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90章 魔后之死

第一百九十章 魔后之死

青涣说到这里,轻咦一声,奇道:“你似是并不十分痛苦?”

痛苦?

我本就是个自私到极的人,最初我对天界的感情,是因为炎越是天界的帝子,然后他是天界的天帝,我想维护他的天界。

后来我对天界的感情,是因为那么多人望着我,盼着我,虽然我明明知道,他们的望,他们的盼,是建立在我有用的基础上,只要我的作用稍为少一点,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把我抛弃,像两次入魔界为质都是明证,特别是这一次,明明每个人都知道我入魔界为质是凶多吉少,可他们还是强迫我来了。

所以,我这些年一心维护的天界落败了,我虽然痛苦,可更多的却是茫然,是怅惘。我对天界的维护,似乎在打了炎越魔帝一巴掌后,便消散得差不多了,我想,我可真是个无情又自私的人!

青涣是个极聪明的人,他只一眼便看穿了我,瞅我一会后,他笑了笑,说道:“对了,有一个人想见你。”

说到这里,他打出了一个符信。

然后,又是阵法启动的声音传来,再然后,从阵门处,走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看到那身影,我惊讶地叫道:“魔后?”

这个向我走来的女子,可不正是魔后?只是比起以前,她明显衰弱又忧郁,整个人消瘦得一阵风就能吹跑。在对上我时。她的眼神更是复杂之极。

青涣看着魔后向我走来,朝着我们点了点头后,笑道:“你们谈吧。我去后面坐坐。”

青涣一走,魔后也来到了我面前。

我看着她,她也在看着我,我们对视一会后,我低声说道:“陛下,请坐。”

魔后在我的面前坐了下来。

这般坐在日头下,我清楚地看到魔后的脸色苍白得不成样。那双总是充满快乐和丰沛感情的眼,这时也似是干枯了。里面充斥得最多的是落寞和茫然。

相对着坐了一会,我忍不住开口打破寂静,问道:“陛下,这些年你去哪里了?”

魔后低着头。她双手交握,过了一会才茫然回道:“我去散魔们的驻地了。他们对我很好。”

我“哦”了一声,说道:“这十年里,你都在散魔们的驻地?”

魔后嗯了一声,“他们说,只要我呆在那里,陛下就会主动来找我,会主动向我认错,还会再也不见你。不偏袒你,我相信他们的话,就去那儿了。”魔后以前就是个喜欢说话的人。现在话匣子一开,她也就目露茫然地张嘴说下去了,“开始时,还有两波人来找过我,不过他们都不是陛下,散魔们不肯让我见。我也就不见了。可是后来,他就再也不派人来了。明明大家都说,他离不开我的,可他怎么会不来找我呢?”

魔后像是突然回过神一眼,她抬起眼怨恨地瞪着我,叫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让他不来找我了?”

我看着魔后。

与她对视一会后,我突然说道:“大家为什么说,魔帝陛下离不开你?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他凭什么离不开你?”

魔后怒瞪着我,尖声叫道:“他当然离不开我,他还要靠我治伤呢!”

几乎是魔后这话一出,我便腾地站了起来,惊道:“你就是那块药玉制成的傀儡?”

我这话,魔后似是有点听不懂,不过,她虽然听不懂,可我这句话,明显让她感到不适,一时之间,坐在榻上的魔后脸色飞快地变得雪白,整个人也摇摇晃晃起来。

感觉到从她核心处,一种非常重要的,一直支撑她的东西在飞快流逝,我吓了一跳,连忙一掌抵在她的丹田处。一边给魔后输送灵力滋养,我一边大声叫道:“青涣,青涣!”

青涣急急赶了过来。他一对上魔后的脸色,也是吓了一跳,迅速地拿起她手腕探了探,青涣朝我急急说道:“她的本源意识在崩塌,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也不等我回答,青涣打开了符信,朝着符信那头叫道:“炎越,魔后不行了,你赶紧过来!”

不一会功夫,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转眼间,炎越魔帝带着良少等人出现在我们面前。

就在炎越魔帝出现在那一刻,魔后便感觉到了,她急急地转过头,睁大水汪汪的眼,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眼中尽是欢喜和眷恋。她低声问道:“陛下,你原谅我了吗?”

炎越魔帝蹙起了眉,他走上一步,一掌放在魔后的天灵盖上,探了一下,他便松开了手。

良少上前一步,低声问道:“怎么了?”

