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185章 远方来客

第二百九十一章 幸福生活

最后通过李军三人的劝解,肖战和钱畅两人才无奈的接受了这么一大笔的股份,两人知道,如果这杀虫水投入市场的话,那带来的利润将不可估计,钱畅私下估算了下,如果按照自己的5%的股份来计算的话,那么自己不出一年将成为千万富翁,而且还是美元的那种。

中午五人随便在附近找了家饭店吃过饭后,肖战和钱畅两人就正式办事儿去了,『毛』非和屠钢也跟在二人的屁股后头忙活了起来。

李军回到家,刚要登陆游戏世界,却收到了一封电邮。

打开一看,发电邮者没有署名,但却是跟李军说他有一批好东西在对方的手上,想要拿回来的话,就去蓝海市的凤凰大酒店咖啡厅,只给李军三个小时的时间。

对于这样的邮件,李军有些莫名奇妙,本来不打算理会,可是又耐不住好奇之心,最后还是跑了一趟,反正如果是什么恶作剧的话,自己损失也不大,若是有人存心想对付自己,那光天化日在大酒店里,恐怕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来到凤凰大酒店咖啡厅之后,李军却是笑了,原来发邮件让他过来的人,竟然是皮特老头儿那所谓的老婆洁西卡。

李军当然还记得皮特老头儿承诺给他一批军火呢,然而后来却是得到皮特老头儿拒捕被击毙的消息,那事儿就没了下文,现在洁西卡的突然出现,难道是来替皮特老头儿完成之前对自己那个承诺的?

带着疑『惑』的心情,李军和洁西卡聊了许久,才知道她的确是来替皮特老头儿完成之前对李军那个承诺的。

李军当然也不客气,当下就把那批不知道洁西卡怎么运来蓝海的军火给提了,运回了仓库当中,又转移回了游戏世界中先存放下来。

皮特老头儿提供给李军的那批军火相比《梦幻天堂》里卡尔斯拍卖行的就差多了,不过李军倒不介意,毕竟皮特老头儿提供给他那些常见的AK47、MP5之类的家伙,找到机会转手还是能够赚一笔的。

一切事情搞定已经是晚上了,洁西卡还惦记着在巴西的时候她老是招待李军和东无言四处去玩,现在到了蓝海,自然是要李军尽地主之谊。

李军当然没二话,问洁西卡想去哪里,然而洁西卡还是老样子,要去酒吧迪厅之类的地方找刺激。

李军就带着洁西卡到了蓝海的几家知名夜店到处都转,每到一处两人都是乐呵呵的拼酒,几个回合下来,李军的酒量渐渐不支了,在尚且还有几丝清明的时候,李军分明记得洁西卡的酒量好像是不怎么的啊,那次她喝酒醉了,自己还把她给扶到了酒店房间里睡着,结果还被自己看见了春光,幸得自己把持住了,否则那次……

李军甚至还记得,洁西卡跟自己说过她还是个处女,当时李军就认为洁西卡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跟他开玩笑,也曾一度怀疑那皮特老头儿根本就没那功能,因为以洁西卡和皮特老头儿两人的年龄差距来看,这什么夫妻之说根本就不成立。

就算真是那样,洁西卡应该也是一个专门照顾皮特老头儿的超级护理之类的女人。

当然,这些念头闪过脑海之后,李军就已经是醉得不成样子了。

上次是李军照顾喝醉了的洁西卡,然而这次却是洁西卡照顾喝醉了的李军。

将李军从夜店里扶将出来之后,洁西卡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儿,只好先把李军扶到了路旁,让他靠着树休息着,然后掏出她那小巧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我跟他在一起一天了,他就是没有说出卡兰迪鲁监狱那些人的下落。”

“怎么可能?你难道没有直接问他吗?”

