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84章 在魔界

第一百八十四章 在魔界

我出现在大殿中时,正在高声谈笑的魔族们笑声一止。

我抬起头,一眼便看到坐在魔帝身侧,正对着我怒目而视的魔后。

很快的,我的目光从魔后身上移开,转向魔帝,我行了一礼,唤道:“魏枝见过炎越陛下。”

众魔族的目光,转向了炎越魔帝。

帝座上,炎越魔帝的脸显得阴暗不明,他看了我一会后,衣袖一抬,说道:“请坐。”

“谢陛下。”我走到一侧坐下。

融合了前世记忆后,我的举止动作间,另有了一种神秘飘渺,高不可攀的威仪,便是这么一坐,在我四周的魔界贵族也自然而然的一肃。

不止是我四周的魔界贵族,便是整个大殿中的贵族们,也不再像开始时那么热闹。

魔帝一直在看着我。

见状,他抬了抬手,说道:“散席。”

众魔族连忙站起,一个个退出大殿。

转眼间,大殿中只剩下魔帝魔后和我三个人了。

这时,魔帝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也退下吧。”

他说的是魔后。

魔后抿紧了唇,她有点委屈地看了魔帝一眼,见他神色不动,终是唇嘟得老高地离开了大殿。

大殿中只剩下我与炎越魔帝了。

他坐在高高在上的帝座上,阴暗的光线把他那苍白俊美的脸映衬得明暗不定。眸光更是让人看不清。

而我,则是坐在下首的灯火明亮处,我垂眸敛目。坐姿虽是随意,却有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神威。

……这是我自己也不曾发现的神威。

炎越魔帝朝我看了一会后,他站了起来,说道:“跟我来。”

说罢,他走出大殿。

我抬起头,朝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缓缓站起。整了整衣冠头发,把自己变得更加高贵凛然后。才提步跟上。

便这样,我们中间相隔五步,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大殿。

我跟在炎越魔帝的身后,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图书馆。

这个图书馆。与紫华书阁十分相似,我跟着走进去时,才发现这里笼罩着一种极为轻薄的白色雾气。

这不是雾气,这是一种极其强大的阵法驱动时产生的煞气!

见我一进入图书馆,便眯着眼睛盯向大阵的核心处,炎越魔帝突然欺身而近,他一把扣住了我的腕脉。

他这个动作十分突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炎越魔帝已然松开了手。

我看向他。问道:“你干什么?”

炎越魔帝看了我一会,却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一侧。拿起一本书籍翻看起来。

不管是魔界还是修真界,很多知识都是刻印在玉简上,可以让人通过神识直接刻印,可有一些上古的书籍还是做成凡间书籍模样。

我头一转,看到一排排的书架上,到处都是这种上古书籍。不由一阵惊喜。当下,我也走到一侧。拿起一本书籍翻看起来。

这是一种上古文字,融合了记忆后的我恰好认识,而且也对我有用,于是我一看之下便入了迷。

就在这时,炎越魔帝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你融合了前世记忆?”

他这话一出,我惊了下,连拿在手中的书籍也握不住,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炎越魔帝看着我,说道:“你的脉像正常,不像是被异物侵入,可上次我便发现,你无论眼神动作都与往昔有异,现在,你不但一眼识破了这座阵法,还识得上古文字,而这些,我从来没有教导过你。所以,你一定是融合了前世记忆。”

他走到我身后,高大的身躯慢慢欺近我,在那呼吸之气扑入我的颈子时,炎越魔帝轻柔地说道:“在元古洲的小世界里,你一见到我,眼眶都湿了……魏枝,你前世时也爱着我吧?”

他说,我前一世是不是也爱着他!

我想笑,也想嘲讽地反刺几句,可到头来我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我只是那么僵硬地站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眨了眨湿润的睫毛,低声道:“是的,我前世也喜欢你。”

说到这里,我伸手把书籍放回书架上,淡淡又道:“可那又如何?”说罢,我转身离去。

就这么当着炎越魔帝的面,我完全无视这个巨大的禁锢阵,轻轻巧巧,仿佛闲适胜步一样地走了出去。

我离去后,炎越魔帝还在图书馆里呆了很久。

随便找了一个魔卫,问了我的居处后,我在魔卫地带领下来到了一座精致的二层阁楼。

我关上房门,随手打下结界,把自己困在房间里。

然后,我开始没日没夜的继续我周天防魔大阵的研究。当然,我现在研究它,并不是因为对魔族痛恨,只是因为我已研究了十之八九,还留最后一点,我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了。

我把自己关在结界中研究了三个月后,终于仗着前世记忆带来的,宛如灵感一样的提醒之功,成功地把周天防魔大阵的耗灵问题给解决了。解决后的周天防魔大阵,所耗的灵力是以前的十分之一,虽然还是耗费不少,可比起以前是进步很多了。

因身在魔界,灵力无法得到补充,三个月后我一出关,头件事便是倒在榻上呼呼大睡。

我是在一阵吵闹清醒过来的。

一睁开眼,我便看到了坐在我榻前的那个女子,朝着女子眨巴了几下眼后,我疑惑地说道:“魔后?”

