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99章 前世今生

第一百九十九章 前世今生

炎越堪堪回过头去,爆炸声便席卷而来。

就在巨神鼎的核心处,一股无形吸力澎涨而来,转眼间便形成一个黑洞,朝着天地之间幅射而去。就在那种爆破之力,以无法形容的速度冲向炎越,眼看就在把他的肉身炸成粉末时,我仰起头来,发出了一声暴啸声!

啸声如雷,沉沉而出,而这种啸叫声,竟然在那么一瞬间,把神器内传来的爆炸声压了下去!

这实实让人惊骇!

于爆炸的无形波流中,老天帝那张惊骇灰白的脸,也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当他看到魏枝时,那双眼瞬时瞪大到了极点,一种无以言状的震惊出现在他的眼中。

不止是老天帝,便是那守着八个峰头,正在爆炸的余波中猛然摇晃,正眼睁睁地看着身前的山峰被炸成粉末的八个老人,这时看到魏枝的模样,也瞪大了眼。

炎越呆呆地回头,他看到我,不知不觉中唇角流下了一丝血沫,哑着声音,炎越骇声说道:“阿枝?你这是?”

我还在仰天长啸!

我的啸声,每一波传荡开来,都令得那从巨神鼎内部传来的爆破气流滞了滞。

可是,这是神器的爆炸,这是夹杂了阴阳二气的神器的内核的爆炸!这是能够自成一界的神器的爆炸!

这是天地之间,比恒星爆炸还要可怕的巨大灾难!

激烈的爆破波中,我的七彩羽毛一片片被卷落,我那向来华丽而充满雍容的面容,也扭曲得厉害,而且,我的脑中还在剧痛,还在剧烈的疼痛。

只是把那爆炸定在空中一息不到,我便被这爆破波吹成了秃毛凤凰。

——不够!还不够!远远不够!

我再次仰天长啸!

我张着双手,我的法衣尽碎,我的七彩华羽,在最后一缕也被爆破波流卷走时,愤怒痛苦的我,脸孔剧烈的扭曲起来。

我的脸孔和身体,这一瞬间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从炎越的眼中看到他的震惊,也感觉到了老天帝和另外八人的震惊。

我却微笑起来。

因为我清楚地感觉到,就在我羽毛脱尽,就在我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时候,那比恒星爆炸还要可怕的爆炸波被我定住了!

它们被我定住了,定在了炎越身后,定在了半空中。这一刻,时间凝滞不动,这一次,天地无风无浪,这一刻,远处的那个黑洞出现了急剧的收缩,在它的身边不远处,一颗白洞正在形成。

这些,我浑不在意。

我转过头,痴痴地看着炎越,我听到自己充满恐慌和后怕地说道:“我差点来晚了一步!”我流着泪,带了几分欢喜,我听到自己说道:“师尊,我寻了你几万年,便是你对枝女无意,可枝女能在关健时刻赶到师尊面前,能救回师尊一命,便是烟消云散也是不惧了!”

我痴痴地对他说道:“师尊,枝女好想你!”

说这话的我,眉宇飞扬,唇角的血沫不要钱似的向外直迸,我听到自己哑着声音,以着几分骄傲又几分凄凉的语气说道:“可是师尊,你始终看轻了枝女。枝女何等样人?要是早知道你厌弃枝女到要千方百计避开的地步,枝女定然早早避去,定然不会再去寻你。”

我的眼中一阵涩痛,似是有什么红色的血水顺着眼角流下,可我还在笑,我听到我以那种清冷傲然的语气继续说道:“枝女寻找师尊,只是想再见师尊一面,若是知道会给师尊造成困扰,定然会远远避开的。”在我说到最后一句时,有温热的**从我耳中流出。

我七窍出血了。

也许是我的模样实在骇人,也许是我的话惊醒了什么,我看到炎越眉峰蹙了蹙,转眼,他哑声说道:“不是那样。”那个永远清冷平静的男人,流下了泪水,他哽声说道:“枝女,不是那样,为师,为师本是一方界石,当年修练有了小成后,算到自身机缘未到,需要收几个徒弟,方能完全的脱石为人。离开你后,师尊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入睡,要不是你那几万年的点化,为师不会有今天。”他流着泪说道:“为师不会知道痛,不会知道悔,不会知道遗撼,不会知道世间有情之一字,不会一朝清醒知道你已堕落后,急急地追到了此方世界。”

我听到自己笑了,这是一种如释重负的笑声,这也是一种欢乐的笑声。

我听到自己轻声说道:“原来师尊原是界石啊?界石本有成就一方世界的能力,怪不得师尊会在下意识中做出与巨神器同归于尽的决定……师尊,你原是想由着这巨神鼎毁了三界后,重新融合成有你血肉的新世界吧?你还让我怀了你的孩子,你是想让咱们的孩子成为新的界主吧?”

