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93章 甜蜜

第一百九十三章 甜蜜

老天帝出关,对三界的影响是巨大的。

可在外面因为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之际,炎越魔帝却一直守在我身边。

这不合他的性格,如今的三界是多事之秋,不管是巩固魔界成果,还是对抗老天帝有可能的举动,他应该都是忙碌的。可这个责任心极重的男人,不但没有忙碌,反而放下一切,只是陪在我身侧。

并且,自从那次我主动过后,他再也没有碰过我。

这一天,他牵着我的手,来到魔帝城的半空,低着头望着下面美丽的城池,炎越魔帝笑道:“阿枝,你喜欢这里吗?”

我看着他,眉眼弯弯笑意流溢,我轻声说道:“喜欢,有你的地方,我都喜欢。”

炎越魔帝抬起头来,他看了我一会,慢慢伸手,抚上了我的脸颊。

轻轻碰触着我的脸,他低低说道:“你啊,老是这么傻,这叫我怎么放心……”放心什么,他有说下去。他牵着我的手,朝着虚空中走去。

一边走,炎越魔帝一边说道:“魏枝,你前世时,找了我那么久,可有想过,如果找到了,你想我怎么对你?”

这个问题让我一怔。

我呆呆想了会,说道:“我要你就这样牵着我的事,然后,我回过头唤你时,你能应一句‘我在。’”

炎越魔帝紧紧闭上了双眼。

过了一会。他睁开眼,低声道:“就这样吗?”

我笑得见眉不见眼的,“当然了。这样就很好很幸福了。”说到这里,我手一伸,一直藏在意识海中的木雕小炎越便出现在我手心。

小炎越正在修练,感到异动,他睁开眼,不耐烦地说道:“魏枝,又有什么事?”刚说到这里。他眼睛一转,对上了站在我身侧的炎越魔帝。

就在这一大一小两个大眼瞪小眼时。我咧嘴一笑,有点高兴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它是我用梧桐木雕的,除了你那滴血外,还融了我一百零八滴心头血。”我悄悄看向炎越魔帝。小声道:“你要收他为徒吗?”

爱了他这么多年,我自是明白这个男人有着极强的占有欲,以前,我以为我与他再也无缘在一起,便用心血养了一个小炎越,可现在,我与他已团圆了,那这小人再这样养下去就可惜了。小人有我这个凤凰的心头血和一界魔帝的一滴血,再加上我多时的蕴养。早已脱离了傀儡,进入了妖修的范畴,如果炎越愿意。不管是做弟子培养,还是做帝王替身,都是不错的人选。

听出我的意思,小人瞪大了眼,他昂起头打量着炎越魔帝一会,眼中浮起了一抹喜色。

相比起小人的欢喜。我的不好意思,炎越魔帝却一直没有吭声。以他的功力。一眼便可以把小人从里到外看穿,他能看穿,这个小人,有着他的性格,甚至,因为我和他的鲜血的蕴养,还有着他的超卓天赋。

也不知过了多久,炎越魔帝微笑道:“不,你继续蕴养吧。”他看着我说道:“它很不错,长大后还能保护你。”

我瞪大眼,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大度的话是炎越说出来的。转眼,我把小人收入意识海,不高兴地说道:“我有了你!难道不是由你保护我吗?”

炎越魔帝伸手抚着我的头发,轻柔地说道:“是,是,应该由我保护你。”

他转过头,指着前方一条由七彩极光组成的湮海,说道:“阿枝,看到那中间的红色虹桥没有?”

我高兴地说道:“看到了看到了。”我说道:“我都看过好多次了,那极光可真是美啊,有好几次我还想到那光影中穿梭呢。”

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他温柔如水的声音,“好,我现在就带你去那里玩。”说罢,他在我面前蹲下。

我怔怔地转头,看着回头朝我笑着的男人,我脸红红的,高兴地跑过去爬上了他的背。

炎越背着我,朝着那极光之海飞去,而在他背着我一步步走过那红色虹桥时,我们的身侧身周,无数道极光微粒穿梭而来。

这种极光,天生便带着一种毁灭因子,极端的危险,可我和他自是不惧。便这样,我的男人背着我,一步一步朝着无尽的虚空中走去。

我悄悄把脸埋在他的颈侧。

感觉到颈侧的濡湿,男人停下脚步,问道:“怎么,不舒服了?”

我连忙说道:“不,不是。”慌乱地拭去眼角的泪水,我低声道:“我只是太高兴,太幸福了。”

炎越轻轻的,温柔地回道:“我也是。”

“什么?”

