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187章 夜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夜

“我怎么牛X了?”李军喝醉酒以后的意识终于有了回应。

“你都跟人家这样了,还不牛X吗?”瑟琳娜娇笑着说道。

“拜托,美女,你能不能不要再探测我的脑电波了。”李军苦笑道。

“又不是第一次,这没什么嘛,我觉得挺有意思的。”瑟琳娜笑着说道。

“怎么你都不会害羞的吗?”李军皱眉问道。

“我可是美丽兼智慧并存的美女机器人,我又不是你们八百年前现实世界中的人,我为什么要害羞?”瑟琳娜理所当然的说道。

“好好好,我服了你了。”说不过瑟琳娜,李军只好主动切断了与她的意识沟通,懒得管她还会不会探测自己的脑电波。

“喂,喂,怎么就‘挂线’了,你到底醉没醉啊?”瑟琳娜不依不饶的问道。

……

然而现实世界中的洁西卡,想起在巴西时候与李军想处的种种,望着这个很有意思的小男生,心中甚至是有点期待起来。

而这时候,李军似乎也做足了前戏,接着,他对准了那片微微敞开的幽幽溪谷,尔后身体下压,整个人就这么冲刺了过去。

洁西卡那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叫声久久回荡在房间内。

夜色凄迷,晚风轻吹。

房内依然亮着昏黄色的温馨灯光,一声声回荡着的粗重喘息声以及低迷的呻吟声充斥在房间的每个角落内。

洁西卡那张美丽的脸上已经染上了层层晕红,那双水灵的大眼睛已经紧紧地闭着,檀口微张,时不时的发出声声销毁的娇吟声。

朦胧昏黄的灯光下,洁西卡那美丽成熟的胴体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光泽,大片大片绯红的色泽蔓延在她那如雪似玉宛如绸缎的肌肤之上,这是少女体内过于刺激亢奋才会有的色泽。

此刻的洁西卡看上去就像是在茫茫大海上的一叶孤舟般,默默的承受着疯狂暴雨般的猛烈冲击,而每一次冲击,都会把这叶扁舟推到了浪峰之巅,尔后又从浪潮高峰上降落下来,接着,再度冲上浪峰,如此反复着

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李军那勇猛的冲刺都是极其恐怖的,比喻做浩瀚大海海面上的狂风暴雨一点也不为过。

勇猛的冲刺牵动而起的巨大浪潮淹没向了洁西卡,让洁西卡的身心都沉浸在了那股前所未有的快感浪潮之中,娇躯不住的阵阵**起来。

洁西卡以前也了解过一些男女之间的这些事情,一般来说,男的在这方面能够坚持半个小时算是很厉害的了,可是,从始至终,大半个小时都已经过去了,李军却是越来越勇猛,冲刺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她有点怀疑在这方面的能力上李军是不是有点过于变态了。

然而李军自己,其实也倒没有多少经验,只是酒喝多了以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勇猛,反正就是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似的,努力冲击着洁西卡的心房以及身体。

不过,在李军近乎狂风暴雨的狂轰滥炸之下,带给洁西卡的是初次尝试到的巨大快感以及蚀骨的**,这一次,带给她的感觉的确是太刻骨铭心了。

洁西卡早已经神思恍惚,意乱情迷,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在那起伏不断的波涛之间漂浮着,巨大汹涌的浪潮不断的袭向了她的身心,将她推向了更高更刺激的浪潮巅峰之上,每一次那种蚀骨的**感觉冲上浪潮巅峰之后她的身体都会不受控制的**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她身上蠕动着的李军沉重的嘶吼一声,接着,就是更加汹涌澎湃的浪潮席卷向了她,在这股浪潮之中,她也禁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然后她就久久的沉浸在了那片汹涌而来的**快感之后,那种美妙的感觉一直萦绕着她的身心,让她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而李军发泄完自身的欲望之后身体一侧,从洁西卡的身上滑下来,或许是太困了,因此他双手抱着洁西卡就这么沉沉入睡。

