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95章 我真是幸福

第一百九十五章 我真是幸福

我腾腾腾地冲到了炎越面前。

仰头看着这个笑得一脸可恶的男人,我涨红着脸,气苦地叫道:“你还敢回来!”

我怒发冲冠,指着他又要痛骂,突然的,炎越身子一晃,整个人倒在了我身上。

我吓了一跳,连忙扶住他,急急问道:“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我的手刚刚伸到他的丹田处,还没有碰触到,却被一只大手给扣住了。我慢慢转过头来,对上了一张笑得捉狭的脸!

这厮!他竟然耍我!

我愤怒至极,涨红着脸瞪着他,可我还没有开骂,一只大手已西西索索伸入我的衫子底下,细细揉搓起来。

我咬着牙大叫,“林炎越!”

炎越把脸贴在我颈侧,低低笑道:“在呢,别叫这么大声,我胆小,会吓着的。”

见我又气呼呼的了,他的薄唇微移,凑到我的耳边低低说道:“我知你恼我,今日前来,是想带着我的妻,去她最想去的地方走一走。”

我也真是不争气,他只这么一说,我那满腔的怒火,居然就消得差不多了。从鼻中发出一声轻哼,我回答道:“现在就去吗?”

“当然。”炎越魔帝笑得风度翩翩,他松开我,牵着我的手优雅的朝空中走去。

我们进入虚空时,炎越顺手放出了一只飞船,他牵着我的手坐在船头,开始往几上摆上美酒。

这时,小船已经飞上了虚空,于漫天或近或远的星辰中,于猎猎罡风中,炎越的动作优美到了极点。

他垂着眸,苍白俊美的脸带着轻笑,给我和他自己各斟了一盅酒后,炎越低声说道:“魏枝,你说我此生做过最对的事是什么?”

他做过的最对的事?

我想了一下,羞红着脸挺不好意思地说道:“是你遇到了我……”

我清楚地看到炎越的唇角突然**了一下。

还来不及恼羞成怒,炎越声音放柔,他看着我,眸光如星,“不是,我做得最对的事,是让你怀上了我的孩子。”

我僵了。

瞪了他一眼后,我恶狠狠地说道:“你是想我跟你翻老帐是不是?”

炎越笑了。

也不知怎么的,这一次重逢,他总是一有机会便瞅着我,偶尔对上我的目光时,他眼中的宠溺都浓得无法掩去……那样子,就仿佛他怎么看我,也看不够似的。

看来他是知道自己把我关了那么久,想我了,我得意洋洋地想道。

炎越含笑瞟了这般模样的我一眼,转头看过不远处拖曳而去的流星,突然唤道:“阿枝。”

我连忙“诶”了一声。

炎越一直目送着那流星飞逝,说道:“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我前世,实是对你无感,所以,便是你所想的,找到我后,那般牵着我的手,不管走到哪里,你回头喊我一声,我便能应了你……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对于前世的你我,实是永远不会实现的。”他以着一种平淡的语气,温和地告诉我那个事实,“前世的我,其实听人说过你在找我……”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告诉我,只是瞬那间,魏枝还来不及反应,属于枝女的那一部份,已泪流满面。

枝女狼狈的低着头,压抑的哽咽声在空旷的宇宙中不断流转。

就在这时,我的手一暖,却是炎越按住了手。

他那般看着我,宛如星辰的眸子,是如此明亮,又是如此仁慈,这是一种爱到了最深处后仁慈。

一瞬不瞬地看着我,炎越说道:“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别哭了。”

我停止了哽咽,睁大红通通的眼睛,憨憨地看着他。

炎越欠身过来,他用手指拭去我脸颊上的泪水后,说道:“……可正是因为上一世的亏欠,所以这一世,我回报你的爱了。”他专注地看着我,眸光如水,“阿枝,你上一世转世时,想的是以后要生生世世与我在一道,是不是?”

我泪眼汪汪地点头。

炎越用大拇指划过我的眼角,语气宠溺得近乎叹息,“所以你看,我们现在果真在一起了,这是第一世……你前世都是神呢,神的愿望是能惊动天地的,以后,我们一定还会有有第二世,第三世……”他指向那颗燃烧在远处,光芒越来越黯淡的流星,“阿枝,记着我的话,只要耐心地等着,总能等到的。这世间的因果,都是如此注定的,你说是么?”

我对上他明亮的眼,虽然有一些不明白,却还是傻傻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付出总是有回报的,我前一世寻了你数万年,这一世就等到了回报,以后,我们也能永永远远在一起。”

炎越宠溺地说道:“恩,你说的全对,我的阿枝真是太聪明了。”

我仰头看着他,哑声说道:“可你前世时,也对我太狠了。”

炎越笑了,他温柔回道:“是啊,确实做得不对。”

他回答得这么爽快,害得我不知怎么继续说教下去,于是又瞪了他一眼。

这时,炎越指着下面,问道:“好看吗?”

