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46章 小树林里

第二百四十六章 小树林里

“呜……呜……”

闹杂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女生抽泣的哭声,张扬扬听了,眉头一皱,马上就转过头去看了看。只见一个大一的小女生鸣鸣的哭着,自带的塑料饭盒被撞成了几大块,散落一地,她的手指也在流着血,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样子。

李军随着她的目光望去,也是恨得直咬牙,站起身子就要冲过去。

不过张扬扬去把他拉回了座位说:“吃饭,先吃饭。”

李军闷闷的应了一声,只好埋头狂吃起来,恨不得一口吃完,赶紧冲出去帮帮那个可怜巴巴的小女生,虽然她长得很一般,而且还有点胖,但他就是看别人欺负弱小不爽。

“小胖妞,要哭滚一边去,再在这里烦我们,信不信我扒光你的衣服?”女孩旁边一个尖嘴猴腮的男生又嚣张地叫起来。

打饭菜的师傅们看着此情此景,却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因为田霖久在学校的臭名,他们是早就清楚了的,更知道他为人的心狠手辣,不弱于蓝大f4,所以也不敢说什么。

有一次就有几个保安阻止田霖久的兄弟欺负人,结果他那几个兄弟都被处分了,田霖久为了替兄弟们出气,找人趁夜确了两个保安的胳膊,又很阔绰的扔了十几万给他们治伤。

因为田霖久家也是很有钱的,之所以不是蓝大f4,似乎还是因为他不屑于这个名头。

从那时起,田霖久就嚣张到了没有任何人敢得罪的地步。

还好他对林大美女似乎是挺认真的,在没有得到她之前都没碰过别的女生,要不然,学校不知道有多少女生要被这个恶霸糟蹋。

不过田霖久虽然坏事干尽,但他依然一身清白,大学三年竟然连处分都没有一个。

那些打菜师傅不敢管,不敢得罪田霖久这种恶霸,张扬扬也不让李军出手,难道这个大一的小女生,就命该如此,该这样受着欺负,无人搭救了?

在那个男生刚刚吼叫完两三秒钟,一道身影就闪到了他的面前,啪啪啪的几声响起,那尖嘴男生就被扇了几巴掌。

意外的是,这人并不是李军。

李军还在吃饭呢,他此时的听觉很是灵敏,他赶紧抬起头来,看看除了自己,到底还有谁会毫无畏惧的站出来。

惊讶的是,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扬扬。

李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却听得毛非他们在那里,激动得叫喊不出来:“张扬扬……”

原来她要自己老实吃饭,就是为了让自己出风头呀,李军看着张扬扬站在那男生面前,不由一阵苦笑。

当他看到张扬扬抽得那男生反应过来时,他心里却是觉得非常痛快,不由又暗叫道:“很生猛啊!”

连续被扇了近十巴掌,那个男生终于反应过来,提起腿就要拽出去。可他一见是张扬扬,赶紧又把快踢出去的腿收了回来,毕竟他们和张扬扬打过不止一次交道了,深知不是她的对手。

那男生没敢踢,张扬扬却是一点都不客气,抬起一脚就踢到了那男生的下面,痛得妈呀一声叫了起来,摸着那些里,像兔子似的跳着跑了。

看那情形,以后不是太监,肯家也是个性功能障碍,哈哈,李军暗暗想道。

李军见状,不禁大叫一声:“张扬扬,你太牛了,想不到你下手这么狠,哈哈哈!”

张扬扬这才转过头,几分蔑视的斜着眼睛说道:“对付他们这种人,不狠行吗?”

