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3章 闲了蛋疼的人

第二十三章 闲了蛋疼的人

“李军,”许晴欣手中拿着一件毛衣,本想往李军**坐一坐,可见他那乱糟糟的**不是被子就是脏衣服,根本没有落座的地方,只好作罢,看着李军严肃而认真的说道,“我是做正当生意的,虽然我们之间达成了合作协议,但如果你这些衣物来历不明的话,我想我们恐怕很难合作了。”

“这……这啥叫来历不明啊?”李军艰难的将那半颗噎在喉咙里的水煮糖吞下,苦笑道,“难道你怀疑我这批货是赃物?”

许晴欣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噢买Lady噶噶!李军心中苦笑不迭,《梦幻天堂》游戏中的物品将来随着学习到越来越多的技能,肯定还会越来越多的产品被他带到现实世界当中,若是没有一个完善,合法合理的来源渠道,想发达也是一件难事儿。

若他是许晴欣,心中多多少少估计也会有这样那样的顾忌,毕竟做的是正当生意,又不是要贪什么小便宜,虽说这只是衣物,又不是毒品,但冠上来历不明这个名头,始终是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李军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世上本没有忽悠,忽悠得人多了,自然也就有了忽悠界的老祖宗,他李军就是忽悠界的老祖宗,深深叹了一口气道:“唉!其实不告诉是因为这些衣物的生产来源的确不合法,不,不是不合法,是不合规矩,不是什么制衣工厂出来的,都是私人小作坊生产的,喏,要不怎么连标签都没有呢。”

“私人小作坊?”听得李军这么一说,许晴欣就更加奇怪了,把手中那件毛衣翻来覆去看了半天,才道,“李军,你知道ONLY这个品牌吗?”

“ONLY?”李军挠挠头,“好像听说过。”

“ONLY是欧洲著名的国际时装公司丹麦BESTSELLER拥有的四个著名品牌之一,”许晴欣很专业的说道,“ONLY旗下拥有许多遍布巴黎、米兰、伦敦和哥本哈根等主要时尚发源地的设计师,所以使得ONLY永远站在欧洲流行的最前沿,ONLY的服装是时下15岁至35岁之间的都市女性最为青睐的时尚流行品牌,它的服装设计理念代表的是一种年轻人的独特风格,说起时尚设计风格,可能有些抽象,但以我从事这一行业多年的经验和对潮流的认知来看,你这批衣物,完全走的就是ONLY的年轻时尚风,太像了,不是说服装设计雷同,而是这种服装设计的风格,与ONLY那些知名设计师想要表达和体现出来ONLY的设计理念很相近,近得就像一对双胞胎似的。”

听得许晴欣这么一说,李军倒是没有对服装设计理念有什么更深刻的了解,但却更加肯定八百年后《梦幻天堂》游戏里的裁缝技能真的是整合了以往这八百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的流行时尚趋势,才会使得许晴欣有了这样的感觉。

当然,如果是李军自己,那除了觉得这些衣物做工精美,时尚好看,也再看不出其他什么东西来了。

“就像这件毛衣,ONLY三天前才正式在中国市场上发布了一款与之相近的款式,两者的设计理念实在相似,在细节方面却有着一些差异,而且……”许晴欣苦笑道,“我觉得眼前这件杂牌毛衣的设计,甚至比ONLY三天前在中国市场正式发布的那一款毛衣的设计更加时尚,更加符合今年的流行趋势,就比如这斜领口处的花边,ONLY的那件是以细花点缀,比较……”

许晴欣喋喋不休说了一大堆,到了后来李军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但他却是相信许晴欣的眼光,一个在校大学生,又不是服装设计专业的,若是没有这方面的过人之处和独道眼光,怎么可能做到在蓝海这个时尚国际大都市最前卫的步行街捣腾出一家口碑一流,顾客认可的最潮时装店出来呢?

所以许晴欣说这些衣物的设计与ONLY这个品牌的设计理念相似,甚至更好,一定不是胡说八道,而是有理有据的,说不定那八百年后的游戏主脑在设计裁缝这个技能的时候,参考的就是当年,也就是李军现处时代的ONLY这个品牌的设计理念呢。

既然如此,裁缝这个生活技能并不是鸡肋,而是大有可为啊!

现在3级升4级就已经可以靠“创意盒”收集设计图纸了,等到4级升5级,5级升6级的时候,自己岂不是能够成为服装设计方面的超级大家,能拥有足够的资本与那些世界级的服装设计名师抗衡,到时候……嘿嘿!

除了那白花花的银子,李军脑海中同时浮现出那些穿着火辣,身材的脸蛋儿都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世界级名模……

“李军,吃个水煮蛋而已,至于流那么多口水吗?”许晴欣说着说着突然叫道。

许晴欣这一声,才将李军从白日梦当中拉了回来,抹了抹嘴角流出的口水,尴尬道:“是,虽然我这批衣物是小作坊生产出来的,但自从打定主意要在服装业闯出一番名堂那天开始,我就以打败ONLY为我的人生宗旨和最大目标,我一直朝着这方面在努力,许晴欣,你可真有眼光,一下子就被你给看出来了。”

听得李军这模棱两可的话,许晴欣将信将疑:“我跟你说那么多,就是想告诉你这批衣物的设计绝对算得上世界一流,同时也不是很没品的模仿和剽窃别人的设计,是有自己独特的东西在里面的,所以设计这批衣物的设计师,或者说那个人,根本不可能无聊到设计生产一些杂牌服装,又不是闲了蛋疼。”

许晴欣用“蛋疼”这个词语表达了她的不可思议,而李军却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这事情要藏要掖反而说不清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许晴欣小姐,我就是那个闲了蛋疼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