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25章 你走吧

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走吧

李军会从西餐厅内走出来,也是故意的,他心里己经有八成的把握,柳韵萌会追出来,而看到这一幕,他就知道,他猜对了。

而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靠自己了。

“李军,你等我一下……”瞥了柳韵萌一眼,就在李军刚抬起右脚的时候,柳韵萌紧紧抓住了李军的衣袖,两张脸就此对在了一起

气氛,陷入了一种难言的气氛中。

“你赶时间吗?”柳韵萌问道。

“不赶,不过突然想回家了。”李军继续装逼。

“去我家坐坐吗?”许久,柳韵萌才深吸了一口气,抓着那包包,看了李军一眼,缓缓开口道。

听到了柳韵萌的话,李军心里一激动,甚至一阵压抑不住的颤抖,而在内心,己经开始打起了小九九了。

去她家坐坐?

真的只是坐坐吗?李军暗暗想道。

“去你家?这……恐怕不太好吧,这么晚了,伯父和伯母要休息啊,我去不打扰他们了么。”李军试探道。

“我一个人住。”柳韵萌淡淡说道。

早就听说柳韵萌也跟李军他们这种所谓的在校大学生一样,是住在学校外面,而且柳韵萌又是蓝海本市人,家庭条件又很优越,所以有自己的房子一点也不奇怪。

虽然李军心里很兴奋,可脸上还是不动声色,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而后,就在柳韵萌的接引下,坐进了一辆黑色奥迪TT轿车里。

黑色的奥迪TT,就像一道黑色的流光,在高速公路上疯狂的行驶着,不一会,就连闯了好几个红灯,甚至身后都跟着好几辆交警车,场景看起来甚是热闹。

当你坐在一辆跑车上,一旁就是一个美女,而车子却是以超出一百二的速度行驶着,身后又跟着好几辆交警车,那么?你是什么感觉?

反正现在李军就是痛苦又快乐着,看着那些疯狂后退的景物,心里己经在猜测着,柳韵萌究意在想着什么?

看着一路狂踩油门,丝毫不停,纯粹当发泄的柳韵萌,李军心里一阵七上八下的。

待到车子停下来,李军感觉就像从鬼门关旅游一番后回到后一样,双脚踏在地面上,甚至能感觉一阵飘浮的快感。

“走吧,进去坐坐。”看着站在大门外的李军,柳韵萌随口解释道,而后,便掏出了门钥匙,就此打开了大门。

房间内的装扮,呈现出一种温馨的暖色调,待到恢复了些许体温,李军才有心思打量起这个房间来。

看了看干净整洁的大厅,几本时装杂志随意的摊在一旁,在沙发上,还放着一个大型的布娃娃,一只电视遥控机,随手被丢在椅座上。

就在李军心里还在想着事情时,柳韵萌己经换了一个黑色的睡衣出来了,让李军眼睛都快看直了。

睡衣的材质,是那种透明的丝绸,齐膝的衣摆,刚好盖住了膝盖,露出了圆润白皙的小腿,甚至连淡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看到柳韵萌那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甲盖,李军的眼睛就再也动不开了。

而柳韵萌并没有注意到李军的变化,一边从冰箱内取出两罐啤酒,就此丢给了一旁的李军。

“觉得我很奇怪啊?”柳韵萌在李军的旁边坐了下来,顺手开了一罐啤酒,就此往嘴里灌,她似乎一点也没有在意自己的样子,似乎陷进了自己回忆之中,洁白的藕臂,托住了下巴,整个人,缩在沙发的一角,缓缓的低喃道。

那感觉,就像一只慵懒的小猫

“还好啊。”李军是觉得自己这么晚了来柳韵萌家里坐着,更加奇怪。

两人沉默着喝啤酒,两罐啤酒,不一会就被喝完了,这时,柳韵萌干脆从啤酒内搬出了十几瓶啤酒,就此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看得李军都有点儿呆了。

“你不能再喝了……”看着堆着好几个啤酒罐的茶几,李军就忍不住一阵头痛,摇了摇头,就此伸手夺过了柳韵萌手上的啤酒罐。

“李军,你说,刚才那首歌,是不是你的心里话?”这时,在李军还没反应过来时,柳韵萌整个人突然朝着李军压了下来,炙热的呼吸里,带着丝丝酒气,俏脸微红,眼睛盯着李军,一字一语道。