“问过了,他只说那些人现在很好,被他安排到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出于安全的考虑,所以不能告诉我具体地点。”

“从旁试探啊。”

“试探过了,他很会跟我绕圈子,就是不说出那些人的下落。”

“他为什么不肯说呢?这很奇怪啊。”

“我也觉得很奇怪,但没办法,他就是不肯说。”

“那你就只好再跟他接触一段时间了,想办法让他说出那些人的下落。”

“只有这样了。”洁西卡轻叹了一口气道。

“呵呵,这不正合你意么,你不是说过很喜欢他吗?”

洁西卡秀眉轻轻一蹙,很快便又有一丝窃喜挂上眉梢,说道:“这小伙子是挺有趣的一个人,我是很喜欢,不过还是打探卡兰迪鲁监狱那些人的下落要紧。”

“是啊是啊,呵呵,不过我想你恐怕会控制不住的,哈哈……”

“要你管,哼!”

挂了电话后,洁西卡四处看了看,也不知道该把李军带到哪里去,送他回去,又不知道他家在哪里,偏头看见不远处有一家宾馆,洁西卡脸『色』一红,难道……要带他去宾馆吗?

一想到要带着李军去宾馆,洁西卡的心跳就不可抑止的加速起来,而且,脸『色』发烫之极,小腹上隐约的竟是有股燥热之感。

洁西卡虽然是一个『性』感火辣的混血儿美女,但却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黄花大闺女,上次喝多了李军带她回酒店那是另外一种说法,更何况那时候也是为了替皮特老头儿试试李军是个什么样的人,但这一次……却是不一样啊。

洁西卡的心头顿时涌起了一股女孩特有的娇羞之感。

怎么就胡思『乱』想起来了呢?洁西卡觉得自己只不过是把李军送到宾馆,然后给他开个房让他休息一晚就好了,何必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

但是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喝醉酒的男人去宾馆开房,确实有点怪怪的。

不过事到如今也容不得洁西卡多想了,这似乎是摆在她面前的唯一的选择,深吸了口气,她那双水灵流转着的眼眸幽幽的看了李军一眼,便走过去,直接伸出手臂揽住了李军的臂膀,口中轻柔而又带着丝丝娇羞之态的说道:“我带你去休息吧。”

随着离宾馆门口越来越近,洁西卡分明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也越来越急促。

洁西卡扶着李军走进了宾馆之后先是把他扶到大厅休息出的沙发让他坐着,然后又去前台办理登记住房手续。

外国人登记住宿要麻烦些,所以时间长了点,在洁西卡办理登记住房手续的过程中,她明显的感觉得到那个前台的小姐似乎是多看了她两眼,这时候她一颗心跳得更厉害了,仿佛是做了什么亏心事然后被对方洞穿了一样。

在洁西卡的眼中,这短短的办理登记的几分钟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了。

办理完了住房手续,从前台小姐手中接过房间钥匙之后洁西卡连忙转身朝着李军走去,扶着坐在沙发上的李军站了起来,朝着电梯门口出走去。

从始至终,洁西卡的脸『色』都涨红着,一颗心犹如鹿撞般跳个不停,仿佛她的身后有着无数道目光注视着她一样。

洁西卡订的房间在五楼的509号房间,电梯在五楼处停下之后她便扶着李军走了出去,很快,顺着房间的门号她便找到了509号房间。

房间的钥匙实则就是一张感应磁卡,洁西卡用磁卡对准房门的感应区,门便可以拧开了。

拧开了房门之后她便扶着李军走了进去,顺手打开了房间的房灯。

由于洁西卡本意是想让李军一个人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因此订的是一间标准间,房间内只有一张柔软宽大的床,这张大**铺好了纯白『色』的被单以及被子。

洁西卡扶着李军走到了这张柔软的大床边坐下,房间里亮着昏黄柔和的灯光,隐约有点『迷』离温馨的味道。

此情此景,就连洁西卡自己也不禁感觉到有点旖旎暧昧起来。

深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还在同一张**,洁西卡也不禁感到芳心微微有点『荡』漾,或是她也喝了点酒的缘故,近距离的感受着李军身上的那股男『性』气息,不知不觉间,她发觉自己的心跳越加急促不安起来。

