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21章 懂中医

第二百二十一章 懂中医

李军把这寻常药方说做是秘方,是为了让蒋小敏保密,要不然她拿这到中药房一问,就露馅了。

“秘方?”蒋小敏问道,“那我得分开不同的中药房去抓了?”

“呃……当然,免得秘方外泻嘛。”李军很“虚伪”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李军,谢谢你。”蒋小敏的感谢很真诚,但李军看得出来,为了她母亲的病,她肯定也试过不少所谓的偏方秘方,所以她的感谢更多的是对李军这份心意的感谢,对于李军开出的秘方,似乎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要不这样吧,我负责帮阿姨抓药,这些药材的煎制也比较考工夫,我每天晚上来你家替阿姨煎药?”李军想了想,既然帮忙了,还是自己亲力亲为的好一些,否则弄出些麻烦事儿来也不好。

“好啊,”蒋小敏笑笑,“不过这样会不会太辛苦你了。”

“不辛苦,没关系的,就这么说定了。”李军笑了笑道。

从蒋小敏家出来,李军照着瑟琳娜说的好些,就去市区“福安堂”药店替蒋母抓药去了。

“福安堂”是蓝海市一家百年老字号的中药铺,祖上曾有人师承于大清名医黄元御,徒子徒孙也一直在紫禁城太医院内替皇家服务,直至辛亥革命以后,其中一个姓凌的徒孙才辗转来到蓝海市,开设起了“福安堂”中药铺,至今百年,已是六代有余。

在私营企业高速发展的今天,为了与市场经济接轨,“福安堂”也由原来传统的中药铺转变成了现代化的连锁药店,销售网点以蓝海市为中心辐射全省,目前正逐步往全国市场上扩张。

李军以前也没抓过什么中药,只是上网的时候看见过别人说“福安堂”连锁药店是全省最大的中药铺,药材种类齐全。

“您好,请问您需要帮助吗?”李军一进门,售药员就热情的招呼道。

李军挠了挠头道:“我想抓中药,请问……”

“哦,抓中药请您上二楼,一楼是西药房。”售药员微微笑着说道。

“哦,谢谢。”李军上了二楼找到中药房,把药方递给了抓药的小伙子。

“大黄,云苓,白术,丹参……”小伙子一边默念,一边看起来很不熟练的替李军抓药,“水……水银?”

小伙子很是不解,问李军:“你确定这方子上的药材是水银?”

“没错,是水银,化学名称叫做汞。”李军点了点头道,水银这种东西在他本来开给蒋小敏的方子上是没有的,但瑟琳娜说需要这一东西来作为这一配方中药的成份。

“水银也可以做中药吗?有毒的啊,这方子谁给你开的?”小伙子很奇怪的问道。

一听小伙子这话,李军就知道他对于中医理论跟自己一样,只是略懂皮毛,甚至根本就不懂。

因为瑟琳娜说要用到水银的时候,李军也向她提过同样的问题。

瑟琳娜说了,用水银、砒霜这些本身含有剧毒的物质做为中药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了,这些剧毒物质本身含有剧毒,但中医在对待某些特殊病症的时候讲究以毒攻毒,在特殊病症面前,这些本身含有剧毒的物质就起大作用了。

李军笑笑,继续忽悠道:“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方子,你只管替我照方配药就行了。”

“那没办法了,水银这种东西我们这里没有。”抓药的小伙子摇了摇头道。

“没有?为什么没有?”李军很不解的问道,“福安堂”不是全省最大,药材最全的中药铺么,怎么连水银这种东西都没有,但他哪里知道,水银、砒霜这些东西不是随便在哪个药行都能买得到的。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对于这些含有剧毒的物质监管很严,一般的药铺当然没有,但“福安堂”有,不过一般人买不到,除非有执业名中医师开具的,具有合法性的出药证明,李军就是一张破纸药方,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哪敢卖这些剧毒物质给他,万一他是个坏人怎么办。

“没有就是没有,要不你上别地儿看看去吧?或者……你把方子拿去给我们凌医师看一看,如果他同意,或许就可以给你抓这药。”小伙子最后还是松口道。

小伙子口中的凌先生,便是这“福安堂”总店的坐堂中医师,有着几十年行医经验的老中医,同时也是“福安堂”?药品连锁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凌福通。

“福安堂”本来也是凌家的祖传药行,在管理方面一切现代化、公司化,也是为了适应市场经济的竞争。

还没等得李军想好到底怎么弄点水银来,他需要水银做药的事情立马就在这中药铺里传开了,很快就从内堂办公室里走出一个头发花白,样子看起来却很是精神的老人,走到李军面前打量了他一番,问道:“小伙子,就是你需要水银来用药?”

