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86章 我不离开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不离开

在我后面一句话说出时,魔族们更怕了,他们急急地向后飞出,因逃得太急,飞得太猛,不少人撞成了一团。

于是,我又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魏枝只是一个使者,还想修得长生逍遥,没有人逼我,我舍不得死!”我展开凤目,高傲冷漠地扫过人群中的高阶散魔,而我目光所到之处,散魔们齐齐露出痛苦之色。

这就是我的凤目之威!只稍稍露出一点,便已威慑无双!

高阶散魔们的痛楚,令得四周的魔族们更怕了,他们的脸色更加白得不成样了。

就在这时,我的身侧突然多了一人。

而随着这个人出现,四周哗声大作,原本慌乱的魔族们似乎有了定心骨一样,他们齐刷刷地跪倒在地,急迫地叫道:“陛下!陛下!”

站在我身侧的,却是炎越魔帝。

炎越魔帝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先是漫不经心地扫过众人,那双眼,便是看到被我凤威骇得滚落于地,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魔后时,也不曾多做停留。

然后,他转头看向了我。

便这么看着我,炎越魔帝的眸光深邃而专注。

我看了他一眼,想道:要不是早就知道他讨厌女人强悍,他这目光几乎会让我以为,他喜欢的一直是我现在的模样。

四周跪下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又过了一会。炎越魔帝开口了,他冷冷说道:“当年凤凰出世,三界震动。便是知天机一族,也倾巢而出……是了,你们被困在魔界太久,都没有听过知天机一族的大名。知天机一族,是五万年前,那个唯一的神人所在的家族。”

炎越魔帝目光冰寒,他双眼如电。从众人脸上一一划过,在刀子般的目光刻得下面的人一阵瑟缩时。他继续说道:“凤凰乃天长地长之物,是天地造化之初便有的生灵。就凭你们,还想杀她?”他发出一声哧笑声,转过头向我伸出手。说道:“走吧,下面风景不错呢。”

我抬起头,迎上炎越魔帝温柔的目光,然后,我身子一晃,变回了人形。

重新变回魏枝后,我任由炎越魔帝握住我的手,然后,我们两人降落到了街道上。

直到我变回人形。那无形的凤威才完全敛去,四下的魔族们,也一个个有了生气。

就在炎越魔帝牵着我的手朝前走去时。身后,魔后有点怯怯的声音传了来,她低叫道:“陛下!”

炎越魔帝回过头去。

他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堂堂魔后,这般披头散发成什么样子?去回宫梳洗一下。”

魔后毕竟修为低浅,她又离我最近。刚才我凤威一露,她虽是被魔卫们全力护着。却也受惊不浅,如她现在,那襦裙的底下,便有尿渍的痕迹。

身为一界之后,竟被仇敌吓得失禁了,确实是大失颜面。因此魔后被魔帝一说,不由眼中泪水汪汪,脸色更是白中带青。

我虽然瞟到魔后眼中的怨毒,却也没有理会。

自落地后,我便神色淡淡地立在那里,不言不笑,神威自露。

魔后虽然狼狈,也不知她怎么想的,夹着腿站在那里,偏不愿意离去。

炎越魔帝见状,朝她走了过去,他来到魔后身边,低下头说了几句话后,魔后才蹬蹬蹬地爬上了一辆马车。

然后,炎越魔帝朝我走来,略一颌首,说道:“朕还有点事,就不陪着阁下了。不过接下来的行踪你大可以放松,我的人会一路护着。”

说到这里,他转身就走,不一会功夫,我看到良少从人群中挤了过来,然后楚工也挤到了魔帝的身侧,远远的,我听到他们在说,“他们坚持说是替魔后出一口气才煽动闹事的。”隐约中,魔帝似是冷哼一声,然后他说了一句含糊的,我听不懂的话,“……傀儡……滋养百年……居然学会……”

……

众魔族被我慑服,也不再闹事了,只是一路走来,免不了要迎上一些异样的目光。

街道上,到处都摆有各色花草,这些魔界特产的花草,一个个千奇百怪,既说不出的美丽,又说不出的邪异,倒是很吸引人,我转了不到一个时辰,便把刚才的不快都忘记了。

伴随着花草摆出的,还有各色美酒佳肴,以及魔界特产的果实,我看了喜欢,却没有魔界通用的货币,便朝着一个护卫的魔卫问道:“这些东西,可以记帐到你们陛下名下吗?”

