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23章 瑟琳娜的手术

第二百二十三章 瑟琳娜的手术

买好了所需物品,李军欠了图鲁夫一屁股虚拟游戏金币的债,也顾不得那么多,赶紧将东西转移到了现实世界当中。

与此同时,瑟琳娜也借助薛三刀的身体,强占了他的意识,让李军把所需物品连同薛三刀给转移进了蒋母的房间里。

搞定了这一切之后,李军连忙与现在是薛三刀模样的瑟琳娜用意识沟通道:“现在可以了吗?赶得及吗?”

“还好,赶得及,行了,你不要打扰我了,我要帮蒋小敏的母亲做手术了。”瑟琳娜说道。

“好的,我先从海滨之城回来再说吧。”李军说着,也驾驶着逆天装甲车,从海滨之城又赶着回汤望镇。

蒋母的房间里。

“薛三刀”接了一盆清水放到蒋母床头,这才从兜里拿出那个装满了水银的小瓶,拔掉塞子,将瓶口对准了昏迷中蒋母的的唇边,把小瓶子里的水银全部倒入了蒋母口中。

待得蒋母的喉咙有了蠕动之后,“薛三刀”才把蒋母扶了起来,让她的背靠在墙上,又把她的双腿拉直,使得躯体不再移动,这才把那盆清水摆到**蒋母的两腿中间,自己则盘膝坐到了蒋母的对面。

手掌一翻,那盆中的清水就犹如太空里失了重心的**一般,随着“薛三刀”手掌的翻动在空中盘旋了起来,晶莹剔透,煞是好看,时而奔腾如牛,时而缓和如绢。

渐渐地,那盆中的清水全部腾到了空中,幻化成一片薄如蝉翼的透明屏障,那道透明屏障犹如一片塑料薄膜一般,在“薛三刀”手掌的翻动过程当中,一部分一部分紧贴到了蒋母身上,随即将蒋母的身体整个的“包裹”了起来。

而这时候,蒋母的身体已经没了肉色,剩下一片晶莹剔透的银白,整个人的躯体就仿佛一大块人形水晶一般,内里的五脏六腑,还有红色的血液,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薛三刀”刚才喂蒋母吞下去的水银,也流到了胃部,而他的指尖这时候却散出一股淡淡的紫气,穿入蒋母的身体到达胃部,与胃部那一团银色的水银溶为一体,缓缓散开。

那股紫气好像是把蒋母胃部的水银气化了,混合在一起,然后缓缓的扩散开来,到达蒋母左右肾脏,形成了一道紫银色的保护膜,将蒋母左右两颗肾脏“保护”了起来。

“薛三刀”双掌一翻,如火一般赤明的光焰便从掌中喷出,时而泛蓝,时而泛黄,时而泛红,一道道光焰很有规律的从“薛三刀”的手掌往蒋母肾脏部位喷去。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十来分钟,蒋母坏掉的肾脏被取了下来,随即健康的肾脏又让“薛三刀”给换了上去。

自从取下肾脏之后,蒋母的身体流血也开始了,“薛三刀”也停止了动作,开始用一般的仪器给蒋母进行输血抢救。

就这样忙活了两个多小时之后,一丝微笑挂到了“薛三刀”嘴角,他轻舒了一口气,下了床,把还在昏迷的蒋母平放到**,拿过被子给她盖上。

蒋母刚才苍白的脸色,现在已经有了一丝红润,只不过人还是处于昏迷状态。

“好了。”瑟琳娜对李军说道。

李军这时候也回到了汤望镇,正跟图鲁夫写借条呢,听得瑟琳娜这么说以后,立马将“薛三刀”给转移回了游戏世界,自己则回到了现实世界,看着蒋母脸色红润的样子,李军不可思议道:“真的好了?”

