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97章 对峙

第一百九十七章 对峙

在众帝子此起彼伏的惊叫声中,巨神鼎慢慢虚化,外面的山峰景物,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看着那个突兀地站在前方山峰的父亲,众帝子尖的尖叫,哭的哭喊起来。热闹中,天帝上前一步,朝着老天帝嘶声高喝道:“父皇,儿臣们不明白!”

老天帝转头看向他们。

也许是闭关太久,也许是将要达成心愿,老天帝的眼神不复以往那般冷静,而是隐藏着一种热切和激动。

他像看蝼蚁一般地看过自己的众多儿女,嘎声笑道:“不明白?这有什么好不明白的?朕在数百年前便算到了天地大劫将至,三界将灭,既然你们迟早要死,不如用你们身上具有的帝皇气运,一并帮朕祭了这神鼎,也算是你们这些做儿女的,帮父亲尽了孝心!”

老天帝这话一出,原来还抱着几分侥幸的帝子们通通脸色大变,一时之间,哭喊求饶时又响了三分。

在身边兄弟们的哭叫声中,站得最直的天帝,无法自抑的颤抖起来。他直直地看着老天帝,突然嘶声叫道:“我不信这天道,会任由你这种残害苍生,无视道心的人成神!”

老天帝哈哈一笑,他衣袖一挥,漫不在意地说道:“你这孩子懂什么?三界本来气数将尽,今日又是近年难得的涅灭之日,在涅灭之日把气数将尽的界面上的生灵融入鼎中。算不得残害苍生,更不会影响朕的道心!”

他说到这里,已不耐烦与这些帝子们多做解释。刷的衣袖一拂,让巨神鼎再次实化隔绝了哭喊声后,他飞出数千丈,朝着站在另一个方位的木老低声问道:“怎么样?四周可有异常?”

木老摇了摇头,恭敬地回道:“无。”

老天帝点了点头,他又飞到另外一个山峰,向那据守之人问了问。

一连飞过八座山峰。问过八个心腹后,老天帝安心起来。最后他还是细心交待一句,“如今已是最重要的关卡,你们务必守好这八个方位,只等过了今日。这天地虽大,却不再是你等束缚之地!”

众心腹同时低下头来领命。

老天帝又飞回到了主峰。

站在主峰旁,他看着自己这座直通云霄的神鼎,又望了眼遥远的天界河处的罡风雷电,想道:最多半个时辰,就可以施法了。

转眼,他看向因里面被撞击而不时发出嗡嗡声的巨神,暗暗想道:我这些孩子,身上背负的天命也太少了些。要是以前的炎越在此。说不定光是今日炼化,便可让我成就真神之位。

不过他转眼又想道,当时的炎越虽然背负浓厚的天机福缘。可也因为他气运太盛,自己不一定收慑得住。倒不如现在这样来得稳妥。

老天帝冷笑起来,不屑地想道:如今那个孩子身无福运,体无生机,完全成了一个废人,要不是这废人自出生就带了三分天道戾气。自己是防都不必再防一下。

就在老天帝寻思之际,他面前的巨神鼎。里面传来了更加巨大的撞击声。

看着被撞得嗡嗡直荡的巨鼎,老天帝眉头一蹙,沉声喝道:“你们都是朕所生,今日把血肉献给朕,也是一场造化。何必做这等无用功?”

可他的声音一落,巨鼎却摇晃得更厉害了。

老天帝看着连累得整个山峰都开始摇晃的巨鼎,眉头虽结,却也没有太担忧。这毕竟是神鼎,入了鼎,别说是他们,便是号称天底下血戾阴寒之气都能焚化的凤凰,也只有认命被炼化的份。不过老天帝想了想,还是觉得让这些儿女们乖乖炼化,比他们含着滔天怨气炼化,对自己的补益更大,便又说道:“你们是朕的儿女,朕让你们生下来,让你们享受了数百年的无上奢华,今日一并还给朕正是应该。毕竟骨血一场,你们若是老老实实,朕还可留一个转世投胎的机会给你们,若是再这般不知好歹,别怪我这个父皇让你们就此烟消云灭!”

