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41章 大灌篮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大灌篮

如果真的让此时的李军来做棒球帽的这一系列的动作,依然没有这么轻松,虽然他已经喝了“运动员药水”,所以说这棒球帽,是绝对是高手,特别是他那看起来高人一等的弹跳力。

李军倒是看出来了,那棒球男弹跳的高度,绝非一般的普通大学生能做到的,就算是体育系的,也要是体育系跳跃类运动方面的专才,才有可能跳那么高。

所以李军觉得自己虽然喝了“运动家药水”,但不过是运动精通效果而已,虽然能让自己的身体达到专业运动员的水准,但似乎也很难与专业运动员当中的拔尖者相抗衡啊,总之眼前这个弹跳力非凡的棒球帽,与自己现在喝了“运动员药水”的状态可以说是旗鼓相当,不分伯仲。

一想到这里,李军就觉得这场比赛,恐怕真的有变数了。

“你就是李军吧?我叫曾奇凡,我己经开始有点期待接下来的比赛了。”那道扣在篮板上的身影,稳稳落了下来,干脆摘下来帽子,目光扫向了李军,伸出了手,笑着开口道。

对方会摘下帽子,这一幕,李军倒是没有预料到,不过总体来说,眼前这个男人,却是一个十足的帅哥,而且,还有那抹笑容,竟使人生不出一丝敌意。

赛场外的那些女观众,在看见曾奇凡以后顿时炸开了锅。

“谢谢”听到这话,李军也只有伸出了手,不温不暖的回敬了一句。

3比2,李军他们这边3分,光头男那边2分,这一场比赛,现在才算真正进入开始。

“球传给军子吧,大双,你配合一下军子,稍微阻止一下那小子就行了。”毛非的手里轻轻拍打着篮球,目光扫向大双和李军,凝重的开口道。

感觉这场比赛己经到了骑虎难下的时候了,大双也知道,而且他知道就凭着,是怎么也拿这比赛没办法的,而他的作用,就只有像毛非所说的那样了。

“注意看紧那个小子,我感觉这场比赛发展到最后,恐怕会成为军子和那小子的一对一对战,这感觉倒也挺有意思的。”毛非换了一副语气,手指向了正站在一边的曾奇凡似笑非笑道。

听到毛非这么说之后,就连李军也忍不住点了点头,虽然他对篮球不太懂,不过他也知道,体育系这里人里头,能够跟喝了“运动员药水”的他抗衡的,估计也只有那个叫曾奇凡的棒球帽了。

随后毛非开球,他直接把球丢给了李军,而一碰上篮球的李军,心里面便有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连气势在不觉之间也为之一变。

而在李军的对面,正是一脸温暖笑容,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曾奇凡。

在李军的眼里,喝下“运动员药水”之后,虽然实力并没有发挥到百分之百,可是对于获得胜利,依然还是有信心的。

那个曾奇凡跳得再高,也不过是他们蓝大体育系的一员罢了,“运动员药水”怎么着也应该是起到一个NBA一般球员的作用吧,一个NBA职业的篮球选手,对上一帮业余的家伙,谁胜谁负,恐怕不难猜测。

不过这曾奇凡的出现,却是让李军有些莫名,好像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兴许这家伙根本就不是蓝大体育系的,是他们从外面找来的外援。

在比赛中,常常都有请外援的做法,这己经成定例了,凭着李军现在的眼光,他也感觉到眼前这个叫曾奇凡的,那实力恐怕真不是半调子可以比的。

就凭曾奇凡那接力扣篮的一幕,就可以看出他的实力来了,毕竟,凭空跳了那么高,可不是谁都可以做得到的。

“本来还没有多大热情的,不过现在,我倒有点期待了。”半弯着腰的曾奇凡,看着李军,正了正头上的棒球帽,笑着缓缓道。

那表情,明显有着一抹兴奋和炙热,那感觉,就像一只荒漠中狩猎的孤狼。

李军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深吸了一口气,带动着手上的篮球,就朝着曾奇凡的左侧冲了过去。

