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172章 有练过啊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有练过啊

当李军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感觉有种怪怪的感觉,阿福会说话了?

虽然没有用耳朵听到这个声音,但是李军还是知道就是阿福在与自己说话,李军好奇的对阿福用意识沟通道:“是你在与我说话吗?”

“是呀,主人”阿福摇头晃脑道。

“我x智力高了你连话都会说了,你牛军笑了笑道。

“主人,我饿了,带我去吃点东西吧。”阿福头一句话想表达的意思就是这个。

“最近你都没得吃吗?”李军疑惑道。

“主人啊,我是现实世界里的宠物,吃游戏世界里的东西都吃腻了,你带我出去吃顿大餐吧,我都饿了好长时间了,自从你把我带进来以后,就没让我出去吃过东西。”阿福瞥着狗嘴说道。

“你这家伙还挺烦的,事儿还挺多。”李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幸亏阿福会说话也是跟瑟琳娜一样是跟自己用意识在沟通,否则这么一只会说人话的狗,李军还真不敢将它带回现实世界中去了。

带着阿福回到现实世界,李军随便找了一家阿福爱吃的川菜馆走了进去。

这家伙居然还挑嘴,还要吃麻婆豆腐和鱼香肉丝,李军真被它弄得有些崩溃。

进了川菜馆,李军要了个单间,向服务员点了十几个菜。

服务员带着怪异眼光走出了单间,心想一个人一条狗,吃十几个个菜,厉害啊

等了大约十来分钟,李军点的菜陆续的端了上来,菜刚一放到桌上,阿福就要冲上去,幸亏李军把它按住,要不就冲上去一顿扫荡了,在服务员的怪异眼神下李军只能苦笑的摇了摇头。

“有点矜持好不好?我又不跟你抢。”李军没好气的用意识跟阿福沟通道。

“见笑了,主人,实在是太馋了,馋了好久了。”阿福带着哭腔道。

“吃吧吃吧。”李军摆手道。

得到李军的许可,阿福便冲上了桌,对着一盘鱼香肉丝就是一阵扫荡,结果没有一分钟一盘鱼香肉丝就消失了。

阿福看了看下一盘的回锅肉然后又看了看李军,装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慢慢的走到李军的手边,舔着李军的手,李军看着它那可怜兮兮的样子笑骂道:“真怀疑,你是狗还是猪,你这么小的身体可真能吃,行了你也别装了,去吃吧,你能吃多少就吃多少。”

阿福听到李军的话,就冲到回锅肉面前开始又一次的大扫荡,等李军也吃完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有三十几个盘子了,本来十几个菜因为阿福的关系又加了二十来个,才终于将这小家伙的肚子填饱。

李军看着已经肚皮朝上躺着的阿福说道:“让你吃,撑到了吧,活该,呵呵。”

从吃饭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没有说话的阿福这时候才愤愤的说道:“谁让主人你弄来这么多好吃的,结果我都动不了了。”

满头黑线的李军吼道;“靠,可是你一个紧的吃的,我又没往你肚子里塞,下回别跟我回现实世界吃饭来了,丢人。”

躺在桌子上的阿福,就像闪电一样跳起落在李军的手旁,前腿搭在李军肩膀上舔着李军的脸讨好的说道:“呵呵,主人最好了,主人是最最最好的好人,怎么舍得饿阿福的小肚肚呢。”

李军被阿福的动作搞的彻底无语,一阵头皮麻:“恶心,滚”

待结完账后,在收银员怪异的目光下李军迅的逃离了现场,李军誓在也不来这家饭店了,太丢人了。

吃完饭,抱着阿福进小巷取车,这家伙突然从李军怀中挣脱,往前跑了去。

“你搞什么东西?”李军问道。

“主人,你听一下看看旁边是不是有人在吵架?”

