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38章 替弟报仇

第二百三十八章 替弟报仇

“肚子现在还不舒服吗?”这时候的李军突然轻声问道。

柳韵萌正被李军这一系列举动弄得迷迷糊糊,似醉非醉,浑身软弱无力,突然听得李军这么一问,才回过神来,一对水灵灵的双眸怔怔的看着他道:“我肚子有不舒服吗?”

“啊?”李军这时候更是一愣,“不是你说的肚子不舒服嘛。”

“哦,肚子……”柳韵萌若有所思,突然窃窃一笑,说道,“不是肚子不舒服,准确一点,应该是小腹。”

“小腹不就是肚子。”李军嘟喃道,还算是比较大老粗的他一时间也没有分辩得清楚这肚子不舒服和小腹不舒服到底有什么区别,特别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

柳韵萌笑了笑道:“那随便吧,肚子就肚子。”

“那还有不舒服吗?”李军问道。

“嗯。”柳韵萌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继续。”李军一边说,一边又搂紧了柳韵萌的雪玉娇躯,将怀中的玉人轻轻放在**。

李军此刻满脑子都是一种古怪思想,总之是难以抗拒柳韵萌这身躯带来的柔软清香,又频频想要在这过程当中找到一些刺激。

李军轻轻的抚摩着柳韵萌那光洁无暇的皮肤,手中或轻或重的施加着力道。

而此时柳韵萌的身体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同,不知是不舒服还是为何,她爬在**的身体开始挣扎起来,起初浮动还不是太大,渐渐地越来越激烈。

柳韵萌**在外的肌肤,渐渐呈现出一抹红色,她的身体简直就像火在燃烧,就连呼吸,也带有一种灼热,似热浪袭人。

柳韵萌双手紧紧的抱着**的枕头,胡乱的撕扯着**的床单,她发现被李军这么一弄之后,自己仅存最后一丝理智也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

“你……你……”柳韵萌“你”了几句,却是什么都“你”不出来,于是抓过李军按在她腰间的手,一口咬住,这一下,可是痛的李军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没一秒钟,柳韵萌又把火热的唇轻轻的吻着他的手,柳韵萌现在真的是冰火两重天,生理上酥酥麻麻痒得难受,心理上却又期待得很。

“怎么了?”李军的手被柳韵萌一口咬住,无奈的一只手拍了拍她的香臀道。

“你在折磨我”柳韵萌咬着李军的手指,理智也清醒了些,回头轻捶几下李军的胸膛,不敢再去看他,只觉得身体莫名腾升出一种空虚感,强烈想要李军将她占有。

柳韵萌觉得一股热流袭遍全身,非常的难受,但更添快感和欲念。

带着略微的羞涩,柳韵萌心中的欲望极度攀升,千万倍扩大,明知这样很羞耻,可仍然控制不住自己。

“坏蛋,你不要再折磨我了……”羞耻和快感的双重折磨,让柳韵萌整个人快崩溃了。

“我很轻的。”李军朝着柳韵萌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道。

听得李军这种似**非**的话,柳韵萌突然有了一种极美妙极舒畅的快感,刹那在身体涌现,所有的痛苦、难过、空虚都在极乐快感中消融了,身体也仿佛在融化掉,只剩下心魂在飘浮。

那是一种莫以言喻的感觉,就像火山爆发那样,突然无端地出现。

随后,柳韵萌忘乎一切地坐起来,双手死死地按住他按在自己小腹禁区的手,双腿用力地夹紧,然后在激动忘情地叫喊了出来。

这一刻,柳韵萌脑中一片空白,天地万物,都不存在了,只剩下李军那灼热的大手。

不知过了多久,柳韵萌才在剧烈的呼吸中恢复神智。

柳韵萌感到自己的心在砰砰狂跳,听见自己喉咙还在发着喘息的余韵,而李军那只灼热的大手,还让自己死死地夹在双腿之间。

柳韵萌此刻又羞又窘,加上漏*点后的酥软,身体一下子软倒在**。

柳韵萌看见李军尴尬的收回的右手,不由更是无地自容,拼命想拉起被子想掩盖自己的窘态。

在这一刻,柳韵萌真想找条地缝穿进去。

李军这时候缓缓地弯腰,最后整个扑倒在**,身体压着柳韵萌的大腿,眼睛紧闭,笑道:“那接下来……”

“接下来?”柳韵萌颇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肚子,哦,不,小腹痛吗?”

看见柳韵萌如此一本正经,李军才拍了拍额头道:“难道是……每个月的那几天来了?”

