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02章 百战百胜

第二百零二章 百战百胜

李军暗暗好笑,见严维辉身为建筑系一员,居然为了赢球连脸都不要的替文学系的球员喊加油,便比了个手势,让所有替补队员也通通站起来,为建筑系队加油鼓劲,替补队员的这一举动也引得不少外系非文学系的牲口纷纷参与了进来,加油声一浪高过一浪,渐渐淹没了严维辉和他小弟牲口们的声音。

建筑系队的进攻在建筑系队队长的组织下打得有条不紊,该突破的时候突破,该远射的时候远射,文学系队渐渐只剩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便只好透支体力,拼了老命的防守,在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毛非和另外一个前锋抓住机会打了一个二过一的撞墙小配合,毛非在接到球以后拔脚怒射,一个重磅炸弹就把足球射进了球门。

正当毛非流着哈喇子要过来找李军拥抱庆祝的时候,边裁却举起了旗子,主裁判一声哨响把这个“好球”判为越位。

靠,他祖母的,会不会判啊,建筑系队队长立马跑去找主裁判理论,多少双眼睛都看得出这是个“好球”,根本就没有越位。

主裁判听了建系队队长和其他建筑系队队员的抱怨以后又跑去询问了边裁,可边裁一口咬定毛非刚才确实是越位了,这哪行,明明是个“好球”却非要说越位,建筑系队队长不依不饶的和三个体育老师组成的临时裁判团继续理论。

在足球场上裁判的决定就是一切,无论建筑系队的队员再怎么争辩,主裁判依然判定刚才那个球是越位,因为边裁口风很紧,一口咬定自己没看错,无奈之下建系队队长把文学系队的队长杨洋叫了过来,笑问道:“杨洋,摸着良心说,刚才那球有没有越位。”

“呃……我没看清楚,不好说。”其实杨洋也看清了刚才那个球确实是一个“好球”,没有越位,但总不能因为对手一句让他摸着良心说话就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啊,于是只好敷衍了一番。

不过杨洋算是个比较老实的学生,在昧着良心说完这番话后想想有点不好意思,便把文学系队的其他队员也叫了过来,让他们说说刚才那球到底越没越位,如果他们当中有人说没有越位,那也不怪他们,反正人家是说的是事实,并没有错,可文学系队的其他球员的说辞居然惊人的一致,仿佛那一刻他们全被上帝蒙住了眼睛,什么都没有看见,就连防守毛非的后卫以及他们的守门员也说光注意毛非脚下的球了,对于毛非有没有越位真的没看清。

而李军这时候心里也暗暗苦笑,这群死鸭子,嘴真是硬啊,输两个球也是输,输三个球还是输,怎么非要把这一个对于他们来说可算可不算的进球默默的抹煞掉呢,这一个球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可对自己来说却很重要,有了这个进球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赢了严维辉那小子了。

李军看了看表,比赛大概还有三分钟左右,加上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应该可以补足五分钟,也罢,裁判怎么判就怎么受吧,还是好好把剩余的比赛打好,争取在这五分钟之内再灌进一个球。

李军便去找建筑系队的队长说道了一番,让他好好再组织几次进攻,抓紧最后时间算了,跟裁判理论看来没有用。

于是建筑系队的队长便让建筑系队的队员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忘了刚才那一幕,打好接下来的比赛。

建筑系队的最后五分钟比赛踢得异常精彩,无奈时间太短了,流畅华丽的进攻始终没有再为建筑系队带来进球,比赛就以建筑系队二比零战胜文学系队结束了。

建筑系队的队员除了李军都在为比赛胜利而热烈庆祝,李军去球门柱那里拿了衣服准备去洗个澡,严维辉又跑了过来,摇头道:“让了两球,还是输了三万,真他娘的失败。”

“才三万,算你小子命好,”李军笑了笑,“要不是刚才那……唉,都不知道是怎么当的裁判,不然你小子就得老老实实的掏十万了,记住,明天,三万,哈哈,我要去洗澡了。”