“我骗你干什么,行了,就这样吧,我要继续刷boss去了,没事别来打扰我。”瑟琳娜说着,便切断了与李军的意识沟通。

月亮已经挂上了天空,蒋母已经清醒,就是身体还感觉到有些虚弱无力,蒋小敏叫佣人熬了粥,正一勺一勺的喂母亲吃。

刚才和凌福通在外面待了好半天,凌福通才向她道出实情,说她母亲随时有可能咽气,急得她站立不稳,几欲昏倒,最后还是在凌福通的搀扶下才回了屋,可看见的却是一个笑容满面的母亲,正拉着李军的手跟他话家常,这让几乎绝望的蒋小敏欣喜不已。

屋外,一老一少两个人坐在蒋家的饭厅里吃着饭,年少的那个吃得很专心,而年老的那个却是没有半点食欲,似乎在思考一个很难让人置信但又不得不信的问题。

“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凌福通已经问了第十遍了。

“阿姨再休养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痊愈了。”李军哭笑不得的回答道。

“尿毒症!她得的可是尿毒症,刚才……刚才已经快要……”凌福通摇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到底怎么回事,小李你能告诉我吗?”

李军抹了抹嘴,才道:“凌医师,我听说在西医看来,一个人的死亡与否不在于心脏是否停止跳动,而是要根据脑死亡与否,才能确定,何况西医还是依靠着无数精密的仪器才能对一个人的死亡与否做出判断,而刚才,我和你都只是远观了阿姨,从外表上判断她有可能……我觉得刚才我和你似乎都判断失误了。”

“判断失误?”凌福通张大了嘴,他不是一个自负的人,所以不否认有判断失误的可能性,当然,他也不知道瑟琳娜所谓的手术帮助下,蒋母的尿毒症已经完成了最重要的环节,只要再照寻常药方坚持服上一段时间,就可以彻底痊愈,于是说道,“可是她的气色比之前看起来好了不少,你对她做了些什么?”

要是让凌福通知道蒋母的尿毒症已经治本,不知道他会震惊到何种程度,现在蒋母的气色看起来有所好转,都已经很难解释了,李军只好用瑟琳娜教他的方法说道:“是这样的凌医师,我祖上传下来一套针灸疗法,对于何种病例没有针对性,但是对于某些重症患者,有一定的舒血回气功效,刚才我对阿姨施了针,所以……”

“什么针法?能让我看一看吗?”凌福通忙不迭的问道,话一出口,才发觉自己有些失态,既然是祖传下来的,哪那么容易给外人看。

李军笑笑:“看是没法看了,因为这套针法是在我脑袋里。”

果然,凌福通的眼神里尽是失望之色。

“凌医师你如果感兴趣,不如给我几天时间,我把这套针法穴位图画下来给你,如何?”蒋母得救,李军心情也不错,看着这个救知若渴的花甲老人,倒也不忍心让他失望,反正瑟琳娜说的,什么针灸疗法都多得是。

“什么?画……画下来给我?”凌福通震惊道,“你……你说真的?”

李军朗朗道:“治病救人乃杏林中人的责任,既然针法能够救人,若是懂得的人越多,那就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何乐而不为。”

要是让瑟琳娜听见李军这么说话,定是哭笑不得,她可没那样教,李军这小子真会装啊,忽悠人起来一套一套的。

“那小李你是打算把你的祖传针法给我,还是……还是卖给我?”凌福通实在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白得的午餐,他是一位资深老中医没错,但同时也是一位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商人。

“凌医师,你也太小看我了,”李军想了想,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份也是一商人啊,在某些人眼里还是奸商呢,能卖为什么不卖,于是改口道,“那就算我卖给你。”

凌福通眼睛转了转:“那你打算卖多少钱?”

李军沉吟道:“我这朋友母亲的药,你给包了,直到她彻底好起来为止,怎么样?”

“啊?”凌福通大为不解,他现在知道那方子上的寻常中药李军是打算抓来给蒋小敏母亲吃的,可是一付药也就二十来块钱而已,这么便宜啊?