田霖久几个兄弟见那男生被踢得那么惨,赫然站起身形,齐刷刷的把目光看向了田霖久,还朝喊了他一声,他们的意思,不用想也知道了。

“抄家伙上,干死她!”田霖久皱眉道。

田霖久那帮兄弟似乎早就等够了,此话一出,纷纷从那两个口袋中掏出十来把管制刀具出来,率先就向张扬扬冲了过去。

李军早听出里面是些铁东西,想不到竟然是刀刀棍棍,田霖久这小子真是太嚣张了,竟然在学校抄起了刀棍。

转眼之间,张扬扬就陷入了十面埋伏之中,李军哪还敢多停留片刻,丢下筷子就冲了过去。

谁知刚刚冲出两步,就听得张扬扬对他喝道:“你吃饭,就凭这几个小崽子也对付得了我,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你以为你是我啊?一个女孩子,要对付这么多持刀持棍的男人,开什么玩笑?

李军正想想跟张扬扬不要装逼了,却见得四五个持刀冲到她身前的男生被她拖拉扁勾,就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靠,原来是有真本事的呀!李军愕然。

李军眼睛瞪得老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事实。内心里却是很激动,张扬扬也太牛逼了吧。

田霖久也是看得呆了,以前他们这伙人和张扬扬就有过过节,不过那时候只觉得这小妞会几下功夫,一般男生也打不过她,仅此而已。

然而现在,四五个人抄着家伙一起上,还是被她给揍得趴下了,不禁暗暗啧舌,这小妞也太生猛了些。

“张扬扬好厉害,真是巾帼不让须眉,那几下真是太猛了!”毛非呆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更加激动的叫喊起来。

张扬扬却是很不屑地笑了笑,忽然侧过头冷冷地看着田霖久说:“田霖久,我不想在食堂染满鲜血,有种就到学校外面去解决。”

田霖久心里正担心呢,本来一个李军就让他头都大了,李军在气功社的彪悍毕竟也见过,如果不是他将自己最心爱女人的初吻给夺了,自己也不会找这种麻烦,都不知道自己食堂这三十几个兄弟能不能对付得了,然而现在又杀出一个更是彪悍的的张扬扬出来。

听了张扬扬这话,田霖久倒是暗暗一喜,心想在外面正好可以多叫两个人。

想着想着,田霖久嘴角就浮出一丝阴笑,拉过一个二分头说:“你先到外面去,跟豆腐他们说一声,叫他再多喊二三十个人来。”

那二分头笑着点点头就向食堂外面冲了出去,不过走到门口时却被李军给拦了下来,李军看他们的偷偷咬耳朵,神色有些怪异,不用猜也知道,他们肯定是去找帮手了。

“你想去找帮手啊!”李军一声冷哼,其实他倒也不怕他们又去请帮手,关键是担心张扬扬的安全。

田霖久和那二分头见被识破了阴谋,闻言色变,他们刚才说得可是够小声了,这李军隔得老远,怎么就听到了,不由骂道:“我靠,这么小声都听到了!”

张扬扬却是几分蔑视地笑了笑,心想你们这些人也太弱智了吧,动作这么明显,鬼都知道你们在打什么主意。

田霖久闷闷的呆了好一会儿,侧过头说道:“那就不要怕什么,出了什么事,我都担着!”

张扬扬一声冷哼,侧过头说道:“谁说我怕了?今天我敢出手,就没有怕过!我们的事就是我们的事,食堂里这么多学生,我可不想你们不长眼睛伤了他们!李军……”

李军闷闷的应了一声,打断她的话说道:“我知道,我让开,我让开,我让开你们表演。”

田霖久见李军放了行,暗自得意,却是对他冷哼一声,这才去打饭菜找了张桌子,和毛非那些家伙一起吃了起来。

吃完饭,田霖久一伙人提着两个口袋大摇大摆地向外面走出去了,小毛驴带着四五个兄弟,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敲了敲李军的桌子说:“小子,有种就跟我们走啊。”

李军冷冷的扫了他们几个一眼,站起身子就跟了上去。

“这种事情我们就不参加了,军子你别怪我们。”有几个班上的同学说道。

毛非在旁边很是鄙视地扫了那几人一眼,上前说:“军子,走走走,我们去,别管他们了。”

李军点了点头,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便带着他和张扬扬一道走出食堂,走出了学校,来到了学校外面。

然而刚刚走出来,却是有四个壮汉迎了上来,见到毛非后很是恭敬的叫了一声:“毛非哥,中午好啊,吃饭没,没吃的话兄弟带你去吃饭?”

