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190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第一百九十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去你妹的,你以为还是在学校那会儿吗?一瓶可乐就想打发我了,”李军笑了笑道,“起码两瓶。”

毛非笑了笑道:“呵呵,兄弟就是兄弟,好好好,两瓶就两瓶。”

“我说说而已,你他**还真就两瓶可乐打发我啊?”李军苦笑道。

“那……三瓶?”

“滚老子不是可乐控”

又等了一会儿,李军才从毛非口中得知,原来弄他那人不只是想要搞个代理搞点批发而已,而是想让李军他们贸易公司把杀虫水的销售权交给他来做,否则的话就要往公司扔汽油弹。

李军听得毛非这么一说后,目瞪口呆:“他**的黑社会收保护费啊?”

“性质差不多吧,反正就是那么个要硬来的意思。”毛非苦笑道。

“还说什么了?”李军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说了那些事,我不同意,结果就对我动手了。”毛非苦着脸说道。

“那你他**怎么不早说。”李军皱眉道。

“早说晚说都一样嘛,”毛非认真道,“我先不说,其实是想看看如果是我的事情你会不会帮我摆平,现在看来,军子你真够哥们儿啊。”

“滚”李军没好气道,本来以为只是毛非的小事情,现在人家欺负到公司头上了,李军自然不可能再随便对待,还敢威胁说要往公司里头扔汽油弹,不逮到好好教训一顿那哪儿行。

“来了,来了,他们来了,就是这伙人。”毛非突然指着小商品批发市场的大门说道。

李军随着毛非所指望去,见小商品批发市场门口停下了两辆桑塔纳,从车上走下来一伙一看就不是善类的家伙,说说笑笑的走了进去。

“收保护费去了。”毛非淡定道。

“你怎么知道?”李军问道。

“被打以后我就打听过这伙人的来路了啊,就是这一带专门收保护费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我们的杀虫水有赚头,居然还打起销售权的主意来了,你看看这事儿干的。”毛非摇头晃脑的说道。

“那……走吧。”李军一挥手,起身往小商品批发市场里头走了进去。

毛非精神一振,跟着在李军后面进去,一眼就看到那群人到了一块空地面前站着,与几个市场保安说说笑笑起来。

李军一副冷酷的样子走到带头的那个纹身男面前,没有提这群家伙想要打公司杀虫水销售权的事情,而是冷冷的道:“是你打了我兄弟?”

周围的人动作停顿下来,纹身男看了两人一眼,认出李军身后的毛非,嘴角勾起不屑的笑容道:“是我有怎么样?哼想不到你小子还胆来,怎么,知道错了,决定跟我合作了吗?”

“合你妹啊”毛非鼓起勇气骂了一句。

“哟嗬,胆子见长啊,看来不让你在医院躺上一段时间你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纹身男说道。

毛非有李军在旁,哪里会怕他,挺起胸膛道:“风大小心闪了舌头,等下就不知道谁要躺医院了。”

纹身男和旁边的几人对视一眼,均是哈哈大笑起来,像是听到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看了看李军,轻蔑道:“你指的是他吗?就他这副身材,你认为有可能吗?”说完看了周围的几个人一眼,那些人会意,移动脚步将两人包围在中间。

纹身男冷笑道:“假如你们现在跪下来磕头认错我还能饶你们一回。”

李军淡然道:“这话正是我想对你说的。”

纹身男闻言脸色一沉,怒道:“有胆量,兄弟们,让他知道厉害。”

周围的几个人立马挥着拳头向李军和毛非两人扫来,纹身男则闪到一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李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向左跨出一步,在左边的那人还没反应过来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肘,猛出一脚踹在对方的胸口上,对方惨叫一声抛跌出去。

随后,李军又一腿扫掉攻来的一拳,欺身到另一个人面前,一拳把对方打的鲜血狂流。

这时只听见毛非痛叫一声,滚倒在地,李军连忙横移过去,抓住要挥到他身上的两只拳头,用里往前一扯,那两个人被他扯的向前扑跌,他迅速的双全齐出,打中两人胸口。

随即,又迅速移往一个爬起来的人面前,重脚踹出,几个起落,四五个人再没一个爬的起来了。

而那纹身男,刚才还得意洋洋的笑脸已变的苍白无血,全身发抖。

李军弹了下衣服和毛非一步步的往他走去,纹身男不住的后退,突然想到什么,又把胸口挺起来,不屑的道:“我劝你们最好别动我,否则保证让你们在监狱里过上一段舒服的日子。”

“哦?是吗?”李军轻笑道。

纹身男傲然道:“没错,你可知道爸爸是谁,我爸爸在警局有人,你有种就动我试试?”

李军无声的笑起来,他也懒的说话,直接一脚踹去,纹身男惨叫声顿时响起。

李军随即转头对毛非道:“去吧,想怎么报复随你。”

毛非嘿嘿一笑,扑了上去。

十几分中后李军和毛非出现在一家饭馆内,两人一口干掉一杯啤酒,毛非大笑道:“痛快真他娘的痛快,我第一次发觉原来打人是这么爽的一件事情。那小子也真他**的没种,才打了那么几下,就叫的整栋楼都要塌下来了,就这种软蛋,也敢来威胁我们公司,哼”

李军淡笑道:“莫不是你小子以前就惹过人家,所以……”

毛非不满道:“瞧你这话说的,我是那种利用公事儿来报私仇的人吗?”

