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65章 周扒皮的老祖宗

超级游戏分身

“主人需要我做什么?”薛三刀赶紧摆正了自己的态度,乖也是一巴掌,不乖也是一巴掌,自己跟主人好像无怨无仇,犯得着这样对待么?

但薛三刀哪里知道如果不是李军先他一步,全家都被这杂碎给弄死了,不踩他虐他一辈子,就不是李军这个大俗人的风格。

“很简单,做我的奴隶,我就可以保证你们在这个地方安全的活下去,但是……”李军严肃道,“做我的奴隶我只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想要吃得饱穿得暖,就没这么简单了,得做交易。”

“怎……怎么个交易法?”薛三刀明白李军的意思,心头如吃了黄莲一般苦涩,但就是无法说出口。

“刚才吃了我给的包子是吧,总不能白吃吧?”李军想了想说道,“你一共吃了三个,南瓜和甘蔗一人吃了两个,总共七个,这包子价格也不贵,就按每个……十万块钱算吧,你一共欠我七十万。”

七个包子就要卖七十万?王母娘娘的蟠桃恐怕都卖不了这个天价,薛三刀心中苦闷不堪,但却知道讨价还价的话无疑是自找罪受,只得哭丧着脸道:“十万就……就十万吧,但我吃了三个我认,另外四个是南瓜和甘蔗……”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又甩得薛三刀头晕眼花,李军皱眉道:“南瓜和甘蔗以前不是跟着你混的么?来到这里你就不管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这么不讲义气,怎么配做我的奴隶?”

薛三刀彻底崩溃,完全被这个半分道理都不讲的主人给打败了,连忙道:“是是是,我不好,我不对,主人你原谅我吧,我给,我给,七十万就七十万。”

“那给钱吧。”李军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牲口都不让薛三刀喘口气,就让他掏钱。

薛三刀看着自己光屁股,连**的遮阴草都被烧得秃溜溜,除了菊花之外实在不可能找到别的地方藏钱了,苦笑道:“现在我没有啊,不如先欠着……”

“啪……”

“告诉我你的钱放在哪里,我自己去取。”李军搓着手说道,薛三刀皮糙肉厚,几十巴掌甩下来,倒搞得自己手掌生疼。

**裸的绑票啊!?

薛三刀哭丧着脸道:“那主人你让我打个电话跟家里人联系,送钱过来……”

“啪……”

李军这次试了试用反手甩耳光,这样的话比较不容易把自己手掌弄痛,说道:“你现在就是病毒知道吗?跟过去已经彻底隔离,还让你打电话跟家里人联系,要不要我亲自送你回家啊?”

“不用,不用,”薛三刀脑袋几乎埋进了自己胯中,生怕再被李军甩耳光,“跟着主人有前途,我不想回家。”

“我告诉你饭桶,你别以为你以前干的那些缺德事儿老子不知道,你的钱有哪一分哪一毫不是杀人放火得来的,现在老子帮你接收,是替你做好事儿知道吗?”李军一付圣人模样,把大俗人那副贪财的嘴脸完完全全掩盖了下来,义正言辞道,“什么银行存款、股票基金之类的少跟我提,我知道那些对于你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你真正的底牌,好像是一个地下钱庄。”

薛三刀一脸惊骇,暗忖主人怎么连这个也知道,莫非也是咸城老乡?但不可能啊,咸城如果出了一个如此彪悍无敌的人物,自己没理由不知道,然而又对自己的底细一清二楚,这难道是一场预谋已久的惊天大绑架?

“我……我……我的钱庄……我做不了主,我不是持牌人。”薛三头心头那个痛啊,地下钱庄是他的**,他无论白道**赚来的昧心钱全投在那里面了,明面上那些银行存款、股票基金之类的真如李军所说,不过九牛一毛,没了什么都可以,没了地下钱庄,还不如让他去死。

“持牌人名叫江河,是辉煌娱乐城的老总,咸城谁不知道江河是咸城的土皇帝,”李军嘿嘿一笑道,“但其实江河只是你的一条狗,替你做事儿,他在明面上,而你就在暗地里操控。”

薛三刀又被李军一席话给弄得无言了,怎么可能连这些事情都知道啊?除了自己一伙的人,谁会知道江河跟自己的关系?

薛三刀心中问号越来越多,可他哪里知道,当初张魁为了拉老爸入局,参与他们的非法勾当,可是把他的底牌都暴露给了老爸知道。

而李军,却是在老爸生意失败后硬是从老爸口中挖出来一点信息,虽然所知不多,也不知道具体细节,但用来唬一唬现在的薛饭桶足矣。

“主……主人,你到底想干什么啊?”薛三刀冒着挨巴掌的危险,也实在是忍不住问道。

“我要你的地下钱庄!”李军认真道。

“拒绝”俩字儿如鲠在喉,可薛三刀却怎么也憋不出来,因为李军那把匕首,又离他的小JJ只有零点零一公分了。

每当李军有这种“切鸟”举动的时候,阿福就很配合的跑了过来,眼睛溜溜瞄着薛三刀那话儿,准备一旦李军发号施令,就开始攻击。

刚才见识过阿福那冰冻奇招的薛三刀连忙捂住下体,心想这下更严重了,不仅红烧小JJ,不定还要被冰镇小JJ,哭丧着脸对李军说道:“主人,我同意做这笔交易。”

“识实务者为俊杰,这才对嘛,”李军奸笑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我在咸城得到多少,在这里你也能得到多少,我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主人。”薛三刀心想有总比没有好,反正暂时也离不开这鬼地方,还得仰仗主人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如果主人当真能拿这里的等价物品来做交易,也不一定会很吃亏。

“你的地下钱庄市值多少?”李军问道。

薛三刀咬了咬牙道:“八位数。”

“资产果然过亿了啊,”李军笑道,“那我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我现在占有你地下钱庄70%的股份,回头我们再商量过户的具体事情,还有,你要想办法让我顺利从江河手上接过来,我给你点时间,这几天你好好考虑考虑这个问题具体应该怎么办,不过我事先提醒你,你是回不去咸城的。”

回不回得去哪还用李军说,薛三刀自然清楚,可是听得李军明明说是交易,怎么这就占了自己地下钱庄70%股份了,连忙问道:“主人,这70%……”

“哦,你不是吃了我七个包子么,七十万嘛,现在我不要七十万,我就要你地下钱庄70%的股份。”李军认真道。

“我地下钱庄70%的股份可是值七千万的。”薛三刀忙不迭的跟李军解释道,生怕他弄错。

“是,值七千万人民币嘛,”李军面不改色的说道,“我的七个包子也值七千万人民币,哦,忘了告诉你,我刚才说的十万,不是十万人民币,而是十万这里的货币,这里的货币与人民币的比值是1:100,我没骗你,刚好够数。”

什么!?

薛三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七个包子要卖七千万人民币,换他地下钱庄70%的股份,天底下哪会有如此无良的主人,剥削界的祖师爷,周扒皮的老祖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