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32章 你到底玩不玩?

现在,就算再傻,周伍德也知道他被王强给耍了,明明就有稳操胜券的把握,可是,却跟自己玩心理战,那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让周伍德气得脸色发青,甚至于,一身肥肉都发生了微不可见的颤动,一双细小的眼睛,看着王强,更是眯成了针缝状。

空气中,依稀飘荡着一股浓重的火药味。

“怎么了?老周,胜败乃兵家常事,你这情绪可不行啊。”穿着一身白色衬衫的王强,突然站了起来,拍了拍周伍德的肩膀,脸上带着一抹邪邪的微笑,意味深长的开口道。

“王强,你***有种,我们走着瞧。”拍开了王强的手,周伍德深深瞥了王强一眼,这才冷声开口道。

“这一下,他们的新仇旧怨,似乎是可以一起算了。”轻抿着红酒的郑田鹏,看着王强和周伍德,语气莫名的开口道。

那感觉,就像是一副十足的看好戏的味道,心想这家伙今天的目的可是很多啊,李军暗暗想道。

那个发牌的人,看到这一幕,一脸的尴尬,待到郑田鹏的点头,这才继续发牌。

一张方片3和方片5,看到这牌,在郑田鹏莫名的眼神中,李军毫不犹豫的盖上了牌,竟然是放弃了。

王强也看了李军几眼,就连脸上那抹未曾减弱的笑意,也淡了些许。

上一把李军选择放弃,是因为那牌是一副凌乱的散牌,可是,拿到一张方片3和方片5之后,竟然也毫不犹豫的盖上了牌,那感觉就有点诡异了,至少可以搏同花啊,甚至是顺子。

然而李军却盖上了牌,这算是什么?

“抱歉,我不做没把握的事。”李军缓缓开口道,斜靠在椅子上,喝着一杯果汁,语气平淡的开口道。

王强看向李军的眼神,己经变得凝重了起来。

第三把,第四把,李军甚至是连牌都不看一下,就直接盖上了牌,单是底注,就己经输了2000大洋,虽然这笔钱,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只不过,接连如此,这样的诡异行为,就让人感到烦燥了。

“小子,你到底玩不玩?不玩就给我滚开。”周伍德终于“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手指着李军,大声咆哮道。

每把牌都是看过以后就放弃,这样玩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就连郑田鹏也深深看了李军一眼,心里也想看看,这个最近在学校内闹得风起云涌的小学弟,到底要怎么应付这一幕。

“请问,在赌桌上,有没有规定别人不能放弃的”?看着咆哮的周伍德,李军摊了摊手,这才深深扫了周伍德一眼,缓缓开口道,他现在倒是不想跟这些人直接发生什么冲突,毕竟好像自己是个局外人。

听得李军这么一说,周伍德感觉喉咙被卡住了,虽然很想说些什么,不过,他却不得不承认,李军说的并不错。

的确,在赌桌上,并没有规定别人不能放弃,李军所做的,只不过不停送钱出来而己,难道自己还有别的话说?

“**,继续,我还以为有什么料,原来是只缩头乌龟。”周伍德大大咧咧的咒骂道,顺手点上一只雪茄,吞云吐雾道。

对此,李军只是扫了周伍德,嘴角一勾,就此笑着对发牌的那人开口道:“谢谢,请发牌。”

只不过,王强却失去了起先的淡定,看着李军,竟然抽出了一根香烟,缓缓的抽着,而那个高瘦男子,也第一次除下了他的墨镜。

气氛己经徒然变得更加紧张了起来。

看到那个高瘦男子的眼睛,李军仿佛看着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那感觉,就像看着一只狩猎的猎鹰,待到你精神松懈的时候,他就会将你撕扯成破烂的尸体。

看着高瘦男子,李军就知道,眼前这个人,恐怕也是个什么人物的。

“第一次没有盖上牌,反而抓向桌上一杯果汁,往桌上丢出了筹码。

那牌,正是一张方块2和梅花3,,桌上的三人,表情己经变得有点不对劲了。

李军持有的,竟然是诈金花中的特殊牌?

难道是235?

要知道,在诈金花中,就属于豹子最大,不过,却有着一个例外,那就是特殊牌。

235,而且,还是不同的花色,这就构成了特殊牌,当豹子和特殊牌一起存在时,特殊牌最大

只不过,比起对子或者顺子来,特殊牌反而最小,这就行为了一种诡异的牌面。

一般人是怎么也不可能拿个小235去跟人家赌豹子的,这无疑是一种自杀行为。

因为235遇上对方是豹子的机率,实在是小之又小。

“跟你,并且大你1000”看着李军,王强终于缓缓开口道,而后,就此往桌上丢了一小叠现金。

而王强的牌,正是两张A,这一副牌,比起前一副来,还要大的多,只不过,此时他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喜悦的味道。

看到王强的牌,李军的心里瞬间就出现了一大串数字,这似乎是“专注药水”的功效,这些机率般的数字,全都涌进了李军的脑海中。

“我跟,加2000”胖子周伍德丢下了一小叠现金,抽了一口雪茄,看着李军,这才眯着眼睛开口道。

“跟,不过不加。”扫了周伍德一眼,高瘦男子也放下了筹码,拇指按了按额头,闭着眼,沙哑着语气开口道。

这一下,气氛看起来的确有点儿怪异了,原本,那疯狂的气氛,却因为李军的出手,却压了下来,众人倒有了一点小心翼翼的味道。

“我跟,另外,加5000”转眼间又回到了李军这边,看到了发牌那人的询问,李军往桌上推了一小叠现金,一边轻抿着高脚杯中的果汁,目光扫了众人一眼,缓缓开口道。

依稀听到了众人倒吸冷气的声音,随之而来的,便是兴奋。

在起先,李军就给人一种习惯盖牌的错觉,而这种行为,多少给王强他们带来了一点心理压力,甚至是烦燥,那么,这样的话,李军的目的就达到了。

李军完全是按照“专注药水”在脑海中所产生出来的意识去做的,比如李军现在这么做,就是“专注药水”给了他信号,要击溃这些家伙的心理防线。

李军也弄不清楚“专注药水”的工作原理,反正脑海中有了什么信息,照着做就行了。

这一下,王强却是第一次产生了犹豫,他在犹豫着,要不要跟了李军的牌。

这种情绪,在之前的王强身上,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他倒不是心疼那几个钱,而是因为,面子问题。