毛非应了一声,指着李军说道:“这个是我的好兄弟,李军。”随后他又指向了张扬扬,却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了。

结果四位兄弟却是很识趣地叫了一声:“军哥好,军嫂好!”然后才侧过头对毛非称道,“毛非哥好!”

李军见这四个人穿着很有几分夸张,一看就知道是社会混混,他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了,心想这毛非什么交了这些朋友。

张扬扬倒不在意别人称她军嫂,却是歪了歪嘴,眼神有些冰冷,显得几分不悦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是啊,你这是干什么啊?”李军问毛非道。

“还不是因为公司的事儿,最近杀虫水做得好,来闹事儿要做代理的太多,肖大哥让我找一些人来护护场子,”毛非苦笑道,“没想到这正二八经的开公司,也需要有人看场子,唉!”

“哦,原来是这事儿,怎么肖战没跟我提过呢?”李军问道,贸易公司的事情几乎就是肖战带着毛非和屠钢打理,他基本上没管过什么事儿,所以这问题才一问出来,立马就后悔了,于是笑道,“那有事儿的话你们谈,我和张扬扬出去摆平事情。”

摆平事情?!

那四个混混一听毛非的兄弟有事儿,立马炸开了锅。

“靠,军哥你被人欺负了吗?敢欺负我们军哥,是不是不想活了!”其中一个黄头发的家伙听了,当时就愤愤不平地骂了出来,而且还说“我们军哥”,弄得李军好像跟他多熟似的。

另外三个却是挠了挠袖子,站出来说:“刚才有一帮人就往那边去了,就是那些学生吧?靠他妈,不想混了,我们这就去弄死他!”

“呃……”李军没跟这些家伙打过交道,便看了毛非一眼。

“他们摆平事情确实有一手,”毛非对李军嘿嘿一笑后,又跟那四个混混说道,“你们两个跟我走,另外两个再去叫上一点人过来,就这么了,走着!”

随后,几人就往跟田霖久约好的地方去了,那是学校围墙背后的林子里。

中午的太阳很毒,所以林子里有不少学生乘凉看书。但他们看到田霖久一帮人时,没敢多留,纷纷拿着书本就离开了。

李军来到林子的时候,田霖久叫那二分头请的帮手,也还没有过来,和食堂时的一样,只有三十多人而已。

李军冷笑一声,率先出手,目标就是田霖久,提起腿就冲了上去,快得如一阵风似的,很多人还没有反就过来,他就来到了田霖久身前。

不过距离实在太远,田霖久一直盯着李军,他虽然搞的是突然袭击,而且速度也比较快,但也快不过人随意的一个反应。

田霖久见他冲来,冷哼一声就踢出腿来,好一招以静制动。

李军闪到他身前,身形一侧,右手随之挥出就稳稳抓住了田霖久的小腿,随后又使劲的捏了他一下,强化后的力量让田霖久吃够了苦头。

田霖久挣脱出李军的手后,脚又正痛着,一下没站稳,跌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狼狈不堪。田霖久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我靠他妈,你们还站着干什么,看我笑话啊,都给老子上,给我使劲大,往死里打,出了事由我来扛着,靠他妈,竟敢让老子手脚都痛得不行。”

“唉哟”一声,田霖久只顾着大叫,一个不留神又摔了一跤,惹得毛非,以及另外两个社会混混哈哈大笑。

三十几人对于力量和敏捷强化过了的李军来说,或许算不上什么大问题,以张扬扬的身手来看,他们要伤她,也不容易,两个混混生死就不用多管了。

就是毛非这个家伙留在这里,实在是有些不妥,用句难听的话说,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累赘,只怕帮不上忙,还会越帮越忙。