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66章 装修工薛三刀

要是薛三刀以为李军仅仅只要他地下钱庄70%的股份,那就大错特错了,还没过十分钟,薛三刀名义上地下钱庄仅剩的30%的股份,也被周扒皮似的李军“交易”了过去。

交易物是三件破衣烂裳,谁叫薛三刀他们三匹牲口被阿福喷火喷成光屁股了呢,李军一人给了一件破衣服,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也不贵,每件就十万块钱,三件就三十万。

当然,也是这里的货币,与人民币一兑换,自然而然就成了三千万,刚好又够薛三刀那地下钱庄另外30%的股份。

懒得理会薛三刀怎么想,李军带着阿福开始进入那片已经被大火烧成荒凉的灰烬的野花沟寻找战利品,给他几天时间考虑考虑该怎么做,反正李军最后还是要把这狗日的资产给压榨出来。

野花沟腹地到处弥漫着一股焦臭的味道,已然看不见红蚕这种怪物的尸体,但却有着成堆成堆棕褐色的木头状物体,还有部分散发着粉红色光芒,成捆的绳索状物体,赶紧捡起来一看,李军脑海中便出现了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

你获得了原木!

你获得了红蚕丝!

任务进度:

红蚕丝1/8

修复丁香酒馆

未完成/已完成

……

还是刷怪爽啊,经验值又给力,物品的爆出速度也够快,否则要是按平常手段一只一只红蚕砍杀,何年何月才能凑足这200份原木和8份红蚕丝。

整理了一下火场,将所有红蚕爆出物品都收拾了一番,李军一共获得213份原木和15份红蚕丝,再加上自己之前已经有的红宝石,现在就差替丁老头把丁香酒馆装修好,就能够得到冰玉,制作潜行斗蓬了。

也没耽误时间,带着阿福,拉着那三匹牲口奴隶,李军马不停蹄的回到了海滨之城。

刚一入城,饭桶他们三匹牲口就被这里看似繁华但却荒凉的景向给震撼住了,直至跟着李军去到了码头的丁香酒馆,也还没从这梦幻般的感觉中醒转过来。

薛三刀不愧为往日混得出名堂的货色,懂得该在任何时候都抓住机会,一见到坐在破烂丁香酒馆地上喝酒的丁二爷,就急忙跑了上去,生怕李军阻止,连忙向丁二爷提出了N个问题。

“老人家,这里是什么地方?哪个国家?我看这里的建筑风格应该不是在中国吧?你听不听得懂中文?如果听不懂,English我也勉强可以讲几句……”

丁二爷只顾喝酒,似乎根本把眼前这个小丑一般的薛三刀给无视了,无论薛三刀说什么,他都是一脸漠然态度。

李军抱手冷冷看着,暗暗好笑,跟这未来游戏的NPC交流要懂得专门的语言,而这种语言,却是本来就存在于李军的游戏角色脑海中的,学都学不会。

别说讲中文,就算讲联合国N种语言,也不可能跟未来游戏主脑设置好的游戏NPC沟通,薛三刀他们三匹牲口对于这个游戏世界的存在,跟李军带进来的云梯车之类的死物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因为这毕竟只是一个单人副本,各NPC根本就没有任何高等智能,一切只是按照游戏设置好的路线跟李军这个特殊“客人”交流沟通而已。

说白了,这个特殊单人副本地图现在只为李军一人服务,其他人的存在,并没有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否则李军又怎么会放心将薛三刀他们带进游戏世界当中呢。

“主人,这老头儿没礼貌,不理我……”

“啪……”

一巴掌将薛三刀扇倒,李军冷冷道:“我早就告诉过你,让你死了这条心,乖乖做我的奴隶,下次再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

见李军眼光正瞄向他的下体,薛三刀吓得连忙捂住,哭丧着脸道:“不敢了,以后都不敢了。”

随后,就见李军说着一种他们根本听不懂的语言,在跟这个只顾喝酒的老头儿在那儿交流着。

这里的怪物极其恐怖,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人”,还根本就不理他们,然而李军却又能跟这“人”聊得不亦乐乎,薛三刀他们三匹牲口那颗原本还有些躁动不安的心,这才彻底灰暗了下去,对于逃出这个鬼地方根本不再抱任何希望,李军现在在三匹牲口的眼中,真的不是人,而是一个神!

与其老是说错话做错事被主人呼巴掌,还不如好好听话做事吧,这样或许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薛三刀摇头晃脑,眼角流出几滴悲情的马尿,深深感慨做奴隶真不容易!

“红蚕凶恶异常,能从它那里得到原木和红蚕丝很不容易,勇士你尽快替我将酒馆修复好,我会给予你丰厚的报酬!”丁二爷说罢,便不再理会李军,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系统提示:

你获得了丁香酒馆建筑设计图纸!

任务进度:

修复丁香酒馆

未完成/已完成

……

环顾了那已是破烂不堪的小酒馆一番,李军发现这里的每一部分,都是由原木拼合而成,就好像小时候搭积木一样,要照着丁老头给他的这份丁香酒馆建筑设计图纸来做。

李军是建筑系的学生,当然能够看懂建筑设计图纸,但丁老头给他的这份设计图纸却是在很多地方都存在着“毛病”。

比如一间木质房屋的承重梁,那必须选用坚实的木材,但照丁老头给他的这份图纸来看,小酒馆的所有建筑部位都用这普普通通的原木搭建,也不需要任何钉子和强力胶之类的工具,反正就是得先照着设计图纸把这200份原木用锯子和刨子雕琢成不同的模块形状,再进行搭积木似的拼合。

“我靠!难度挺大,纯手工活儿啊!”薛三刀不知道什么时候露了个脑袋过来,与李军一起参详那建筑设计图纸,虽然很多事情搞不明白,但看看这破破烂烂的小酒馆,再看看这建筑设计图纸完成后的预览构图,也明白李军是要拿那些刚才在野花沟捡来的木头重新装修这家小酒馆。

薛三刀这么一说话,李军突然很有意味的打量了他一番,笑道:“你年轻的时候好像在工地上干过吧?”

薛三刀的发家事迹在咸城人尽皆知,李军自然也听说过。

“想当年要不是换了条路子发展,我恐怕都去美国盖房子去了。”薛三刀一脸得意的炫耀道,他这外号除了是替丑老婆挡了三刀而来之外,还有一个意味,就是他当年的木工活儿干得那叫一个漂亮,打家俱什么的通通一把罩。

“那正好,”李军奸笑道,“这里就交给你了,带着南瓜和甘蔗,三天之内把酒馆照图纸修复成原样,干得好有奖赏,干不好没饭吃。”

薛三刀心中苦笑不迭,暗怪自己多嘴,现在倒好,连装修的活儿也给揽了,真把自己当包工头了啊!

“一定不负主人期望。”薛三刀干笑道。

李军拍着薛三刀的肩膀,语重心长道:“饭桶啊,反正来到这里,一切重头开始,这就是你们的第一份工作,一定要好好干,干出点成绩来给我看,我只欣赏有本事的人,否则做我的奴隶只配替我提鞋倒屎,如果不想干那些工作的话,自己就要争口气,好好干啊,我回头来检查,千万不要想着偷懒,阿福会在这里做监工的,明白吗?”

“明……明白了。”

看着那狗仗人势到极致的狗腿子阿福一听李军提到它,立马就跑到自己面前得意的摇尾巴,薛三刀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只能好好替李军干活,才是王道啊。

……

(第三更到,票票啊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