李军愣了。

感觉到对方温暖的躯体,甚至还能感到那清晰的心跳,李军的身体变得一阵僵硬,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柳韵萌,你在说什么啊?”李军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身体,以换取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扭过头来,就此开口道。

“李军,看着我的眼睛。”这时,柳韵萌的声音一顿,纤细的藕臂落在李军的肩膀上,声音似乎带着一股难言的魔力,就此落进了李军的耳膜。

气氛,变得暖昧起来。

扭过头,虽然不知道柳韵萌那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李军可以肯定的就是,柳韵萌现在己经喝醉了。

房间内开着暖气,在穿着外套的情况下,李军的身上己经起了一层细密的毛汗,而柳韵萌身上的那种独有的体香,在纠缠之下,构成了一种异样的激素,刺激着李军那敏感脆弱的神经。

甚至,李军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某处,己经悄悄起了反应,这让他双手不知道该往哪放,表情尽是一种说不出的尴尬。

“李军,你喜欢我吗?”就在这时,柳韵萌狠狠将李军压在身下,嘴里吐着诱人的酒气,眼睛盯着李军,右手扶着李军的脸,如同梦游般的低喃道。

而李军的眼睛,就这样和柳韵萌对在了一起。

位置的完全对调,柳韵萌就像一条蛇,紧紧的缠绕住李军,低头看去,甚至能看到胸前一抹雪白,这种异样的感观刺激,就像高剂量的毒品,摧残着李军所余不多的防线。

而听到柳韵萌的问题,感觉到那暧昧的气氛,李军忍不住点了点头,吞了一口唾沫,而后,右手突然一阵用力,就此紧紧环住柳韵萌的腰。

两人一阵四眼相对,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为什么喜欢我?”感觉到那种异样的触感,柳韵萌发出一声婉转的低吟,而后,这才看着李军,语气急促道。

“你……很美”这时,李军再也管不得其它的了,身体和柳韵萌紧紧的贴合在一起,感觉到那柔软的触感,看着那张完美无缺的脸蛋,嘴唇忍不住凑在柳韵萌的耳边,压抑般的低语道。

听到了李军的话,柳韵萌突然吻住了李军,像无意识又像是疯了般的撕扯着两人身上所余不多的衣物。

一滴冰冷的**,顺着脸颊,慢慢划落,就此落在李军的肩膀上。

只不过,这一切李军都己经顾不得了。

被突然袭击,李军的脑海陷进了一阵短暂的空白,许久,这才反应了过来,突然,感觉到一条温热的小舌钻进了自己的口腔,本能般的迎了上去。

两具躯体,不一会便变得赤luo裸的,如同两条被抛上岸的活鱼,压抑、喘息,就此构成了独特的交响曲。

此时,李军脑海里己经忘记了所有的东西,什么东西都被他丢到了脑后,此时,他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占有,占有眼前这个女人

暧昧色的菊黄色灯光,落在地板上的那具躯体身上,如同两具琥珀制作的雕像,凌乱破损的衣物,被随处撇至一旁,此时,它们己经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不住在地板上翻滚,努力想从对方身上留下些什么。

许久,待到彼此的喘息为之一顿,感觉到周身的力气被瞬间抽空,身体一阵颤抖,这才无力的瘫在地板上,看着天花板,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

看着安静躺在自己身边的柳韵萌,李军心里依然充满了不可置信,依然没有从那余温中回过神来,他只知道,刚才他就像疯了一样,发泄在了身旁这个还是第一次的女人身上。

事后,看着柳韵萌的落红,李军心里多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柳韵萌,你……要不要紧?”休息了一会儿,环抱着身旁这具温润的躯体,李军的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看着柳韵萌,坏笑着开口道。

从开始的尴尬中过去,此时,李军心里反而放了开来,所以说,习惯,实在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你得让我休息下。”身体在李军的袭击下,起了反应,柳韵萌连摇了摇头,扭过头去,躲过李军的作怪,就此低声轻吟道。

看到几乎变了样子的客厅,李军摸了摸脑袋,发出一声傻笑,的确,刚才自己也太过于疯狂了一点。

这看到那凌乱的客厅,一切就清楚了。

就在李军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没想到柳韵萌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就此挣扎着站了起来,竟当着李军的面换起了衣服,这个变化,弄得李军有点反应不过

“李军,你走吧,我们今天这是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这时,背对着李军的柳韵萌缓缓开口道,语气古井无波,甚至有种异样的冰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