“可不是吗?”柳韵萌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啊?”李军苦笑道,“那敢情白弄了。”

“什么白弄了?”柳韵萌气道,“我小腹痛,你帮我揉一揉原来是有那种目的的,没有那种目的,你就白弄了?”

“呵呵,当然不是。”李军打了个哈哈道。

柳韵萌嘟嘴道:“那你还这么说。”

“我跟你开玩笑的,”李军笑了笑道,“对了,那你叫我来,就是帮你揉小腹的?”

“想你了,见见你不可以吗?”柳韵萌娇笑道,心想总不可能跟他说自己是要勾引他,绑住他。

“可以,”李军打了个呵欠,笑道,“我累了,在你这里休息可以吗?”

“嗯,你睡吧。”柳韵萌轻声说道,八爪鱼一样的缠住了李军,她感觉靠在李军的胸膛上,很舒服,很温暖。

在柳韵萌家一觉睡到大天亮,李军见她还熟睡,不忍心吵醒,便编了条短信发给她,轻手轻脚的洗脸刷牙,关门出去了。

又到了林大美女要点名查旷课,若有不到就扣光学分的日子,李军只能先来到学校,上了两节课,等林大美女走了以后,再开溜。

然而李军上了两节课后,却是没能开溜成功,竟又被气功社的人拖了过去。

没办法,气功社现在名头太大,惹眼眼红嫉妒得很,屠钢这家伙似乎又被人给揍了。

李军去到气功社场馆,才知道挑事儿的人是前几天刚刚被自己修理过一顿的蓝海大学空手道社社长徐小能的哥哥徐大能。

徐小能和徐大能兄弟俩从小就练跆拳道,弟弟徐小能在蓝海大学成立了空手道社,而哥哥徐大能则是在外面开馆授徒,听说弟弟徐小弟上他们蓝海大学气功社踢馆反倒被揍进了医务室,便想来会会那个揍得他弟弟进医务室的家伙,同时也想替弟弟出一口气。

然而徐大能一来,听说气功社的社长是屠钢以后,自然先是挑战了一番,结果屠钢不敌,这才赶紧差人去把李军给叫了过来。

徐大能为人倒是比他弟弟徐小能看起来要和善一些,面带微笑,似乎只是想要找李军较技切磋一下的意思。

“李军兄弟是吧,我是徐小能的哥哥徐大能,听说你把我弟弟……那什么,不过没关系,怪只怪那小子学艺不精,不知道能不能指教一下我?”徐大能笑着对李军说道。

“不必了,我不喜欢这种无聊的比试。”李军直接拒绝道,让本来满脸笑容的徐大能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李军心想还指教呢,明显就是来找茬的。

“不是吧,军子,社长都被他给揍了,你得替我们出头啊。”气功社一社员听到李军拒绝比试,颇有些不甘。

李军听得这些家伙唯恐天下不乱,心里虽然很不高兴,但是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直接无视之。

“不要胡闹,军子有分寸。”屠钢听了气功社社员的话有些生气地说道。

“可是社长你……你都被……唉”听到了屠钢的话,那气功社的社员看起来还是有些不甘心,只恨自己没有李军那身手,否则定要上去教训得那徐大能屁滚尿流。

“李军兄弟,你不答应……难道你不敢跟我比试吗?”徐大能激着李军道。

“比比比,比个毛线比,跟老子跟你比你会后悔的。”一天到晚就被拉来处理这气功社的破事儿,李军本来就很不高兴了,现在徐大能还敢激他,就决定给他一点教训,说完就向擂台走去。

见李军终于答应了,徐大能很是高兴,也走上了擂台。

李军和徐大能走到擂台中间对望着,屠钢也来到了两人旁边,还是以气功社社长的身份坦然说道:“这只是一场友谊比试,希望你们能点到即止,明白了吗?”

虽然对方来者不善,刚才还揍了他一顿,但屠钢管理气功社这么久,也希望将气功社整得规范一些,像这样的比试必要的程序和开场该有还是得有。

“李军兄弟,请多多指教。”徐大能抱拳笑着说道,一点都不紧张,好像根本没把李军放在心上。

“指教不敢当,我动手一般就是指着

把人打趴下去的,你说让我指教,岂不是让我让着点你,不好意思,我做不到的。”李军有些烦燥,所以说起话来也不客气。

“你……你会为你所说出的这句话,付出沉重代价的”徐大能见李军这么不给面子,很是恼火,立马拉下了块脸,恶狠狠的盯着李军一字一句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