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94章 父子对话

第一百九十四章 父子对话

我们在类灵域足足度过了四十几天没羞没臊的日子。

这些日子中,我们大半的时间是在榻上度过的,虽然我还能喘气时,总没有忘记疏理炎越体内的阴寒,可更多的时候,我是连手指头也不能动一下。

四十几天后,我们直接挪移回了魔帝宫。

我们抵达魔帝宫时,已是夜晚,而我一觉醒来时,发现自己住着的,那个关了我十年的院落,再次被阵法封锁起来。而我的男人,再次不见了踪影。

虽然这一次,我是知道他为了什么忙,可炎越这种动不动就把我幽禁的行为,实在让我恼火,于是我开始折腾起那个让我痛恨的禁锢阵来。

我整整折腾了一个月,直到靠着偶尔想起的前世记忆,才让禁锢阵松了一线。

这松开的一线,虽然不足以使我跑出去,更没有对破阵起到作用,可偶尔的,我总算能看到外面的行人,或者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了。

就在我欣喜得意之时,正殿处,一个愤怒地叫喝声传入我的耳中,“老夫早早就说过,天界的天帝姓炎,咱们魔界的魔帝,不能还是姓炎!现在报应来了吧?天界那个实力堪比神人的老天帝一出关,咱们的魔帝就整整三年不见踪影!”那喝叫声响到这里,猛然咆哮起来,“姓炎的,你既然敢在这么关健的时候消失三年,又何必现在冒出来?你知不知道?我们死了一千七百万魔族才形成的大好局面,现在全没了!全没了你懂不懂?天界六十一洲,现在已全部被夺了过去,那十条通道,你父亲几个符箓一扔,砰的一声炸了个十万里烟尘!姓炎的,你到是说说,这三年你去哪里了?”

什么?

我呆了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在我火急火急地想知道炎越怎么回答时,那丝缝隙给飘开了,这个方向的传音,我是一个字也听不到了。

听不到传音,也不知道后面的情况,我实是忧心忡忡,一个人在院落转来转去一阵后,我重重地把自己摔在榻上,恨恨地想道:下一次再见到他,绝对不会轻易原谅!

我急了一阵,又冲了出去忙活起破阵来。可忙来忙去,却似是所有的运气都被我用光了似的,接下来三个月是再无寸进。

就在我急得天天围着院落团团转时,这一天,那道缝隙又飘开了,于是,整个阵法变得透明,外面的人来人往,我能看清了。

外面,魔族的贵族和我所熟悉的楚工他们,正飞奔着来来去去。过了一会,我看到良少和楚南朝我这边走了过来,他们当然没有看到我。

听到两人在说话,我侧了侧耳,终于听清了几句,“陛下现在行事,越发高深莫测了。”说这话的人是楚南,他的表情中带着几分忧虑,显得所说的话绝对不算赞美。

良少回头朝大殿看了一眼,蹙起了眉峰,过了一会,我听良少说道:“百余年了,陛下是个什么人,你难道还不清楚?他不想解释,总是有不解释的理由。”

楚南急急地说道:“可是,这一次不管是天界还是咱们魔界,死去的人都以千万计。你发现没有?不过区区十几年,魔界也罢,天界也罢,人口已经减少了十之八九了!上回我经过那弱水洲,以前也是一繁华所在,现在却是小猫两三只了!”

良少回道:“那都是老天帝所为!他的修为太过惊人,我们的人触之必死!陛下让众人后撤,集中优势兵力,实是不得为而为之。”他这话一出,楚南沉默了。过了一会,楚南叹道:“是啊,老天帝那是近乎神一样的能力,陛下除了收缩,还能如何?”

就在这时,楚南也罢,良少也罢,来来往往的人流也罢,那些身影都开始消失,他们的声音更是再也听不到了。

这个破阵!

我气得直喘气。

接下来,我继续研究着这个阵。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这次一研究,便是整整十年!

当再次缝隙张开,当我的研究终于有点眉目时,我迷茫地发现,魔帝宫里变得悄无声息,正殿外落叶成堆,远远望了又望,半天都不见一个人影!