李军和严维辉赌这场球本来就是抱着娱乐一下的心态,并不看重严维辉那十万块钱,所以赢十万和赢三万没有任何区别,只要是自己赢了,哪怕就赢一分钱,也值得高兴。

“等等……”严维辉突然拦住李军。

“干什么,”李军笑道,“你不是现在就想跟我说打算赖账吧。”

严维辉摇了摇头:“赖什么账,我虽然有点不服气,但愿赌服输的规矩我还懂吧,更何况咱们还有个协议呢,放心吧,不会赖你,只是……你还赌不赌?”

“赌?赌什么?”李军疑惑道,“这球都踢完了,还赌什么,难道赌那边的女子标枪,那玩意儿赌起来没啥意思吧,谁壮谁胜嘛,哈哈。”

“呵呵,不是,赌什么标枪,你丫真逗,当然是赌足球了,”严维辉神秘一笑,“学校里的球赛是踢玩了,可这个世界上每天那么多场足球赛,你有没有兴趣玩一玩?”

严维辉心想既然李军有钱,而且又比较敢赌,虽然今天小输给了李军,但只要李军继续跟他赌下去,他就有机会赢回来。

“赌球啊?”李军笑了笑道,“你输不起的。”

“李军你这叫什么话啊,什么叫我输不起,你整个蓝大随便问问去,像这样输三万块给你脸不红心不跳的除了我还有谁,还说我不敢赌,怕是你不敢赌吧,不过……你不敢赌就算了,当我没说。”严维辉见李军有些迟疑,便也自作聪明的激将了一下。

其实李军不是在迟疑,而是在想如果严维辉真要跟他赌球的话,那还不得输死,东无言的《二十一世纪完全生活手册》上面一定会有关于二十一世纪所有足球比赛的胜负数据,自己只要让东无言查询一下,一定是稳赢的。

李军呵呵一笑:“你真敢让我赌?”

严维辉疑惑道:“我是问你敢不敢赌,怎么你反倒问我敢不敢让你赌,呵呵,当然敢……不是敢,当然是想要你来跟我赌啊。”

李军点点头:“可我赌得很大哦,像你说的,要豪赌,我只怕你不敢跟我赌。”

“大?大才好呢,”严维辉哈哈笑道,“只要你敢赌,多大都行,呃……有多大?有多豪?赌十……二十万,三十万?”

李军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早跟你说了么,十万二十万三十万这种不叫豪赌,只是小赌贻情。”

严维辉好奇道:“那到底在你眼里怎么个赌法才叫豪赌?”

李军淡淡的说:“一千万赌一场球你敢不敢赌?”

如果靠卖剑虎骨头,一千万对于现在的李军来说也就是三天左右的事儿。

“什……什么?一……一千万?”严维辉差点晕了过去,他之前赌足球,只要怀揣十几万在赌的都是大爷中的大爷了,一场球最多下注也就十几二十万块钱,李军这一开口就一千万,当然是吓死人不偿命了,这哪是赌球啊,根本是在赌命吧?

“不敢啊,唉,一千万都不敢赌,那两千万就更别提了,呵呵,”李军摇了摇头,“我还是先去洗澡了。”

“两……千万?等等等等,”严维辉拉着李军说,“李军,我跟你说真的,你怎么逗我玩儿呢?”

