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6章 老天爷,下道天雷劈死他吧!

第六章 老天爷,下道天雷劈死他吧!

两人正你来我往耍着贫嘴,校花秦可心却匆匆忙忙的往两人这边走来,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们这里,让毛非顿时心跳加速,脸庞一阵火辣。

“她……她……她怎么会……她是在看我吗?”毛非用那细若蚊声的音调颤抖着向李军问道。

李军耸了耸肩,对毛非的话不置可否。

虽然将秦可心视若梦中情人已经两年了,但毛非对于他心目中女神一般的人物只敢远观,从来没有过半句话的交流。

当然,一是没机会,二是毛非这种蓝海大学里一抓一大把的牲口,凑上去也是炮灰的下场。

然而现在秦可心突然向他走过来,那种震撼无疑是在毛非心中引发了一场超级大海啸,让他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冷汗直冒。

难道秦可心跟那小子吵架,觉得这边这个胖乎乎的同学还不错,想要给我一个趁虚而入的机会?

王八之气,老子身上肯定有王八之气!毛非彻底昏了,自己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中,将意**的精髓毫无逻辑毫无理由的在心中发扬光大。

“可心……可心……”那年轻男子似乎是说了什么话得罪了秦可心一般,屁颠屁颠的追了上来。

秦可心没有理会后面那人,走到两人身边后,先是看了毛非一眼,然后才对李军说道:“今天不是你生日么,我们去哪里吃饭?”

“咚……”

毛非一头栽倒在地,那胖乎乎的身躯让人感觉到地面都被引起了波动。

“意外!意外!”毛非借着李军的手站了起来,心中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原来校花是冲着军子才过来的,不对,校花怎么会认识军子?还知道军子今天生日?

在毛非心中,这个疑问就跟百慕大三角洲之谜一样的高度。

毛非如观看乒乓球比赛一般,那圆乎乎的脑袋左一下右一下来回往李军和秦可心身上扫,希望得到答案。

“我们倒是有个小型聚会,不过没有邀请你,不好意思。”李军潇洒说完,将烟头一扔,转身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咚……”

毛非再次栽倒,连滚带爬站了起来,尴尬喃喃道:“骨质有点疏松!”说罢赶紧朝李军追了过去。

“不是吧,校花……校花啊!校花要跟你吃饭你居然拒绝,你疯啦?”毛非真恨不得自己能够代替李军,哪怕就是跟秦可心多多接触一下也好啊。

“醉仙楼啊,一个小菜五块钱,多一个人起码多一个菜,预算不够。”李军挠挠头说道。

听得李军这么一说,毛非差点没再次栽倒,就为了省五块钱,连校花要跟他一起吃饭居然都拒绝,要自己是李军,别说五块钱,就是五百块,五千块,只要有,也是眉头都不带皱的。

校花连奔驰男都不理会,主动要跟这家伙吃饭,这家伙居然为了省五块钱,拒绝了校花!

老天爷,下道天雷狠狠劈死这牲口吧!

“不……不是……这……这样好吗?我包了,你今天的生日开销我全包了,”毛非可怜巴巴的说道,“醉仙楼,不,咱们上步行街去吃西餐,饭后再去K歌,去宵夜,我全包,再包你一个月的伙食,外加帮你洗一个月袜子,怎么样?”

又抠又懒是毛非这家伙的真实写照,平常要想往这家伙身上弄过一个钢嘣儿来都是件极为困难的事情,这种八百年难得一遇的好事儿李军自然不会拒绝,笑道:“是个男人就要说话算话,赶紧打电话给猴子和大头他们,改步行街。”

“哎哎哎!”毛非答应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掏出手机,一边拨着号码一边说道,“校花长得漂亮,面慈心善,就跟观世音姐姐似的,有大肚量,应该不会介意你刚才的无礼,你赶紧跟她说说,她应该不会生气……”

“说啥?人都走了,赶紧打电话给猴子和大头他们……”

“什么?人走……走了?”毛非往那一看,才见秦可心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最终还是与那奔驰男分道扬飙。

奔驰男恨恨的往李军他们这边看了一眼,郁闷的开车离去。

奔驰男从小就喜欢秦可心李军是知道的,然而秦可心刚才是想拿自己做挡箭牌李军更加清楚,无缘无故凭什么做这种事情,校花很了不起吗?

嘴角咧开了一个诡异的弧度,李军拍着胖子的肩膀大笑道:“谢谢啊!最近老吃方面便吃得我头晕眼花,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电话打了吗?”

“打个毛线打!”毛非心中那个气啊,忿忿道,“校花都走了还打个屁,醉仙楼。”

“又改回醉仙楼了?”李军笑了笑道,“那你请我请?”

“废话,你的生日当然是你请,关我什么事,我……我只负责吃。”毛非满肚子的不爽,还是希望老天爷降道天雷下来劈这牲口一下才解恨。

“你丫说话就跟放屁一样,还是不是男人?”

“我……我那是话没说完,要是校花在,一切没问题,校花不在,一切免谈。”毛非一脸坚定,紧守住自己的荷包,就像大姑娘要紧守住自己贞操一般谨慎。

“算算算,走走走,他奶奶的,老子怎么会跟个婆娘同居。”李军白了他一眼,一边走一边摇头叹道。

实际上毛非的家庭条件也不算好,他们两人一个玩网游打装备,一个在夜市摆摊,都属于那种靠自己才能在大学里生活下去的人,所以也才会从宿舍搬出来住到一起,方便进行他们各自很有前途的“事业”,所以在这些事情上,李军并不会为难他,顶多没事儿拿出来开涮他一番。

“哎,等我,校花怎么会认识你?不,你怎么会认识校花?”毛非追了上去,一脸好奇的问道。

“幼儿园发小。”李军淡淡道。

啊?

听得李军这么说,毛非大感意外,那奔驰男是这家伙的小学同学,校花又是他的幼儿园发小,大学两年了,也从来没听他说过,若是发小的话,他和校花的关系应该不错啊,两人怎么会从来都没有交集呢?

“那你俩有仇啊?”

李军淡淡一笑:“或许吧。”

“什么叫或许啊,一定是你丫小时候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毛非拿出福尔摩斯般的谨慎分析道,“幼儿园的时候你肯定是不招人待见那种,所以……”

“所以你个头,”李军飞起往胖子的肥屁股上踹了一脚,笑道,“我这种二十一世纪五好青年如果都不招人待见,那你这种说话不算话的婆娘岂不成非典病毒了,人见人怕。”

“那你和校花到底为什么会像陌生人一样啊?”毛非实在好奇,“明明认识,却像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

李军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既然你要问,我也只好实话实说了,想当年,我们都还小,她跑到幼儿园的男厕所非要看我的小JJ,我不给她看,她就一直记恨到现在……”

“我去你妹的!你到底说不说?”

“忘了。”

“吹牛。”

“不信拉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