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200章 结局

第二百章 结局

炎越猛然抬头,他怔怔地看着我,嘶声唤道:“阿枝,你?”连老天帝那样的修为,也敌不过一指罡沙,我这个借来前世修为的人,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对上他流泪的眼,我眯着双眼傲然一笑。

笑过之后,我向他宣布道:“我把这次爆炸锁定在三洲范围内了。巨神鼎现在质同黑洞,已把导致三界大劫的诸般物质都吸进去了,便是那个白洞,也被它吸进去了。我刚设下了生生衍化决,等变化到了尾声时,还会有一个黑洞形成,巨神鼎会被那个黑洞吸入,从此远离此界。”我说道:“炎越,你先前所想的虽然不错,可那简直是把三界推倒重来,死伤实是太剧。你是想着身死魂消,不图来日,我却总抱着一丝希望,愿以这救世之功,换一个渺茫机会。”

按照炎越原来的打算,巨神鼎大爆炸后新形成的一界,会是一个巨大而繁华的新世界,所有还存活着的生灵,都会沾上一份好处,如天地初开时的那些生灵一样,可以占上几分机缘,成就不朽生命。特别是有着他血脉的孩子,以及孩子的母亲我,更是会占到新的一界开启时的那份最大福泽,一举而成为一界之帝,帝皇之母。

可那死伤太剧了,只怕最后还能存活的,只有不到一千之数!他是什么也不在乎,唯一在乎的我又修为高强身为不死凤凰。可我不同,我却万万不能让他沾上那么多的杀孽!我还指望着,靠这救世之功,也许终有一日。他还能够转世投胎呢。

我说到这里,头一仰,朝着炎越吻了上去。可就在我吻上他的那一刻,炎越头一侧,微微避了开。

我先是一怔。转眼明白过来,我听到自己朝着他哑声笑道:“我只是想把你的魏枝还给你。”说罢,我覆上了他的唇。

就在四唇相接的那一刻,天昏地暗!

这是真正的天昏地暗!头顶的天空完全黑暗起来,所站的大地也开始虚飘。

炎越眼一低,便看到唇口处。大口大口血沫喷出的我,那血流得如此之凶,他一不小心还给吃了几口。

仓惶把我推开,炎越颤声唤道:“魏枝,魏枝。你怎么了?”

我睁开眼朝他笑了笑。

可我的笑容纵是灿烂,抱着我的男人却泪如雨下。他颤抖着唤道:“魏枝,魏枝,你怎么了?”我浑身上下,每一处孔窍,每一个毛孔,都血出如浆,不过这么一瞬间。便把我整个人都染成了血人,连带他搂着我的双手,也满满是血。

我对上炎越那惊慌的眼。唇角微了微,轻声说道:“炎越。”

“诶。”

“你瞒着我跑到这里来,就没有打算过活着回去是不是?”

炎越看着我,他流着泪点头道:“是。”

我冲他一笑,哑声说道:“我感到了不安,心里很害怕。不停地念着你的名字,也许念得太凶了。我发现自己很容易就破开了你设下的那个阵,我感应到你就在这里。便跑了过来。远远看到这里出了事,我把咱们的孩子从丹田里掏了出来,交给小炎越了。你也知道的,小炎越身上融着你和我的血,有他在,孩子就是在蛋里呆得久一些,总也有出世的机会……”

我怕自己说慢了,就再也说不出话了,喘了一口气,继续告诉他,“我拿孩子时破了丹田,可我原本就不想活着离开这里,不管你去哪儿,我都准备跟着你。我没有想到,我那个自绝的动作惊醒了隐藏在我神魂中的前世,她彻底苏醒了……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

我伸出手,轻轻抚着他的脸,低声说道:“炎越,我寻了你几万年,也尝受过失去你的滋味。无论如何,我不许你再离开我。”

炎越红着眼眶,他痴痴地看着我,轻声说道:“你真是个傻的。”

我冲着他一笑,这一笑有点灿烂,于是我又喷出了一口血沫,我咳了一声,终于气顺了一点后,我高兴地说道:“炎越,刚才我那前世湮灭时,给了我一道记忆,我有办法留住我们的性命了。”

炎越睁大双眼看着我。

我冲他格格直笑,再次双手搂住他的颈,然后,深深地吻上了他。

就在我把自己贴在他的身上,与他薄唇相贴的那一瞬间,我们的身周,我那飞溅而出的血沫,我那属于不死凤凰的不死之血,自发的凝聚起来,它在我们的身周形成了一个血茧。

这个血茧,似是至硬又似是至柔,它就那样漂在罡沙和风暴中,一阵狂风吹来,它被吹得滚出数十里,一阵罡沙袭来,它又滴溜溜地滚了回来。可不管怎么滚怎么吹,它就是毫发无伤,也不管天地如何变幻,它也是始终存在。