是的,到了他们这个地位的人,最重要的,己经不是赚钱多少的问题,却是面子。

如果赢了倒好,输了的话,却是王强万万不想的,看着李军,王强心里,竟有了一点隐隐的期待。

他本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对手,自己一直以来,所期待的对手。

“跟,另外……我加10000”在一阵吞云吐雾之中,王强的表情,看着李军,出现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而后,直接往桌上推了一叠带着浓重油墨味的钞票。

而因为王强的出手,这一下,终于将赌局的气氛推到了顶峰。

值得一提的是,李军自己桌上的那张底牌,自始自终,他都没有翻开过,换句话说,那底牌到底是什么,他连自己都不知道。

李军的牌,有很大的机率,会出现散牌,或者是特殊,也有可能是对子,甚至是顺子,那感觉,多少有点拼运气的成份在里面。

只不过,李军知道,事实上,远远不止这样。

可以说,李军的举动,让那些旁观者都看不透,甚至感到一阵云里雾里的。

更何况这是郑田鹏出钱,输了算他的,李军现在没有任何的负担,而且,他知道,现在他己经占了上风,至少在心理上占了上风。

“我跟”转眼之间就轮到了周伍德,第一次,他没有再往上加筹码,反而将皮球踢给了神秘的高瘦男子。

“我也跟,加1000”听到周伍德的话,高瘦男子的眼睛睁了开来,沉思了许久,扫了李军一眼,这才沙哑着声音道。

整个赌局的重要点,再一次落到了李军的身上,众人的目光也落在了李军身上,都想看看,这个蓝大的风云人物,这一次,又会做出什么惊人的动作来。

现在,在赌桌上,现金己经堆得一万多了,虽然不多,可以,依然给李军一种难言的压力感,一切只是因为这些钱不是他的,而是郑田鹏的。

虽然不清楚他们这些人,这一赌局,到底在搞什么,只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把众人聚集起来的主角,定然是站在一旁的郑田鹏,,李军将目光扫向了身后的方向。

“我给你的钱,在30万之内,多了我也没办法了。”看到了李军的表情,郑田鹏也料到了什么,摆了摆手,看着李军,故作苦笑的开口道。

30万?

李军倒抽了一口冷气,郑田鹏的做法,让他心里凝重了起来,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30万啊,对于李军自己来说倒是不算什么,可是对于不过普通大学生的郑田鹏,这无疑就是天文数字。

“没关系的,李军兄弟,好好赌吧。”郑田鹏突然拍了拍李军的肩膀,放下了手上的高脚杯,看着李军,整理了一下领带,语气叹息的开口道。

“学长,你倒是太看得起我了。”李军摊了摊手,看着郑田鹏,苦笑着开口道。

“是你太谦虚了。”听到了李军的话,郑田鹏反而摆了摆手,拍了拍李军,语气爽朗的开口道

李军只好强压下心里那抹疑惑,继续赌局。

就在周伍德表情微有点不耐的时候,李军突然丢出一大叠现金,目光扫向了众人,双手托住下巴,勾了勾嘴角,缓道:“干脆一点,最后一局吧,如何?”

这一下,就连那个高瘦男子,看向了李军,脸色也不禁为之一变。

高瘦男子明面上的牌是一张方片9和黑桃10,这在诈金花中,也可以算一副大牌了,可是,他现在心里却没了底。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李军那让人看不透的举动。

而他的底牌,正是一张梅花9,这在刚才,他就己经看过了,可是,他却怕李军那张让人摸不清楚的底牌。

他忍不住看向了李军,企图从身上看出些什么,可是,面对着平静如水的李军,他却注定失望了。

“有意思,最后一局吗?我没有问题。”王强突然揉灭了手上香烟,眼睛看着李军,微眯着眼,脸上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一字一语道。

随后,便将目光看向了高瘦男子,似乎在等着他意见。

到了这地步,高瘦男子只有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王强的建议。

桌上三人的目光,扫向了唯一没有表态的周伍德,感觉到了众人目光里的询问,周伍德冷声哼道:“当然,我也没问题。”

己经可以看到那些旁观者倒吸冷气的声音了,其中,就有着毛非在,可以说,今晚的李军,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毛非他也看出来了,从始自终,李军他就没有翻过底牌,难不成直的把输赢赌在运气上?

“既然如此,我就全下了,这里是30万,全部梭哈,然后就开牌吧,如何?”沉默的李军,轻抿了一口果汁,看向了众人,语气懒散的开口道。

这一下,现场终于炸开锅了

“我x这么牛叉的事,也只有菊花男才做得出来了”一个陪着女朋友正在紧张看着赌博的牲口,爆了一句粗口,红着眼开口道。

“30万啊,我长这么大,都没有看过这么多的钱,他不会是疯了吧?”一个脸上长着小雀斑的女孩子,看着赌桌上的李军,语气不确定的道。

“是不是疯了我不知道,只不过,现在下去,该有人要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