“好像是。”

“我去看看。”阿福着说,都没等李军拦它,就往隔壁小巷子跑了过去。

走过去现那空地的一个地摊上围着一大堆人,李军和阿福挤了进去,现众人围成的圈子出现了一段真空,仿佛一个空心的圆环一样,外圈的是一些群众和摊主,里圈是十几个青年,而青年中间又围着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外圈和里圈有着五六米的距离。

李军和阿福挤在了外圈的最前面,抬眼望去,十几个青年手里或拿着水果刀,或拿着弹簧刀,一个个染着头、穿着怪异。

在老人面前摆放着一些红薯土豆什么的,看起来像是租不起菜市场摊位,而在外面做点小生意的小菜贩。

李军从旁人的谈论中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原来那十几个青年是这一带的流氓,看见别人在这儿摆摊,便强行征收保护费。摊主们迫于这些流氓的y威只能无奈的每个月上交保护费。

今天是这些流氓来收保护费的日子。被流氓围在中间的那老头是这个月才来这儿摆摊的,并不知道这些事情,见他们要强行征收保护费,当然不让。于是就和那伙流氓争吵起来。

这时那些流氓已经开始动手动脚的了,外圈的人群见那伙流氓这样对待一个老人,他们有的脸上满是愤怒之色,似乎恨不得将那些流氓生吞了一样,这些人大都是一些在这儿摆摊的摊主。而有的人好像只是在看戏一般,脸上带着漠然。

虽然很多人痛恨那些流氓,然而流氓手上的刀具使他们拉开了自己与流氓的距离。他们知道如果有人带头的话,剩下的人肯定会将这些流氓打倒,但望着流氓手上那明晃晃的刀具,就愣是没有一个敢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周围的流氓看着大家不敢靠近,似乎很得意,时不时的晃动着手里的刀。

此刻老人正跟一个染着黄的青年辩解什么,不过看样子黄青年并不听。他嗤笑了声,对着身边的一个小青年喝道:“阿光,将这老头子的东西没收了。”

小青年应了声,便开始收地上的红薯土豆。

旁边一青年看他收的猴急,笑道:“阿光,这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你收的这么急干吗?”

另一个也笑道:“阿光,你不会把这些东西收了拿回家自己吃吧,你这日子怎么越过越回去了。”

剩下的流氓听了哈哈大笑,浑然不将老人放在眼里。

老人一看他们要将自己赖以生存的东西没收,急忙挡在那小青年面前,伸手想夺回红薯和土豆,嘴里嚷道:“你们不能收,不能收……”

“老子是城管,老东西,你说能不能收。”其中一个黄毛混混大笑道。

阿光被同伴取笑,本来有些恼火,看到老头还敢阻拦自己,顿时将怒火撒到老头身上,伸手一推,想要将老头推倒在地上。

“住手”一声清脆中夹杂着愤怒的声音让阿光推向老人的手硬生生的停留在老人身前。

众流氓都惊异的往声音源处看,都将注意力从老头那转到了阿福身上。

一个个颇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刚才喊住手的,不会是这狗吧?

刚才那声音的确是阿福出来的,李军莫名奇妙,连忙跟它用意识沟通道:“你还可以出人声?”

“唔……不是每次都可以,好像有时候可以,在逼急了的时候可以,可能是智力还不够。”阿福喃喃道。

军点了点头,只能把阿福叫的那一声往自己身上扛了,否则阿福这家伙不被抓去做切片研究才怪。

“住手,欺负一个老人,你们还是不是人?”

又一声颇带正义感的喝诧声传来。

“你不是吧,有什么话老子会说,不用你来这里装B,,你是不是嫌我事儿不够多,净给我惹事儿?”李军怒向阿福用意识沟通道。

“主人,不是我叫的。”阿福可怜巴巴道。

对了,好像是一女声

李军这才跟从人一转头,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见义勇为的女人身上。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居然是秦可心那小妞,李军苦笑着摇了摇头,胆子还真不小啊,这么多人,也不怕被人弄死。

秦可心显然也看见李军了,只是瞟了他一眼,依旧挺身而出喝诧着那几个不要脸的流氓。

“嘿嘿,居然是一个小美女啊。”一个小青年怪声怪气的叫道,惹得众流氓围成的圈子里传来一阵轰笑。

“小美女,你帮那老头干嘛,他满足不了你的。”

“小美女,只要你跟了我,我就放了那老头怎么样?啊?”