魔后正与几个魔族女子嚷着什么,听到我的声音后,她迅速地转过头来。看着我。她怒道:“你总算知道醒了?”

我朝自己使了一个灵术,把自己变得神清气爽后,我提步下了榻。

我穿上法术。挽好长发,再转过头向着魔后慢条斯理地说道:“陛下来找魏枝,可是有所指教?”

与以往不同,我现在的态度很傲慢。我本来就不喜欢魔后,既然她对我不满,我也就不必掩饰了。

可以说,以我对魔后的恨。我一直没有出手对付她暗算她,已是十分的厚道了……融合了前世记忆后。不知不觉中我的性格有了影响,已变得霸道冷硬。以前的我,每次见到魔后,都是自卑情绪占了上风。而现在的我,则要控制自己不对她下毒手。

魔后瞪大了眼。

她傻呼呼地看了我一阵后,突然扁起了嘴。一脸委屈控诉地看着我,魔后突然说道:“我不想见这人了,我们走!”

说罢,她带着几个义愤填膺,却碍于我的威严无法开口的女子跑了出去。

我目送着魔后离去。

也不知看了多久,我的目光沉静下来。

我转过头,衣袖一拂。随手把房门关上后,便从意识海中请出小炎越。

自到了魔界后,出于种种顾虑。我这还是第一次把他放出来。小炎越有点生气,他一见到我便抱怨道:“我什么时候能走?”他低头看着自己被长在一起的足,恼道:“魏枝,我不喜欢这样。”

我伸出手指,轻轻地划过他俊美的小脸。

过了一会,我含着笑。一脸幸福地说道:“傻子,你要是蕴养够了。我还会锁着你吗?”

他颜色稍霁,朝四下打量一会后,小炎越奇道:“这是哪里?怎么气息这么奇怪?”

我开口道:“这是魔界。”我含着笑说道:“魔界的魔息,你和我都无法吸收,我也无法修练。你说我要不要开辟一个小空间来,然后咱们像个凡人一样,由我弄几样小菜给你吃?”

小炎越对上我的笑容,俊脸上也浮起了一抹笑,他轻声道:“好。”

得到他的同意,我高兴起来,一边哼着歌,我一边打出几个灵诀。

转眼间,我床榻的一个缝隙,慢慢的扩延开来,它越扩越大,越扩越大,渐渐的,里面绿树成荫,而几株高大的樟树下,一个农家小院出现了,再然后,有着几间房子的茅草屋也出现了。

几乎是一看到那茅草屋,小炎越便微笑着道:“那不是我在妖境受伤时住过的农家小屋吗?魏枝,你记忆真好。”

我笑了笑。

这开辟一方空间,也是我前世的本事,是我在图书馆那会顺便学会的。

……与炎越魔帝相处,对我来说好处挺多的。因为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前世的记忆就对我再不设防。

抱着小炎越,我一步跨入缝隙。

我抬起头,眷恋地看着眼前这农家小院,低低地说道:“林炎越,当年逃到这里的那段日子,我这百余年里无时无刻不在回味。它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小炎越没有回话。

我径自进了厨房,这个农家小院,真实地重现了当时的一切,因此厨房中锅碗菜肴一应俱全,我开始时还用得有点生疏,到了后来已是越来越熟练,过不了一会,一阵饭菜香味飘溢而出,我也高兴地叫道:“林炎越,饭菜好了,你端出去吧。”

刚刚说出这句话,我陡然记起小炎越无法行走,便又乐滋滋地说道:“还是我来吧。”于是我端起两碗菜,低头走了出去。

刚刚走出厨房,一阵异常的气息便扑面而来,我浑身一僵,迅速抬起头来。

……我看到了站在缝隙那头,正步入房间的炎越魔帝!

嗖地一声,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小炎越收入意识海中,然后我衣袖一甩,我身后的缝隙,以及缝隙里的农家小院也齐刷刷地湮灭在空气中。

再然后,我对上了炎越魔帝震惊的目光。

今天元宵,放假一天,明天再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