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08章 艺术家气场

第二百零八章 艺术家气场

“哈哈哈哈……”李军的意识里突然传来了瑟琳娜的笑声。

“怎么了美女,你不要这样子突然又出来吓人嘛。”李军没好气的说道。

“李军,你这小子真是个人才啊,”瑟琳娜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之前还问我该怎么办,我觉得你丫是有病还是怎么着,有了‘艺术家药水’,让你变得什么都懂之后,加上你小子自己那会忽悠的劲头,简直把这个小美女骗得团团转了,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办,再这样下去的话,天下间的美女都要被你给忽悠光了。”

“呵呵,哪里哪里,”李军谦虚道,“关键是‘艺术家药水’真的太管用了,就像美女你说的一样,绝对是装逼泡妞一大利器啊,要没有这玩意儿的话,我就是再能忽悠,也忽悠不起来啊。”

“那倒是,”瑟琳娜点了点头,表示认同,随即说道,“那你继续吧。”

“呵呵,好的。”李军说罢,便切断了与瑟琳娜的意识沟通。

……

随即李军神色一正,对柳韵萌说道:“我怎么能算厉害呢,看你的样子也常喝红酒,你应该懂得比我多吧?”

“哪里,我哪里有你懂的多,我只是半吊子而已,”柳韵萌谦虚道,不过是真觉得李军懂得比她多,“其实我真的挺喜欢喝柏图斯的,只是对于它的故事,所知甚少,你还知道点什么其他内容,说来我听听啊?”

这么快就上钩了,李军心中暗笑,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说道:“柏图斯在拉丁文中的意思是‘彼得’,它是以耶稣的门徒圣彼得而命名的,你在柏图斯酒标上应该可以看到手握天堂钥匙的圣彼得柏图斯不像酒园的历史那么悠久,甚至到了他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酒庄。他近年来的成功全要归功于他的后天努力了柏图斯这个名字出现于那时他在地区排在4、5名的位置柏图斯的位置提升到的第二位,价格大概在区二等和三等之间。到了一位饭店的老板娘夫人购买了柏图斯以后才从根本上改变了柏图斯的命运,这要归功于她高超的推销手腕夫人拥有本地区2家酒厂和当地一家饭店,是一个知名企业家,弟弟是市长夫人收购酒庄后就开始致力于打响他的知名度。首先是将价格提高,其次她将柏图斯介绍给自己的富豪朋友,从此柏图斯在法国高级社交圈内流行起来了。从此,柏图斯再也不是乡下绅士的代名词,而逐渐成为上流社会的饮品。随后夫人决定进军英国皇室,因为他甚至得到了英国市场,才能有国际声誉。当伊丽莎白女皇二世订婚的时候,柏图斯成为了贵族们的杯中之物,从此成了在英国上流社会的名品夫人在1947年女皇正式结婚大典时成为了皇室的贵宾很善于运用上层社会来进行推销年她去世后,柏图斯分成3份由家族所有家族继承了夫人的经营作风,于60年代占领美国白宫,受到肯尼迪家族的赞赏。”

柳韵萌点了点头道:“难怪了,柏图斯的所有者很会对它进行运营和炒作嘛。”

“也不光光是这样,”李军继续说道,“柏图斯在质量上也有过人一筹的地方,柏图斯的酿造方式完全是采用了一种不计成本的理想主义做法。柏图斯的土壤表层为粘土,下面是陶土层、更深一层是含铁量很高的石灰土,这一层有着极好的排水性能。庄园种植葡萄的密度为每公顷植株年龄都比较老,再加上严格的剪枝使得产量极低。为保证质量,葡萄要在全熟而没有过熟的时候采摘下来,采收的时间是下午,为的是让上午的阳光将葡萄上的露水晒干。180个工人用两到三个半天的时间将葡萄采摘完毕,避免葡萄成熟度不同而影响风味。采摘完毕后,每粒葡萄还要经过严格的手工筛选。发酵完成后,就还要在不同的新橡木桶中陈酿22个月左右,让酒吸收不同橡木的香味。大概3个月就要换一次桶。酿成以后的柏图斯十分丰浓凝缩,具有强烈的黑樱桃颜色,和香料和梅子的香气和特有的泥土味与高级的松露香。口感柔滑,带有高级成熟的单宁味和整个70年代都是顶级年份。柏图斯葡萄酒十分丰浓和凝缩,充分表现了深层粘土质土壤生长的梅洛品格,也因为葡萄植株生长年限较长,且葡萄产量受控制的缘故。柏图斯庄园在年和有争议的1971年出产的葡萄酒不同凡响,70年代的一连串辉煌的成就更合成不败的记录。葡萄藤越老,酿制的葡萄酒越是不朽,但易上头和慢熟年的甚为辉煌,现在饮用正佳年的还相当酸,20年内请勿沾口年的颇受恭维,其浓腻近于加州风格年的酒可能是该年波尔多右岸地区最好的。”

“听你这么说,我的口味选择果然没有错。”柳韵萌听得李军将柏图斯形容得那么完美,也是对自己的眼光感到欣喜。

李军点了点头道:“柏图斯如此好酒唯一可惜的就是产量甚少,以至于价格一涨再涨,现在一瓶酒一般要卖到1000美元左右,而且还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这个餐厅能有存货,看来也是不容易。”

“嗯,”柳韵萌点了点头,嘟嘴笑道,“要熟客才有呢。”

