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112章 蓄意陷害

第一百一十二章 蓄意陷害

我x李军心中暗暗好笑,都这样了还成“救”我了?今天社团大校被打伤的人不在少数,单屠钢一个,在跆拳道社社员一哄而上擂台的时候就打伤了N多人,怎么不见屠钢被拎来市局问话,自己就因为打伤了龙寅涛,被拎来这里不说,现在搞得还成个极度重犯似的,他祖母的,还真没道理可讲了是吧?

“李军,你少耍嘴皮子,快说,今天上午你到底干了些什么?”漂亮女警花不依不饶的问道。

“我今天上午到底干了什么?被你这么一说连我自己都弄糊涂了。”李军沉住气道。

“好,你记性不好是吗?那我提醒提醒你,”漂亮女警花坐回了李军对面的位子上,严肃道,“今天上午,在蓝海大学门口,你见过什么人?”

上午?在蓝海大学门口?怎么不是在蓝大跆拳道社的场馆里头吗?李军被漂亮女警花这么一提醒,反倒更加糊涂了,于是只能摇了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漂亮女警花一拍桌子道,“你自己见了什么人你不知道?那你给了那人什么东西你应该记得了吧?”

“喂,你们不会是想栽赃嫁祸吧,你们说的这些事情,我全都没印象。”李军就算再糊涂,现在也听出了点道道,貌似这些警察并不是拿自己打伤龙寅涛的事情来说事儿的,反倒像是让自己牵扯进了一件其他什么案子一样。

“李军,你说什么?你说什么栽赃嫁祸?”漂亮女警花似乎对于这些字眼很是敏感,一听便怒了。

这时候那个年老的警察从角落那里走了过来,拍了拍漂亮女警花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激动,才慢吞吞的点起一支烟,对李军说道:“李军,今天上午在蓝海大学门口,你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儿,你都忘了是吗?那我提醒你,你见的是一个绰号阿三的人,那家伙我们已经盯梢盯了很久,也是我们蓝海市一个冰毒加工窝点的负责人,你和他见面,并且交了一包东西给他……你现在想起来自己干了什么事儿了吧?”

冰毒?

李军这下总算明白了,敢情自己被“请”进市局,不是因为打伤龙寅涛,而是有人蓄意想陷害自己。

李军被如此陷害冤枉,心中虽然已经怒火中烧,倒也表现得还算冷静,他知道既然被人蓄意陷害了,那么自己无论再怎么解释也没用,脑海中迅速有了两个方案,要么等等看周全安能不能帮到自己,要么就玩儿狠的了,让这些冤枉自己的杂碎通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虽然现在笔记本电脑没有带在身上,但李军倒是可以让瑟琳娜帮忙送一台到现实世界当中来,上次去马平的别墅那里,他那女人的那台笔记本电脑,还搁在游戏世界当中没有移出来呢。

但是让这些警察无故消失,貌似有些不太靠谱,毕竟太多人知道自己被这些警察给“请”到这审讯室里头来了,然而自己又不可能让这整个蓝海市公安局的人通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李军一时间有些为难。

“有多少冰毒啊?数量够不够枪毙了?”李军突然反问道。

李军这么一问,倒让三个警察吃了一惊,那漂亮女警花认真道:“毙你十次都够了,所以你还是把所有事情老老实实的交待出来,否则的话……”

“否则的话怎么样?”李军冷笑道,“否则你们还能就地把我解决了不成?”

李军一边跟这三个警察周旋,一边用意识跟瑟琳娜进行沟通,让她随时准备把笔记本电脑送到现实世界当中给自己,还让瑟琳娜先登陆好《梦幻天堂》,以便自己一接触到笔记本电脑,就能够保证在与现实对接的有效范围内迅速把这些杂碎通通收编进游戏世界。

虽然这样的做法不太靠谱,但如果真有什么生命危险,李军可是坚决会这么做的,大不了以后躲在游戏世界中,偶尔才出来一下,这样也总比被人冤枉直接吃了枪子儿要更好一点吧?

