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51章 良性循环

超级游戏分身

带着阿福出了海滨之城,一路往城南方向跑去,南方的景向与华丽但萧条的海滨之城又是完全另外一种风格。

一路上分布着一二级左右的昆虫类小怪物,李军对于这些小菜渣怪物自然不屑一顾,而阿福那家伙却像是闲得没事儿干般,张口一个火球术就吐过去。

灼热的能量将那一只只小型昆虫怪物直接秒杀,而李军和阿福得到的经验值也少得可怜,经验槽基本上是纹丝不动。

秒杀掉昆虫小怪物后的阿福一脸得意的笑容,似乎在等待李军的表扬。

然而李军却又是老规矩,一脚就踢在阿福那肥嘟嘟的屁股上,笑骂道:“有能耐轰高级怪物去,净整这些垃圾小怪你还得瑟了。”

正跟宠物玩闹间,只见阿福突然窜到了李军后面躲着,似乎是感觉到了有危险气息的逼近。

系统提示:

你发现了野花沟!

七八条体型巨长,如蜈蚣一般拥有千足的虫型怪物正盘缠在野花沟中一颗粗壮的大树上。

虫型怪物的唇部有着尖刺一般的东西,扎进那大树当中,似乎是在从大树中吸取着所需的养份。

而那原本粗壮的大树,也被这些虫型怪物吸食得只剩空壳而已,看似粗壮,实际上却已近凋零,枯黄的树叶随着一阵微风吹过就萧萧瑟瑟的飘落,一片荒凉可悲的景向。

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那虫型怪物身上。

红蚕

主动攻击型

等级:10

红蚕唇部尖刺中流出了褐红色**,一注入那粗壮的大树,就仿佛硫酸泼过一般,有着极强的腐蚀性,看得李军心头一阵发毛,要是让这家伙咬上一口,那周身的皮肤都要溃烂流浓。

别说这红蚕是10级怪物了,就算是和李军的啸天剑士平级,甚至是比他的啸天剑士低级,李军现在都不敢上去与之较量,砍个怪要冒着被毁容的危险,傻子才干这事儿。

虽然李军不是什么世界第一大帅哥,但好歹也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堂堂七尺男儿,他才不愿意被那红蚕的毒液喷上一口呢。

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本想找个地方让阿福卡进去,朝着那恶心的红蚕吐火球,可是这野花沟地形平坦,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躲藏,要想砍怪只能硬抗。

而且红蚕的身躯相当柔软,就算是躲在什么犄角旮旯里头,恐怕它也能钻进来。

干不死红蚕就拿不到原木,拿不到原木就无法替丁老头儿重新装修小酒馆,不替丁老头儿重新装修小酒馆,就拿不到制作潜行斗蓬的冰玉。

难道烹饪技能的升级任务就这么卡在这里了?

李军想了半天,实在没有尝试一下那恶心红蚕毒液的勇气,也不可能让阿福过去当炮灰,无奈只好找了个远离红蚕的安全地方,将游戏下线,先回到现实世界当中再想办法了。

李军这一次在游戏世界中干了一天两夜,回到现实世界后早已困得不行,都懒得上楼,就直接在席蓉租给他房子楼下小车库里的破烂小沙发上将就睡着了。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蓬头垢面的李军抄起车库里的自来水管冲了把脸,继续坐到了电脑面前,没有进入游戏,而是上了百度,他想找一找有没有对付那红蚕的办法。

毕竟八百年后的这个游戏不是单方面的穿越,现实世界的物品也可以带进去加以利用,所以在游戏世界当中完成不了的任务,就好比上次在东湖击杀鱼妖,还有利用云梯车登上幽暗峡谷,都是利用的现实世界的科技实力。

李军一边胡乱翻看着百度知道,脑海中一边思考着问题。

对于现在很多问题,李军都属于摸着石头过河,并没有哪件事情有十足的把握一定能做好,所以他对八百年后的这个强大游戏做出了种种假设。

假设这八百年后的游戏是一个位面,那么该位面的科技实力也一定超过了当代,这一点从李军往游戏世界里带出来的物品的制造精度上面就可以看出。

换句话说,他能够利用一些投机取巧的小办法巧妙的完成游戏任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游戏设计方面存在着某些漏洞,若是没有这些游戏漏洞,那么他李军也只有老老实实按照寻常办法才能够完成游戏任务,当然,无论哪个时代,设计游戏的始终是人,是人就怎么也避免不了会有纰漏和错误产生。

更何况八百年后的游戏主脑在设置这个特殊游戏副本的时候,恐怕也只考虑过八百年后现实生活中的游戏玩家与游戏对接,然而他这个八百年前的游戏玩家“意外”穿越其中,这恐怕就是最大的一个漏洞。

既然如此,李军就觉得应该将这个现实与游戏之间的漏洞转换充分的利用起来,利用现实世界当中投机取巧的办法去完成游戏任务,又将完成游戏任务后得到的特殊物品拿回现实世界当中转化为自身利益。

随着游戏任务难度的增加,李军要完成,就需要花费更大的财力物力,刚开始的时候八百块钱就买了一件橡胶衣,后来花了50万的押金才租到一台云梯车,天知道以后还需要如何烧钱才能将这个游戏顺利的进行下去。

当然,随着游戏任务完成得越来越顺利,随着各种技能运用得越来越纯熟,随着游戏角色的越来越强大,游戏带给李军的现实收益,也会呈几何倍增长,所以这应该是一个相当给力的良性循环。

一想到这里,李军更是信心满满,在百度知道,天涯论坛,猫扑等多处热点频道发出了帖子,征集杀虫办法。

贴子内容如下:

近日回老家度假,本想过个悠闲假期,却遇上了烦心事儿。

老家地处偏远山村,平日里蛇虫鼠蚁就多不胜数,最近更是有一种长相如蜈蚣,但唇部却带有倒钩刺,会吐出腐蚀性毒液的不知名蛆状害虫,将老家的木头房屋都蛀得快要塌了。

而且这种蛆虫还会对人进行攻击,我们村就有一壮年男人遭此蛆虫毒液袭侵,大片皮肤腐烂,去乡卫生院看没辙,最后去了市里,市里的医院也没辙,现在上北京去了,都不知道医不医得好,害得我都不敢在老房子待下去了。

哪位仁兄有好的灭虫办法,我将奉献全部论坛币予以答谢。

李军半真半假发了个贴子,主要是本着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想看看有没有人能够出个给力一些的主意,毕竟那红蚕口中毒液的腐蚀性究竟有多强李军又没有试验过,万一强到令人发指,就是穿件钢衣过去也被一唾沫炼成渣怎么办?

发完贴子以后,李军上楼泡了一碗福满多,端回车库里一边吃一边等待着回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