其实李军经严维辉这么一提醒,倒还真想靠赌球搏得一笔巨额横财,因为东无言手中的《二十一世纪完全生活手册》肯定是会有二十一世纪所有足球比赛的数据纪录的,哪怕就算数据出现问题或者偏差,甚至是错误,但对的肯定比错得多得多,所以如果真要靠《二十一世纪完全生活手册》上的面记载的足球比赛数据来赌球的话,总体上来说应该还是赢面颇大。

虽然靠赌球来赚巨额横财比其他一些方法赚钱速度更快,但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李军下的注得有人敢受啊,既然要赌,当然就得像李军自己说的一样,一场球起码下注千万以上,那样的话起码也得去国外的一些大博彩公司去下注,他们才受得起。

然而去找那些外国的博彩公司或者是超级大庄家下注那也不太现实,一来李军从始至终没有跟那些人打过交道,短短时间之内怎么可能取得别人的信任而接受他如此大的下注额;二来就算找到人肯受,一场两场,三场四场或许可以,但总不可能几千万几千万的下注在别人那里赢几百场球吧,这样别说博彩公司会想办法将自己封杀,不定还要组织军事力量来灭了自己,虽然自己也有一定的实力,但这的确是一件惹事儿的举动,颇有些麻烦。

算了,这种惹麻烦的事情还是别干了,不低调,且容易出事儿,李军摇了摇头暗暗想道。

“李军,李军,”严维辉伸手在李军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呐,想得那么入神?”

“呃……”李军摇了摇头,“没什么。”

严维辉认真道:“我在跟你说正事儿呢,赌球的事儿,你别什么一千万两千万的逗我玩儿了好不好。”

“我逗……呵呵,好,不逗你玩儿了,”李军笑了笑,“要我来跟你赌也行,就我俩对赌,没有庄家,来不来?”

李军心想既然严维辉很想自己赌球,那就陪他玩一玩,仅仅只是玩一玩而已,所以没必要认真,要不然真把严维辉的家产都给赢光,那玩笑可就开大发了。

严维辉心想李军既然同意跟他对赌,也挺有意思的,但李军赌得太大了,严维辉怕自己承受不了,于是说:“我俩对赌好是好,可要是你每场都赌十万的话,那我……我没那么多钱。”

严维辉现在仍然觉得李军刚才说每场球赌个一千万两千万是在跟他开玩笑,不过他觉得李军应该有实力每场球赌个十万左右的。

“那就少赌一点,”李军想了想,“每场一百块钱吧。”

严维辉惊叫道:“一……一百块钱?”

“呃?嫌太大啊,那……”李军笑了笑,“十块钱也行,要不然五块一块随你便。”

什么跟什么啊,严维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李军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一场学校里的足球比赛都要赌十万块钱,跟他正二八经来点国际比赛,一场才赌一百块,还可以再降,这是什么道理,刚才又说什么一场要下一千万两千万的,严维辉摇头道:“李军,你怎么老爱逗我玩儿啊,能不能正经一点?”

“你丫才不正经呢,”李军呵呵一笑,“既然你不同意一百两百十块五块的,那要赌多大你决定就行了。”

李军既然只是打算和严维辉玩一玩,在他眼里反正是玩,那每场球赛赌一百块和每场球赛赌一两千万也没有什么区别。

“那好,咱们说定了,我决定就我决定,”严维辉笑了笑,“其实我虽然钱不多,但你要和我每场赌十万块也行,大不了我找人合作跟你赌,不是我吹牛,像学校里这种比赛我没把握,但国际比赛的话那我可就是研究得相当透彻了,不说百战百胜起码也有九十九胜,所以你跟我赌,哈哈,完全是白送银子给我花。”

严维辉如此狂妄的言语听得李军一阵摇头,心想就算你是球神又如何,老子拥有《二十一世纪完全生活手册》的帮助不知道要比你强多少倍,还百战九十九胜,真是笑话,于是笑道:“行了,别玩嘴皮子了,到时候谁赢谁输自然会见分晓,我先走了。”

“嗯嗯,慢走,”严维辉一想到和李军对赌足球将会赢得李军好多钱,于是慷慨道,“明天不用劳烦你,我直接来找你,把账给结了,放心吧。”

“明天我不一定来学校,这是我的卡号,”李军说着写了一串数字给严维辉,“三万块打卡上,如果没有的话,气功社的好朋友们会来找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