……

一句句难听的话从众流氓最终蹦了出来,越说越不堪入耳。

李军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他倒想看看秦可心这小心怎么收场。

“差不多够了啊。”一声冷冷的怒喝打断了众流氓的调笑声,众流氓同时看向李军,当看到只是一个少年时,众人又忍不住大笑起来。

“过来吧,你还真会给我惹事儿。”李军嘴上说过来,自己却是挡到了秦可心的面前。

虽然两人从小就不对盘,但李军也不至于放着一个自己认识的女孩子被人给欺负。

“你还说呢,那老爷爷多可怜,你也不管管,亏你在社团大校的时候还那么厉害。”秦可心秀眉微蹙道。

“呃……”李军无语,轮得到他管吗?

先是阿福这家伙跟妖怪似的吼了一声,接着又是秦可心这小妞不管不顾的学人家玩见义勇为,哪轮得到自己有机会说话,现在却倒被埋怨一番,所以啊,不对盘就是不对盘,跟秦可心这小妞,永远不在一个频道,没法儿交流,李军无奈的摇了摇头想道。

“今天怎么接二连三的有人出来捣乱?,学雷锋周吗?”一个流氓哈哈大笑着问身边的一人。

“小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样的也敢在这儿大放厥词。”

“就是,小心打得你连娘都认不出。我们对男的不敢兴趣,可不会对你客气的。”

……

围观的众人见为老人打抱不平的居然是两个只有青年,大多数人脸上都露出了惭愧的神色。纷纷将愤怒的目光投向众流氓,大有上去群殴众流氓的趋势。

“好了,别闹了,”众流氓的老大黄青年感受到围观之人的变化,开口阻止了手下小弟。然后转头狠狠地瞪了李军一眼,“哪来的野小子,你给我等着。”

李军听见流氓头子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被李军冷眼一扫,流氓头子一惊,旋即自嘲的笑笑,对方只是一个小青年,自己怕他干嘛?

在前面的一个流氓见李军敢瞪老大,急于在老大面前表现,于是将手中的弹簧刀一挥,口中喝道:“敢瞪老大,你活得不耐烦了。”说着挥刀朝李军扑来。

李军冷冷一笑,当下抬起左手挡住流氓持刀的右手,同时右手一拳狠狠地朝流氓的肚子挥去。

“啊”的一声惨叫,流氓大意之下肚子被李军打个正着。当下捂着肚子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见同伴被击倒,其余的流氓不待老大吩咐就朝着李军扑去。

李军眉头微皱,刚想叫秦可心先后退,可是根本还来不及叫,秦可心就被动的加入了战团。

攻向李军和秦可心的流氓共有十几个,而围观的人又实在太多了,其中一些人自不免受到了波及,于是那些人便反抗起来。

众人本来就不满流氓的行为,见有人带头反抗,于是都一拥而上,场面顿时变得混乱。

在混乱中,一流氓一拳挥向秦可心,秦可心灵活的举起右拳挡了过去,随即身形灵活往旁边一滑,便堪堪避过了流氓的攻击。

有练过啊李军目瞪口呆,早知道秦可心这小妞学过功夫,自己就看她表演就行了。

一拳打中流氓,早已知道自己拳头威力实际上不敌这些男人的秦可心没有丝毫停留,她恼怒那群流氓先前的污言秽语,下手也就狠了些,抬脚狠狠地踢在那流氓的**上。

“啊”的一声惨叫,那流氓的**遭受到如此重的攻击,顿时忍受不住,直挺挺的摔倒在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