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10章 完美的制造工业

超级游戏分身

“尊敬的老子粉快乐先生,东湖的渔夫小石头在湖底发现了宝藏,需要一位勇士过去帮忙!”希雅说完,便沉默了下来,不再给予李军任何讯息。

任务越来越复杂,NPC给的提示却越来越少,李军无奈的摇了摇头。

以前玩游戏的时候,虽然他这个半职业玩家属于开荒型的,但在有些方面还是可以吸取一些比他还强的玩家的经验,比如去官网或论坛上找找任务线索和信息什么的,然而现在这个游戏,却是完完全全需要自己摸索,来不了半点投机取巧,这估计也是与现实对接这项好处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吧,李军暗暗想道。

裁缝技能升级任务

任务进度:

蚕丝裙0/100

雪舫衬衫0/100

软稠大衣0/100

苦笑着摇了摇头,李军迈开脚步往东面跑去。

刚一离开,却是收到了一条系统信息。

系统提示:当一项技能达到3级后,便可以向希雅学习新的技能!

这条及时的信息无疑向是给李军注入了兴奋剂一般,心想当裁缝就当裁缝了,等升到3级后,再学个毁天灭地的技能去现实世界里大发神威吧!

突然想起来一点事情,李军暂时停下了脚步,从背包里拿了一件亚麻线袍出来,又打开了“与现实对接”那个特殊背包,怀着忐忑的心情,小心翼翼的将亚麻线袍往里头一放……

成功了!

李军欣喜若狂,之前他可是试了好多次,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想往“与现实对接”那个特殊背包里放,可是没一次放得进去,现在自己辛辛苦苦制作出来的亚麻线袍,居然能够放进去。

什么铜角匕、银针之类的东西放不进去,亚麻线袍倒是放进去了,难道将这亚麻线袍带回到现实世界中?

李军是一个急性子,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管他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干脆一口气将剩余的49件亚麻线袍全放到了“与现实对接”那个特殊背包当中,选择了回到现实世界当中。

李军的房间中的电脑旁,整整齐齐码放着一堆亚麻线袍。

掐了掐自己,感觉到疼,没有在做梦,李军张大了嘴,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堆从游戏世界当中带回来的东西,脑海中甚至很猥亵的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能把希雅也放到那个“与现实对接”的特殊背包当中带回到现实世界里就更好了。

这游戏里看起来原本普普通通亚麻线袍,带回到了现实世界当中,却是大大的不一样。

首先是做工,缝接处的线头大小比例用肉眼根本看不出任何差异和区别,一般手工或者机器缝制的衣服,别说一般的制衣工厂,就算是世界顶尖的牌子货生产企业,多多少少都会在做工上有微小的瑕疵,这是制造行业不可避免的东西。

当然,如果是像瑞士钟表之类的精工制造,又另当别论了。

在制衣工业方面,根本不可能做到零瑕疵,然而这五十件亚麻线袍,在做工方面却堪称完美,无懈可击的完美。

虽然对于衣服的要求没必要讲究零瑕疵,但这也一个侧面反应出从游戏世界中带出来的东西品质优良。

既然裁缝技能做出来的衣服能够带到现实世界中,那以后如果学了其他技能,不也可以带出品质极其优良的产品么?

看来八百年后的制造业整体水平,已经达到一个堪称完美的高度了,李军从这堆游戏世界中带回来的亚麻线袍中体会到了这一点。

做工精细得跟瑞士钟表有得一拼,在设计方面也是出奇的具有时代感。

时尚这种原本属于见仁见智的东西,在这五十件亚麻线袍上面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什么是时尚?

时尚首先必须找到一个风向标,就拿服饰来说,每年的比如巴黎、米兰时装周,就被所有人认定为时尚的风向标,潮流的最前沿。

那些个时装周当年若是主打复古,那整个复古风就是当年最时尚的感觉,若是主打波西米亚,那波西米亚风,又是当年最潮流的东西……

李军这个宅男对于时尚接触不多,但眼光却是很毒辣,类似这些亚麻线袍的T恤今年很多MM都喜欢穿,校花秦可心一件类似的还引起了蓝海大学一阵潮流风。

所以李军感觉,若是这些做工优良的亚麻线袍拿到市场上去出售,一定会惹得众多爱美的MM争相购买。

拿到现实世界当中的亚麻线袍和游戏当中的亚麻线袍有差异,李军甚至怀疑,若是去年,或者明年将亚麻线袍从游戏世界当中带出来,设计与款式恐怕都不一样。

八百年后的游戏主脑估计是将历年来的潮流元素都融入进了游戏技能设计当中,所以才会出现带出来的东西刚好就是当年最流行的这种状况。

但是八百年后的游戏主脑又怎么会知道会有一个八百年前的游戏玩家莫名奇妙的进入到了《梦幻天堂》游戏里面呢?

是游戏BUG,还是这八百年后的游戏本身就带有时空穿梭的娱乐元素?

这些问题李军一下子想不通,只能留待以后研究。

现在李军所想的,是怎么把这五十件衣服拿去卖掉换取实际收益。

打了个电话给毛非,这家伙正在东城河夜市辛勤练摊儿,李军说了声过去找他有事儿,便从床底下翻出了个原本用于装行李的蓝白红编织袋,把五十件亚麻线袍往里头一装,扛着出了门。

“小李,搬家啊?”

又遇上了对面的席蓉,这女人手上的伤好了,又是在这大晚上的打扮得极其妖艳准备出门。

“没有。”李军不是那种见了漂亮女生会发怵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席蓉那勾魂儿的眼神和性感喷火的打扮,就会不由自主的脸红。

“那你就是杀人了,大晚上的扛这么一个袋子,怪渗得慌,杀了人准备上哪儿弃尸呢?”席蓉自己被自己的冷笑话逗得咯咯直笑,妩媚的眼神在李军这个小初哥的身上来回打量。

“不不,这……这里头不是尸体。”

李军有些慌乱,席蓉的V领薄纱装透出的那一片雪白让他感觉到很不自然。

阅片无数的李军在理论方面算得上是个大家,但在实践方面却是连小白都不如。

没谈过恋爱,没亲过女人嘴,没抱过女人大腿,就只牵过小女生的手,还是儿时手拉手玩丢手绢的时候。

对面住了这么一个惹火尤物,很难不让他往岛国片里的那些狗血桥段上面联想。

纯洁的小男生不都是沦陷在**娃**的两腿之间么,老子不会遇上这么狗血的奇遇吧?血气方刚的李军暗暗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