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85章 杀了魏枝?

第一百八十五章 杀了魏枝?

过了一会,炎越魔帝突然笑了,他声音轻柔地说道:“魏枝还是魏枝,都这个地位了,还是喜欢凡人那一套。只是不知,那个让凤凰阁下洗手做羹汤的人是谁?莫非是天帝?”

我先是一怔。

转眼,我微微一笑,也没有说是,更没有说不是,只是语气平淡地问道:“陛下前来,不知有何贵干?”

炎越魔帝看着我,却半晌没有说话。

就在我再次开口询问时,他衣袖一甩,大步离去。

目送着炎越魔帝离去,我蹙了蹙眉,想道:他这人从来无事不登三宝殿。

我提步追了出去。

我没有追上炎越魔帝,倒是远远便看到了良少的身影。当下,我清声唤道:“良少。”

良少正急步而行,听到我的声音后,他迅速地转过头来。

我紧走几步,来到良少面前,还没有开口,良少已经说道:“凤凰阁下,这阵子还请你不要离开魔帝宫。”

我蹙起眉峰,问道:“为什么?”

良少上前一步,低声说道:“阁下闭关的这阵子,也不知怎么的,魔界各地各族都流传着一些对阁下不利的谣言。现在很多高阶魔族都主张把阁下斩杀,而阁下这次又是孤身前来,形势对你不利!

我问道:“什么谣言?”

良少说道:“这个阁下何需询问?世间人都知道。阁下的存在对整个魔族都是一种威胁,只要杀了你,天界诸人不足为患。”顿了顿。良少又道:“其实这种风声上次阁下前来时就有,不然你以为陛下为什么在质子府安插云宝楚工他们?那都是给你保驾护航的。可上次阁下不告而逃,散魔们的态度就强硬多了。”

良少担忧地看着我,忍不住说道:“阁下,魔后陛下还是有一些追随者的,你可以主动与她交好。”

我还没有回答,只听得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然后,魔后的声音传了来。“三日后是魔界万花节,介时魔界的各大家族都会出席,凤凰阁下也来吧。”这并不是魔后出现了,而是魔后的婢女向我传达了魔后留言。

而这种留言。不容反驳。

目送着那婢女离去,良少沉着脸寻思一会,抬头向我说道:“阁下,要不你去见见陛下,我知道陛下对你始终不同,你去求求他,看他会有什么指示?”

我看着良少,感动地说道:“多谢你了。”轻叹一声,我又说道:“可我魏枝不仅是前来谈判的使者。还是天界的少帝,更是天帝的妻。这种场合,我避得了一时。避不过一世。”

说到这里,我抬头看着远山,轻声说道:“你放心,我无惧的。”

良少最后暗叹一声,转身离去。

得了良少这番话后,我又回到了房间继续闭关。

而这一次。我炼制了一些防御符箓。

说起来,我的身上毕竟有着魔帝送给我的。可以适应魔息侵蚀,能够缓慢补充灵力的法宝,所以我这连番的闭关,对我本人的损耗并没有什么。

一转眼间,三天过去了。

这一天,天刚刚亮,我所住着的阁楼处便站了十几个魔卫。

魔后出现了。

这个长相只是清秀,也不见得如何聪明的女人,这时经过精心妆扮,头发高挽衣裳贵气,倒也有了几分贵族的模样。

魔后站在地坪上,她抬头看着我身处的阁楼一眼后,命令道:“去把魏枝阁下请出来!”

她的语气一点也不客气。

我走了出来,站在高高的阁楼上,我俯视着这些人,说道:“不必了。”说罢,我来到了魔后身前。

魔后盯着我,在我走到她面前时,魔后清脆地说道:“你说奇不奇怪?你这人这么招人讨厌,我以前为什么没有发现呢?”

我看向她。

对上魔后的双眼,我小小的吃了惊,上次我闭关醒来时没有细看,现在在阳光下看她,竟发现这个向来纯稚天真的女子,那眸子已染上了几分怨毒。

她一直以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单纯甜美的气息,那种气息曾让我妒忌若狂,可是这时的她,居然也变了。

她变得有恨,有痛苦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竟让她有了这么大的改变?

