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11章 东无言介绍工作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东无言介绍工作

李军把手中的杯子递给柳韵萌,说道:“赶紧喝点水吧,你身体不舒服吗?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可能因为今天赶着来参加舞会,没有吃饭的原因吧。”柳韵萌瘪了瘪嘴,有点不甘心的说道。她接过李军递过来的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

“参加舞会也不能不吃饭啊,你……你也太积极了吧。”李军笑了笑道。

“我……我……不是你想的这样的,反正……不是……”柳韵萌有些语无伦次,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见柳韵萌这般模样,李军才反应过来,柳韵萌之所以会这样,是不是因为刚才看到了自己和秦可心一起牵着手走进来吧?来这里参加校园舞会之前李军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柳韵萌。

“你们出去跳舞吧,我休息一会儿就出去。”柳韵萌对秦可心和李军笑着说道。

“哦,那你自己要注意一点啊,我们先出去了。”李军说完,便跟秦可心一起离开了这里,毕竟是来当秦可心舞伴的,李军倒也没忘了他的职责。

“你觉得柳韵萌是不是吃醋了?”刚走出休息室,秦可心就笑眯眯的问李军道。

“呃……吃醋?应该不会吧?”李军嘿嘿傻笑了一下道。

“人家都写情书给你了,又看见你牵着我的手,怎么还不会吃醋?”秦可心哼了哼道。

“那……那也不能证明什么啊,我只是来当你舞伴的嘛。”李军一脸认真道。

“可是柳韵萌不是这么想的吧,要不要去跟她解释一下?”秦可心问道。

李军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心想这八字都没一撇的事情,要解释什么?非要拿他跟柳韵萌扯上关系,那无非也只是柳韵萌写过情书给他而已,他甚至都还没有表过态,虽然那天在餐厅曾经为柳韵萌弹过一首钢琴曲。

很快,蓝大校园舞会便正式开始了,李军作为秦可心的舞伴,第一支曲子自然是两人携手步入舞池。

“你不是说你不会跳舞吗?”舞池中,搂着李军的秦可心表情很诧异,她本来还以为自己能在舞会上教教李军,在他身上也过一把老师瘾,谁知道李军跳得一点都不差,甚至还起了主导的作用。

“今天下午突击学了一下,刚会而已。”李军笑了笑道,心想有“艺术家药水”,跳点这种简单的交际舞,怎么可能还会有问题。

秦可心嗔怪道:“不可能,看你跳得那么熟悉,怎么可能是下午突击学了一下而已,老实交待,快!”

“好吧,其实我早就会跳舞了。”李军无奈道。

“那我早上约你当我舞伴的时候,你怎么说你不会跳舞呢?”秦可心追问道。

“呃……不太喜欢这种场合嘛,所以只好……你懂的。”李军嘿嘿笑道。

“你别吹牛了,肯定是你不愿意当我的舞伴,所以才找你不会跳舞的借口,是吗?”秦可心略微有些不满道。

“我说没有,不是这样的,你信吗?”李军问道。

“不信。”秦可心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不是。”李军无奈道。

“李军,我真的有令你那么讨厌吗?”秦可心问道。

“没有啊,你扯远了吧?”李军哭笑不得道。

“那为什么不愿意来当我舞伴,还要找那么蹩脚的借口呢?”秦可心不依不饶道。

“我这不是来了吗?”李军苦笑道,“真的只是不喜欢这种场合,并不是因为什么讨厌你,麻烦你不要那么敏感好不好。”

“哼!暂时相信你。”秦可心嘟了嘟嘴道。

李军颇有些无奈,什么叫暂时相信啊,这小妞可真是的。

一曲终了,李军和秦可心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李军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个长途电话,便走出去接了。

“喂,老板,这么半天才接电话,在干什么好事儿呢?”电话那头传来了东无言那极其猥琐的声音。

“有事儿说事儿。”李军皱眉道。

“咦?怎么有音乐声,哇,老板你学坏了,我不在你就成天泡夜店呐?”东无言充分发挥着他那同样很是猥琐的想象力。

李军没有必要跟自己的保镖解释这些,再一次提高了声调道:“有事儿赶紧说事儿,别给老子叽叽歪歪。”

被李军一喷,东无言只好收起了玩笑的心情,认真道:“老板,是这样的,我给你找了一笔生意。”

“什么?”李军疑惑道,“什么生意?”

“我在泰国这边结识了一个杀手组织,他们最近有一个任务,想要花重金让一个人消失,所以我就替老板你接了。”东无言认真道。

李军听得有些糊涂,皱眉道:“你没事儿找事儿啊?什么狗屁杀手组织,关老子什么事儿?”

“他们有任务啊,重金任务,很多钱的。”东无言笑着说道。

“废话,钱再多又关我屁事儿,我又不是杀手。”李军不解道。

“要是光杀人那还不简单,哪用老板你出手,我出手就搞定了,可是事情没那么简单啊。”东无言轻叹了一口气道。

“哦,那有多复杂?”李军问道。

“他们只想让那个人消失,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如果是派杀手的话……弄不好会留后患的,他们要的是万无一失……”东无言神秘道,“老板你懂我的意思了没?”

“想要一个人消失,还怕留下后患,干得干净利落一点不就行了,这都搞不定,还什么狗屁杀手组织。”李军一下子就点到了问题的关键。

“呃……”东无言看没忽悠过去,只好说道,“好吧,老板,我承认,不是什么杀手组织,是我在泰国泡上的一个妞,她的朋友遇上了难题,想要弄掉敌对的人,问我怎么办,我本来想说当然是请杀手了,可是转念一想,与其这钱让别人赚了,还不如让老板你来赚,反正你不是有那收人的‘宝葫芦’么,干净利落,神不知鬼不觉就可以将人给收了,这比请什么杀手好太多了。”

“妈的,你泡的妞关老子屁事儿啊!”李军忍不住终于爆发了。

“又不用杀人,只是把人弄消失就行了,而且……给好多钱的。”东无言认真道。

李军现在虽然不缺钱,但没道理有钱不赚,更何况收人对于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前前后后已经收过几万人了,多收一个也不多,少收一个也不少,于是问道:“给多少钱?”

