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98章 巨变

第一百九十八章 巨变

炎越脚步略顿,示意身后的女儿走快一点后,衣袂飘飞地朝着老天帝一步一步逼近。

老天帝一脸狐疑地盯着这个儿子。

另外八座山峰上,木老等八个心腹一边站在自己的方位上,一边惊疑不定地看着两人。

对上老天帝那变幻的脸色,炎越越发悠然起来,他负着手,一边走来,一边继续说道:“那日巫族大尊身死,见他身上没有那个神器,又想到父皇你手中的这个巨神鼎,我便知道不妙了……所以成魔帝时,我便把我余下生生世世的福缘,命运,甚至转世投胎的机会,通通都舍弃了,换了一样对父皇你来说,极不喜欢的东西。”

老天帝脸色陡变,他沉喝道:“你,你把它们融入了魔界的界核当中?不对,不对,你这些年来不停的攻打天界,那是在吸取天界的那些洲域地气!难怪有人告诉朕,说是魔族占领过的洲域寸草不生,灵气全无,魔界也是地核动荡,像是有倾覆之像,原来那界核早被你抽出来了,留下的是一个寿命不足二百年的空壳!炎越,你在胡闹什么?”

炎越这时离他不过百丈,他索性也不走了,便那样负着手看着气急败坏的老天帝。

老天帝越说越怒,他嘶喝道:“你这孩子真是愚钝得可以!”他叫到这里,突然声音一顿,盯着炎越问道:“说吧,你要什么?”

炎越笑了笑。

他漫不经心地看向了天边。

天边,乌云翻涌,黑洞吞吐,也不知他看到了什么。竟是发出会心一笑。

笑罢,炎越转头看向老天帝,淡淡说道:“我要什么?少年时,我要成为古今第一人,我要超过那位女神。成为比她更强大的真神。”

炎越的唇角露出一个轻嘲的笑容,“遇上魏枝后,我渐渐觉得成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想要是能与她在一起,做过几千年的逍遥夫妻也是不错。”

说到这里,炎越垂下了眸。

他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天际。过了一会,才徐徐说道:“可惜天道不容……那一年,从父皇那里知道我出生时的种种异像,知道了知天机一族对我的预言,知道父皇有意顺应天意。让我成魔后,我便知道了,这世间的事,不如意者十有八九。所以那一年我接了你给的天帝位,我也疏远了魏枝。”

他笑了笑,淡淡又道:“到后来,我也只有一个心愿了,那就是让魏枝顺利的涅槃。让她遗忘我,让她继续没心没肺的逍遥一生……可惜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心愿,在我看到巫族大尊的神器界居然到了你的手中。在我猜到你炼化了界后,下一步就会以凤凰血肉为祭时,也不得不放弃了。”

炎越的声音突然轻柔起来,“魏枝那么蠢笨,你让她当什么少帝,她就乖乖的当了。你让她一边担着骂名一边与魔族厮杀,她也傻呼呼地做了。还累得呕心沥血的。那时我就想啊,没有我护着。你要炼化她,岂不是一句话一个理由的事?这怎么能行呢?我的梦想已经被你毁了,我现在没日没夜的忍受着蚀骨剥皮的剧痛,可不是为了成全你这种人的。所以我便想啊,这三界迟早是要被毁掉的,可这毁也罢湮灭也罢,我的魏枝和我的手下,却还得好好地活着,还得长长久久地活着。”

炎越嘲讽地看着老天帝,唇角微扬,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我想要的是什么,父皇你明白了么?”

老天帝一直沉着一张脸。在炎越诉说时,他的双眼不停的闪烁着,显然正在着急地寻思着对策。

可他如今是箭在弦上,巨神鼎正以他的儿女子嗣的龙气为引,炼化着这三界大地上的亿万孤魂和血肉,这一步,炼化的是阴浊之气,是万万不能乱的。

而炎越魔帝就站在那里,他身后站着的那个木头人一样的小女孩,如果不出所料,便是魔界界心和天界无数洲域的地气所化,界心也罢,地气也罢,都是生气,属阳。在这个关卡,炼化浊阴之气的巨神鼎可是混不得半点清阳生气的。一旦混入,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老天帝一张脸一会青一会白,想他为了今天,也算计了几百年,可他算到了一切,就是没有算到,炎越会对自己那么狠,他竟然以魂消魄散为引,融合了一界界心和数十洲的地气,他竟然早就算到了今天!

