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15章 疯狂之夜

第二百一十五章 疯狂之夜

“说吧,你们跟石三勇到底有什么恩怨?”坐在沙发中,李军端起举杯轻啄杯沿,问道。

这其实也是石三勇要求的,李军如果能够在动手之前,再套出一些内容,就更好了,当然,李军对于他们之间的恩怨实际上并不清楚,他做的这些事情,无非是看在那两千万美金的份上而已。

吴德禄紧张道:“跟石三勇倒没什么恩怨,只是他……他女儿石兰嫣……”

“石兰嫣怎么了?”李军问道。

“我……我们老板很喜欢她,可是她……你……你应该懂的吧?”吴德禄哭笑不得道。

李军点了点头,这一点倒是跟石三勇说的一致,看来这两方人之间的恩怨,就是这些狗屁风月事了。

“你们这里有多少人?”李军问道。

吴德禄小心翼翼道:“人不多……”

“跟我说实话,”李军冷笑道,“据我所说,你们老板身旁还有着好几个身手相当一流的保镖,好像都是什么特种兵部队下来的?”

这些也是石三勇告诉李军的,所以石三勇才会觉得找一般人对付徐大迁是很麻烦的,得找身手一流,做事又不留后患的,真的不容易,所以辗转找来,通过石兰嫣的姐妹,也就是东无言的泡的那个妞,才最后促成李军跟他们的交易。

没想到这人连这些都知道,看来真是有备而来的,吴德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也不敢再有所隐瞒。

“我们在这里有三十多人,还有几个就是你说的身手好的藏了起来,准备一会约石兰嫣来谈判的时候把她绑走。”吴德禄直言无讳,也不知道是死还是信心十足。

难怪石三勇非要让自己在今天之前动手,敢情他女儿还要来跟徐大迁这些人谈判啊。

点了点头,李军伸手在吴德禄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隔了半晌才丢下一句话:“好了,打电话通知让你老板的手下该散的散了吧,否则抱着一块儿死,没好处。”

李军后面几个字声音极小,不过精神极度紧张的吴德禄依旧听的一清二楚,他不知道老板怎么得罪眼前这个男人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老板这次凶多吉少。

吴德禄伸手揉了揉眼睛,想要看清楚,不过李军只丢给了自己一抹背影,他不是傻逼,自然不会追上前去一探究竟。

为了不引起徐大迁的警觉和怀疑,石兰嫣还是按约前来跟他谈判,石三勇则不停的发短信询问李军事情搞定了没,他也担心万一说好的事情石兰嫣不来,会引起徐大迁怀疑,他身边的保镖本来就很厉害,很难对他下手,万一他有了警觉,以后就更难对付了。

不过石兰嫣怎么都没料到,自己刚刚来到私人会所,还未开口说话,便被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几个人架住了肩膀。

徐大迁得意地扭头看了看四周,这么轻轻松松搞定了,看来事情比他想象得要顺利。

石兰嫣虽然惊恐万分,不过在看到徐大迁后顿时就明白了,说好了来谈判解决问题的,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直接就绑了她,看来老爸说的没错,对于这种烦人的人渣,只能直接干掉最省事。

一想到这里,石兰嫣不禁也有些恼怒李军,那个家伙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能够完成交易,但自己一来却还是被徐大迁给绑了,这是搞什么东西?

“徐大迁,你要干什么?”石兰嫣嘴唇暗紫,看着徐大迁浑身发抖,不是害怕,而是因为眼前这个人渣的行为让她很愤怒。

“亲爱的石小姐,咱们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很和谐,”徐大迁咧嘴一笑,对着身边的手下一伸手,“拿来!”

