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24章 安静

第二百二十四章 安静

“小李,这东西太复杂了,我看没个十年八载,研究不透啊。”凌福通摸着鼻梁上的老花镜,摇头叹道。

以瑟琳娜对于八百年前中医程度的了解,类似凌福通这样的资深老中医,想要把这一套《九转灵针》彻底掌握,如果没人从旁指点,起码也要花超过百年的时间来研究,于是笑道:“如果有人教,很快就可以掌握,凌医师,我可以教你呀。”

当然,李军哪会教,会教的是瑟琳娜,不过瑟琳娜会,就等于他会,反正把这针灸疗法都给了凌福通了,不教人家用,也说不过去,反正举手之劳而已。

凌福通巴不得李军这样说,他这个医痴才不在乎李军年纪比他小得多,只要李军肯教,就算当这小子的学生那又如何,不过还是问道:“白教?还是要收学费?”

“适当收一点。”李军笑道,骨子里还是个小奸商。

凌福通摸了摸鼻子:“多少?还是用药来抵吗?”

李军点了点头道:“以后我需要用药的时候,就来你这里取,行吗?”

“呃……”李军这个要求有点模糊,万一他说要很多药,要把自己的“福安堂”给搬空怎么办?不过转念一想,李军好像也不是这种人,给自己《九转灵针》换的也就是那二十几块钱一付不值钱的中药而已,虽说是要一直提供到蒋母病好,但这其实也吃不了多少,凌福通于是点了点头道,“好吧。”

出“福安堂”里出来,李军就接到了柳韵萌的电话,柳韵萌又约他去上次一起吃饭的那家餐厅,说有事情要跟他好好谈一谈。

等李军到了上次的那家餐厅,柳韵萌己经先到了,第一眼,李军就看到了坐在了窗边的柳韵萌,便走了过去。

柳韵萌,身上穿着一件纯灰色的棉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由于今天天气转凉的原因,她手上正握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眼睛随意的瞥向了窗外,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一幕,落在了李军的眼里,让他为之一呆,他现在,甚至有一种冲上去抱住柳韵萌,好好呵护一番的冲动,毕竟真是个大美女啊。

虽然柳韵萌的穿着很随意,可是,对于此时的李军来说,却有一种致力的魔力,那感觉,就像飞蛾遇到了烈焰。

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走了进去,直接在柳韵萌的对面坐了下来,看着柳韵萌,勾了勾嘴角:“怎么了?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

李军的语气里明显有着一抹说不出的调侃。

“没有,刚想一些事罢了,对了,想要喝些什么?”听到李军的话,柳韵萌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摊着手,一边把菜单推给了李军开口道。

“嗯,也来一杯咖啡吧,谢谢”随意的瞥了一眼菜单,就此微笑着看着服务员开口道。

待到那服务员退了下去,气氛不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这两天还好吧?”最后,还是李军先打破了沉默,接下来服务员送过来的咖啡,轻抿了一口,装作随口道。

“还好吧?”听到了李军的问题,柳韵萌点了点头,而后,右手无意识的搅绊着手上的咖啡,看着了凫凫向上的丝丝热气,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对于柳韵萌的沉默,李军也不好说什么,他很配合的拿起了陶杯,他知道,这时候,柳韵萌一定在想着事情,而沉默,就是最好的做法。

“李军,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这时,柳韵萌终于放下了咖啡杯,看着李军,神情一变,而后,才装作随口道。

听到了柳韵萌的话,李军就知道,正事儿来了,从那不多的相处中李军就知道,一般,只要柳韵萌叫了自己的名字,那么,接下来的话,就是正事儿了。

“你问吧。”李军点了点头,干脆放下了咖啡杯,表情严肃道。

“秦……秦可心,和你是什么关系?”得到了李军的话,柳韵萌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而后,才缓缓开口道。

柳韵萌那表情,明显带着一抹询问的狡黠

李军呆住了,许久没有反应过来,被这问题给卡住了。

秦可心?

如果从别人问出这问题,甚至李军还能没心没肺的打浑,可是,从柳韵萌的口中说出,那感觉,明显就不对味了。

“呃……我和秦可心就是小时候一个幼儿园的小伙伴啊,小时候就认识了,二十年了,呵呵。”李军笑了笑道,心想这些事情估计柳韵萌应该知道吧,或许秦可心对她说过。

“李军,别想太多了,我只是随口问问你罢了。”看到了李军那变了又变的表情,柳韵萌脸上出现了一抹好笑,拍了拍李军的肩膀,缓缓道。

李军也不知道要想什么了,难不成要说?我是怕你想太多?我和秦可心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事情到底要怎么弄?瑟琳娜那小妞估计也不会了吧?李军想了想,柳韵萌是不是因为自己那天的校园舞会上牵了秦可心的手,所以吃醋了?