片刻之后,洁西卡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刚才的那一切宛如梦幻般让她睁开眼之后都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经过刚才与李军的那一番**巫山**,她身上的那股醉意已经逐渐的消散了,此时的她已经是完全清醒,下身的隐隐作痛让她明白她今晚已经把她作为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了这个搂着她沉沉睡去的小男生。

可是,她的心境却是出奇的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心中泛起的感觉说不清是激动、甜蜜、懊悔还是失落,或许,种种情绪都有。

毕竟她刚才失去的可是身为一个女人身上最珍贵的凭证,要说她一点感觉都没有是不可能的,不过她也没什么后悔,要是事后再后悔也没什么用了。

况且,在这之前她已经做好了迎接这一切的准备,只是,当从那种刺激**的快感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她隐隐觉得心中又失去了什么一样,有种失落感。

或许,第一次都会这样。

洁西卡如是安慰自己,随后,她转过头来,认真的打量着这个夺去了她第一次的小男生,朦胧的灯光下眼中带着丝丝柔情的凝视了起来。

李军有着一张线条分明的刚硬的脸,眉毛很浓,鼻子高挺,看起来虽然还有些稚嫩,但也算是一个帅小伙郭。

被这个小男生有力的双臂紧紧的搂着,洁西卡有种被保护着的踏实感觉,她突然轻轻笑了笑,就算是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个男人,也总比给那些又没有感觉,又令人讨厌的男人强。

每一个女人,对于占有了自己第一的那个男人都会心生一种莫名的依赖情愫,洁西卡也不例外,感受着李军厚实的胸膛上的温暖,洁西卡的身心也变得暖洋洋了起来。

她不知道她以后跟李军究竟会怎么样,不过,这已经不是她要去想的事情,她只想抓住此刻,抓住此刻与李军在一起的片刻柔情。

娇软无力的身体还没有从刚才与李军的剧烈战斗中恢复过来,胸前那对雪峰的暴涨酸疼充分证明了刚才惨遭李军双手甚至是嘴巴的**。

回想起刚才的无限春情,洁西卡那张水灵美丽的脸上又泛起了阵阵红晕,说起来,那种蚀骨**的感觉还真的是很让她向往,她从没有想过,原来女人还可以这样的快乐舒服。

当然,前提条件是要遇上一个能力不错的男人,如果遇上个软蛋那么当然是不行的。

而洁西卡已经见识并且亲身体验到了李军身上的超强能力,她觉得她自己都有点吃不消了。

一个人睁着眼睛不断的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久而久之,一股困意袭上了她的心头,她翻了个身,抱住了李军那结实的胸膛,闭上眼睛嘴角边挂着笑意的沉沉入睡。

第二天一早,清晨那金色的阳光洒在了房间窗户的窗帘之上,染上了大片大片的金黄色。

躺在**睡得模模糊糊的李军感觉到鼻端一阵瘙痒难耐,当即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然后整个人也从睡梦中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其实在睁开眼之前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心似乎是按在了一团富有弹性的柔软之上,他下意识的一按,很柔软很有弹性,而且,给人一种手感超赞的感觉,李军脑袋嗡的一声,觉得这应该是女人某个柔软部位。

李军诧异之下睁眼一看,顿时暗暗吃惊,一个赤身**的女人侧着身缩在了他的怀中,而他的右手则是毫不客气的按在了这个女人那对高挺的雪峰之上。

李军连忙松开右手,在看看自己,自己也是光着身子,并且,他自己那坚挺而起的东东正对着这个女人侧着身背对着他的丰臀。

李军脑袋有点迟钝起来,变得一片空白,一下子没有想起来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过了好久以后,昨晚的事一点一滴的慢慢浮现出来,而这时,这个女人似乎也是因为他的轻微举动而缓缓转过身来,那张柔软艳红的香唇呢喃着似乎是在梦呓。