东无言嘿嘿笑道:“一千万……”

“哦,谁的命这么值钱啊?”李军问道。

“我也不知道,而且还是美金。”东无言笑着说道。

李军想了想,说道:“那你告诉别人我的联系方式了?”

“我没有将老板你的联系方式说出去,不过我已经都安排好了,他们人已经到了蓝海了,现在就等你过去谈。”东无言说道。

“你小子倒挺会安排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答应?”李军笑了笑道。

“有钱没道理不赚嘛,”东无言说道,“他们现在就在蓝台大酒店的咖啡厅等你,老板你过去跟他们谈吧……”

东无言又着重跟李军形容了一下对方的样貌特征,这才挂了电话。

李军考虑了一番,既然东无言都替自己把这桩生意给接下来了,那没理由不去做,于是跟秦可心和柳韵萌打了个招呼,自己便率先离开舞会,驱车到了蓝台大酒店。

蓝台大酒店的咖啡厅不大,不过里面的装修却很奢靡,米黄色的天花吊顶上盘旋着酷似星辰的点点星辉,四周鲜花簇拥,奇香怡人。

走进咖啡厅,漂亮的女服务员立即扭着迷人的臀部优雅地走上前来,微笑道:“李军先生,这边请。”

“哦?你知道我是谁?”李军礼貌地回敬微笑。

“有人已经在等您了。”漂亮服务员掩唇笑了笑,走在前面引路。

李军点了点头,心想对方这是有备而来啊,东无言这小子也不知道把老子的情况爆料到什么程度了,于是也摆出了一副认真的姿态,表情甚是严肃的跟着女服务员走了过去。

推开咖啡厅包厢大门,服务员曲臂伸展向前,微笑道:“李军先生,请进。”

李军走了进去,看见这咖啡厅包厢中此时已经有五个人,其中三个人坐在合围的沙发上,另外两个人则抱胸气势夺人的站在两侧。

这倒是跟东无言与他形容的这五个人的特征没什么区别。

沙发中央坐着的是一个老者,头发花白,眼神却相当的矍铄,身着一件黑色中山大褂,双手合抱撑着一根拐杖。

坐在老者身边的是一个年轻女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人,一头披肩长发静静地披散在她的肩上,柔顺似水,乌亮似繁星点缀的夜空,鼻梁上架着一副宽大的淡粉色大边框墨镜将她的眼睛给遮了起来,鼻尖俏生生挺立着,很是可爱。

坐在另一侧沙发上的则是一个高个男人,宽大的肩膀,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头狗熊。

而另外站在一旁的两个西服男一看便知是保镖。

“你就是李军?”中间的老头打量着来者,眉头微微蹙起,并不是他怀疑,而是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真的让人很难联想到就是东无言口中那个想让谁消失就让谁消失且一点痕迹都不留的强者。

当然,东无言不会跟这些人说出李军“宝葫芦”的秘密,自然而然将李军形容成了一个超级强者。

李军记得东无言说过这个老头姓石,叫石三勇。

“石先生,难道你在怀疑我的身份吗?”李军微微笑了笑,走到另一侧的沙发坐了下来。

老头微微蹙起的眉头暴露了他的心中所想,李军没有读心术,可是却能看的出来。

“李军先生说笑了。”见心思被猜中,石三勇脸上微微一热说道。

李军淡淡地回道:“那不如不要浪费时间了,石先生现在可以进入正题了吗?说吧,具体要做什么?”

顿了顿,石三勇说道:“这次我们寻找到李军先生,就是希望李军先生你能够帮助我们。”

李军点了点头,现在还没谈价钱之前,也懒得问这家伙具体要干的事情是什么,不过东无言倒是跟他在电话里稍稍提过一些,反正对于他来说,或者是对于李军的“宝葫芦”来说,都是小事儿,于是说道:“多少酬金?”

“一千万美金。”石三勇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颇显得得意,相信没有一个赚这种钱的人会不动这个数字动心。

然而李军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异样,甚至还皱眉摇了摇头:“这么少?”

“啊?少?”石三勇一愣。

“没错,太少了吧。”李军点了点头道。

“这……这方面的行情我们是做过调查的,已经高出行业平均水平很多很多了,这……不算少了吧?”石三勇疑惑地问道。

“那只是相对别人而已,”李军缓缓解释着,语气淡然,“对于我来说,太少。”

一千万美金这个数字东无言在电话里头跟李军说过,李军实际上也不是嫌少,但终归是过来谈生意,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没理由能喊喊价放着不喊啊?

“啪……”忽地一声巨响,坐在一旁的壮男大掌一拍桌子,忽地一下站起身来,骂道,“一千万美金还赚少,你以为你是谁啊?”

李军冷笑道:“要不是看在你们穿着寒碜,看起来没几个钱,以及这是东无言介绍的活儿,一亿美金我都不会干。”

李军来这里就是要摆出姿态,当然,这也是东无言在电话里跟他说过的,可以这样敲诈一番,还是比较有机会的。

“混账东西!”壮男气恼万分,大喝了一声,双手交错,指关节格哒有声,气势甚是夺人。

石三勇也是气恼,随便拿出一千万美金的人还是第一次被人称呼穿着寒碜,怎么能不气愤。连同一旁平静似水的美女此刻脸色也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