李军有这种想法,但苦于自己的恋爱经验不够,不太敢确定,万一要不是的话,那可太糗了。

“李军,你能不能再为我弹奏一曲钢琴曲?”柳韵萌的表情一变,扫了李军一眼,幽幽开口道。

“呃……好啊”听到了柳韵萌的要求,李军点了点头,而后,便走了大台,坐到了钢琴面前。

悄悄又将一瓶“艺术家药水”喝了下去,李军也不废话,顺手抽过那麦克风,别在了钢琴架上,指尖触及那钢琴键。

“接下来,我要把这首歌,送给一位好朋友,谢谢”对着麦克风,李军正了正衣领,而后,那声音便传遍了整间餐厅。

只剩下钢琴陪我谈了一天

睡著的大提琴

安静的旧旧的

我想你已表现的

非常明白

我懂我也知道

你没有舍不得

你说你也会难过

我不相信

牵著你陪著我

也只是曾经

希望他是真的

比我还要爱你

我才会逼自己离开

你要我说多难堪

我根本不想分开

为什么还要我

用微笑来带过

我没有这种天份

包容你也接受他

不用担心的太多

我会一直好好过

你已经远远离开

我也会慢慢走开

为什么我连分开

都迁就著你

我真的没有天份

安静的没这么快

我会学著放弃你

是因为我太爱你

只剩下钢琴陪我谈了一天

睡著的大提琴

安静的旧旧的

我想你已表现的

非常明白

我懂我也知道

你没有舍不得

你说你也会难过

我不相信

牵著你陪著我

也只是曾经

希望他是真的

比我还要爱你

我才会逼自己离开

你要我说多难堪

我根本不想分开

为什么还要我

用微笑来带过

我没有这种天份

包容你也接受他

不用担心的太多

我会一直好好过

你已经远远离开

我也会慢慢走开

为什么我连分开

都迁就著你

我真的没有天份

安静的没这么快

我会学著放弃你

是因为我太爱你

……

钢琴连同李军的歌声音,回荡在餐厅里,仿佛像是在安静的湖面上,丢下了一颗重榜的炸弹,瞬间就炸开了。

整间餐厅,瞬间被围满了,可却安静得如同寂静的黑夜,就连那个老板,也没有料到这一幕,,嘴笑得几乎咧开了。

一曲终了,掌声疯狂雷动,而在另一角落的柳韵萌,早己泪流满面。

喝了“艺术家药水”之后的李军,带着一抹说不出的莫名气氛,那感觉,就像降临在暗夜中的君王,微带着摺皱的黑西服,显得那样张狂和不屑,修长的手指,落在钢琴键上,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轻灵感。

柳韵萌很美丽,就是因为太美丽了,李军对于她,心里有的尽是一种说不出的欲望情绪。

五分多钟,就像经过了一个世纪,整间西餐厅,竟陷入了一种默契的沉默,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台上的李军身上,几乎什么表情都有。

空灵,压抑,带着情绪的释放,似乎,还能感觉到当事人的心理活动。

而可以确定的是,今天的李军,肯定又要出名了。

待到回过神来,看到台下那些人影和疯狂的掌声,李军被吓了一身冷汗,“艺术家药水”的效果可是越来越好了。

李军走下了台,就要朝着门口的方向挤去,“艺术家药水”的实用效果李军喝了就有,然而另外一种“心理”效果,却是瑟琳娜教他的,装完逼以后什么都不用说,直接走人,要装酷到底

就算第一次在这餐厅,钢琴演奏完毕之后李军也是潇洒离开,虽然是装出来的,但只要李军不说,柳韵萌又怎么会看得出来呢?

就在李军前脚刚走,柳韵萌后脚就追了过去,留下一帮不明事理的观众,一阵议论纷纷的。

走出西餐厅的时候,李军就故意走得很慢,与其说他是在走路,不如说是在原地踏步。

果然,不一会就看到气喘吁吁追上来的柳韵萌。

看着一脸焦急,额角带着一丝毛汗的柳韵萌,李军心里一喜,他知道,自己己经成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