我听到自己的笑声愉悦至极,我听到自己快乐地说道:“师尊为我想了这么多,真好!”

几乎是“真好”两个字一落,我看到自己双臂一张,仰着头朝着天空大笑起来。

我的笑声,狂肆而畅意,充满了洞彻的愉悦,充满了志得意满的快乐。

我在大笑,随着我的笑声,在我身后的虚空里,出现了一座从云霄深处伸出来的引神桥。

看着那突然出现的漫天云彩,听着那从天而降的光华圈里传来的飘渺仙乐,看着那遥远遥远的虚空上,无数跪伏在云层上,繁星旁的人影,看着那陡然明亮起来的无数繁星,以及繁星里隐隐约约张望而来的人语声欢笑声,老天帝惊得嘶叫起来,他叫道:“朕知道你是谁!你是那个数万年前的女神!你是三界那个唯一的神!你不是殒落了吗?”

我缓缓低头。

漫不经心地瞟了老天帝一眼后,我听到自己清冷地说道:“你的路走错了。”我的语气高高在上,这是一种看待蝼蚁的漠然,“便是无人出手,你也成不了神。”

说罢,我又抬头看向了炎越。

我看着他的眼,遍生欢喜。

我痴痴地看着他,待看到他的眼眸变得清明了,我听到自己轻叹出声,我听到自己低低地叹道:“师尊,你就不能与枝女多说两句话么?”

我慢慢闭上了眼。

不一会,我睁开眼来,这一次,我看到炎越望来的目光时,轻轻笑了笑,我听到自己温柔地说道:“痴子,你刚才不也是苏醒了前世?你放心,我很快就会离开,你的魏枝,我会还给你。”

我看到自己转过了头,望着那虚空里的无数人影,听着那隐隐传来的笑声琴声,唇角慢慢荡起了一抹笑。

然后,我转过了头。朝着炎越笑了笑后,我听到自己低声说道:“两个神器叠加的威力实是巨大,也罢,也罢,想来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永不会后悔吧。”

声音落下后,我举起了右手,将那白嫩玉洁的食指,朝着那巨神器的入口处,轻轻一点!

于是,山崩地裂了!

那一瞬间,凝滞了的天地震荡起来,一股股爆炸波绕过我所在的这个山峰后,狂风一般地扫向了其余的山峰。

那八个天界有名的宿老,连哼也没有来得及哼一声,便与他们所在的山头一道,被炸成了粉未。

爆炸还以光的速度在蔓延,凡肉眼所见之处,都被这爆破波逢山推平,逢水炸翻,逢海吸尽。

当这爆破波震荡到一定的程度时,巨神鼎的巨口,成了一个黑洞,它把附近的几个洲的山脉吸成了平川后,那股旋风牵引着远处的黑洞,进而牵引得整个边界河都出现了震荡!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震荡,这一刻,三界剧烈的晃荡起来,这一刻,无数低级生灵倒葬,无数山川变成大海。

这是一种天翻地覆的变化。

看到一条条边界河整个的被吸入巨神鼎中,看到不远处的黑洞也被吸入巨神鼎中时,炎越和老天帝惊骇得一动不能动了。

老天帝看着那吸入了无数罡沙的巨神鼎,终是颤声叫道:“这,这就是神的手段吗?苍天,这就是真神吗?”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我这时流下了太多的血,七窍完全被鲜血蒙住,就在我全身都出现震荡,血沫从毛孔中渗出时,一只衣袖轻轻拭上了我的脸。

蒙在我眼上的血沫被拭去,我的眼前,炎越举着衣袖朝我含泪而笑,他轻声说道:“我要看着魏枝的眼。”

扫到我身后一眼的炎越,苍白着脸向我哑声又道:“那些星空,出现崩塌了,仙乐也听不到了。”

“我知道。”我冲着他温柔一笑,低声说道:“前世的力量是借来的,它要消失了。”

我笑得灿烂,吐出一口血沫后,喃喃又道:“还有一个人,他不能留。”声音一落,我指向鼎口的食指偏了偏!

于是,那席卷而来,夹着无尽死亡和恐惧的罡沙雷电,朝着老天帝所站的山头削去!

老天帝知道我的意思了。他尖啸一声,拼尽全力地朝着我与炎越所在的方向扑来。

他扑到了半空。

这是他留在世间最后的画面。

就在下一瞬,罡沙从背后卷来,一个眨眼,便把那一具接近半神的肉体削成了白骨,再又一股罡风吹来,白骨成了粉尘,转瞬不见。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