我很快地收起了惊愕,向着魔后和众人点了点头,道:“可以出发了。”

说罢,我率先提步,像个主人似的,领着魔后和魔卫魔婢们朝外走去。

我华贵天生,做这种事时天经地义,而众人直跟着我走到了宫门处,才反应过来。魔后重重哼了一声,怒道:“你们是白痴啊?怎么什么人的话都听?”其实,做为第一个听从我命令的她,是最没有资格指责别人的。

魔界的万花节,每十年举行一次,乃是魔界最主要的节日之一。在这一天,所有的魔族女子都会打扮得很出格,以图最大尺度地吸引异性,而这一天,所有的魔界年轻天才都会聚集在魔帝城,他们要通过一场又一场的杀戮和比拼,一则崭露才名,二则吸引到魔女们的目光。

我一出宫,就发现街道中几乎挤得水泄不通。不止是街道,各处酒楼客栈还有论武池里外,也都是高谈阔论的声音。

我与魔后刚刚走出魔宫的范围,便对上了万千上万双看来的目光。

我不用抬头,也能感受到这些魔族紧盯而来的目光。而与以前不同的是,这些目光中,除了灼热的,虎视眈眈的,充满强烈野性的,还有一些,是带着腾腾杀气的!

隐隐中,有人在指点,“那就是天界凤凰,她还是天帝的妻。”“杀了她!”“真是个绝色美人,那天帝好福气。”“你懂什么?这女人对我们魔界的威胁太大了,她必须死!”“要杀凤凰,完全可以暗算,她的凤凰炎太可怕,明杀我们损失太大。”“你懂什么?她就住在宫中,谁敢当着陛下的面暗算?”

叫嚣着我‘必须死’的人很多!而且这些人毫不介意被我听到。

就在这时,也不知是谁带头,突然的,上百个声音同时响起,“杀死魏枝!”

这些声音,仿佛是一个信号,只是一转眼,我的身前身后,我的左右两侧,无数个魔族的喊杀声汇成了洪流,他们嘶叫道:“杀死魏枝——”

“杀死魏枝!”

“杀!杀!杀!!”

“凤凰必须死!”

“杀!杀!杀!”

“她是天帝之妻,砍下头颅以壮我魔族雄风!”

“杀!杀!杀!!”

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我的四周,已变成了一股带着血戾之气的洪流,数也数不清的魔族们加入了叫嚣行列,他们的喊杀声是那么响,眼神是那么可怕,我身边的魔后,甚至连脸色都惨白了!

我突然明白了良少提醒我的意思!

这些魔族,分明已形成逼宫之势,他们想用这一招逼得魔帝与天界完全撕破脸皮!

他们想用我的血祭旗!

也是,炎越之前,这些散魔已存在了几万年,他们虽然没有资格成为魔帝,可并不能说,这些人的资质就不行。更可以说,炎越这个曾经的天帝,突然之间成为魔帝,虽然已掌权百年,可对他不服气的散魔,必然是有很多的。

这是阳谋,他们想逼得魔帝彻底撕裂天界曾经的一切。可以说,如果魔帝在我的事上有所摇摆,这些势力甚至可以此为借口夺权!

那些逼我出使魔界的修士们,只怕没有想到这些吧?是了,他们便是想到了,可那又与他们何干?

我想得越多,心就越冷,人也越发清寒!

就在魔族们的叫嚣声形成洪流,已震荡得天空都嗡嗡作响时,我站起来了!

我就在魔卫上长身直立。

而就在我堪堪站起的那一瞬,我的身子开始变化。

我的双手变成双翅,我的尾羽伸了出来,我开始昂起我高高的头颅!

只是一个转眼,我已变身成了一只凤凰。

我变出了凤凰真身。

就在真身出现的那一瞬,原来叫嚣得起劲,仿佛马上就要向我杀来的众魔族齐齐一哑!

这时他们第一次面对他们的天敌!也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我的凤凰真身!

这时的我,凌空而立,双翅微微扇动,不言不语中华光万道。

也是这一次,我才发现,原来这魔界空气中无所不在的血雾,竟然对我的羽毛大有滋养,不过亮相这么一会,我的七彩华羽已根根鲜亮,光芒耀眼到了极点。

只是,我这万道华光中的每一缕,以魔族们来说都是剧毒,而且是能够辐身的剧毒!

魔族们开始脸色泛白,开始齐齐后退!

他们越退越远,越退越远,在我凤凰真身亮相的半刻钟后,他们退出了一街远,而这时,我甚至还没有半个动作,没有运用半点灵力!

我就这样站在虚空中,低着头,冷冷的俯视着这些魔族人。

也不知多久,我开口了,我说道:“我的身上,有彩羽十万八千根,而每根彩羽,不动用灵力,也可毁灭方圆十里的魔界土地上的所有生灵!”我看着他们,冷冷地说道:“也就是说,光凭我这个肉身,就可以把魔帝城夷为平地,把你们炼成粉尘!”

第二更呆会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