……

站在高高的山峰上,炎越魔帝红袍飘扬。

他这样从日出站到日落,就在繁星满天时,一阵衣袂飘飞声传来,

一个人飞到了炎越魔帝身后,唤道:“越儿。”

炎越魔帝缓缓回过头去。

看着如昔时一样年轻俊朗,只是眉间中因太多的执着和算计而添了戾气的男人,炎越魔帝低头行了一礼,唤道:“父亲。”

老天帝笑了。

他怜惜地看着炎越魔帝那满头的白发,那颇见沧桑的面容,轻叹道:“不过区区百余年,我那天纵英才,万年难得一见的儿,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老天帝的声音不可谓不温柔。

炎越魔帝看着他,扬唇浅笑,淡淡说道:“儿如今的模样,不正是父亲希望见到的吗?”

老天帝哈哈大笑起来。

他一边笑一边围着炎越魔帝转了一圈,啧啧连声地说道:“魔元亏损,阴寒蚀入魂魄,朕也没有想到,朕居然生出了一个情种,就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老天帝笑得畅快,炎越魔帝也笑得淡然,他微一颌首,说道:“不错,我的时间已然不多,这一切说起来还得谢过父亲,要不是当年你用尽手段逼迫魏枝,让她连续燃烧三次血脉,以致无力涅槃,也不会有后面的事。”

漫天漫天的霞光中,负手而立,淡然而笑的炎越魔帝,那一袭在夜风中猎猎作响的红袍,有一种别样的皎艳。老天帝狐疑地望着他,虽然这个儿子是他亲手毁掉的,可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如他一样,明白他有多么的惊才绝艳,对他,老天帝不敢不防。

见他这个模样,炎越魔帝一派闲适,他微笑着说道:“父亲生我育我,儿子没齿难忘。知道父亲炼化神器需要苍生的血液和魂魄,儿子这二三十年间,赶来了多少魔族让父亲吞噬?便是天界的英才,如今十去其九,也尽是儿子功劳。真说起来,这三界当中,唯儿子与父亲,还真罪大恶极!”

老天帝的脸色变了。

他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儿子,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不一会,一种无上威压扑天盖地的朝着炎越魔帝袭来。

炎越魔帝背负双手,笑容淡淡,不管老天帝的威压加了几重,他总是那般笑着地看着他,这让老天帝仿佛回到了他幼小时,那时,他面对自己的打压,也是这般笑容冰冷的。

老天帝生性多疑,见探不出这个儿子的底细,他慢慢收起了威压。

又围着炎越魔帝转了一圈,老天帝突然笑道:“对了,我那好儿媳妇呢?她先后跟了我两个儿子,如今我出了关,怎么不来拜见?”

炎越魔帝八风不动,丝毫没有因为他对魏枝的嘲讽生怒,他淡淡说道:“她嘛,父亲就不必记挂了。我还在呢,怎么可能再让她被父亲利用了?”

说到这里,炎越魔帝抬头瞟了一眼天空,说道:“时辰不早了,孩儿也得走了。”他也不等老天帝开口,已一步百里的朝着虚空走去,转眼便消失在云丛里。

老天帝望着他的身影,眉峰紧蹙。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苍老佝搂的身影出现在了老天帝身后。

老天帝眯着眼睛看着炎越魔帝离开的方向,沉声说道:“他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后面苍老的修士瑟缩了一下,过了一会,才用那干哑的嗓子回道:“陛下,天君自幼便绝顶聪明,世间百事,从来难瞒他的眼。”这个人,却是木老。

老天帝的眉头越发蹙得紧了。

见他担忧,木老连忙说道:“陛下何必多虑?天君便是天姿再高,他为了救魏枝已自绝于世。咱们已经成功了第一次,最后一步,大可等到天君魂飞魄散,无力庇护那魏枝时再继续。”

老天帝沉思了一会,缓缓点了点头,他沉声说道:“第一步收集九亿九千九百万的生灵魂魄和血液,已经完成了。朕要马上把它们收入神器,只要这些魂魄和血液融入器灵,朕于这三界,便是神,便是唯一的神!这第二步万万不能失。木老,朕让你们看的日子,可看好了?”

木老佝着腰,连忙说道:“已经选好了。”

“什么时候最佳。”

“就在九天后!”

“好!”老天帝沉声说道:“马上着手准备!”

“是。”

就在木老离去时,位于遥远空间的炎越魔帝,也缓缓站了起来。只是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一股鲜血从他的嘴里喷涌而出。

炎越魔帝用手帕细细拭去唇角的鲜血,一道白光闪过后,已出现在魔帝宫的宫城里,随手破开大阵,远远看到那个气呼呼朝自己跑来的妇人,他苍白的俊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来。

接近尾声了,故事会是HE,然后,天天琢磨新文中。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