……

五百年后。

史书有载,五百年前,三界遭遇灭顶之灾,一日之间,天昏地暗。沧海变桑田,日月几无存。有神人出手,令诸般灾劫汇入一鼎,而后,鼎飞不见,诸般异像尽逝。

斯日后,天地新生,三界结界尽破,混然如一界矣。

史书有载,大灾劫之后,凤凰和魔帝天帝尽皆消匿于世间,踪影不复。传闻,神人乃凤凰所化,凤凰以一身不死凤血和无尽生命,替天下苍生担了死劫。

……

这一天,凡人居住的古月国,一个常年雾气笼罩,猎人不愿意靠近的山谷里,传来了一阵“兹兹”声,却是一个巨大的血茧,正在慢慢破裂。

血茧上的裂缝越破越大,“兹兹”声也越来越响,就在一连串的炸裂声中,血茧一分为二。

血茧中,滚落出一对年轻男女。

地面上尖锐的石块,刺激得他们皱起了眉头。慢慢的,那年轻女子睁开眼来。她眯着眼睛朝外看了一会后,反射性地伸手挡在了眼前。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呻吟声。

年轻女子迅速地转过头来。

这一转头,她便对上了一边揉着眼。一边坐直身子的男人。

年轻女子呆呆地看着他,也不知怎么的,只是这般看了他一眼,她的心中便涌起了无边喜悦。

就在这时,年轻男子也转过头来。他看向了女子。

四目相对,面目俊美。一头乌发的男子笑了起来,他一眨不眨地看了女子一会后,慢慢站起,向她伸出自己的手,男子温柔地说道:“你是我的亲人么?我一看到你。便满心欢喜。”

年轻女子将手放在他的掌心,直到站起,她还在傻呼呼地看着对方。听到男子的问话,她红着脸有点羞涩地说道:“我,我也是很喜欢。”

男子朝四下张望了一会后,转向女子说道:“这里有点危险,趁天还没有黑,我们快点离开。”

女子连忙点头。

看到她亦步亦趋地跟在自己身后。不管走了多远,自己一回头,总能对上她那怯怯的。又是迷恋又是欢喜的目光,男子低声笑道:“我想,我们只怕不是亲人。”

“为什么这样说?”年轻女子显得有点难受,她结结巴巴地说道:“明,明明就是,亲人。”

看到她急得都要哭出来了。年轻男子低笑起来,“不。我的意思是说,我老是想抱抱你亲亲你的。我们应该是夫妻。”

年轻女子破涕为笑,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我也是。”

“你也是什么?”

“我也是想抱你……”年轻女子这话一出,便落到了一个强而有力的怀抱中。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好一会,才红着脸依依不舍地分开。

山谷离官道不远,两人走了一个时辰不到,便上了官道,然后看到了前方巨大的城门。

刚刚来到城门处,两人便听到一个响亮又飘渺的声音传了来,“一个一个排队,不许插队!不许大声喧哗!”

两人咦了一声,朝着那声音传来处走去。

不一会,两人便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大广场,此刻,那广场上站满了年轻的男女,广场的尽头,还有一些稚龄儿童。而大广场的中央,几个仙人凌空而立,其中一人正喝叫道:“灵根五,体质驳杂不清,愿意的话就留下来当杂役,不愿意的话回家去。”那人的声音落下后,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女子高兴地说道:“阿哥,仙人收徒呢,我们也试试吧。”

男子转头看向她,看到她这眉开眼笑的模样,他的心软成了一团,于是他宠溺地应道:“好。”

广场上的人虽然多,却也很快就轮到这一男一女。

男子率先走上前来,他如前面的那些人一样,把手按在了仙人面前的一块玉璧上。

不一会,那仙人开口了,“无灵根,下去吧。”

男子毫不在意,他微笑着退了下去,换了女子上来。

不一会,那仙人又开口了,“无灵根。”

目送着那一男一女离去,一个年轻的仙人说道:“这两人冰肌玉肤,姿容出众,我还以为会是上品灵根呢,没有想到只是两个没有灵根的凡人。”

那给他们测试灵根的上了年纪的仙人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这两人岂止是没有灵根?我刚才看了一下,他们魂魄不全,怕是只有这一世的寿命,一旦身死,两人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年轻仙人大惊,他摇着头啧啧连声,“奇怪啊,凡人俗胎,魂魄不全,哪会有这般风姿?这不该啊!”

上了年纪的仙人笑了笑,说道:“这两人是有点奇怪,他们不但魂魄不全,还性命相连,一人身死,另一人必不独存,着实难见。”他也只是随口说说,转眼就扯起八卦来,“对了,听说紫仙门中,那个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魏越,他的蛋儿子终于破蛋出世了?”

年轻的仙人应道:“是呢,总算出世了,魏越这下不会四处搜刮灵材,逼着大伙帮忙孵蛋了吧?对了,你知道那蛋孵出来的是个什么东西吗?”

“听说一出来就是人形,不是众人猜测的妖类。”

年轻仙人有点失望。就在这时,他想起一事,叫道:“咦,刚才那个没有灵根的男子,与咱们的第一天才魏越好象有几分相似哦。”

上了年纪的仙人不以为然,他哧声一笑,道:“天下相似的人多着呢,魏越和那人一天才一凡胎,再相似又能如何?”

年轻的仙人叹道:“也是。”

误长生完结了。

这是我第一本用第一人称写的小说,当时之所以决定用第一人称,是因为有些感情,只有这种称呼才能充份的表达出来。但是话说回来,这种写法我真是不顺手,写的时候可以说是笨手笨脚,一点也不像以前写第三人称那时下笔如飞。

可不管怎么样,这本书结文了,好与不好,只能等以后平心静气后再来评价了。

呵呵,我这阵子在准备新文,可能会在下个月开新书吧,新书应该还是古代言情什么的,是第三人称。()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