我低头一看,原来下面已到了天界,我认真瞅了一阵,轻咦一声,说道:“怎么这么荒凉了?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

我还在锁着眉峰寻思,那一边,炎越已用一种闲适的语气说道:“看到那里没有?”他指着一处极为高峻的山峰,“那地方不久后会有一场趣事,我可是筹谋了一百多年了,阿枝你信不信,等到成功那日,那里会开满漫山遍岭的桃花,到时,你可以多去玩玩。”

我眨了眨眼,也许因为难得与他在一起,也许是因为太快乐太满足,我今日的大脑已不愿意去忙碌,我没有去细问他这句话的前段,而是憨憨地说道:“为什么是开满桃花呢?”

炎越冲我眨了眨眼,低笑道:“因为桃花代表春天啊,所以,我要让这百万大山,都开满桃花。这样我的阿枝累了,倦了,想撒娇了,就可以尽情遨游。”

他凑到我面前,哑着声音对我吐息道:“我会看着。”

我伸手拍的一下打落他伸入我衣裳中的手,嗔道:“说话就说话,干嘛又动手动脚了?”

炎越却也不恼,他搂着我,在我耳边低低哑哑地唤道:“孩他娘。”

我涨红了脸。

过了一会,我小小声地应道:“诶。”

炎越哈哈一笑,头一低覆上了我的唇……

飞船越过山峰。

到了一处地方,炎越信手收了飞船,牵着我的手说道:“跟我来。”说罢,他发动了传送符。

传送完毕,当眼前的白光消散时,我一眼看着眼前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地方,轻叫道:“这里好熟悉。”

炎越说道:“你再瞅瞅。”

我定神再看。

过了一会,我轻叫道:“啊,是那个小世界,那个我们一起来过的小世界。”

那时,我体内牵机盅发作,病已膏盲,也是传送到了这个小世界,当时炎越还准备按照这个小世界的规则,与我像凡人夫妇一样,渡过百年呢。

对了,我记得这个小世界里的时间相对于天界来说,是静止的。

想到这里,我高兴得弯了眼,朝着炎越兴致勃勃地说道:“炎越,我们又有很多很多时间了,这一次,我们完成上次没有完成的愿望吧,咱们就做一对最普通的夫妻,一起年轻,一起迈入中年,一起白发苍苍……”

我还没有说完,炎越突然从后面搂住了我。

他紧紧地搂着我的腰,却是不说话,我被他的呼吸之气喷得颈间有点痒,便格格笑了起来,“别抱了。说嘛,我这个主意好不好?”我真是觉得,与炎越在一起的时间,一千年不够,一万年不够,最好时间无止无尽,最好日月永不降落,最好我们能比宇宙永恒。

不过,这对我们来说不是难题是不是?我是凤凰,本来寿算无尽,他也是魔帝,世间少有其敌,我们要在一起,我们要长长久久的在一起,谁也无法干涉是不是?

从来没有一刻,让我如此庆幸自己的身份,让我如此庆幸自己不是一个凡人。

从后面搂着我的炎越,一直没有吭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炎越沙哑的声音温柔地传来,“阿枝,有一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了。”

我回过头去。

可我的脸刚刚扭到一半,又被他的大掌强行扳回原样,我嘟囔两声,他不为所动,“以前不是跟你说过什么天地大劫嘛?现在的三界都被天地大劫引得规则混乱,这个小世界同样受了影响,它的时间流速跟外面的一样了。”

我啊了一声,失望地说道:“这可真是太可惜了。”

炎越低低地说道:“谁说不是呢?”

他从后面扣着我的手,说道:“阿枝。”

“恩?”

“朕见到过很多小世界,唯有此地最让朕难忘。”

我好奇了,笑着问道:“为什么啊?”

炎越轻笑,他就在我背后,声音轻细地说道:“因为啊,只有这个小世界里的时间流速,对于三界来说,是近乎静止的……朕想着,有一天总会带着阿枝来到这里。朕想啊,朕和阿枝如果能够在这地方轮回转世个十次八次,有过百八十回的白头偕老,也许这情恨两字,也就不那么纠心了。”

……

我这是第一次,那么清楚的从炎越口中,听到他对我的深情。

我原本一直以为,我们两个中,我是感情付出更多的那一个……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能说话了,我带着哭腔,却又忍不住含着笑,我轻轻地说道:“炎越,我好幸福。”

整整一年半了,一直看不进起点文,觉得那枯燥无味的升级模式毫无乐趣。直到现在,才重新感觉到升级文也很好看……

还在琢磨下一本,计划是写古代言情,只是风格方面,还处于待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