那魔卫一怔,倒是他身边的那个小首领马上打开了传音符,他才说了一句,音符那边便响起了炎越魔帝的声音,“可以。”

得了炎越魔帝的允许,于是接下来我是大买特买,凡是看中了的东西,都不问价值地收入储物袋中。

这样的逛街乐趣无穷,我游游逛逛,转眼一天过去了。

我回到了魔帝宫。

刚刚在房间坐下,一个婢女来了,她说道:“凤凰阁下,魔后有请。”

魔后要见我?

我想了想,还是站了起来,跟着那婢女走去。

不一会,我便来到那种满黑崖花的花园里,隔得老远,我一眼便看到坐在秋千架上,正一晃一晃地魔后。

走到近面前时,我发现魔后虽是在荡秋千,可她脸色苍白,眼神涣散,一直出着神。

我来到了魔后身侧。

魔后一直荡着秋千,仿佛不知道我已过来一样,直过了好一会,魔后才开口说道:“我今天是不是很丢脸?”

我怔了怔,转头看着她,说道:“怎么突然在乎起这个了?”

魔后垂下眸,她无意识地啃着自己食指,过了一会含含糊糊说道:“她们说,有你在,我只会显得更丑,我以前都没放在心上,现在才发现是真的。”

我在她的身侧坐下。

过了一会,我徐徐说道:“在喜欢你的人眼中,你是完美的。”

说出这句话后,我顺手拈起一片花瓣,低低的吹奏起来。也许是这风太美,也许是这花太香,我只出的乐音婉转温柔,带着种淡淡惆怅,以及淡淡的寂寞。

一曲终了,我回过头时,发现魔后一直盯着我眼睛也不眨一下。

对上我的目光,魔后突然咧嘴一笑,她说道:“魏枝,你喜欢我夫君对不对?”她恶狠狠地瞪着我,叫道:“你这个不要脸的!你一直爱着我的丈夫对不对?你明明嫁了人,还念着别人的丈夫,你知不知道羞耻?”

羞耻?魔界的女人跟我谈羞耻?我记得就在来的这几次,都看到了不少光天化日之下对魔帝进行勾引的魔族贵女,有时魔后还在场呢。

我拈起唇间的花瓣,指甲一弹,把它弹得老远。

然后,我缓缓站起。

看到我二话不说便转身离去,魔后声音一哑,说道:“你别走,你回答我!”她捂着自己的脸,喃喃又道:“我这是怎么啦?我以前明明不这样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痛苦不已的魔后,暗暗想道:你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人而已。

说来也是奇怪,想炎越魔帝何等风姿?这百余年来,他对魔后那般之好,可魔力后居然一直到现在才爱上他,才知道妒忌和痛苦,才有占有的冲动和对情敌的恨意,也是奇事。

魔后显然心绪不宁,我也无意与她我做纠缠,虽然她在后面一直叫着,一直不想我离去,我还是头也不回地回了房间。

万花节一连三天,若说第一天还是以赏花和美食为主,第二天则是魔族美人们上场了。

魔族的美人,本来就邪魅多情,这一刻意装扮,顿时满城肉色,直让我有点无法直视。

我毕竟不是男子,对美人无感,也就不再闲逛了,我挑了一家酒楼,一边挨个挨个的品着魔族的珍果和美酒,一边想着心思。

就在一片繁华热闹中,酒楼的下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酒楼中也安静下来,我不用抬头,也知道来的定然是身价非凡的魔族贵族。

可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我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我赫然对上了楚南楚工紫夜还有云宝等人那熟悉的面孔。

而这些人,是直冲我而来。

十几个天君城的熟人走到我面前后,前后左右地把我包围,等他们一一坐下后,云宝咳嗽一声,第一个向我开了口,他说道:“魏枝,你想不想离开魔界?”

离开魔界?

我万万没有想到会听到这句话,不由迅速地抬起头来。

抬头看着这十几张熟悉的面孔,看着这些完全应该在私密场合下与我见面的人,我蹙了蹙眉,徐徐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我看着他们,问道:“是不是你们陛下?”

楚工打断我的话头,认真地说道:“你只说,你想不想离开魔界?如果想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以后,不管是陛下还是那些对你心怀不轨的人,都伤害不到你。”

我抬起头。

一双眼从楚工脸上缓缓转到楚南脸上,再转到凌少脸上,又转到了云宝脸上。

我蹙了蹙眉,低下头掐了几下手指。

几人没有想到,这件我原本应该欣喜同意的事,我不但没有立刻答案,还在这里掐算灾祸,一个个脸色微变。

我低头掐算几下后,抬起头来,向着他们微笑道:“不,我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