“哦,那我跟你相比算不得厉害了,你这种想喝就有得喝,那才叫厉害,哈哈。”李军哈哈笑着打趣道。

这时,柳韵萌己经完成被李军给吸引住了,超级运动高手,又弹得一手极好的钢琴,虽然长相很普通,但是在他侃侃而谈的时候,整个人却不由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儒雅气质,而这种东西,对于柳韵萌来说,才是最吸引住她的地方。

总的来说,在柳韵萌眼中,李军就像一颗潜藏在沙漠中的金子,只待有人发现他,就会发出莫名的光彩。

柳韵萌觉得自己己经对李军越来越感兴趣了,而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的越来越感兴趣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己经完全可以预料到了。

待得侍者将一瓶47年柏图斯醒好后放在李军的面前时,李军这才冲着那侍者礼貌性的一笑,而后,取出了两个干净高脚杯,向着其中一个高脚杯缓缓倒了小半暗红色的**,单手持着杯座,轻轻的朝着顺时针摇晃着,而后,突然抓住柳韵萌的手,就此将那杯柏图斯1947放到了柳韵萌那细小掌心中,笑道:“尝尝吧,手指不要碰到杯壁,否则,细小的温差,都有可能影响到它的口感。”

柳韵萌常喝红酒,自然知道这些道理,然而现在被李军抓着手,却是有些行动迟缓了。

柳韵萌眼睛被高脚杯中的那红酒给吸引了过去,越看越欣喜,不由轻轻抿了一口。

“很好喝”感觉到从口腔中传来的淳香口感,柳韵萌不由惊喜的开口道,那样子,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如果在平时,谁敢对她动手动脚的话,她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可在现在,握着这一小杯红酒,她甚至难得冲着李军说出了好喝的话,甚至有点欢呼雀跃的,如果这让文学系那些喜欢她的牲口看见了,一定会崩溃的。

见到了柳韵萌那表情,李军就知道他的计划成功了,一时间不由暗松了一口气,他在刚才,甚至都作好了两人尴尬冷场一晚上的打算了。

而且李军现在还能够感觉到,此时的柳韵萌,在她的内心世界,对于自己的进入,心里很欣喜很欣喜了。

“柳韵萌,你喜不喜欢听钢琴曲?”就在这时,李军突然看向了柳韵萌,一边搅动着桌角的咖啡,看着杯壁上那精致的条纹,装作漫不经心的询问道。

“嗯,喜欢啊,你那天运动会闭幕式的表演让我很震惊。”听到了李军的话,柳韵萌那安静喝着咖啡的动作,不由徒然一顿,她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微抬起头来,银白色的咖啡杯上,一时不由带上了一丝逸散的咖啡。

柳韵萌看见此时的李军,脸上有的,是一种说不出的自信,自信的男人,无疑是最谜人的,就连柳韵萌也不例外,而这自信,却绝不是装出来的,而是源自于对自己的自信。

这使得李军身上,不由笼罩着一层迷雾,而且,像他这样文武双全的男人,绝对是许多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

或许李军这个如此出色的男人,就不应该属于自己吧?

一想到这点,柳韵萌心里却有点一丝隐隐的酸涩,这种异样的感觉,就连柳韵萌自己,也没有发觉。

“请问,你们那一架钢琴,能够借我用一下吗?”这时,李军不由招来了刚开始接柳韵萌进来的那个侍者,而后,指向了角落处一架钢琴,就此微笑着开口道。

见到是陪柳韵萌进来的那个男人,那个侍者一点也不可迟疑,就此跑去询问经理了,而临走之时,不由多看了李军几眼。

“这位先生?是你要借用那钢琴吗”?不久之后,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就从暗处钻了出来,扫了李军一眼,不由客气开口道。

“是的,放心,我可以付钱。”听到了那经理的话,李军不由暗松了一口气,要是没有那架钢琴,恐怕接下来,跟预期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不不不,先生您别误会,只是那钢琴己经太久没有动用了,我怕……”听到了李军的话,经理不由摇了摇头,脸上不由带着一丝歉意。

而这一切,也是看在了柳韵萌身上的原因,否则,对于李军这个没见过的家伙,那经理断然不会如此客气。

“没关系,还可以用就行。”丢下了这句话后,李军也不管那经理的表情,就此揭开了那钢琴的蒙布,在那身前,坐了下来。

摸上那琴键,李军不由感觉一阵空灵,他知道,这是“艺术家药水”在起真正的作用了。

“今天,我要把这首自作曲目,送给在场的某人,谢谢”李军对着不远处的麦克风开口道,而那话,刚好让整个餐厅的人都刚好听得清楚。

拥有艺术精通的效果,李军完全不用演奏别人的曲子,甚至可以演奏一些脑海意识中存在,但现实世界根本没有的曲子,李军固然把它们称做了自作曲目。

一时间,餐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李军的身上,就连那首一直放着的美国乡村歌曲,也被静止了下来,看来这是那个经理的主意了。

而柳韵萌,却己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尤其是李军所谓的这是送给某人的自作曲目,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

手一触上琴键,李军就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状态,手很自然的在钢琴上游动,那感觉,周围的环境,和自己完全隔绝开来。

柳韵萌还在脑袋一片空白的时候,忽然之间,优美飘然的琴声突然如清风一般灌入了她的耳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