李军点点头,他一见这老人,就就觉得老人就是那种在中医药学的环境当中浸久了的模样,似乎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一股清香的药味。

而老人显然也觉得眼前这个敢拿水银来用药的年轻人“药味”十足,这样的感觉很合他的脾气,便把李军请进了内堂办公室,一通闲聊之后,便拿到了李军那所谓治疗尿毒症的药方,一看之后却是失望之极,不就是个普通方子,倒是药方里加了水银,有些奇怪。

凌福通问东问西的问得李军头都大了,早知道找水银那么麻烦,直接买几个体温剂想办法往里头取水银出来就是了,当然,李军也不知道体温剂里头的水银跟用药的水银有没有区别,只是这么随便一想。

凌福通把老花眼镜取下,把李军那寻常药方放到一边,问道:“小伙子,你这方子很普通,不过对于治疗尿毒症,是有一定的效果,可是……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需要水银吗?”

水银若是强加于这药方当中,显然是没有半点药理作用,甚至还有毒副作用,瑟琳娜之所以需要水银,是要拿来让蒋母单独服下,利用水银的防腐功效,从而使得她到时候帮忙蒋母换肾脏的时候不至于在过程中损伤到蒋母的其他的脏器。

瑟琳娜的这些方法在这八百年前看起来很匪夷所思的事情,李军知道解释不清,当然,也没人会信,有谁会相信他要用替人治尿毒症,还要让人把水银给吞肚子里去。

“凌医师,我需要的水银并不是要加于这方子上,我是在研究治疗其他病的药房,想添加点水银做……实验。”李军只能跟凌福通扯自己略懂一些医术,抓药是为了做病理研究。

见李军如此年轻,一听他致力于中医药学,凌福通顿时对他刮目相看,饶有兴致的问道:“小李,你在钻研哪方面的病理研究?”

“呃……”李军一时间被凌福通问得有些无语,要是连全省最大的连锁药店都买不到水银,其他药店肯定也找不到。

“我现在探测着你的脑电波呢,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瑟琳娜突然用意识与李军沟通道。

“好的。”李军点了点头道。

李军沉吟了一下,在听得瑟琳娜的指挥之后,眼睛一扫,拿过桌上凌福通开给病人的一纸药方,笑言道:“凌医师你这张方子药与药之间搭配相得益彰,温、热、寒通通兼具,又相互生剋,对于治疗积年胃病,效果明显,可是这方子对于治疗男性胃病,效果就差了一些。”

凌福通不仅是这“福安堂”的当家人,在蓝海市中医界,也是有着一定名声的老中医,被人指出所开药方有缺陷,倒还是头一遭,不过中医讲究阴阳调合之说,同一种药材在男性体内或在女性体内所产生的效果并不一样,凭凌福通的经验,当然也知道自己所开药方的不足之处,眼睁睁期待着李军说出下文。

“如果把药换上两味……”李军说着,提笔在便签纸上写下了两味寻常中药,“这样不会有损这张药方的药理效果,并且更加适合男性服用,效果也更佳。”

凌福通有些默然,低头不语,李军这才发觉是不是有些不太给这位老中医面子,瑟琳娜这小妞,真不通人情世故啊,这么整人家的难看。

李军正琢磨着如何婉言一番,却见凌福通抚掌大笑:“妙妙妙,实在是妙啊!之前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小李你可太厉害了。”

凌福通身于中医世家,从小就接触中医,当然知道李军所言的换两味药材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有它重要的作用,同时也能从换药当中看出李军对于中药药理的掌握确实有一定水准,见李军如此年轻,就能够把中药药理炉火纯青的运用,很是欣慰。

“喂,美女,你怎么连中医都懂啊?这么厉害啊?”李军突然与瑟琳娜用意识沟通道。

“那当然了,否则怎么会是美丽兼智慧并存的美女机器人呢。”瑟琳娜得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