见到没有应声的李军,曾奇凡并没有生气,反而一脸狂热的迎上了李军,眼睛一眯,就此朝着那篮球拍了过去。

见到曾奇凡的动作,李军心里一沉,原本想要投篮的心思,转眼就被无声扼杀掉了,他知道,凭着对方那恐怖的弹跳能力,那球用不了在半空,就会被拦下。

想到了这一点,李军做了一个投篮的假动作,而后,直接把球抛向了身后的大双。

“大双,接着,快”篮球呈完美的抛物线状,朝着大双的方向冲了过去,,李军扭过头去,大声开口道。

原本就抱着看戏念头的大双,没想到战火这么快就烧到了他的身上,慌忙朝着篮球的方向冲了过去,一阵手忙脚乱的,总算控制住了局势。

见到这一幕,李军缓缓朝着大双的方向靠了过去,可是曾奇凡却好像跟李军耗上了一样,紧紧跟在了李军的身后,而看他那样子,却是对李军的兴趣,比起这比赛,还要浓厚得多。

面对这一切,李军也没有丝毫的办法,他现在离篮板的位置起码还有5米远,这种距离,就算是喝了“运动员药水”,李军依然没有丝毫的把握能够把球投进篮网里,更不要说现在球还在大双的手上。

而且李军身后的那个曾奇凡也不是吃素的。

“死小子,现在看你怎么办,哈哈……”一个脸上有着一道儿狰狞疤痕,穿着白色背心的哥们,看着一旁的大双,狞笑着开口道,一边伸出手,就要夺下手上那球。

那家伙起码有一米九以上的身高,比起大双来,高了可不止一星半点。

“大双,给我传过来。”在防守的小双,朝着大双扬了扬手,表情甚是凝重,大声的开口道。

听到了小双的话,大双也不废话,双手一用力,就此直接将球朝着小双的方向丢了过去。

那个长着疤痕脸的家伙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竟然头也不回的朝着小双的方向冲去,一边头也不回的冷笑道:“现在,球是我的了。”

不止大双,就连毛非现在也是心急如是焚,虽然现在赢了体育系这帮牲口一分,占了一点小小的优势,可这越是这样,就越让人感觉一阵芒刺在背,这种时刻被人追赶的感觉可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刺激的。

随后,两副身体就这样狠狠碰撞在了一起,而在中间的,正是那篮球。

“整死他丫的”

“搞什么飞机啊?把球传给菊花男啊,扣篮**,我要看扣篮”

“对,扣篮扣篮”

……

赛场气氛变得乱糟糟的,倒有点像李军的私人表演似的。

扣篮?

听到那些话,李军只有苦笑了,这随随便便就能扣篮吗?

那个长着疤痕脸的家伙,看着和他相争不下的小双,脸上出现了一抹凝重,处于他们手上的那颗篮球,反而却两只手僵持在了半空。

“挺行啊,那这样怎么样?”看着小双,那家伙突然冷冷的一笑,突然松开了手,而后就此直接挥拳,朝着那篮球击了过去。

“啪……”

篮球坠落在地面,相互撞击的声响,显得异常扎耳,而小双的右手,却感到一阵发麻,由此可见,刚才一击,那恐怖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就在那个疤痕脸不屑的扫了小双一眼时,毛非却趁着这段时间,顺手夺过了篮球,狠狠朝着李军的方向丢了过去。

“军子,接着。”毛非一阵大声提醒道。

飞舞的篮球就像一颗高速运动的子弹,直接将李军的方向冲了过来,那“呼呼”的破空声让人一点也不怀疑它的速度。

见到那颗飞舞的篮球,,李军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虽然起初被自己吓了一跳,不过,考虑到那最坏的情况,李军就变得一阵蠢蠢欲动的。