“是!”手下恭敬地递上了一把黑乎乎的手枪。

徐大迁接过刚想走上舞台,看到手中的手枪,操起大掌一把拍在那手下的脸上。

“鲜花!老子要的是鲜花!鲜花配美人不懂吗?”徐大迁怒骂道。

手下一阵郁闷,从另一个手下手中把鲜花递给徐大迁,刚才瞧这气氛这么紧张,他还以为老板准备动用武力呢。

“石大小姐,你可知道,这辈子,我最爱的人就是你,自从见到你之后,我每天茶饭不思,脑袋里每天都是你的影子,想到你的美貌,我总是昏昏沉沉,总之,我是被你迷死了,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徐大迁最爱的女人,请接受我的鲜花以及求爱。”这招徐大迁在事先已经在脑中策划了很久,然而泡妞不是他的长项,也只能照着某些小说情节来了。

“你胡说什么!“石兰嫣恼怒地拍掉徐大迁递上来的鲜花,胸口直喘,心想真可恶,李军那个家伙怎么还不出现?

“石兰嫣,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见鲜花被无情的拍掉,徐大迁虽然恼火,不过这次自己可不是为了出丑才来的,该忍时得忍。

“徐大迁,你到底想干什么?”石兰嫣被人架着双臂,不然老早拔腿就跑了。

“我想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嘿嘿!”徐大迁凑到石兰嫣的耳边,嘿嘿**笑道。

“你……你个死变态!”石兰嫣气急,自己真后悔以前通过朋友认识这个徐大迁,否则的话也不会被这个变态缠上。

“变态?哈哈,我喜欢这个词,不知道把你绑起来扔在**来场**算不算变态?”徐大迁咽了咽口水,要不是这里人太多,说不定此刻他就能就地把眼前的女人吃到肚子里去。

“不不不,**算不上变态,小伎俩而已,不如咱俩一起,来个更加变态的游戏?”徐大迁正自在得意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一个低低的笑声。

“兄弟原来是同道中人啊。”徐大迁哈哈大笑,这私人会所里的人都被他控制下来了,所有也不担心有什么人捣乱,而且眼前这个人还是刚才似乎是要来求他办事的。

“你……”石兰嫣被眼前的一幕给弄傻了,李军这家伙难道跟徐大迁是一伙的?

“你这个流氓,我要杀了你!”石兰嫣怒目圆撑,死死盯着李军,要不是被人架住,此时可能已经冲到李军身上将他大卸八块了。

“哈哈……”见石兰嫣的表情,徐大迁哈哈大笑,拍了拍李军的肩膀,说道,“想不到兄弟和我真是同道中人啊,你瞧瞧,美女发起火来就是漂亮,真让人忍不住去咬上一口,啧啧!”

“是啊,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忍不住了。”李军笑着附和了一句,刚才谈话间,他已经摸清了,除却架住石兰嫣的两个身手不错的保镖之外,其他的几个身手不错的保镖仍分布在各个地方,其余一些虾兵蟹将则将场面控制了起来,酒吧里的人全部在这些人的控制范围之内。

“想不到我竟然遇到个知己,这样吧,以后你跟我混。”徐大迁心中喜悦非常,今天真是万事顺利啊!

“是吗?你认为我能跟你混?不是你跟我混?”摸清对方的底细,李军笑了,话刚落,双腿一蹬地冲到石兰嫣身边,迅雷一般一边一脚,那两个保镖毫无疑问,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顿时如断线的风筝飞开。

力量属性和敏捷属性李军又有了调整,两者配合起来简直是天衣无缝,即使拥有特种兵的身手,也绝对堪他一击。

李军两脚蹬出两声巨响,惊呆了私人会所里头所有的人,包括徐大迁都惊呆了,瞠瞠的呆站在那里。

不过惊呆的众人里面此刻却不包含石兰嫣,见到李军冲到了自己身边,一下子恼火冲天,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发挥女人的绝招,扑到李军怀里朝他的肩膀狠狠咬了一口。

“你发什么神经你!”李军还真没料到这女人在这危机时刻竟然跟得了白痴症似的抱着自己就咬,“你属狗的吗?”

“操你奶奶的!”徐大迁这时终于醒悟了过来,大骂一声,回头大骂,“老子的枪呢?”