想到这些,洁西卡禁不住深吸了口气,把李军扶着坐在了**之后,她说道:“你喝醉了,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晚吧,相信睡到明天你就没事了。”

说着,正欲把李军扶上床,而这时,李军胸口一阵翻腾恶心,强烈的呕吐感蔓延身心,他连忙站了起来,朝着卫生间冲了过去。

洁西卡微微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她也跟着朝卫生间走去,她刚走到卫生间门前便听到李军在里头干呕,呕了半天却又吐不出什么东西来。

喝醉酒以后又吐不出来东西的感觉最难受了,洁西卡深深知道。

洁西卡连忙走了进去,看到李军蹲在马桶前,不住的干呕着,她连忙走到李军的身后,伸手轻拍着李军的后背。

李军干呕又呕不出什么东西来,过后感觉有点虚脱,好半晌都站不起来,洁西卡扶起李军,关切问道:“你好点了吗?”

“这是哪里?”李军这时候似乎是有点清醒起来,出口问道。

“这……这里是宾馆,我看到你醉了就带你过来休息了。”洁西卡轻声说着,轻垂着头,有点不敢去看李军的眼睛。

“宾馆?我怎么来到宾馆了?”李军想了想,可是头疼欲裂,什么也想不起来。

“好啦好啦,你只管好好休息就可以了,看看你,都醉成这个样子!”洁西卡嗔怨了一声,接着拿起一块『毛』巾浸湿水后拧干,替给李军擦了擦脸。

替李军擦完脸之后,洁西卡轻声说道:“现在我扶你去**休息吧,你睡到明天就没事了!”

说着她便挽着李军的手臂朝着**走去,李军就这么半醉半醒的被洁西卡带到了**,扶到了床边上后洁西卡本想先让李军坐在**然后再扶着他慢慢躺下。

岂知,走到床边后李军直接一头栽倒在了**,由于洁西卡双手还环绕搀扶着李军的手臂,李军的身体朝**一倒后自然而然的便带动了她的身体也朝**倒去!

这一瞬间她本可以松开手,这样她也不会受到李军的倒下去的身体的牵连了,可是她隐约担心李军这么直接倒下去后会伤害到他,因此一时没有松开手,想要借助她身上的力量让李军缓慢的躺倒在**。

只是,洁西卡本身的力量似乎是抵抗不住李军的体重,因此她的身体在李军牵连带动之下不由自主的也朝着**倒了下去。

洁西卡惊叫一声,然后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直接面对面的扑倒在了李军的身上。

洁西卡整个人就这么倒在了李军的身上,两人直接来了一次身体上的亲密接触。

醉意『迷』糊的李军猛然感觉到有什么重物压向了自己,他口中忍不住闷哼了一声,随后隐约感觉到胸膛处有两团柔软之极且又富有弹『性』的肉团挤压着自己,那感觉,就像是陷入到了棉花堆中一样,舒服,异常的舒服。

这还不算,李军仅有的清明,分明能够让他感觉得到自己的下面也遭到了重压,而且,还是那种具有着柔软弹『性』的挤压,一时间,出于生理上的自然反应,他立即亢奋起来。

“喂,你小子这是真醉还是假醉啊。”以往都是李军主动用意识与瑟琳娜进行沟通,而这次却是瑟琳娜主动跟李军进行了沟通。

“唔……呃……”瑟琳娜脑海中传来的却是一些莫名奇妙的语句,让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难道真醉了。”

“醉了,我醉了……”这时候瑟琳娜的意识当中,又收到了李军脑海中的信息。

“你不是吧,哪有自己说自己醉了的,你小子不会压根没醉,想趁机……那什么吧?”瑟琳娜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