炎越魔帝回道:“本源意识被击溃,很有可能会打回原形。”

见他语气平淡,表情木然,魔后睁大了眼,她流泪道:“陛下,陛下,为什么?”问出两声后,她蓦然激动起来,尖着声音,魔后哽咽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让你这样对我?”

她猛然转过头,一双眼睛怨毒无比地盯着我,魔后嘶叫道:“都是这个女人,都是她!自从她出现后,一切就都变了,上一次我不过是想借别人的手给她一点惩罚,我堂堂魔后,凭什么就杀不了一个想勾引我丈夫的女人?可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陛下你就说什么对我失望了,在散魔们替我打抱不平时,还把我赶了出去。这次又是她,我本来好好的,都是她胡说八道,她说什么我不是人,说我是什么药玉做成的傀儡!陛下,你给我杀了她!你一定要杀了她!啊,陛下,我好痛,陛下,你以前对我那么好,现在我都要死了,你一定会完全我的遗愿对不对?你一定会帮我报仇对不对?”

魔后说话时,声音本来就清脆,她也是个喜欢说话之人,这时刻,感觉到生机的流逝,她便不管不顾地把所有的话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说完这番话后,魔后还转过头,怨恨无比地盯了我一眼,然后期待地看着炎越魔帝,等着他替她报仇。

炎越魔帝低下了头。他看着魔后,慢慢蹲了下来。

蹲在魔后身前,炎越魔帝平视着她,语气平和,却也木然得毫无起伏地说道:“她说得没错,你本不是生灵,你只是一块药玉制成的傀儡!”

魔帝这话太过惊人,魔后先是瞪大了双眼,转眼她把那话回味过来,便像呼吸不够一样,涨红着脸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炎越魔帝还在看着她,还在说道:“百年前,我因身体所受之伤,派遣亲信向三界亿万灵地寻找治疗之法,在元古洲的那个小世界里,他们找到了你。那时,你是一块等人高,晶莹剔透的玉,你的身上,流淌着丰富的炎元之力,那力量,可以中和我体内的阴寒,使我的伤势不再恶化。”

炎越魔帝的声音很轻,很平,也很淡,他平视着魔后的眼神,让我在那一瞬间想到了尊重。是的,他是想用一种平等的,尊重的态度,告诉这个做了他多年女人的药玉,告诉她一切隐藏的真实。虽然这种平等和尊重,在外人,在魔后看来,都是那么的残忍。

炎越魔帝的声音还在传来,“得到你后,我正准备炼化,恰好这时,魔界的那些老魔头们,对我曾经的历史产生了质疑,他们质疑我曾经天帝的身份,也质疑我曾经与凤凰的感情。再加上众臣一直让我立后,我便随手把你炼成了人形,然后向魔界宣布你的魔后之位。”

炎越魔帝说到这里,唇角扯了扯,苦涩地笑了一下后,他低声说道:“亿万年地心烧灸出的火炎玉,果然不是凡物,不过百年时间,你就开始懂得了人类的情感,还如凡间女子一样,产生了阴毒心思。火炎玉火炎玉,如果不通透不清灵,性质反而变得阴毒了,朕本来就身俱这魔界所化的阴戾之毒,又哪里还敢再碰触你?朕可不敢毒上加毒!”

一席话说得魔后脸色灰败,整个人都摇摇晃晃起来。

挣扎了一阵后,魔后突然想起一事,再次尖叫道:“你撒谎,我明明就是人,我明明是人!对了,对了,我要不是人,怎么会与你生下一儿一女?”

炎越魔帝看着她,淡淡说道:“他们不是你生的,你也生不了。”

“不!你骗人!你骗人!”就在魔后声嘶力竭,涕泪交加的控制时,也不知谁破了阵,哗啦一声,上百个高阶魔族出现在众人眼前。

炎越魔帝站在起来,他转过头,看向站在左侧的太子和一个小女孩,又看向站在右侧的几个老魔头,缓缓说道:“刚才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所有人都处于不敢置信中,处于震惊当中,没有人回答炎越魔帝的话。

炎越魔帝也不再问,他只是回过头来,那般毫无波澜的眼沉默地看着魔后。

魔后的一双眼,一直在看着炎越魔帝。

渐渐的,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他的冰冷,他的漠然,和无心无意。

不知不觉中,魔后泪如雨下,她哽咽着说道:“可是,我就算如你所说的那样,是一块玉所化,就算我本不是人,陛下,这么一百年来,你对我的好,难道就都是假的吗?难道,就因为我不是人,所以,我对你的感情,便都毫无意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