他回头朝我一笑,刹那间,这个三界第一美男那眉眼间的温柔,直是惊艳了岁月。他笑着看着我,轻声回道:“我也是,很高兴很幸福。”

越是走进极光深处,我们的身体便越是虚化,渐渐的,驮着我的男人,身体化成了由无数颗闪亮星辰组成的人形,当然,我也是。

极光的尽头,不止是魔界,还跨过天界,人间界。当我们出现在人间界时,下面有凡人在跳跃着,在叫喊着,“快来看啊,那些星星好象两个人啊。”

这种跨越空间的虚化,时间的流速是不可计量的,不知不觉中,他驮着我走过了无数的星球。

在我高兴地叫唤中,炎越魔帝的轻笑声也虚幻得仿佛天地间的风,他说:“阿枝,你前世时,最盼望我能牵着你的手,那这一世呢?这一世,你最盼着什么?”

我歪着头想了想,眉眼弯弯地说道:“这一世啊,这一世我最盼着的,就是现在这样啦。不管走过多么颗星球,无论有过多少次沧海桑田,你都这样背着我,一步也不离开,一刻也不离开。”

我双眼眯成一线,把脸贴着他的后项,红着脸小小声地说道:“这样的天长地久才有意思。”

他没有回答我。

也不知过了多久,炎越轻声说道:“该回去了。”

我高兴地回道:“那就回去吧,以后我们再来玩。”

炎越没有吭声,只是沉默地转过身,展开身形,宛如流星一般,破开了空间。

我们没有回魔帝城。

炎越魔帝把我带到了类灵域。

看着这个与凡人界魏国极为相似的地方,看着远处盛开的桃花,我啊了一声,高兴地说道:“原来又是春天了。”说到这里,我抿了抿嘴,闷闷地说道:“上次我来时,还听到你对魔后说,这是你送给她的礼物呢。”

我在这里拈酸吃醋,却半天没有听到炎越开口。

我转过头去,这一看,我却对上了他那满是宠溺的眼。

我脸一红,哼了一声,决定大人?大量的不纠着往事了。

炎越把我带到那个与紫华宫极为相似的宫殿后,继续牵着我的手,朝里面走去。

他带着我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浴殿里。

望着那热气腾腾的白玉殿池,我转头对上炎越的眼神,不由羞红了眼,说话也结巴起来,“你,你做甚么这样看我?”

炎越走到我面前,缓缓的,单膝跪下。他仰头看着我,眼中满满都是温柔,“阿枝。”

我红着脸,足尖在地上磨着,小小声地说道:“做什么这么慎重啦?”

炎越却只是笑看着我。他以这种近乎卑微的姿势,仰着头一脸宠溺,眼神专注地望着我,语气轻柔至极,“阿枝,那么多女人,我只爱过你。”

这是表白吗?

我的男人在向我表白呢!

我脸红红的“恩”了一声,小小声说道:“我知道了。”然后我又说道:“起来了,有什么话,起来说。”

炎越却只是笑,他没有起来,依然那般单膝跪地,他声音低柔,“早有凡人界时,我就对你心动了。阿枝,我那句话是骗你的。”

我好奇了,问道:“哪句话?”

炎越唇角荡起一个笑,“就是在你激发第二次血脉后所说的,你不再是昔日的魏枝,不再是我喜欢的魏枝的那句话。”他眼神如同琉璃般明亮,声音宠溺到了极点,“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你耍威风时,凤仪赫赫,华姿无双,很美,很让我心动。”

我涨红着脸,强忍着不由自己笑出声来,眯着眼睛连声说道:“真的?真的?”

炎越低笑,“自然是真的。”

我笑得都合不拢嘴了,当下头一昂,哼哼着说道:“那我原谅你了,现在也允许你起来与我说话。”

炎越却依旧没有起来,他看着我,眸中笑意满满,“还有一件事,你怀的孩子,是我的。”

我瞪大了眼。

瞪着炎越,我想,这事儿我虽然早就猜到了,可他害得我那么痛苦过,我不能轻易原谅他,更加不能让他知道我还很高兴着。

可是,他都已经跪下了呢……

仿佛知道我在想些什么,炎越轻笑起来,他弯着唇角,温柔的又说道:“还有一事,你虽然从来都不聪明,别人给一点好处就下不了颜面,又爱胡思乱想,可你的夫君,从来都没有嫌弃过你,便是你嫁了人那阵,他也只是恼恨着,从来都不会嫌弃。”

我一怔,转眼哇哇大叫,“说什么呀?我都没有与他圆过房呢。”

炎越腾地站起,双手一伸把我拦腰抱起,舔了舔我的耳垂,他一只手伸了过去,一边揉搓,一边哑声说道:“那好,事情都说清了,那你就与为夫先圆个房吧。”说罢,他把我扔入了热气腾腾的浴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