“这……这你都不愿意啊?”李军问道。

凌福通连忙摆手道:“不不不不不,愿意愿意,我免费向你朋友的母亲提供中药,直到她好彻底好起来为止,这……这是不是真的就能换你的祖传针灸疗法啊?你有没有在拿我这老头子寻开心?”

李军哈哈大笑道:“当然没有,那就多谢凌医师了。”

“不……不客气。”凌福通汗道。

凌福通走后,李军待得时间差不多了,嘱咐了蒋小敏一番,又宽了宽蒋母的心,李军才起身准备回家。

两家住的不远,蒋小敏决定送李军一段路,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直到快走到李军家了,蒋小敏才很认真的问道:“李军,我妈妈的病是不是已经好了?”

“你觉得呢?”李军反问道。

“我不知道,”蒋小敏轻咬檀唇,“我妈妈每天都很疼,可是刚才她却没喊过疼,气色也很好,我总觉得……我总觉得她是不是已经好了,刚才那个凌医师说她就快要……可是她现在看起来又很好,我……唉,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脑袋很乱。”

的确,这不过是蒋小敏自己的感觉而已,没有经过医生证实,母亲之前的病又那么重,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征兆说好就好,更何况李军不是说他只不过是懂一点中医而已,也只是帮蒋母号了号脉。

“反正阿姨今天的情况很好,如果以后情况都这么乐观,就不用再上医院了,只要按时吃药,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阿姨的病一定会彻底痊愈的。”李军宽慰道,他不是不想告诉蒋小敏蒋母现在的实际情况,但这些东西又怎么能说呢。

“希望是这样吧。”蒋小敏轻轻叹了一口气道。

李军心想反正现在蒋母的肾已经换好了,只需要再吃吃中药就行了,就算蒋小敏的爸爸蒋天成回来,还是要坚持让蒋母上医院,那也没什么,医院如果也证明病好了,他们就会宽心了,至于自己的问题,倒时候他们如果再要详问,自己就再想办法忽悠吧。

“一定会是这样的,相信我。”李军笑着说道。

蒋小敏双眸一动,很感激的看着李军:“李军,你救过我,现在又对我妈妈这么好,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你。”

“你想报答我?”李军嘿嘿笑道。

“想啊!”蒋小敏点了点头道,她感觉李军的眼神中,似乎是想对她做点什么。

李军突然哈哈笑道:“有机会的,哈哈,走了,放心吧,阿姨很快会好的。”

蒋小敏默默看着李军远走的背影,心头越来越温暖,觉得李军真是个大好人。

李军回去还没睡多久,天刚亮就接到了凌福通打来的电话。

凌福通焦急的询问李军针灸疗法的事情,急得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生怕李军突然反悔,不把针法告知于他。

这老头儿可真是麻烦啊,李军无奈,起床吃了点东西之后,便去了“福安堂”,瑟琳娜给了他一本叫做《九转灵针》的针灸疗法,他就决定把东西给凌福通送过去。

凌福通早就在内堂办公室里候着了,能把蒋小敏母亲那个垂死之人续过气来,不管当时是不是他判断失误,他都觉得李军的医术已经达到了一个出神入化的境界,对于李军所谓的祖传针法,自然是期待万分,可是当他看到李军送来的《九转灵针》以后,却是两眼一摸黑,竟有些找不着北了。

饶是凌福通这样资深的老中医,也根本看不懂《九转灵针》的运针方法,中医针灸是讲究利用银针刺激穴位从而达到治疗目的,人体穴位至今已经发现了超过一千个,但中医临床常用的也就一百多个,《九转灵针》却是把银针用在大大小小近八百个穴位上面,有的穴位凌福通连听都没听过,这样一套极为复杂的银针穴位理论,怎能不让凌福通两眼抓瞎。

虽然暂时摸不透《九转灵针》的运针方法,但下针的准确与功效凌福通还是能从中看出一点端倪来的,明白李军这一套祖传针法确实是好东西,用处极大,但不会运用,也是白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