“李军,你狂什么狂,你信不信我就毙了你”漂亮女警花杏眸圆睁,要不是她的佩枪没有带进来,恐怕真有拔枪指向李军脑袋的冲动。

“呼……”李军呼了一口气,郑重道,“我要请个律师,如果没律师在场的话我什么都不会说。”

“律师?哼”那年轻警察也冷笑道,“你少跟我们来这套,赶紧交待。”

“连律师也不能请吗?”李军摇了摇头道,“那随便你们了,反正我什么也不会说,什么也不知道。”

听得李军这么一说,三个警察相互看了一眼,那年长的警察什么也没说,便率先出了审讯室,而那漂亮女警花和那年轻警员,也将笔录收拾起来,准备出去。

女警花在出去的时候又折返身对李军说道:“你不老实交待就在这里待着吧,我看你能坚持多久。”说罢,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审讯室,将门紧锁了起来。

李军看着这空无一人的审讯室,暗暗觉得好笑,现在想要把自己关在哪里锁在哪里,还真不叫事儿,只要往游戏世界中一钻,随时可以想办法转移到别的地方,只不过背负着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这么走了也太不甘心,所以李军还是决定等一下,看龙家是不是真的不留余地要把自己给玩儿死,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李军可是不会对这些人客气的。

市公安局的等待大厅那里,周全安和许晴欣左等右等不见李军出来,两人都有些不耐烦了,两人各打了几个电话,找了些人了解了一下情况。

周全安挂掉电话,才一脸郑重的对许晴欣说道:“李军得罪了江河,被他找人弄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可能出不来。”

“什么江河啊?我刚打电话问清楚了,李军他们学校今天社团大校打擂台,李军把蓝海军区军长的儿子给打伤了,所以才被抓来这里的。”许晴欣从毛非口中得知的,是这样的来龙去脉。

“打伤了龙一夫的儿子?”周全安想了想,才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他自然知道咸城的江河跟龙家关系不错,便觉得应该是龙一夫借助江河的手,来收拾李军的。

“如果是江河还好办,但牵扯到龙一夫……”周全安看了许晴欣一眼,苦笑道,“如果想救李军的话,恐怕只能让你爷爷出马了。”

“爷爷?”许晴欣想了想,连忙点头道,“对对对,我这就去给北京的爷爷打电话。”

……

张天蒙正在市局局长办公室里听着刚才审讯李军那个年长警察的汇报,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一看是北京的号码,不敢怠慢,挥手示意那年长的警察先出去一下,自己则清了清嗓子,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哦,是是是,对对对,许老?北京的哪个许老?啊?这样啊,不不不不不,不关我的事儿啊,我也是……也是……替别人办事儿来着,真的不关我的事儿,那……这人我还非放不可了?是是是,明白了,明白了,您替我跟许……许老问个好”

市局局长张天蒙挂掉电话,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好你个乖乖,一个普通大学生而已,居然连北京的许老都惊动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老龙啊老龙,你儿子这次恐怕是白挨了,这忙我可帮不了了。

随即又暗暗想道,还说是一个没背景没靠山的黄毛小子,随便怎么往死里弄都行,差点让老子闯了大祸,那小子究竟什么来头啊,连北京的许老都会替他说话,这叫没背景?这背景也实在是太牛X了吧?

深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张天蒙才又叫那年长的警察进来,严肃道:“老赵,这事儿弄不了了,待会下去找个借口把那小子给放了,记住,要做得不动声色。”

“为什么啊张局?这……这不是龙军长要弄的人么,现在怎么又给放了?”那叫老赵的年长警察似乎还有些不甘心。

张天蒙皱眉道:“我叫你做事儿就做事儿,不是让你来向我问问题的,赶紧去把这事儿给办了。”

“可……可是小米和小林他们……我……我怎么说啊?”老赵为难道。

“到底你是领导还是他们是领导,你说什么他们难道还能不听?”张天蒙恨铁不成钢道,“随便找个借口,就说收错消息抓错人了,你把这责任给扛了,实在不行的话让他俩直接来找我问话,我还不信两个小警员你都应付不了,做大事,就要有做大事的手段和方法,否则你只配一直待在这拿一辈子的旱劳保,别跟着我混了。”

“是,张局。”老赵从张天蒙办公室里出来,这才松了口气,可是一想不仅要找借口放了那小子,还要想办法应付那两个堪称铁面无私的小家伙,顿时感觉到有些头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