忍着恐慌,老天帝放软声音,温声说道:“越儿你又何必这样?不过一个女人,何必置这么大的气?这样好不好?父皇答应你,你的手下父皇一个也不动,等巨神鼎炼化完毕,形成新的世界后,父皇还把那世界的界心交到你的手中,让你继续当巨神世界的帝王怎么样?”

炎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所以,融炼凤凰血肉,完成第三步,那是必不可少了?”

炎越这话一出,老天帝脸色再次大变,他没有想到,这炼制巨神鼎需要三步,这个儿子都一清二楚!这么看来,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凤凰这件事,他也是一清二楚的。

见老天帝沉默起来,炎越抬起了头。

他看着遥远天空的宇宙深处,轻轻说道:“其实,我这一辈子,已经值了!”

声音一落,他反转手牵上小女孩,面无表情地朝着巨神鼎走去!

老天帝慌了,他有心想飞上去阻止,可他所站的方位,是阵法的核心,他离不开,更何况,就算他能离开,以炎越的能力,他也阻止不了他行事。

急得满头大汗中,老天帝求道:“越儿越儿,你想要什么,咱们好好谈,咱们好好谈好不好?你别那么急啊!”

听到这求饶时,炎越却是似笑非笑,他脚步不停,转眼间,便带着小女孩来到了巨神鼎的旁边。

站在虚空中,炎越看着那巨大的旋涡,看着那巨大的口,他低下头看向小女孩,轻声说道:“怕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生硬地说道:“我乃天地所生,不知惧怕。”

炎越慢慢蹲了下来。

他蹲在小女孩面前,低着头看着这个一直被世人当成自己女儿的地灵,猛然的,他伸开双臂,把小女孩紧紧搂在了怀里。

搂着她,炎越说道:“别怕,父亲会陪着你。”

小女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不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还在凤凰腹中。”

炎越眼中的神采暗淡了一会,转眼,他哑声说道:“父亲陪你进鼎吧。”

小女孩生硬地应道:“好。”她看着炎越眼角的泪水,又生硬地安慰道:“你别伤心,按照我们的计划,你的妻儿一定能活得很好。”

炎越低笑起来,他轻声说道:“我不是伤心……我只是想她了。”

他们在虚空中低声细语,站在阵核当中的老天帝却急得满头大汗,可是,他的喊叫也罢,求饶也罢,还温柔地劝说也罢,都隔得太远,穿过了呼啸而来的旋风后,传入炎越耳中的便没有两句了。

炎越牵着小女孩站了起来。

炎越低头看了一眼正在大喊大叫的老天帝,转头对着小女孩问道:“准备好了?”

小女孩白了他一眼,硬梆梆地说道:“我说了,我是不生不灭!”

对着语气不善的小女孩,炎越一笑,他再次转头朝着远方看了一眼。然后,他转回头来,抱起了小女孩。

再次低下头,凑在小女孩耳边交待几句后,炎越猛然把她朝着巨神鼎的大口扔了过去!

就在小女孩卷入旋风中,如一个炸弹投入巨神鼎时,老天帝那含着撕裂般痛苦的咆哮声传了来,“不——”

同时,木老等人也齐齐嘶叫起来,“不——”

就在女孩那小小的身影投入鼎口的那一瞬间,百万山脉的所有生灵都感觉到了一中发自灵魂深处的惧怕,于是,那一瞬间,所有的生灵同时嚎叫,所有的山林地脉,同时震动!

那一瞬间,旋风变得浑浊,巨鼎所在的百万山脉剧烈晃动,天上地下,只有一袭白衣的炎越魔帝,稳稳地站在飓风中,嘴角含笑,神情冰冷!

可是,他的笑容也罢,冰冷也罢,也只维持了一瞬!

因为,就在同一瞬间,遥远的天空处,传来了一个女子惊恐无状的嘶叫声,“不——”

那女子来得极快,几乎是嘶叫声一出,她便踏破虚空出现在炎越魔帝的身后,并猛然扑了过去,在巨神鼎阴阳气乱,导致爆炸的那一瞬间,她紧紧搂住了炎越的腰!

炎越本是气定神闲,本是一派镇静地等着这场天地剧变,可在那一句嘶叫传来,那温暖的女体抱上时,他俊美的脸,因为骇怕而扭曲起来。

“轰——”

巨神鼎里面爆炸了!

这是一场无法形容的爆炸,一场无法预测,没有任何人能够说清的爆炸,亿万血肉魂魄的死浊之气,与界灵地核的清阳之气,在神器内相遇的那一瞬间引发的爆炸,是如此的惊天动地!

快结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