李军迅速朝着体育系那方的篮板方向逼近了过去,深吸了一口气,估计到时间差不多后,这才停了下来。

李军虽然停了下来,可他那目光,却死死的盯着那颗篮球,一点也没有移开的意思。

“你不会是忘了吧,这种高度怎么可能难得倒我?”看到了李军的动作,曾奇凡突然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而后整个身体高高的跳了起来,朝着那颗篮球拍了过去,而那方向,正是光头男的一方。

见到曾奇凡的动作,李军非但没有任何举动,反而笑开了,那表情使曾奇凡心里一凛,隐约有了一丝不好的念头。

那篮球被硬生生的拍了下来,朝着光头男的方向飞了过去,离篮板的方向不到两米,可是就在这时,却异变横生。

原本李军离光头男的距离就不到三米,而那篮球的飞行轨迹,又正好处于李军的上方,一切就好像按照起先所写好的剧本一样进行了。

李军就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一幕一样,身体突然高高跃起,一个弹跳直接朝着那篮球“拍”了过去。

原本那篮球离地面就有近三米多的高度,可以说除了眼前的曾奇凡,这里估计没有人能够跳得那么高,就连李军他也做不到。

而那动作,就像是本能的将球往地面压,这就造成了一种诡异的错觉,仿佛是对方硬生生将球送到李军的手上一样。

“那种力道可送不进篮框。”,曾奇凡变得一阵脸色铁青,他也看出了李军是设了套等着自己钻,敢情他早就把一切都算进去了,心里又惊又怒。

这完全就是自己落了套,可是不一会,曾奇凡却是遗憾的摇了摇头,就像能够预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一样。

而接下来也证实了曾奇凡说的并不错,那篮球在李军有意的动作之下,在距离篮框半米远的地方,由于力道不足,就此朝着地面坠落了下去,眼看就要落到地面了。

周围的人的心可谓是提到了嗓子眼了,依称还能听到叹息的声音。

然而李军接下来的动作,却真正的让众人大跌眼镜。

李军朝着篮板的方向冲了过去,而后整个身体跌了起来,左手直接扣在了篮板上,而右手却是扫过半空的篮球,然后狠狠的将篮球扣进了篮框里。

依稀还能看到不住颤动的篮板,仿佛在见证着李军这精彩的表现。

从大双传球,到曾奇凡阻拦,这一切都像是一场精心排演好的戏剧,成了李军一个人的表演。

过了许久,那些围观的群众愣是反应不过来。

接力扣篮这动作是李军做的,比起曾奇凡来,技术难度还要高的多,而且,在观众看来,倒像是曾奇凡把球送到李军手上一样。

“那个小白脸该不会是想弃暗投明了吧?”热闹的人群中,一匹围观的牲口看着一脸阴沉的曾奇凡,出声开口道,那语气甚至充满了调侃的味道。

“有可能啊,那小白脸这个选择做的很慎重了。”

“那这算什么?体育系这些家伙闲得蛋疼,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恐怕是吧”

……

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并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而体育系的人,却是感觉脸比被人狠狠的捆了一巴掌更难受。

而曾奇凡却是因为听到那句“小白脸”,脸上出现了一抹苦笑,摊了摊手,心想长得帅难道也有错?

不过心里却多了一抹炙热,他知道这场比赛的输赢,就在看对面这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家伙了。

菊花男?有意思曾奇凡暗暗想道。

“不如这样吧,三局两胜什么的就算了,一局,就一局定输赢,谁先投进20个球,谁就赢,如何?”李军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鼻子,转而将目光投向了光头男,勾了勾嘴角道。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光头男,,让他感觉狠狠被羞辱了一番,而且,他也知道,这样拖下去,的确对谁都不好。

“好,就一局定输赢。”想清楚了这些问题,光头男冷着脸开口道,而心里己经在想着要怎么面对接下来的比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