“啊……在这里!”徐大迁的手下一个激动,连忙从旁边的手下手中一抓就把东西扔了过去。

徐大迁一接,一看,竟然是鲜花!

“你他妈傻啊,老子的枪!”徐大迁发疯一般地冲过去对着那手下的脑袋又是一巴掌。

手下更郁闷了,现在怎么就玩真的了啊?我还以为老板要送花呢。

也正是因为这短短的一瞬,李军捏住石兰嫣的嘴巴将她往旁边一丢,身形一闪,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遁入到了过去,电光火闪间,另外几个身手不错的徐大迁保镖,也被他给收拾了。

“操!”徐大迁眼神收缩,颤颤抖抖握住手枪对住眼前的男人。

李军冷笑一声,冷冷盯着徐大迁黑乎乎的枪口,从他急促的呼吸,颤抖的双臂以及恐惧的眼神,瞄准的角度,李军几乎百分百地断定徐大迁这一枪根本不会打到自己,更何况,瑟琳娜给他的“万能枪械遥控器”,早就让李军将徐大迁这里所有手枪的弹匣给弄没了。

当然,如果没有瑟琳娜的提前“清场”,在这里所有的枪械上面动了手脚,李军现在就算是拿着八百年后的高科技“万能枪械遥控器”也没用。

不过凡事总有意外,刚才李军捏开石兰嫣的嘴巴,一边伸手把她推到一旁时,殊不知自己的手其实压在了对方的胸脯上面,李军虽然没有感觉到,不过石兰嫣何曾受过这种羞辱,刚才这个可恶的流氓说要让跟徐大迁一起对自己来场更加变态的游戏,现在又在自己的胸脯上面摸了一把,石兰嫣再淑女那也要发疯了,什么都不管了,看到李军打翻了徐大迁另外几个保镖,立马又冲了上去,这次不巧,张嘴咬在了李军的鼻子上。

“你是疯狗啊你……又咬?”李军崩溃了。

李军话没有说完,只听得“咔嚓”一声,徐大迁开枪了,但他找来找去,似乎都没看清楚子弹在哪儿?

难道没子弹?!

徐大迁有些莫名。

“我咬死你……”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咬在什么地方,石兰嫣一排整齐的贝齿在李军的鼻梁上留下了一排深深的牙印,估计没有那么一时半会是消不了了。

酒吧里其他人被徐大迁的手下控制着,离这里很远,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从现在的角度看去,却是石兰嫣窝在李军的怀里,还把头伸到了对方的脸上,脸紧贴着脸,远远看去,石兰嫣竟然忘情地吻着李军的鼻梁。

这是玩儿的什么游戏啊?酒吧今天难道在搞什么疯狂之夜之类的主题活动?酒吧众猜测道。

李军此时真恨不得一使劲把这个女人给扯下来,不过一来碍于这疯狗算是自己的雇主,二来,自己的鼻子在她的嘴里呢。

石兰嫣的脑袋挡在李军眼前让他根本看不到徐大迁,不过眼角余光还是感受都了那里传来越发强烈的杀气,李军头皮一麻,被这疯女人一搅,本来很好办的事情变得有了麻烦了,总不可能将自己的雇主也一块儿收到游戏世界中去吧?

本来打算收人进游戏世界不留后患解决问题的,可是石兰嫣的突然出现,真是一件麻烦事情,李军暗暗想道。

无奈,只能先离开再说了,另外找机会,于是李军身形一闪,抱起石兰嫣,以众人不可思议的速度,闪出了酒吧。

有这种敏捷属性的强化配合,李军又不是要去躲子弹,闪人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而且力量属性的强化也足够支撑他能抱着石兰嫣跑很久。

“我操!”望着飞快消失的两人,徐大迁破口大骂,想要追上去,可惜自己的几个保镖已经跟一摊肉一样瘫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和死了没什么差别。

而且枪里的子弹也不异而飞,就算追上李军,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我操你奶奶!”徐大迁恼怒地一巴掌拍在刚才扔花手下的脑门上,指着他撒气道,“你……被开除了,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