洁西卡

李军顿时看清了这个女人的面目,心中震惊之极,从种种迹象来看,他昨晚似乎是跟洁西卡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李军看着洁西卡那张熟睡中越发显得美艳的脸,心中倒是有一点点愧歉,因为他毕竟真的是喝醉了,虽然也不敢保证在不喝醉的前提条件下他就一定能够把持得住自己,但是喝醉了,那就真的没话好说了。

然而李军倒还记得,似乎昨天晚上瑟琳娜还老是来烦自己,自己似乎还跟她对话了,那对话还进行了好几次,自己昨天晚上到底醉没醉啊?

李军自己现在也搞不清楚了。

看着自己光着衣服也不是回事,李军心想还是穿上衣服再说,免得到时候彼此间过于尴尬。

于是李军慢慢地掀开被子,他也侧着身从**爬起来,当掀开被子的时候拼命暗示自己不要往下看,不要往下看,可最终他还是抵抗不住诱惑的朝着洁西卡的下面看了一眼。

这一刻,他某个部分反应更加强烈,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洁西卡大腿间残留着的一丝血渍。

李军脑袋一阵轰鸣,真像洁西卡在巴西那次跟他说的一样,是个处女啊

这下李军的身体不免有些僵硬住了,而他此刻的姿势是双腿撑着自己的身体半挺而起,乍看上去有点想要直趴而下,冲刺向洁西卡身体的意图。

李军回过神来后发觉自己的左臂还被洁西卡枕在头下,看着洁西卡熟睡的样子,他唯有慢慢的抽出自己的左臂,岂知,洁西卡枕得太死,因此他左臂抽出来的过程中不免惊扰到了洁西卡。

一下子,洁西卡就像是触电了般直接醒了过来,并且睁开了眼睛,一睁开眼睛便看到了李军的脸,并且注意到了李军在她身体上方支撑而起的身体。

洁西卡秀眉微蹙,不禁惊呼了一声,她分明是看到了李军那起了反应的某个部位。

李军老脸一红,嗫嚅说道:“你醒过来了……呃……我是想爬起来,并不是要……那什么……”

看着李军满脸窘迫的样子,洁西卡先是俏脸一红,随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李军随后发觉自己保持着的这个姿势确实不雅观,更该死的是自己起了反应的某个部位还凌空对准了洁西卡的某个部位。

看到这样子之后李军索性不起来了,又躺回到了**,脸皮再怎么厚他也不好意思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啊,况且洁西卡枕着他的左臂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洁西卡别过头去,没有说话,李军分明能够感受得到洁西卡那急促的心跳声,而且,她那光滑柔软的身躯就这么与自己紧挨着,看来一时半会自己那反应是消不下去了。

尴尬

除了两人的呼吸之外房间里静得没有丝毫的声响,空气间似乎是多了一丝异样的气氛。

李军觉得作为男人他有必要开口打破眼前的沉默,再怎么说对方也是个女孩子,不至于让对方先开口说话吧?

“呃……昨晚我我喝醉了。”李军嗫嚅着说道。

洁西卡深吸了口气,幽幽说道:“怎么了?拿喝醉酒当借口吗?我不吃这一套的。”

“呃……”李军一时间有些无语,憋了半天才道,“我去洗个澡。”

说罢,李军飞一般的逃到了浴室里面,打开花洒,任由水流冲击着自己的身体。

然而外面的洁西卡,却是飞快的将手机拿了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还是没有进展。”电话接通后,洁西卡点起了一支女士香烟,抽了一口后淡淡道。

“怎么还是没有进展呢?他还是没有说过卡兰迪鲁监狱那些人的下落吗?”

洁西卡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一直都跟他在一起,但还是没有从他口中问出有关于卡兰迪鲁监狱那些人的下落,我想……他是不准备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