。

对上众人的眼神,我蹙了蹙眉,头一抬,我看向天帝。

天帝脸色非常不好。

我在天帝的身侧坐下。

几乎是我一落坐,一个大臣便站了起来,他朝我拱了拱手,说道:“凤凰阁下,如今半年过去了,我们这些人没日没夜地守着这十条通道,可魔族却一直不曾出现,而周天防魔大阵,却令得我们捉襟见肘了。”

他说到这里,袍角一拂,缓缓朝我跪下。

我脸色一变,腾地站起。

看着他,我沉声说道:“巨老你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巨老低头说道:“我等商议过后,觉得众人当中,唯有阁下与魔帝有些交情。所以老臣厚颜,请阁下再度出使魔界,与魔帝商议和谈一事。”

巨老的声音一落,齐刷刷的,上百个大臣和修士们都站了起来,他们同时说道:“还请阁下再度出使魔界!”

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我上次出使魔界,最后是暴露了隐藏得最深最得魔帝信任的青涣,才逃回天界的。

可眼下,这些人又叫我自投罗网!

我茫茫然地站在那里,看着一个个期待渴望的目光,我的双眼,从左边看到右边,从右边又看到左边。

所有的大臣,所有的大能,所有的修士,都在齐心一志地看着我,乞求着我,都在想着我能出使。

我抿紧了唇。

就在这时,天帝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只听他哑声说道:“魏枝,求你了。”

他说,求我了!

所有的人都在无声地说道,魏枝,求你了!

我脸色发白,那句哽在咽中‘我已快解决周天防魔大阵的耗灵问题’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现时现刻,我再说这句话,怎么听都像是我临时找到的,搪塞众人推诿责任的借口。

良久,我听自己说道:“好!”

……

修士们心急如焚,于是,我当天晚上便入了通道。

这一次,我没有叫上孔秀他们,为了避免他们跟过来,我甚至没有让他们知道此事。

再次进入魔界,我已轻车熟路。

一阵失控的下坠后,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出现在魔界的地面上。

这魔界的地面,还如往时一样雾气冲天。

我一落地,便转过头看向来时的方向。

那里,直能往天界的通道被旋转的雾之涡流保护着,与天界草木皆兵相比,这里完全是空空洞洞,连个把守的人也没有。

我围着那通道守了几个圈后,又足足研究了三天才起程。

而就在我离开通道,离了不出一百里时,前方步伐森森,一道道冲天的火光逼开了浓雾,转眼间,良少带着几百个魔卫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们身上的盔甲,由一种不知名的材料制成,穿在身上火光冲天,气势逼人。

看到我,良少的表情似哭似笑,他开口说道:“果不出陛下所料,阁下终是老老实实的送上门来了。”

原来魔帝都已料到了?

我脸色一白,转眼,我低头说道:“还请阁下带路。”

良少点了点头,示意一个魔卫牵了一匹魔马给我后,我们启了程。

要说,我前两次来魔界,虽也是不怎么受欢迎,可一路上毕竟还有个使者的架式,而这一次却完全不一样。

魔马一路走过,策马飞在我身边的良少几次欲言又止,两天后,他终是说道:“魏枝。”

我转过头去。

良少却又闭上了嘴。

我问道:“怎么了?”

良少笑了笑,说道:“没什么。”转眼他又随意地说道:“听说魔后与阁下见过面了?”

我恩了一声,说道:“是见过两面。”

良少笑道:“那阁下一定很不客气,咱们魔后最是不记仇,可这次回到魔界后,她就把讨厌阁下的话放在嘴里说个不停了。咱们魔后啊,自嫁给陛下后,便以仁善大度闻名,魔界里,不知有多少魔族崇拜她呢,特别是那些被她救过性命的散魔们,更是对她奉命神明。阁下得罪魔后的事,魔后本人可能也就那样,可抵不住魔后的那些追随者会在意。”

他这话却是真诚的告诫了。我连忙说道:“多谢。”

良少摇了摇头,道:“谢就不必了。”

过了一会,良少看我一眼,又道:“这两年里阁下经历了不少事吧?看起来与两年前变化很大呢。”

我微笑道:“是经历了一些事。”

过了一会,我随意地问道:“你们陛下还好吗?”

良少回道:“陛下自是极好的。”

接下来,我们又沉默起来。

前往魔帝宫的路还在很远,因良少也不曾催促,我便在晃悠晃悠的马背上修练起来。

修练了一阵,我又想道:要是我能主动搜寻前世的记忆就好了。

如我前世,那是何等人物?不说别的,光是收罗的修练方法便不知多少,我想只要我能记起,哪怕只记起九牛一毛,也能解决我的许多难题。

可偏偏,明明那些记忆都在那里,可我就是无法碰触,无法主动索取。

想到这里,我暗暗叹了一口气。

我们这一飞,便是足足二个月。

二个月后,我在良少地带领下来到了魔帝城。

魔帝城还是那么美,大片大片的黑崖花,散在天空中的红色淡雾,以及随风摇摆的各色与天界完全不同的植物。

良少飞在我前面,见我低头看去,他朝魔帝宫一指,说道:“阁下,陛下说了,你以后就住在宫里。”

住在宫里?我吓了一跳,脸色有点难看地说道:“不能住在质子府吗?”

良少回道:“把阁下安置在宫里,是魔界众多修士共同的意见。他们说,质子府关不住阁下。”

我抿紧了唇,缓缓说道:“我是使者。我此次是出使魔界,并不是囚犯。”

几乎是我这话一出,良少身后的众魔卫便同时讥笑起来。

这时,良少的符信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转向我说道:“陛下等侯阁下多时了,走吧。”

于是,我再次出现在魔帝宫中。

站在盛开的黑崖花里,我一眼便看到魔帝宫的主殿处,那载歌载舞的乐音,那不时带笑的议论声,那些影影绰绰的身影。

见我迟疑,良少走到我身后,又道:“魔后也来催了,阁下,你进去吧。”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

在良少情不自禁流露出的关切目光中,我回过头来,转头看了一眼那处于血色雾气中的巍峨幽深的宫殿,抬起了头,步履雍容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