“不是……”李军笑了笑道。

“这还差不多。”毛非满意道。

“才怪”李军又笑道。

“我x亏我还把你当兄弟,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来,喝酒,今天我要是不把你灌倒,我就不叫毛非。”毛非嘟喃道。

迷迷糊糊的毛非搭着李军的肩膀走出饭馆,打着酒嗝道:“还说是兄弟,你为什么就不能让让我,没想到你酒量现在太……太见长了,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还要跟我拼酒,你真……真坏。”

李军笑了笑道:“我x说要喝酒的是你,我又没有逼你,自己把自己灌倒了居然还赖我。”

看毛非的样子是醉得厉害,李军刚想扶他回去,却见一辆警车在两人面前停了下来。

心中一咯噔,李军知道有麻烦了,早知道应该选个远一点的地方吃饭喝酒,就在那小商品批发市场隔壁,胆子也确实太大了些。

两人走到一旁,车上下来两个警察,拦住他们道:“你们中谁是毛非?”

毛非浑身一激灵,酒醒了大半,疑惑道:“我就是。”

其中一个警察道:“那就没错了,你们两个请跟我们回警局一趟吧,有人控告你们恶意伤人。”

毛非奇道:“恶意伤人?我们伤了谁了?”

警察边把他们推到车上边道:“你们中午是不是有打过人。”

毛非一惊算是明白过来,望了李军一眼,见他镇定如常,也放下心来。

上了车后,李军道:“我可不可以打个电话?”

其中一个警察笑道:“当然可以,不过我想是没多大的用,你们知道自己打的是什么人吗?”

李军淡然道:“知道,他爸爸在警局有人。”

那警察哑然笑道:“既然知道你还敢打?等下到了局里别怪我们兄弟俩不给两位面子,上面已经交代下来,得好好伺候两位。”

李军笑了笑道:“你倒是挺老实的,不过我建议你不要这么做。”

那个警察闻言后一愣,给另外一人使了个眼色,笑道:“这事儿你可别怪我们,我们俩不做也有别人来做,我看不如这样,等下我们就做个样子,不过你最好能够快点解决,否则若被发现了换了其他人来,你们一样少不了苦头。”

李军神秘一笑,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电话通后里面传来一个沉浑的声音:“怎么了,李军,还是后悔没拿那一万块钱的奖金吧?”

“当然不是,”李军淡淡的道,“我现在正被带往警察局,罪名是恶意伤人,就跟一傻蛋起了冲突,没收住手,您看……”

“呵呵,这种事情啊,应该没问题,”电话那头笑道,“刚领了锦旗和奖金出去,你小子就惹这事儿,你可真是……不过放心吧,有我在,没问题,惹上了什么人?”

李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把电话递给了身边那两个警察。

在接完电话以后,那两个警察对李军和毛非的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

不多时到了不远处的派出所,两人走下车来把李军和毛非两人带往里面。

走到一个办公室,两人发现被打的纹身男和其他几个正大大咧咧的坐在里面,用猫看老鼠的眼光看着他们。

另外还有两个警察对此视若无睹,纹身男站了起来,踱到他们两人身前,阴阴的笑道:“我说过,你们若动了我,我会让你们在监狱里过上一段舒适的日子的,现在知道我说的实话吧。”

李军淡笑着看了他一眼,淡然的摇了摇头。

纹身男本想看到李军两人求饶的样子,却见他一副嘲讽自己无知的样子,顿时大怒,沉声道:“死到临头还要装潇洒,看你等下怎么哭,麻烦两位大哥带他们进去好好问一问。”后面的话是冲他们身后的警察说的。

两个警察互望一眼,把李军和毛非两人推向里面的审讯室,悄声说道:“两位兄弟,也别为难我们,这头命令下来了,我们也得做做样子。”

李军笑了笑,没说什么,和毛非一起走进了审讯室。

刚走进去,办公室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大力推开,一个一身警服瘦高中年人满头大汗的跑进来,里面的警察纷纷跑过去,惊愕的问道:“所长,你们怎么来了?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被称为所长的瘦高中年没有回答他们,大声问道:“你们是不是抓了一个叫李军的人回来?”

几个警察互望了一眼,那两个带李军和毛非前来派出所的警察也相互对望了一眼,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高瘦中年疑惑道:“没有吗?怎么有人打电话来说你们抓了一个叫李军的大学生?”

这时一个淡定的声音响起道:“我就是李军。”

众人往声音的方向望去,正见审讯室门口站着两个青年,声音出自其中一个。

高瘦中年人忙分开人群快步走到李军面前,点头哈腰道:“您就是李军啊?非常抱歉,手下的人不长眼睛您千万别介意。”

李军淡然道:“是吗?可有人要控告我恶意伤人怎么办?”

高瘦中年人怒道:“这究竟是这么回事?”

抓他们的警察其中一个跑了过来,急忙道:“所长,是这样的,你看,是那几个人来报警说他们打了人了……”

高瘦中年往他手指的目光望去,见到的是傻了眼的高大青年五人,顿时怒道:“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他们五个人长的那么高大,那么孔武有力,他们两个身板这么瘦小,你说两个身板瘦小的人会打得过五个高大的人吗?用用你的脑子,亏你还当了这么多年警察,吃屎长大的吗?这明显就是恶人先告状。赶紧把他们五个拷起来,好好审问。”

旁边的人听的目瞪口呆。高瘦中年已转过头来对李军两人笑道:“手下办事不力,您千万别在意,这里环境不好,到我办公室喝杯茶吧。”

李军淡然道:“我还有点事情,请问我现在可以走吗?”

高瘦中年如小鸡啄米般点头道:“当然,您如果想走马上就可以走。”

李军笑了笑道:“辛苦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高瘦中年道:“要不要我派车送您回去?”

李军有些哭笑不得了,这所长未免也太过了,忙拒绝道:“不用,我正好想逛一逛。”

在高瘦中年殷勤的送别下,李军和毛非就这样大大方方的离开了派出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