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12章 英雄救狗

第十二章 英雄救狗

长发青年的白衬衫上沾染的几滴鲜红的血迹,已经说明了一切。

李军走过去看了那长发青年一眼,站到毛非身旁,用眼神跟他交流了一下。

在学校这两年,也干过一些聚众打架的事情,更何况还是毛非这牲口的事情。

只不过李军属于那种群殴当中找机会往杯具者身上伸两下黑脚的角色,若论单兵作战能力,远远不是身体厚重敦实的毛非的对手。

看毛非都挂了彩,李军虽然不是那种遇事儿就落跑的家伙,但心中不免也有些忐忑。

而那长发青年,见胖子身边来了一人,嘴角竟是挂上了冷笑,用一种戏谑的表情玩味的看着李军,仿佛像李军这样的普通身材的角色,再来十个也不够看。

“怎么回事儿?遇上买东西不给钱的了?”李军小声问道。

“帮我抱着,”毛非没有回答李军的问题,而是将手中那只可怜兮兮的小狗往李军怀中一塞,捋了捋袖子,“我整死这狗日的!”

看毛非气势汹汹,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挑衅,李军便也没说什么,这时候才看清毛非递给他的是一只可爱至极的吉娃娃。

“干你妹!”

毛非大喝一声,捏紧拳头如重型坦克一般向那长发青年撞去。

又不是没有见过毛非打架,李军心头一紧,可以想象等待那长发青年的,将会是何等惨况。

然而就在那长发青年侧身一踢之后,李军却是哭笑不得,酝酿起了气吞山河般气势的毛非冲将过去,居然被人家一脚就踹趴下了,躺在地上直哼哼。

“小伙子你不对啊,虐待小动物还打人!”

“拿炮仗炸这么可爱的小狗,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报警!报警!”

……

听得周围的群众议论,李军这时候才搞明白,原来毛非是见义勇为救这只小狗,然而旁边的围观人群七嘴八舌的向那长发青年进行指责,看见毛非被踹趴下了,却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

嘴上说了报警,却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打电话,都怕惹事儿!

现在的人啊!李军感慨了一番,放下小狗,过去将毛非扶了起来。

他心中正在琢磨怎么解决这事儿,连毛非都被踹趴下了,自己断然不是这个长发青年的对手啊!

正犹豫间,那长发青年却是没有给李军考虑的机会,看见李军这家伙还敢将他踢翻的毛非扶起来,冲过来抡起巴掌就往他脸上扇来。

李军本能的伸手一挡,却是刚好将那长发青年的手腕给抓住,心中怒火也蹭蹭往上冒,干你妹,老子跟你拼了!

正准备硬扛下这一巴掌后跟长发青年拼命,李军牙关紧咬,等了一会儿却是没感觉到巴掌扇到脸上那种屈辱和疼痛,回神一看,只见那长发青年一脸惊骇的盯着自己。

而长发青年的右手,却是被自己牢牢钳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嗯……”长发青年憋着气拼命挣扎,然而那右手,却像是被一股千斤重的力量钳制住一般,根本挣脱不开。

表情由惊骇转变为了惊恐,这家伙看起来普普通通,力气怎么这么大?

力量!?

李军想起了自己拿两桶装满纯净水的水桶跟玩儿一样,那是游戏里啸天剑士升2级,一共25点力量属性的时候。

现在啸天剑士已经升到4级,力量属性已经被他给加到了35点……

都是力量惹的祸啊,哇哈哈……

李军心头涌起一阵兴奋,旋即那股兴奋很快转变成了愤怒,下意识的抡起巴掌。

“啪!”

一声脆响,长发青年的身体华丽的转了一圈,一头栽倒在地上,口吐白沫,那状况比刚才毛非被他踹翻还要惨上三分。

脸庞上那腥红的五指印显得有些妖异。

“虐待小动物,连畜牲都不如,揍他!”

不知是谁一起哄,李军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人群便如潮水一般向那躺在地上的长发青年涌来,无数的黑脚**般倾射了上去……

李军瞠目结舌,都是些什么人啊!

“干你妹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毛非轻轻捣鼓了李军一拳,笑骂道,“你丫原来这么能打,以前干架怎么老躲在后面?要不是我差点扛不住了,你还不打算出手是吧?可真能装!”

李军心中苦笑不迭,暗忖老子没装啊,以前和你们这群牲口去干架如果冲在前头,恐怕早被揍成半残废了。

“趁乱闪吧?”李军赶紧转移话题,悄声对毛非说道。

毛非狡黠的点了点头,仅用了几秒钟的时间便迅速收起摊位,抱起小狗和李军一溜烟儿跑了个无影无踪,这功夫都是以前在大马路摆摊为了躲避城管的“追杀”练就出来的。

一口气跑出东城河夜市,两人才放缓了脚步,李军这时候才从毛非口中得知,原来他摆摊儿的时候看见那长发青年用炮仗炸这只身长仅仅只有二十多厘米的吉娃娃来取乐,他一大老爷们儿哪里能容忍如此变态残忍的事情发生,自然而然就跟那长发青年干上了,谁知却不是那长发青年的对手,被揍得跟猪头一般,隔壁卖胸罩的MM估计以后都看不起自己了。

“你丫不是钟情校花么?怎么又在乎隔壁胸罩MM的看法了?”李军笑问道。

“校花是女神,女神一般都只存在于梦想中,”毛非抹了抹想起隔壁胸罩MM摊子上五花八门“小碎布”流出的口水,“还是胸罩MM实际一些,可惜今天太锉了,她一定看不起我。”

“我靠!谁都不敢出头,就你这么英勇站出来,上演了一幕英雄救狗,谁敢看不起你诅咒谁胸罩一辈子卖不出去,进来的货左大右小。”李军安慰着毛非,见那只吉娃娃浑身上下被炮仗炸得血肉模糊,已经奄奄一息了,目光可怜巴巴的望着他们,眼眶中隐隐有些雾水,不知道是疼痛难忍,还是知道自己不久人世而感怀。

李军深深叹了一口气,心头有些酸楚,这小家伙实在是可怜,早知道应该多甩那狗日的几巴掌,妈的,太可恶了!

“你说的对,胸罩MM很善良的,不会看不起我,反而会因为我的举动而感到骄傲!”毛非被李军一句话又吊起了信心,偏头瞥了那小狗一眼,皱眉道,“早救它就好了,现在估计活不长了。”

“带它去宠物医院试试吧。”李军轻叹了一口气道。

毛非轻轻摸了摸小狗的脑袋,说道:“没用的,都成这样了,神仙都难救,估计一会儿就断气,算了,等它断气咱俩找个地儿把它埋了吧,怪可怜的。”

李军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