巨鼎里一静。

就在老天帝微笑起来时,巨鼎里再次传来了攻击声,看着这声势,出手的只怕是他那个当了天帝的儿子。只有他这种得了一界之灵好处的人,才能发出这么有力的攻击。

想到这里,老天帝说了起来,“你也用不着不甘,你身为天帝,在位其间却无法庇偌麾下修士,以致亿万修士死于魔族之手,按照天道规则,这次你不但在劫难逃,死前还会受尽诸般折磨……而今日你被巨神鼎炼化,待我成就真神位,这巨神鼎也会自成一界,到得那时,如你这种血肉入鼎之灵,都会分得一份造化,也算是你不白叫我父皇一场。”

老天帝说到这里,巨鼎里面的攻击明显减弱了,看来,里面的那个儿子也是想明白了。

满意地眯起眼,老天帝继续说道:“你毕竟是朕最心爱的儿子,你放心,你那女人也逃不过的。朕这神鼎要成大功,还需阴阳转化,今日吸收了至阴至毒,来日少不了她那至阳至烈的凤凰炎,到她也被父皇炼化之日,你和她也算是同起同归,血肉相融。”

果不其然,老天帝这话一落,巨鼎里不再传来攻击声了。

老天帝眯了眯眼,想道:毕竟是我的骨肉,性子最是类我,他自己不能得生,自是想拖着女人一道去。

转眼,半个时辰到了。

睁开天眼,老天帝注意到那蔓延了整个天界的黑色死气,注意到那在头顶不远处渐渐生成的,一般修士看不到的一个小型黑洞,他沉喝一声,“时辰已到!启阵!”

命令声一出,巨神鼎嗡地一声再次长大,长大。

就在巨神鼎长大一倍,直把周围的两个小山峰也一并吞了时,木老几人同时启动了阵法。

转眼间,以苍衍山脉为主的百万里大地,都变成了一张巨大的口。

这真是一个巨大的口,它直对着虚空,而且,与天上那个虚化的黑洞遥遥相应,并在那黑洞的影响下,巨口的四周气旋流动。

这气旋一开始还只是在巨口旁边流动,转眼间,它越扩越大,越扩越大,一开始是笼罩了百万山脉,然后变成了笼罩着整个洲,再是笼罩了三个洲,八个洲,再然后,整个天界,魔界,以及人间界,都被这气旋笼罩!

可这气旋甚是神奇,它明明笼罩了三界大地,却对常人丝毫没有影响,它只是不停的吸卷着大地上那些飘散的魂魄,吸卷着那些散在空气中的死气,那些浸在地上,流在水中,散在空气里的血气和戾气,最后,这所有的魂魄和死气,以及血气和戾气,被气旋带着飞快地朝着巨口飞射而来!

望着远处那声势浩大,且越来越大的死灵,老天帝那张年轻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狂喜!

……

炎越魔帝一直在仰望天空。

当那股气旋卷来时,他身周的魔族们都没有发现,只有他突然动了,同时,他还带走了一个人。

炎越魔帝身子一闪,来到了苍衍山脉的外围。

看着前方那巨大的,一直把天都给遮住了的巨鼎,炎越魔帝身边,一个冰冷的女童音传来,“那是巨神鼎!”女童以一种冷静的声音说道:“我们要现在过去吗?”

炎越魔帝低低一笑,说道:“当然。”

他看了一眼被死魂和血戾之气一遍一遍侵蚀的百万苍衍大山,看着那些迅速枯蒌的树木草类和飞禽走兽,微笑道:“这地方可是要种桃花的,再不过去,可就没救了。”

说是这样说,炎越魔帝一双血色琉璃眼,却在定定地看着天空上那个与巨口相照应的黑洞。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就在那黑洞在吞噬掉太多灵气后,开始出现一波波的收缩时,炎越说道:“行了!”声音一落,他已出现在高空中。

出现在高空中的炎越魔帝,白衣胜雪,辇车高华,他站在辇车上,背着太阳负手而立的身影,宛如翩翩公子,仿佛光是有他存在,所处之地,便是万里桃花,便是春光烂漫,便是光华冲天仙乐翩然。

老天帝正在聚精会神地注意着血祭的情况,陡然感觉到四周的血戾之气被一种强大的气场阻断,不由惊愕地转头看去。

这一转头,他便看到了从辇车上下来,身后跟着他的那个古怪女儿,从虚空中一步步走来的炎越魔帝。

一看到是他,老天帝迅速地眯起了眼。他的目光扫过炎越魔帝身上的白衣,扫过他那一身华光,扫过他所走之处,那遍地花开的景色,猛然的,老天帝脸色一变,叫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明明福缘尽去,怎么还可以聚得了这冲天的界灵?”

听到老天帝愤怒的嘶叫声,炎越风度翩翩的一笑,这时的他,眼中的血色尽去,脸上的苍白不在,整个人从上到下,再也没有半分戾气,那华贵那闲适,比之当年身为天帝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炎越负着手,一边从虚空中而下,一边懒散笑道:“父亲,不止是你会算计。你得到这巨神鼎后,便步步算计,而我,在准备应承你许下的天帝之位时,也开始了自己的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