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52章 背影

第五十二章 背影 (求推荐)

或许是李军的贴子看起来比较有意思,符合当代很多网民兴灾乐祸的变态扭曲心理,还没吃完半碗方便面,发在天涯上面的贴子就被顶到了首页。

1楼

沙发~沙发又见沙发~

……

2楼

一楼的沙发,我在下面爆你菊花!

……

3楼

LZSB,鉴定完毕!

……

4楼

LZ辛辛苦苦攒俩月零花钱上网乐呵一下容易吗?三楼你凭什么说人家?你才是SB!

……

5楼

出售强力迷幻药,美国原装正品**,QQ:三八五零

……

6楼

LZ莫急,神马都是浮云,放一曲《忐忑》,包准什么蛇虫鼠蚁都会被吓跑!

……

7楼

LZ说的就是蜈蚣吧,蜈蚣都有毒的,但好像不会喷毒液,不会腐蚀木头啊?

……

8楼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LZ说的这种生物存在?你在编故事吗?

……

9楼

LZ你老家在神农架还是亚马逊?

……

10楼

嘿嘿,LZ晚上和GF圈圈叉叉的时候有没有被毒虫咬小啊?

……

这是个什么混乱的世界啊!李军看着这一条条没有半分营养的回贴,真后悔打了这个什么一人计短两人计长的主意,全他娘的在胡闹。

刚想关掉网页,却有一条回贴吸引了李军的注意。

LZ想得太多了,既然是害虫,管它是什么东西,灭之后而快啊,想当年曹操八十万大军为什么会在赤壁输得一塌糊涂?就因为一把火嘛,再生猛的害虫,我就不信一把火烧它不死,LZ只管一把火放下去,别说神马了,就他妈千里马,都要给烧成浮云。

看在LZ诚心求教的份上,号称再世小诸葛的我就送你一个锦囊妙计,就俩字儿——火攻!

火攻!?

看着这贴子里不是主意的主意,李军心中倒是有了想法。

火元素是肯定能够对红蚕这种游戏中的虫型生物造成伤害的,也没瞧见它有什么抗火元素攻击的防御属性,否则就连阿福的一级魔法火球术应该都不灵光。

阿福的火球术吐在怪物身上,只能对怪物造成短暂的攻击减血,没有持续攻击的效果,然而若是能够想办法照这家伙说的来一场声势浩大的火攻,持续不断的跟烧烤似的对那红蚕进行加热处理,饶它再厚的血量,也不信烧它不死。

而且火攻的话,李军就可以完全不用跟红蚕进行身体接触,也不用担心那恶心生物的腐蚀性毒液会沾到自己身上。

弄几颗炸弹去处理红蚕李军暂时没这能耐,但在游戏世界里放一把超级大火,应当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知道李军这家伙是不是天生邪恶,还是被现实社会压抑得太久了,一想到可以干杀人放火的勾当,心中没来由的就是一阵兴奋。

李军中学时候的学习成绩一般,但物理和化学这两科倒也算强项,正琢磨着是去黑市搞点制作简易炸药的生猛材料还是就制造几个汽油燃烧弹,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是毛非那家伙打来的,好久没跟这家伙联系了,想想还是接了起来。

“你妈来了。”电话那头的毛非第一句话就如此说道。

“你妈才来了!”李军玩游戏又睡大觉,脑袋里天昏地暗一片糊涂,下意识的“回骂”道。

“不是,爷,我叫您爷成吗?”毛非哭笑不得道,“阿姨真来了,还有叔叔,正找你呢,你在哪儿?”

“我在新搬过来这边啊,怎么……唉,让我妈跟我说话。”李军很奇怪老爸老妈怎么突然从咸城过来看他了。

“阿姨和叔叔来找你,见你不在,就……走了。”

“走了?上哪儿去了?他们怎么没打我电话?”

“我也不知道,叔叔说现在不太方便跟你联系,让我找到你以后提醒你最近出入学校注意安全,军子,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李军一听就觉得事情不妙,懒得跟毛非解释那么多,问道:“那我老爸老妈有没有说他们去哪儿?”

“没说啊,不过他们走的时候我听好像在说什么还是要去找老江商量一下……喂……喂……”

毛非话还没说完,李军就挂了电话,匆匆套了件外套就出了门。

老爸老妈口中的老江,李军知道是谁,就是老爸的高中同学,现任蓝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江春平。

老爸生意失败后常感慨交情交情就是交换感情,在你拥有值得别人投资感情与之交换的资本的时候,很多人都跟你有交情,一旦你失去了那些资本,往日所谓的交情,就会像流水一般付诸东流。

老爸以前除了生意应酬,三天一个小饭局五天一个大饭局都是这些同学旧友相聚,生意失败后愣是没有参加过一次同学聚会,不是老爸好面子不想去,怕别人说他没本事,而是根本就没人约他,似乎老爸李显龙那个往日在同学旧友中腰杆儿最硬的人,一下子就从这个势利的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然而老爸老妈一来蓝海就去找很长时间都没有联系的江春平,肯定是遇上了什么难事儿。

想到这里,心中忐忑的李军赶紧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蓝海市公安局去了。

李军在车上拨打了老爸和老妈的电话,都是关机,心急如焚的他催促司机师傅快些开,市公安局在蓝海市城区,这钟点儿比较堵车,好不容易挨了将近半个小时,李军才坐出租车来到了蓝海市公安局的门口。

不知道江春平的电话号码,李军只能硬着头皮去找了。

刚要向市局门卫那里打听,眼睛一向不错的李军却见旁边一家东北饺子馆里坐着两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往日壮硕,似乎天塌下来都能扛住的背影,现如今却显得有些佝偻了,原本黑亮的头发也染上了几鬓斑白之色。

烟雾缭绕,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布满了许多廉价烟头,一脸愁容的与身边那个被生活洗礼后变得略显老态的女人对视叹息。

“爸……妈……”

李军鼻子有些发酸,尽量强忍着不让眼前最熟悉的两人看出不妥。

“军儿,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刘岚见到儿子后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紧张,似乎生怕出什么事儿一样。

李显龙倒是显得平静,许久没见儿子了,看着似乎又长壮实了的李军,他笑了,嘴角咧出一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弧度,笑道:“你那大学同学告诉你的吧?”

“嗯。”李军点了点头。

刘岚赶紧将儿子拉了坐下,皱眉道:“你那同学怎么嘴上都没个把门儿的,不跟你联系是为了你好,他……”

“行了,行了,”李显龙哼了一声道,“这是市公安局门口,我还真不信这世界上有那么无法无天的人,敢在这里撒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